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8 章

推荐阅读: 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小皇子嫁给铁哥们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洄天大爆守寡后我重生了二嫁帝王蝴蝶轶事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天才维修师和秦始皇一起造反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第九农学基地广府爱情故事我跟他不熟香江神探[九零]他穿成了帝国瑰宝再少年

第198章番外:盈娘2

盈娘被带去学了几日规矩。

这样气派的府邸,盈娘还以为规矩会很大。结果出乎意料,也没有多繁琐,主要就是要懂得尊卑,晓得自己的身份。

几日之后,又让她上了马车。

她问:“去哪里?”

仆妇笑着告诉她:“去见你的老爷和夫人。”

可马车是向外走的,盈娘糊涂了。

出门后,她想看看自己待了几日的府邸到底是什么地方,可挑着帘子看过去,只有长长的长长的墙。

盈娘懵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这么长这么长的墙,都是这一间府邸的。

她知道这宅子大,可她在宅子里的时候并不能乱走动,所以没想到会有这么大。

什么级别的人物能住这么大的宅子?

现在又是要去哪?老爷夫人不该在府里吗?怎么去外面。

问仆妇,仆妇乐了:“先前见的是咱们府里的夫人,不是你的夫人。”

“咱们夫人,是你家夫人的亲娘。”她说,“这里,是你家夫人的娘家。”

原来,是娘家母亲帮女儿给女婿准备妾。

那个女儿是生不出孩子来吗?

“呸。”仆妇骂道,“别乱说话。咱家姑娘生大娘时候遇险了,吓着了,不乐意再生了。不是不能生。”

吓着了就不生了。

真够任性的。

高门大户不是很注重嫡庶的吗?娘家婆家竟然都由着她。

盈娘羡慕这个任性的姑娘。

有娘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姑娘家的宅子和娘家的宅子其实是挨着的。

只不过因为宅子都太大了,才觉得走挺远。其实两座府邸之间,只隔着一条长巷。

下车的时候,仆妇还给她指:“这边和那边,都是咱们家郎君的宅子,和姑娘都挨着。”

不仅有娘,还有兄长,想来亲爹也是很爱她的。

所以才有任性的资格。

这宅子不及她娘家的宅子大,但对盈娘来说,也已经是庭院深深不知几许了。

只记得穿过了很多道洞门,走过许多长廊,终于带她到了上房。

仆妇先进去了,她在外面的候立着。

丫鬟们看她的目光都有些怪。说羡慕也不像是羡慕,说不羡慕亦不像是不羡慕。

有丫鬟出来唤她,领了她进去。

规矩都学好了,进去便跪下:“见过老爷、夫人。”

先磕头。

磕完,立起来,垂着头。

听见有女子的声音道:“抬头给我看看。”

盈娘便抬起头来。

这一看,吃惊不小——堂上坐着老爷和夫人,可这“老爷”、“夫人”原来就是一对与她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女。

相貌都生得出色。

男的坐姿挺拔,女的眉间俊气。真真是十分般配的一对璧人。

而自己,就要成为这对璧人中间的那个人。

盈娘觉得,事情很离谱。

总觉得若换成自己那个细腰薄肩、妖妖娆娆的妹妹,画风可能还和谐一些。

换成她,就很离谱。

年轻的夫人看了她一会儿,道:“你站起来。”

盈娘依言站起。

夫人细看了她一会儿,对一旁英俊挺拔的年轻老爷说:“她五官还是不错的。”

就是身段一般,粗憨了些。

但五官好,生出孩子来就不会丑。

年轻的老爷只微微颔首,一个字都没说。也只看了她一眼,就不再多看。

盈娘也不敢多看他。虽然理论上,她的下半辈子都要靠这个男人了。

现在看人家夫妻般配的模样,她觉得……很靠不住。

盈娘垂着头,听见夫人说:“就她吧。”

带她来的仆妇很高兴,道:“夫人叫人帮姑娘调教过了,懂规矩的。”

但这个被家里父母兄弟都爱着的年轻夫人有些冷淡,似乎并不领情:“知道了。”

这个事,她根本不想让娘家母亲插手。奈何母亲非要管,母女俩并不十分愉快。

她成亲为着什么,不就是为着脱离娘家没人管她吗。

可要硬杠,娘就会在家里闹她爹,她爹受不了,就来求她。

被他软磨硬泡地,最后只能答应了。

娘家仆妇将盈娘的身契文书都交给了这边,却还不肯走,站在那里道:“夫人命我定要观完敬茶再走。”

盈娘看到,年轻夫人的眉间,更冷了一分。

这夫人与别家夫人不同,虽年轻又漂亮,却没有温柔娇弱感。眉间总是透着一丝丝冷意。

盈娘觉得,作为要在这位夫人手底下讨饭吃的妾室,未来……幸或不幸,实在难说。

便有丫鬟过来往夫人脚前摆了蒲团,又有人端了茶过来给盈娘。

娘家仆妇催促:“去给夫人敬茶。”

盈娘在蒲团上跪下,把茶盏高举过头顶:“夫人,请用茶。”

夫人倒是没有多刁难她,直接就接了茶盏,微微啜了一口。

这一口,便礼成,盈娘从此,是这家的妾。

夫人冲丫鬟支支下巴,丫鬟便将准备好的一个托盘端过来:“夫人赏给姨娘的。”

托盘盖着红绸,不知道是什么,盈娘接过来,感觉沉甸甸的。

立刻又有丫鬟从她手里接过去,端着站在她旁边。

盈娘再次给夫人磕头:“谢夫人赏。”

待起身,那夫人道:“我们家里,都管我叫大人,管他唤作将军。”

她说着,朝年轻的老爷支支下巴。

“以后,你也这么叫就行。”

盈娘有点愣。

做官的男人才能被叫作大人啊。

她忽然脑中灵光闪过,脱口而出:“夫人你……”

夫人挑眉。

她忙改口:“不不,大人。大人你莫非就是……就是传说中的女官?”

