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5 章

推荐阅读: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不见上仙三百年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犯罪心理溺酒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星际第一火葬场老王不想凉[重生]针锋对决英灵变身系统3小崽崽找上来了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这题超纲了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台风眼东宫有福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小纯风锦衣杀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195章番外:莺娘3

将军的手很粗糙,掌心有厚厚的茧,剌得莺娘脸颊的皮肤微微刺痛。

将军的感受和她正相反。

江南美人,娇嫩极了,肌肤简直吹弹可破。

将军感觉到身体深处有波潮涌动。

他收回了手:“我这几天事情很多。等我忙完,再来看你。你先在这里,有什么需要,跟我的亲兵说。现在外边乱,别乱跑。”

莺娘记得将军是个脏兮兮的男人。

现在黑暗里也看不见,可她感觉到将军身上有水气。

他是洗过澡来的。

他的掌心粗糙,可声音温柔,像是怕吓着她。

莺娘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对她的怜惜。

如她这样的女子,在这样的境地里,这份怜惜简直就如同溺水者的浮木。

将军道:“你睡吧。我回……”

他的话没说完,莺娘捉住了他的手。

帐子里昏暗一片,看不清脸。莺娘只看到将军的眼睛深邃明亮,盯着她。

他这么盯着她还是令她感到害怕。

她垂下头,颤颤问:“将军……我家,我家人可安全?”

将军道:“通常我不杀降。”

县令为了表忠心,甚至把女儿都献给他了。

只要他别糊涂,别妄图趁乱浑水摸鱼,侵占物资,他就能保他平安。

他若是干蠢事,看在她的份上,他也能保他不死。

全家的平安或许就是莺娘被献给他的意义吧。

将军说:“别多想了,睡吧。”

他准备起身。

可是他的手抽不出来。

少女兰花般的柔荑轻轻捏着他的手指,他便抽不出来。

听到全家平安,他又要离开,莺娘把头深深地低下去。

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太过羞耻。

“将军……”她声若蚊蚋,还微微颤抖,“就,就歇在这里吧……”

即使黑暗中只能看到朦胧的影子,将军依然能感受到莺娘的纤细单薄和年少。

他看得明白。她依然在恐惧中。

她想抓住什么。

她想抓住他。

她知道自己要走的路。

镇定下来之后看出来,她是一个脑子清醒聪慧的女孩子。

她肯定是读过书的,毕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

将军说:“今天……”

他想说今天算了。

这不在计划之内。

还有太多事要做,她也还在惊恐中。

莺娘松开他的手指,又向前探了探,捉住了他半个手掌。

从前,父亲是她的天,如今这天塌了。

她需要另一片天,庇护她安稳无忧,为她遮风挡雨。

少女的手微微颤抖。

将军握住了她的手。肌肤滑腻,柔弱无骨。

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她低垂着头,是用了多大的羞耻和勇气,才说出留他的话?

将军拒绝的话再说不出来。

将军伸出手臂,将她抱进了怀里。

……

婢女们在次间里不敢出声。

能听见里间男人低低的安慰。

将军二十五了,有经验。

帐子里世界都变得不同。

从此以后,莺娘是将军的女人了。

这些天将军攻打县城,积累了许多天的燥火。

莺娘直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天亮醒来,窗外微光。

男人怜惜地亲吻她。

“需要什么就开口,让亲兵去办。”他跟她说,“别委屈自己。”

他说:“我去做事了。”

城才定,将军还有许多许多的事要去做,他要起身。

莺娘觉得浑身都酸痛,可还知道自己的身份。

再不是家里的娇娇女了,以后都不一样。

在家里,母亲要吐痰,姨娘是要跪在脚踏上举着盂的。

莺娘挣起来,服侍将军穿衣。

将军没说什么,但他显然很喜欢。

他掐住她的腰。

昨夜他也一直这样掐着她的腰。

到这时候,莺娘才看清他的长相。

大概是这几日一直攻打县城,不及收拾,不免胡子拉碴,有些潦草扎人。

但他生得很端正,鼻梁高高的,相貌给人坚毅之感。

还是该庆幸的,她想。

他亲了亲她,再次叫她别怕,然后离开了。

他走了,婢女们才敢进来服侍莺娘。

服侍她沐浴的时候不免惊得捂住了嘴。

全身都是。

莺娘却知道自己从小就是这样,皮肤太娇气,稍稍一掐,便留痕。

其实孙小姐的房中什么都有,原本就是小姐闺房。侵略者也并未纵兵抢劫,保持得很好。

但下午,却有兵丁们抬了几只箱子来,说是将军叫送来的。

打开看,竟全是莺娘自己用惯了的的东西。

校尉说:“这几天太乱,将军说等过几日安定了,再给娘子置办新的。请娘子先凑合几日。”

婢女们很高兴,她们把孙小姐的东西都收了,全换上了莺娘自己的东西,恍惚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

她们跟莺娘咬耳朵:“那个将军心里有姑娘呢。”

“看着挺体贴的。”

“姑娘一定要好好抓住。”

和莺娘想的一样,一定要好好抓住。

因为也没有别的能抓住的了。

这天她等了将军很久,等得睡着了,将军才来。

将军果然又来了。

“原想不吵你睡觉了。”他说,“又怕你总害怕,过来看看你。”

莺娘爬起来,抱住了他。

将军抱住她,低声问:“我不在,可又害怕了?”

