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推荐阅读: 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蝴蝶轶事权倾裙下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嫁寒门广府爱情故事带着嫁妆穿六零小皇子他穿成了帝国瑰宝风月狩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小皇子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无人渡我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穿成残疾反派再少年[大唐]武皇第一女官

第101章

叶碎金撩起眼皮看他:“怎么了?没睡好?可是通宵吃酒了?”

吃酒这个事,真是没办法。

男孩长大了,你都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地方,和谁,总之男孩一长大,忽然他们就开始吃酒了。

兄弟们都是这样的,段锦和十郎也都是这样的。

小小年纪,就和严笑那群老兵痞鬼混吃酒。

“没有,只晚上吃了两杯。”段锦道,“不多的。”

他今天说话没有笑嘻嘻的,与往日不同。似有心事。

叶碎金问:“那怎么了?你在烦恼什么?”

“没有,嗯……”段锦沉默了一下。

正如他无比地熟悉叶碎金,知道她的每个习惯,能察觉她任何的情绪变化。

同样,叶碎金对他亦是如此。

所以嘴上的否认都是没有什么用的。

“秋秋要发嫁了。”他想起这个事,“主人多赏她些吧。”

叶碎金道:“用你说。”

总算换了话题,段锦道:“我给她添一对大金镯子,我去年就答应她了。”

段锦不过是没话找话而已。叶碎金却凝视着他。

段锦:“怎了?不够厚吗?要不我再添点?”

打了几次仗了,段锦如今也小有身家了。

叶碎金犹疑一下:“阿锦,秋秋……”

丫鬟不能留太久,到了年纪该发嫁就得发嫁。否则留太大压着不让人嫁人,耽误了姻缘,容易成仇。

所以女孩子们一批批从身边过,年长的走了,年少的来,在主人身边待几年,都不会太长久。

不管当时在跟前多受宠,多亲近的,嫁人了,不能随便进府了,不能常出现在主人跟前了,很自然地就疏远了。

时间越久就越疏远。待生了孩子,锅边灶台熬成婆,蓬头垢面不复光鲜了。便连偶来请安都见不到主人的面了,靓丽鲜嫩的新丫鬟们都不给通传,只能在门外磕个头。

不像男孩子,从护卫少年,长成骁悍将领,一直在身边。

秋秋前世在她打唐州前就嫁了。叶碎金重生时对她的印象止于“曾经的贴身侍女”、“嫁的还不错”。

叶碎金身边婢女们来来去去,唯有后来在宫里贴身的宫人最亲近。

因宫人们不像宫外的婢女,十七八就嫁了。

一入宫墙,直到白发。

但叶碎金也知道,秋秋比阿锦大一些,有限,两个人是差不多时候到她身边的。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秋秋在她身边的时候,也是阿锦年纪尚小,尚不用避嫌,甚至还可以进正房的那几年。

也算是另一种意义的同僚了。

或者说,青梅竹马。

秋秋这个月就要嫁了。

但这没关系,下人而已。

段锦还没明白叶碎金念着秋秋的名字,犹豫这一下是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35145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