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白凤凰

推荐阅读: 智人在人间崛起七根凶简天书进化无限恐怖地球纪元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丧尸母体史上最强店主怨气撞铃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异常生物见闻录冰之无限拜师四目道长全球迈入领主时代在末世中崛起我有一座恐怖屋无限动漫录三体2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山自古就被人们所崇拜,不论民族和地域,不论信仰和宗教,山是自然最好的代表。人们从山林间获取生存的基本,同样也对山林充满了敬畏。

中国的传说中,山中有山神,有太岁,有各种被封为帝的神话掌权者。同样,关于山,也有邪恶,有恐怖和不安,各种山精鬼怪的故事从小就在耳边熟读,因为那里人迹罕至,也就成了邪物生存的乐园。

在查文斌看来,山本就有灵性,或好或坏。这就是道士眼中的风水局,好的山顺势绵延,气势恢宏;差的山陡峭险峻,凶险万分。前者孕育着龙脉,后者则暗藏杀机。

唐家先祖把坟定在此处是让查文斌有所不解的,且不说不符后人祭奠的方便与否,单论这山水格局就很难出个良穴。或许唐远山没有对他说实话,毕竟人在高位,不得不防,查文斌想要的东西很简单:他已时日不多,若是可以,能寻找前世的那个自己看看他们的结局又是如何?

这一记下马威很是管用,自古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民间都说杀猪匠侩子手是最辟邪的,那是因为他们杀气重。到这山里打交道也是这般,山路虽然不是我开,但是借你条道走走别拦着,拦着的下场就是打你个死无全尸,这是最后面会遇到的小鬼们的警告。这片山,常年不见日光,到处阴森森的邪气纵生,不出点鬼那才是真奇怪。

对了时间,查文斌决定还是按照罗盘指针的方位走,一行人面无表情的盯着脚下的路,白天再闹也不会怎样,晚上才是真正的难熬。

走了约莫五六个钟头还真的上了山岗,这山越往上走越开阔,林子也没先前那么密,找了处平坦的地方准备安营扎寨。

这里是一片光秃秃的山石,四周除了些低矮的灌木就只有两株老松树,离着不远,有一处水洼,里头渗出的是甘甜的泉水。在这里,只要明天太阳一出就可以确定大致的位置,秋分前后的阳光不会偏差太大。

山中多蚊虫,这季节又是最为燥热的时候,好在山里风大,素素带了香港出的清凉油,给每人都抹了一点。几个男人负责搭帐篷,查文斌则和唐远山观看这里的山势。

“查先生,若是让您来选,依您的看法,会定在哪个位置比较合适?”

查文斌的手中是罗盘,道门看山定穴先要架字,八门不偏,生死惊休、开杜景伤。八门架好,再依主人生前所做所为,求财求棺求平安,都有不同的讲究。再对照生辰八字和亡辰八字匹配调整,最终才能遵循此处风水分布定下穴位。

“现在答不出,晚上再看吧,你家先祖是怎么过世的?”

唐远山抽了口烟道:“人老了,自然也就该去了。”

“他是死于非命。”查文斌的话让唐远山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想多问一些却什么发现查文斌已经闭上了眼睛。

晚餐很简单,每个人的饭盒里都是乱炖,素素下的厨房,超子打趣这是港式火锅。林子里有不少野鸡在扑腾,超子寻思着打几只,查文斌没有阻止,他也知道这俩人闲不住。

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有些暗,超子提着八一杠带着大山进了林子,十几分钟后几声清脆的枪响,又过了几分钟,超子手中提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鸟走了出来。

超子把猎物往地上一丢道:“不过二十来米打了三枪才打到,真是有点怪,不过鸟儿挺大的。”

昌叔是广州人,对于野味这东西他是最喜欢的,已经留着口水说道:“这山鸡是够有大的,赶上凤凰了。”

查文斌瞅了一眼,那山鸡的确体型有些夸张,尤其是长长的尾巴,足足有一人手臂长。通体雪白,头顶一撮红色的冠毛,超子一枪打中的它的翅膀,这会儿还没死,还在地上扑腾。

超子抓起它的脚倒提着,准备去水洼边收拾收拾。

“等等。”查文斌走了过来蹲下去摸着那鸟的头,那鸟儿“鸣”得一叫,叫声有些悠长,持续了四五秒。

“拿下来,给我,这鸟吃不得。”说完,他就提着那只鸟儿走了一旁,从自己的袋里翻出几瓶草药涂抹在受伤的翅膀上,检查了一下看样子是骨头断了。

“我来吧。”素素拿着一截绷带,那鸟儿耷拉着脑袋,她用一块布先蒙着鸟的头部,再用绷带细细给缠上。“这鸟儿好漂亮,超子哥哥好讨厌,为什么要打它。”

“我一下去就看见它了,蹲在树上盯着我冲我叫唤,这不是明摆着挑衅我的枪法嘛!”