夫人,以后就称大人了,女大人一哂:“怎么还成传说了?”

“就是……”盈娘讷讷,“街坊邻居闲磕牙,说中原王的官府里,有女官。”

女人们聚在井台边洗衣服,一边洗一边啧啧称叹。

大人问:“她们怎么说呢?”

盈娘犹豫了一下。

大人就了然:“骂我不守妇道是吧。”

旁边的将军蹙起眉头,看盈娘的目光有些不善起来。

可知夫妻俩感情不错。

盈娘感觉大人其实没生气,反倒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哂然。

她说:“骂的肯定有,也有夸的,也有羡慕的。”

她就是一边捶着衣服,一边羡慕。

女人能当官,真能啊。

可惜,不是所有女人都这么能。

大多数女人,还是洗一辈子的衣服,烧一辈子的饭。

大人眉间的冷峭融了去。

又一次看了看她,颔首:“去吧。”

又道:“这个丫头给你用。”

便是给盈娘端着赏赐的丫头。

盈娘对大人福身,又对将军福身,跟着丫鬟去了。

路上,丫头给她带路:“姨娘请跟奴婢来。”

盈娘哪使唤过奴婢的,十分惶恐。

丫头一笑:“姨娘以后是主子呢,不要跟奴婢客气。”

盈娘这才有点真的给贵人当妾的感觉。

那个仆妇说,翻身气死她继母,或许真的能实现?

到了地方才知道,她竟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院子。

盈娘直觉得是做梦。

在家里,她住在倒座房里,东西厢房,都给了弟弟妹妹。

这下,真的有种一步登天的感觉了。

再回想,将军虽然没说话,可那模样要比张生强一百倍。

盈娘第一次觉得,命运也眷顾了自己一回。怪不得世人都说,宁为富家妾不为穷家妻。

果真是有道理的。

若不是亲眼看到,甚至都无法想象大户人家富贵到什么程度。只能是胡想东宫娘娘烙大饼,张张夹肉。

丫头唤她:“姨娘来过一下目。”

盈娘过去,丫头揭开红绸,托盘上金光灿灿,一整套赤金头面,两个油金镯子,一对金戒子,镶着红绿宝石。

盈娘腿软了一下。

这里面哪一样丢了,都比她贵重。

她定定神,问丫头:“这个,要怎么办?”

丫头抿嘴笑:“这是姨娘的,姨娘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盈娘额上生汗:“那,那就收起来。”

丫头说:“全收吗?姨娘不戴起来,回头给夫人请安,若一件都不戴,也不好。”

“是是是。”盈娘被丫头提醒了,“那就戴一个。”

只看着哪个都贵重,不舍得戴。

丫头又笑,拿起镯子:“这镯子好,分量实在,我帮姨娘戴。”

盈娘不敢动,丫头却怔住。

盈娘那手,粗糙极了,全是茧。

盈娘自己也知道,下意识往后抽手:“我的手丑。”

丫鬟攥住她手腕:“养养就好了。”

硬是给盈娘戴上了金镯子。

金光灿灿的,盈娘实在太喜欢了。小心翼翼地抚摸。

丫鬟却取了香膏子来:“姨娘以后日日用这个抹手,养一段日子,手就好看了。”

那香膏子真好闻啊,比盈娘继母抹脸的都更好闻。这里的丫头噌地抠出一指头就往她手上抹,一点不心疼。

盈娘知道自己没见识,处处露怯。

好在这个丫头十分善解人意,她道:“我什么都不懂,以后你多教我。”

丫头道:“我一个奴婢也不懂什么,只在府里熟。姨娘有不熟悉的事,尽管问我就是了。”

又取了新衣给盈娘:“这都是给姨娘准备的。姨娘的旧衣以后不用穿了。我帮姨娘捯饬捯饬。”

她服侍着盈娘重新净面,抹膏子,打上粉,涂胭脂,涂唇脂,再画画眉。挽了妇人头,再插根金钗。

盈娘颤颤地往镜子里看去,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

真真,苦尽甘来了。

丫头跟她咬耳朵:“姨娘要准备好,将军不知道哪天就过来了。”

盈娘才猛地从穷人乍富的迷幻中清醒过来。

富贵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富贵是要她用肚皮去换的。

纳她,是为了让她给将军生儿子的。

回忆起刚才在上房,盈娘忽然发现,她对将军的记忆非常淡泊。

就记得他身姿好看,长得也好看。

其他,没了。

反倒是对那位夫……那位大人,印象特别深刻。

她看人时的目光,居高临下,微微冷,有一股子威严。

说话的时候挑眉、微哂,那些细微表情,都在她脑子里。

这是怎么回事?盈娘想了想,忽然一拍腿。

“将军……我从头到尾,”她说,“没听见将军说一句话啊。”

太不正常了。

大人跟他说话,他也只是点头。安静得过分了。

丫鬟牙疼,道:“将军吧,咱家将军吧……他那个,不大爱说话。”

盈娘:“?”

“不是哑巴,真的不是哑巴。”丫鬟指天发誓,“我虽然没听见过,但是上房的姐姐们听见过,将军真的会说话。”

“真的不是哑巴。”!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20906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