第 102 章

推荐阅读: 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职业替身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小尾巴很甜星际第一火葬场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犯罪心理听见没英灵变身系统3溺酒三伏股掌之上哭大点声私房医生魔道祖师嫁反派职业替身,时薪十万不见上仙三百年东宫有福

第102章

蝴蝶停在庭院中的一朵花上。

叶碎金踏出了书房,惊了它。

蝴蝶振动翅膀。

飞走了。

僮儿回来了:“已经跟门子上说了,今天不见客了。”

叶碎金点点头,唤了秋生:“出门走走。”

她换了便装,带着几个亲卫上街了。

比阳城的旧大户清理干净,新的大户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叶氏族人是一批,跟着迁居而来的亲戚故旧是一批,原邓州一些大户看好叶碎金,亦跟着而来的,又是一批。

新征辟的佐官、僚属、各衙门口的胥吏是一批。

闻听并观察此地安定,从邻州迁居而来的是一批。

还有商人们。

现在走在比阳的街头,能感受到熙熙攘攘、人心安定的繁荣。

上位者的喜好会带动民间的风气。

如今比阳城殷实之家的女儿,很多喜欢穿行动方便的劲装。

其实就是模仿叶碎金。

但这衣袍下摆开叉,骑乘、步行都是极为方便的。很多女孩爱上了。

叶碎金带着亲卫漫步在热闹的街市中。

她曾见过许多战乱的地方,那里的人即便是身着锦衣,往往面上也有凄惶神色。

比阳城的百姓,面貌要好的多。

挎篮子的妇人,摇扇子的男子,年轻闺女们结伴上街,帮闲的小伙提着两提食盒,替酒楼送外卖,跑得飞快。

热闹有人气的街道,给叶碎金一种心安的感觉。

那片刻的心头不宁,怅然惘思,便都过去了。

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只要脚下能踩到实地,能走多远她就走多远。

街上不时有百姓认出她来,大多回避让路。

也有有点身份的,上前来行礼问候,

叶碎金点头回礼。

随意逛些铺子,被选中的店家掌柜都满面红光,自觉蓬荜生辉。

这些烟火气十分治愈。

叶碎金的心情变得松快了起来。

只正在一家铺子里喝了颇不错的茶,与掌柜聊了聊市井民生,身心放松,正准备离开,忽听闻街上有吵闹喧哗。

能看见门外有人脚步匆匆奔声音处去了,脸上还带着好奇兴奋。

生活安定的时候,看热闹也是一种娱乐。

老百姓不分富贵贫贱,大多自来就爱看热闹的。

叶碎金失笑,跨出店门。

原来是旁边的铺子有人闹事。已经围了好几层百姓了,都在看热闹。

叶碎金问:“旁边是谁家?”

掌柜回道:“是方家药铺。”

药铺有郎中坐诊,但误诊或者看死人,也是常事。

又或者有些人就是该死了,并非郎中的责任,但家人想讹一笔钱,也常见的。

叶碎金站在台阶上,远远地看见已经有巡街使在往这边跑来了。若有人闹事,自然巡街使会管。

她准备离开。

被围的人群中央,却忽然有人拔高了嗓音:“那你告诉我刺史府在哪里!我去找刺史府!”

叶碎金一行人都停住了脚步。

秋生等人诧异转头看去。

怎还提到了刺史府了?

巡街使得到报信,这边有人闹事。

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叶碎金正在这附近逛街,没想到有人居然在这时候闹事。

真他奶奶个雄!

可别叫节度使大人碰上啊,显得他们管理不力,很无能似的。

街上的闹事和纠纷一般不到刑狱的程度,大部分的处理方式是捆起来,拉回武侯铺里一顿爆锤。

先打得鼻青脸肿,再问:“下次还敢不敢在爷爷的辖区闹事了?”

通常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敢了。爷爷饶命。小的知错了。”

只这次,巡街的武侯们遇到了硬茬子。

因听到了刺史府,叶碎金便没再走,站在店铺的檐下,想看看后续发展。

眼瞅着武侯们面色狰狞,雄赳赳气昂昂地扒拉开人群钻进去了。结果不一刻,里面响起了更大的喧哗成。

人群像水波一样往外扩了。

里面的人动武了,百姓害怕,自然向后退,围起来的圈子便扩大了。

就不免前面的人踩了后面人的脚,有人鞋子掉了,有人站不稳伸手乱抓,被抓的人大声叫唤起来。

一时,场面乱起来。

武侯们要气死了。

他们刚才其实都看见叶大人站在旁边的台阶上了,他们都假装没看见,想赶紧把闹事的嘁哩喀喳处理完,展现一下高效的办事能力给大人看看。

说不定,还能因为这个被大人赏识呢。

哪知道,药铺闹事的这个小鳖孙,他居然拿敢当街拔刀拒捕。

仓啷啷一片声响,武侯们都拔刀了,还打着手势让百姓往后退。

看什么热闹!热闹有那么好看么!没看都动刀子了嘛,不怕被误伤的就往前凑!

“放下武器!这里是闹市,擅动刀兵是大罪!”他们喝道,“小子,听见没有。赶紧地!”

那小子却横眉怒目:“我家人急病,我着急寻药,你们不拘我,我就收刀!”