莺娘轻轻“嗯”了一声。

她的胆子这样的小。

将军轻轻拍拍她的背心。

整顿了几日,城终于安定下来了,他能在白日里过来看她。

这一次,他刮了胡子。

一张硬朗的面庞干干净净,比胡子拉碴的模样看起来年轻好几岁。

他说:“你娘来了。”

莺娘的母亲被人带进来,看到莺娘,她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她抱着莺娘哭:“我的儿!委屈你了!”

很奇怪,在过去,莺娘受了丁点委屈,都要在母亲怀里嘤嘤撒娇的。

可这一回,她一点没有撒娇诉委屈的念头。

母亲的怀抱变得陌生,甚至让她感到不适了。

还是将军的怀抱更舒服一些。

他肩膀更宽,胸膛更结实,手臂更硬。

他的声音也更温柔,没有母亲的声音这么高亢刺耳。

许是莺娘过于沉默,县令夫人收了眼泪,问:“你可还好?”

莺娘点点头:“还好。”

为了她们母女见面,两个婢女都退出去了,屋中没有旁人。

县令夫人拉着她的手,低声问:“你和将军可有……”

莺娘点了点头。

县令夫人的眼泪又落下来。

她哭道:“本来还想将你多留两年……”

哪知道世事不由人。

她擦了眼泪道:“我刚才见着将军了,好在是个年轻的,也生得浓眉大眼,相貌端正。”

将军的相貌称得上英俊,只他这魁梧体格让县令夫人担心。

县令夫人悄悄问英娘:“你可受得住?”

莺娘脖颈都染了红晕,咬着唇不回答。

县令传授她:“要会服软,会求人,男人吃这一套的……”

母女间的私房话说完,县令夫人传达了县令的意思:“你爹叫你,好好服侍将军。”

这才是她来的主要目的吧。

莺娘竟不感到意外。

让她意外的是,县令夫人说:“你去了江陵那边……”

莺娘吃惊:“江陵?”

“啊,将军还没跟你说吗?”县令夫人道,“将军与我们说了的。”

她说:“将军还要继续去打仗的。”

他们其实也怕将军走了就不管莺娘了。不是没有这种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混蛋男人的。事实上,大部分男人都是这么混蛋的。

幸好,那个将军说,会把莺娘送去江陵城,那边更安稳。

待将军再来,莺娘问了这个事。

将军道:“我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你先去江陵等我。”

莺娘很怕。

那天夜里她缠了他好久。

他很喜欢。

过了几日,他在拔营前,派人把她送去了江陵。

莺娘从此离开了出生长大的地方。

莺娘来过江陵的,父亲和兄长带着母亲和她。

因未婚夫家为了做面子,谈婚事的时候,是请节度使大人保的媒。

过年的时候,父亲带着他们来给节度使大人拜年。男人们在前面,她和母亲在后宅给节度使夫人拜年。

节度使夫人拉着她的手直夸她。

莺娘没想到,到了江陵直接入住了节度使府。

她更没想到,节度使府里,节度使大人一家居然都还活着,都还在。

节度使夫人见着她也吃惊。

待知道了她的情况后,也叹息。

又问她跟的是哪一位。

她报了将军的名号。节度使夫人拊掌道:“啊呀,是那一位啊。那可好。”

节度使夫人告诉她:“你的这一位听说是前头那一位的兄长,很受器重。”

她们都是荆南的人,原就该抱团。莺娘既是在那一位身边,若将来得宠甚至剩下一儿半女,对荆南来说都是好事

节度使夫人很热心,去帮着张罗打听将军的事,回来告诉她:“他成亲了的,也有儿子了。”

不出所料,他这个年纪,没有家室才奇怪。

莺娘微垂了头。

“没关系,你这样年轻,他家里那个,至少比你大十岁。”节度使夫人安慰她,又教她,“只记住,一定要有个名分。”

她说的名分是妾。

莺娘现在连妾都算不上,无名无分的一个外室罢了。

要不是时不时地有好东西送到她的房中,莺娘都要怀疑将军抛弃了她。

她在江陵足足等了他四个月。

他终于回来了。

见到他,莺娘才知道,如今的自己有多怕失去他。

父亲母亲和兄长已经不能再庇护她了。

未婚夫一家皆亡了。

她没有别的去处了,她只有他。

莺娘扑进了他的怀里。

将军知她恐惧,一直安慰她:“这不是回来了。打仗呢,哪有那么快。”

将军说着,低下头,含住了她的唇。!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16867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