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推荐阅读: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溺酒某某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皇贵妃东宫有福我还能苟[星际]小纯风锦衣杀犯罪心理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三伏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这题超纲了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赠我予白哭大点声娇妾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

第9章

第9章

叶家堡是邓州豪强,却并不是邓州的主人。

说起来,叶家堡其实也有点气运在身的。

邓州从前也有一位节度使,魏朝末帝时领宣化军,唐州、随州、复州、郢州和邓州的军、政都归他一把抓。

治所就在邓州,他才是邓州的主人。

他还在的时候,叶家堡顶多也就是个地头蛇。

有田产土地,有私兵部曲,有坞堡。

一般人见着会低头,会怕,但节度使不怕。

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节度使会给叶家堡几分面子。一旦有利益冲突,节度使也能剿灭叶家堡。

所以宣化军还在的时候,叶家堡远没有现在在邓州横着走的豪气。

幸运的是,他死了,他儿子继承了宣化节度使之位,领了宣化军。

其实理论上来讲,节度使是朝廷委派的官员,一个节度使死了,该由朝廷再任命一个新的节度使。

但朝廷早就没有能力辖制这些拥兵自重的节度使了。

节度使们一个个把替朝廷管辖的领地当成了自己的私产,把朝廷的军队养成了自己的私兵。一个节度使死了,他的儿子会理所当然地继承他节度使的位子。

朝廷也没有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补发一张任命书,过了明路,全了大家的面子。

但新的节度使没有他父亲的沉稳,他年轻有野心,适逢末帝被强迫禅位,江山易姓。

那时候乱得很,许多人都想分一杯羹。

新节度使年轻,又自信爆棚,带着宣化军进京分大饼,不是,进京勤王去了。

他身死京畿,滞留在京畿的宣化军残部被另外几股势力吞并,再没归来。

那时候京畿和北方一直在打仗,伪梁朝时期整个就没消停过。

包括邓州在内的这几州一时出现了势力空白的状态。伪梁朝廷自顾尚且不暇,哪顾得到这里。

流民南逃,守军炸营,流兵乱窜。邓州开始种种乱象。

邓州的穰、南阳和内乡三县的县令无法,恳求诸地方豪强出手。

看不清世道,各家都只想自保,这时候叶家堡挺身而出,以一堡之力护住了邓州一方平安。

当然,这几年也是叶家堡迅速壮大的时期,在诸家之中脱颖而出,成了对邓州有影响的最大势力。

但“有影响”不等于就是邓州的主人。

邓州现在三县县令均在,未有一个挂靴回乡的。实因这三人都是北方人,回乡还未必有邓州安全。朝廷大乱,也没有述职考核之说了,于是大家就这样看似名正言顺,实际上名不正言不顺地留在就任之地继续做官了。

打眼一看,民生政事都还上下通行无阻,宛如朝廷还在的模样。

的确现在是有个朝廷叫作大晋,但从大梁开始,邓州和周边几州因为地理位置在河南道较为靠南的边缘,几个州已经大着胆子不给朝廷上交赋税了。

朝廷若有人来收,便交。

但朝廷一直没有人来收,那便这样吧。

三县受叶家堡庇护,每年都会有一定“赠予”。有事也会与叶家堡商议。这一直是叶氏族人觉得面上有光的事。

如今叶碎金重生回来,再看大家伙,真是从头到脚一股子土渣子味,浑身上下都透着小家子气。

没办法,这个时候,大家其实都还是土包子,都还没见过世面开过眼界呢。

这辈子,她会带着他们去开眼界,还会带着他们一路平平安安!

赵景文端了盆子过来:“娘子,吃饭。”

叶碎金坐在马扎上,接过饭盆就吃。

三郎五郎七郎十郎和赵景文都围着她,也都有马扎坐。一个个都绷着脸捧着饭盆。

叶碎金道:“先吃饭,吃完饭再说话。”

几个青少郎君只低头猛吃。,谁也不说话,诡异地沉默。

明明沿路都有村子人家,叶碎金却不带他们寻村投宿,非带他们露宿野外,摆明了是要磨炼众人。赵景文嘴角微微一扯,随即忍住,也低头吃饭。

这些个叶家郎君,或许武艺比他精熟,却没吃过他吃过的苦,没经历过他经历过的事。

平时看着一个个英姿勃勃的,青年精英、少年英雄似的,真事情到了跟前,是英雄是狗熊才见了真章。

直到现在,赵景文还沉浸在前两日在议事堂的感觉里。

叶碎金,他的妻子。她是怎么能用那么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拿下邓州”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话来的呢?

那一刻他看着她的侧脸,觉得她仿佛在发光。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只有心脏在怦怦地跳动。

视线都不能从她身上移开!

然而今天,她又给了他更大的震撼。

她纵马疾驰,他很努力地在追了,却追不上。

她那一刀挥出去,在烟尘和日光里划出了一道虹。

血雾冲上了半空,她的人却已经穿过血雾追击而去。

赵景文看得一清二楚,她每一个动作都一气呵成,不需思索,也没有犹豫。

所以为什么是叶碎金当堡主,不是叶老四?