但事情都闹这么大了,刀都拔出来了,武侯们怎能让这小子离开。不拘回去一顿暴揍,打到他亲娘都认不出来的程度,他们这些巡街使的脸往哪放。

更重要的是,叶大人在台阶上看着呢!

她看着呢!!!

这个小鳖孙!竟然拒捕!

坑死爷爷们了!

更糟心的是,这小子的武艺居然十分厉害。

几个人围攻他,十几招走下来,刀刀见火星,居然拿拿他没办法。

而且好几次,他的刀都到了他们颈间了。

要不是他自己收了势,可能就要出人命了。

更不要提他那几个随从,也是一身悍气,好像随时都能出手杀人一样。

这他妈什么人啊!

武侯们混身冷汗,骑虎难下。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女子声音喝道:“住手!”

虽是女声,却十分威严。

武侯们执着刀望去,果然是节度使大人。他们立刻收刀行礼:“大人!”

秋生刚才已经照看热闹的人问明白怎回事了。

有个少年,与家人自唐州路过,家中长辈忽然生了急病。郎中看过后,开了药方。

可其中,君药是五百年以上的老参。

君药是一个方子中最重要的,臣药、佐药、使药都可调换,唯独君药不可换。

少年几乎跑遍了全城的药铺,都找不到五百年以上的老参。最老的也不过三百年,这不行。

但这种高度稀缺性的药其实不光是钱的问题。譬如捂着留待他日卖给或者献给贵人,可能比简单地卖给普通人作用或者利益更大。

少年怀疑因他们是外地人,药铺不卖给他们,因而起了争执。

引来了巡街的武侯,要拿他。

他亲人还躺在客栈里等着救命呢,他怎能被拿。

故而持械反抗。

少年别看强硬,其实内心焦虑极了。

忽听有人喊住手,他凌厉地望过去。却见人群纷纷向两侧避开,一个劲拔的丽人走进来。

面孔明明艳若芙蕖,可少年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她眉间的英气。

她是谁?怎地周围的人都弯下腰去纷纷行礼?

忽听那些人道的竟是:“见过节度使大人。”

节度使!

竟然是个女的?

男女不重要!她是节度使!

少年收刀,也行礼:“草民见过大人!”

这是个大官。如果能好好跟眼前这位节度使求求情,她如果肯帮忙,说不定……

因此他的态度十分恭敬。

叶碎金盯着他。

少年看起来十三四,比段锦和十郎还显小。

这个年龄的面孔,和后来成年男人的面孔差距是很大的。叶碎金不是很确定,但真的非常眼熟。

算算年纪,应该也差不多。

叶碎金试探着问:“贺羽?”

少年愣了愣,抱拳道:“敢叫大人知道,草民复姓赫连,名飞羽。草民大号,叫作赫连飞羽,并不叫贺羽。”

这个少年,就是因为裴家退婚,随着他的叔叔赫连响云一起离开了房州的赫连飞羽。

叶碎金又盯了他一会儿,说:“把你的刀给我看看。”

赫连飞羽犹豫了一下。

但叶碎金身后几个护卫手都按在刀柄上。

这几个身上蓄力,没有明显破绽,显然武艺比几个武侯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甚至眼前这个女大官,也是往那里一站,身上没有破绽。

因武艺高强的人,肌肉紧实,反应迅速。身体长期处在一种蓄力的状态,随时可以爆发,故而没有可让人偷袭的破绽。

她是个厉害的。

赫连飞羽犹豫一息,想到自己有求于人,还是很识时务地倒转了刀柄,向叶碎金递过去。

秋生想接,没快过叶碎金。

叶碎金已经将那柄刀拿在了手中,横在左肘间细看。

这不是常见的刀的形制。

现在大江南北的汉人常用的刀,基本都是魏刀。魏刀的刀身直。

这柄刀却有一个明显的弧度,很独特。

她不会认错的。

叶碎金撩起眼皮又看赫连飞羽。

这分明,就是贺羽嘛!

少年这个年纪看起来还挺可爱的。这眉眼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贺羽的模样的。

贺羽后来一把大胡子。她早就觉得贺羽的胡子比起旁人的胡子未免太浓密了些。

赫连是胡人归化后的汉姓,原来他有胡人血统,怪不得。

贺羽是楚国将领。

叶碎金的手下败将。

这小子打仗有点本事,可惜跟的主公不太行。

赵景文其实是很爱贺羽的。

败给叶碎金不是丢人的事。满朝能在兵事上跟叶碎金对抗的人,数不出来几个。

贺羽是少数叶碎金战胜后也力夸的将领。

叶碎金一直觉得,赵景文其实是很想把贺羽扶持起来,对抗段锦的。

但很奇怪,贺羽对赵景文一直不热络。

他主公都降了,他作为部将当然也只能跟着降了。

他对皇帝的示好视而不见,还不如对打败了他的皇后恭敬。

赵景文捂不热这家伙的心,只能恨恨放弃。

贺羽并不十分钻营上进,就在大穆朝混吃等死。

他留着一把浓密的大胡子。

叶碎金只有一次见过他的脸。

那是他跟段锦打赌赌输了,被段锦按头剃了胡子,揪到了叶碎金的面前给她看。

不过是因为她说了一句:“贺羽那小子眉眼生的挺好看的,不知道脸长什么样。”!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35719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