“它要是不想让你打着,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摸到它的边,那棵树上应该是有幼鸟在,和人一样,这东西护子心切。”

“你咋知道?”

查文斌放下手中的大白鸟道:“你打这鸟的时候可是在梧桐树上?”

“没错,是棵梧桐。”超子照实说道。

“这鸟就是白凤凰,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和凤凰鸟不同,凤凰是火之精,也就是太阳鸟;古人只觉得它像凤凰,却又通体雪白,就称为月亮鸟。在我们天正,白凤凰又叫做勾魂鸟,通地府冥界,但它又和三足蟾一样,非宝地不待,此处指不定有什么大墓。”

“唐老板的先祖?”

这时,唐远山也走了过来,正听他俩议论自己,便插话道:“好俊的鸟儿。”

查文斌道:“唐先生祖上的确了得,这片地方有白凤出现,必定是有龙穴即将破土,依我看,盯着先生祖坟的恐怕不止我们这群人。”

“哦,难道还有别人?”

“不一定是人。”说完,查文斌掀掉那鸟儿的头罩摸着它的翅膀低声道:“不小心误伤了你,得罪之处,多多包涵。”

又转身对超子说道:“好生养着,别给弄没了,留着有大用。”

“查先生,离秋分之日还有一天,先生有几成把握?”

查文斌把玩着手中的星象球道:“既有前人点路,后人照走便是,真看不出这十万大山里还有龙穴游走,倒是我有些眼拙了。”

“先生能确定先祖埋的是龙穴?”

“凤伴龙生,只是这龙穴有些特别,依我看是条冥龙的可能性大,晚上占上一卦就有些眉目,唐先生,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查先生但说无妨。”

查文斌看着唐远山说道:“那副画中的景象我担心明后日会出现,若是我有不测,请唐先生务必带我那几个兄弟走出大山。”

夜间,山区的温差很大,卓雄点了篝火。超子用绳子拴着那鸟喂它吃喝,那鸟儿只是扑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没好气的拍了一把那鸟儿道:“你脾气比我还犟,你要再不吃明天就把你丢火里吃了你!”

“超子哥哥就知道吓唬它。”素素走了过来,一边摸着那鸟儿的脑袋一边说道:“好可怜的鸟儿。”她闭着眼睛用手轻轻触摸着鸟儿的头,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说道:“超子哥哥,它跟我说它得回去,它很担心自己的孩子。”

“孩子?”超子哈哈大笑道:“你是说鸟儿跟你说的?”

素素很严肃的看着超子道:“是真的,它真的有孩子,就在那棵树上!”

超子略带调侃的说道:“好啊,那你跟它说,我去帮它把孩子接过来,要是它愿意呢就给吃了那把干粮。”

话音刚落,那白鸟就扑扇了一下翅膀,接着真的就伸长了脖子在地上啄食起来。

素素调皮的一边摸着那鸟儿一边说道:“我没骗你吧,你要说话算话哦。”

“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超子一边起身一边提着手电对大山道:“走,帮我照个亮。”

“干嘛去?”

“掏鸟窝!”

再次来到树下,超子用手电晃悠着来回照了一番,果真在离地约莫三十米高的一处树杈上发现了个鸟窝,那鸟窝大的有些离谱。

“还真有!”超子嘀咕道。这小子摸出两把匕首来,梧桐树树干柔软,用石头都能轻易砸出洞。他爬树的法子更是直接,用匕首直接插进去,来回交替,这手法得相当好的臂力,超子就这样蹭蹭得往上爬了起来。

大山在下头替他照着亮,一直抬头注视着上方,他总觉得这棵树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总觉得这树上有东西在看着自己。

再说超子,这么连上了十米之后准备再接再厉,又上了十米就已经有开衩的树枝,收起匕首后手脚并用那速度就来的更快了。过了两截树杈之后刚要提脚却发现自己的右腿收不起,起初他以为是裤腿被树杈给勾住了,使劲抬了两下之后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右腿的可以动,只是单纯的很沉,就明显觉得自己的腿脖子上有股力气在使劲把自己往下拽,而且那力气还越来越大……!

本文网址:http://zuihouyigedaoshi79.quwenyi.com/3088361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