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推荐阅读: 无人渡我嫁给铁哥们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香江神探[九零]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穿成残疾反派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重生在夫君登基前小皇子嫁寒门洄天二嫁帝王天才维修师蝴蝶轶事小皇子和秦始皇一起造反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

第8章

第8章

内乡县的县令把官帽掀开透了透气,汗珠子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他已经尽量待在树荫下了,架不住太阳晒得空气都是干热的。今年比往年热得厉害,这天不正常,总让人心里不安。

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歇够了,他站起来:“走,接着走。”

时值夏收,一年里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他亲自出来巡视。

世道越乱,粮食越珍贵。内乡县令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

一县之地能否安稳,全在于大家能不能吃饱肚子。

河南道土地肥沃,适宜耕种。只要不遇上灾害天气——干旱、洪水、蝗虫,大部分时候都是能丰收的。

今年也不例外,肥沃的土地又养出了一个丰年。

但不能放松得太早,得看到这些粮食入库,有兵丁把守,他才能真正放心。

只要库里有足够的粮,一有情况就把城门一关,大部分时候能保安宁。

当然,还有另一个前提,就是流民不暴动。

待看完了这一片夏收没有问题,他还要去游说那些大户施粥。

寻常老百姓啊,哪怕还有一口稀的喝,就不会去做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

只是这一趟事不如意,他走访的两个本地乡绅,纷纷哭穷。

放屁,他来的路上都看见他们的佃农扛着成扎的麦穗去脱壳、晾晒。还有许多青壮护院执着木棒、管事腰佩钢刀来回巡逻。

但扭头看看,他身后一个胖县尉,一个瘦文书,七八个不大精神的皂吏,实在没法和人家精壮护院比。

他虽也能组织一些民壮,但那是用来巡城、护乡的,要他们为着流民与本地大户起冲突,支使不动。

内乡县令说话的语气都颇为低声下气,毫无官威,恳切地与这些大户解释当下的情况,渲染流民可能爆发的骚乱会导致的可怕结果。

大户们却只把手一摆:“我家墙厚院高,家丁健壮,不怕。”

这些人永远这么目光短浅!只顾着自己!只顾着眼前!

他们也就能看到鞋尖那么远的地方。

一样是拥有坞堡,怪不得就让叶家堡成了地方豪强。

这一趟无功而返。

回城路上正怏怏地,前面忽然有人扯着嗓子喊:“前面可是县台大人?”

县令伸脖子看去,前面骑着驴冲过来一个皂吏,慌里慌张地翻下来:“大人不好了!”

这时节,喊“不好了”,内乡县令一惊,屁股都离鞍了,惊问:“可是流民有异动?”

火星遍地了,本地人和外乡人的冲突越来越频繁,只要再有一簇小火焰,怕就要整个烧起来。

县令每天忧心得睡不好,就是怕这个!

那皂吏一路跑得喉咙快冒烟了,哑着嗓子说:“是、是……”

内乡县令只觉得脑子嗡地一下子,一阵晕眩。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36219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