敢问他叶老四有这份魄力吗!还总妄想跟他的娘子争风头。

段锦和兵丁们一起围坐地上,大口吃饼!腮帮子鼓鼓,用力咀嚼!

他在生自己的气。

居然,居然不如那个入赘的姓赵的!真的要被自己气死,好想给自己几拳。

段锦其实就犹豫了那么一下。

叶碎金斩杀了第一个人,后面的人就都是活捉的了。

绑起来就地审问,都是乌合之众,哪有什么骨气,一问就问出来了几个策划的主谋。

都拎出来了。

那时段锦就站在她身侧。

因他给她牵马,随身侍奉,因此常常站在她身侧。

而她的另一侧站的是赵景文。

“砍了。”

段锦确信,主人那一句命令真的是给他下的。因为她下令的时候,脸微微向他这边侧了过来。

其实他在出发前就已经做好了这一回要见血的心理准备。

但人之常情,他的第一反应,还是犹豫了一下。

只有一瞬,下一瞬,他已经拔刀了!

可是!

赵景文!

他竟然一瞬都没有犹豫。在主人下令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拔刀了,一刀就砍下了一个人的头颅。

啊啊啊啊啊啊气死了!

段锦在那一瞬就后悔了。

他再不犹豫,紧跟着立刻砍下了另一个人的头颅。他一口气砍了两个。

直到叶碎金制止了他:“阿锦,让三郎来。”

他是输给了赵景文没错,但郎君们还不如他。

他们几个脸都有点白。

被点名了的三郎已经没了刚从坞堡出发时的精神抖擞,他全身都紧绷着,吸了口气,才砍下一个人的人头。

接下来四郎五郎七郎九郎十郎都被依次点名了。

十郎最年轻,没有族兄们沉稳。一刀慌张下去,蓄力、发力都不够,砍脖子没砍断,刀卡在骨头里了。

那个人的头颅半掉半不掉的。

十郎吓到了,使劲想把刀拔/出来,拔不动。

三郎五郎七郎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他们能顺利砍下人头已经算是不错了,看十郎这情况,也不知道那个头半掉的人死了还是没死,总之他们也傻住了,竟没想到该上去帮他。

赵景文似乎也没有想帮忙的动静,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了。

这时候,叶碎金唤了声:“阿锦。”

刚才犹豫是因为没经验,这一次段锦再没有犹豫,立刻便过去踩住那人肩膀,对十郎说:“你拿住力,别动。”

十郎紧紧握住刀柄,哪敢动。

段锦一刀下去,把半根没砍断的脖颈也砍断了。

十郎的刀终于拔了出来。十郎差点哭了。

那具尸体脖颈的刀口,是几个死人里最不整齐的。

段锦也算是挽回了点,但想起来被赵景文抢先了第一刀,还是气。

他咬着饼子扭头看了一眼。

姓赵的就挨着主人身边坐,挨得那么近。

叶家郎君们个个都不说话。

叶碎金抬眼扫视了他们一圈,这几个把头都低下去。

叶碎金端起饭盆喝了口菜汤,收回了视线。

兵士们有低低的说话声。叶碎金身边这一圈人却只安静地吃饭。

十郎吃着吃着无意识地低头看了眼饼里夹的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干呕了起来。

七郎什么也不说,只给他拍背。

三郎九郎大口吃饼吃肉,绝不低头多看一眼。

每个人心里都不安宁,都有着自己的心思。

真有趣,赵景文想。

的确郎君们出身都比他好。

像他,以前只会一些粗浅拳脚,真正的刀枪功夫,都是婚后叶碎金才手把手教出来的。

他们还都正经读过书,不像他,只小时候发过蒙,识得几个大字,不算睁眼瞎而已。

但,那又怎么样呢。

叶碎金下令砍头的时候,他们都不敢动。

赵景文咬了口烙饼夹熏肉,大口嚼着,把对叶家郎君们的轻视藏住。

他眼睛扫向外围,忽然看到了不远处,和旁人一起席地而坐的段锦。

这小子……倒是个人物。比小郎君们强不少。

看他看过来,段锦轻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吃完饭,叶碎金把兄弟们召集到自己的帐子里碰头:“阿锦也来。”

段锦应了一声,嗖地就跟过去。

帐子里点了灯,火焰忽闪忽闪的。照着郎君们的脸色不大好看。

叶碎金目光扫过:“都有什么感受,说说。”

这一年她二十岁,那么算起来,这一年其实是十八年前了。

记忆太久远,很多事有印象,但又很模糊。

尤其是,她刻在心里的是兄长、弟弟们在战场上悍勇杀敌的模样。

她知道眼前他们还年轻,缺乏经验,青涩。却忘记了,他们竟然青涩至此。

原来,他们就是从这样的青涩,跟着她一步步杀出了后来的模样。

摸爬滚打,跌跌撞撞,浑身伤痕。

一个接一个,把命都献祭出来,成就了赵景文一步步登上丹陛御座。

这不是赵景文的错。

这是她叶碎金的罪。!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36219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