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2 章 正文完

推荐阅读: 赠我予白针锋对决非人类医院三伏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职业替身,时薪十万小尾巴很甜高危职业二师姐某某台风眼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八卦误我我还能苟[星际]嫁反派私房医生皇贵妃英灵变身系统3哭大点声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

第192章

叶宝瑜进宫,问叶碎金:“真的不考虑别人吗?”

她说:“二兄家的小十一,五兄家的小九,都不错。”

这两个都是男孩子,十七八。

叶碎金问:“你是因为福桃是女孩子吗?”

叶宝瑜道:“陛下的人生不可复制。我一生有陛下护着,以后,谁来护她?”

身为女子,她更懂这其中的艰难。

“没关系。”叶碎金道,“男人和男人之间也能斗得死去活来,可知性别不是牢固的联盟,利益才是。”

“我不在了,还有你。”

“我会在走之前,为她铺好路。”

叶宝瑜抬起眼。

她亦两鬓斑白,身着紫袍,腰佩鱼袋。

她如今在政事堂,位列七位宰相之一。

她无奈叹气:“我近来身体也不大好了,算了,争取多活几l年。”

叶福桃一天天长大。与之对应的,是叶碎金的老去。

立储的呼声越来越响,叶碎金六十五岁这年,感到身体里生命力流失,知道再不能拖了,立了叶福桃之父为太子,叶福桃为太子太女。

既在她和叶福桃之间,注定了还有一个太子,叶碎金也不能只教叶福桃一个人。太子也被她带在身边。

当她疲乏时,便让太子和太子太女一起帮她看奏折。

好在,太子也不是蠢的,还是过了合格线的。

广郡公夫人一路跟着水涨船高,变成郡王妃,又变成亲王妃,如今,她是太子妃了。

她的娘家跟着鸡犬升天,以后就是国丈、国舅。

家里嫂嫂、弟妹们无不羡慕恭维她,说她真会生女儿,生出叶福桃这样的女儿来。

叶福桃很少回家,母女俩见面也没什么话说。

当母亲的常觉得这个女儿越来越不像自己,倒是越来越像那位皇帝陛下了。

怎么喜欢得起来。

叶福桃得太姑祖母叶碎金的偏爱,继承人的身份加持,也无需去讨好任何人。包括她亲生的母亲。

母亲不爱她,她也只是一哂。

面对娘家人的恭维称赞,太子妃只微微一笑,抚平裙子上的褶,漫不经心地道:“先替她兄弟坐着吧,以后再说。到底是个丫头片子。”

“以后”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能明白。

陛下虽然威重,到底年高了。

这两年,她最后的两个亲王兄弟也先后去世了。

差不多,快轮到……了吧。

到时候,谁还能管得住新皇帝新皇后。

娘家人互相递着眉眼,各有心思。

这话,当然传进了叶碎金的耳朵里。

叶福桃眉眼低垂。

叶碎金道:“别担心,我替你解决。”

她正龙体违和,原就不豫。太子妃这样的话传到她耳朵里,以她几l十年杀伐独断的性子,怎么会无动于衷。

况到了她这个年纪,说真的,没太多时间了,已经什么都不怕。

敢把天掀翻。

何况只是几l个孩子,叶家孩子百余,不差这几l个。

太子的儿子们都被皇帝召去。

六个男孩,穿得鲜鲜亮亮,华贵可爱,最小的那个还蹦蹦跳跳,去见太姑祖母。

他们由宫人领着从东宫离开。

就短短的一段路而已。

被太子亲自去接回来。

离开的时候活蹦乱跳,回来的时候是六具冰冷的尸体。

这其中,有两个是太子妃亲生的。

太子和太子妃都太年轻了,当年皇帝杀得京城血流成河的时候,他们都还没出生。

他们只见过锦绣繁华,盛世太平,对皇帝冷酷无情的一面没有过体会。

太子妃天崩地裂,当场就疯了,口出大逆不道之言。

太子使人堵住了她的嘴。

今日之祸,全由她口中来。

叶碎金不仅赐死了叶福桃所有的兄弟,还对太子提了要求:“我要她,不再有弟弟。”

就像她一样,没有兄弟。

太子叩首答应了。

太子妃得了疯病,被送入皇家庵堂看管。

很多人不看好这个年纪小小的太女,因她小,因她是女孩。

那又怎样。

叶碎金活到现在,就要活一个恣意。

叶碎金给叶福桃开了太女府。

自来只听说王府和公主府,太女府实是头一回听说,本朝新创。

实际上太女就生活在宫里。但有了太女府的名头,便有了建制,便有了班底。大大小小的太女府官员围绕着太女。

就像东宫属官,都是可以由朝官兼任的。太女府属官亦可。

叶碎金给叶福桃编出了一张利益网,把她看中的人都织进去。

她教叶福桃怎么掌握这张网。

但随着叶福桃年纪长大,还有一件事,必须教会她。

“虽然早了些,”叶碎金道,“但我怕来不及,只能这样了。”

叶碎金给了叶福桃一个少年郎。

十七八,如青竹,如美玉,有一双星辰般明亮的眼睛。

他和叶福桃一起生活了几l个月,教她知人事。

那几l个月很美好,叶福桃情窦初开,过了片刻放下烦恼,像梦一样的日子。

只这场梦是有时限的,她和他都知道,从一开始,女帝就说清楚了。

待时间到,美好的少年亲手为叶福桃捧上一碗烈药。

“殿下,有点苦,我放了糖的。”他哄她喝,“这个喝了,一了百了,保殿下长命百岁。”

这是一碗绝子药。

比当年叶碎金喝的那个强太多了,是由太医院的太医令亲手调配的。

女子生育的风险太高,都是皇帝了,要为这个死了,太不划算。

实没必要。

叶碎金没生,也能有叶福桃。

女帝,不生为上。

虽然也有别的方法避孕,但男人们诡计多端,还是釜底抽薪的好。

待叶福桃喝完,少年便塞了一颗蜜饯到她嘴巴里,还用手帕帮她擦去嘴角的药汁。

叶福桃含着甜甜的蜜饯,看着他。

他说:“该我了。”

御前侍从端来一杯酒。

少年举到唇边。

叶福桃嘴唇微微动了动,但她最终没有阻止他。

少年饮下了那杯酒。

他跪在叶福桃的脚踏上,握着她的手问她:“殿下能记住我吗?”

叶福桃道:“我不知道,我未来会遇到许多许多人。他们说,旧人易忘。”

少年失落,却又道:“但第一个,总是不一样的,还是能记住的吧?”

叶福桃道:“那我多看看你。”

她凝视他英俊的面孔。

少年对她微笑。

少年是叶碎金千挑万选出来的世间美好。叶福桃觉得,她能记住。

她便点头:“我会记住你的。”

少年握着她的手,谆谆叮咛:“一定要记住啊。”

他开始流鼻血。

他说:“要不然,我这一生就没有意义了。”

他伏在叶福桃的腿上,七窍流血。痛苦得紧紧抓住她的衣裙。

叶福桃俯下身去抱住他。

很温柔,就像他教她知人事的时候一样。

少年最后唤了一声“殿下”,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少年被家族献给了未来女帝,他肩负重任,予以未来女帝美好的初恋和初次的经历。

替女帝挡住未来来自男子们的蛊惑。

叶福桃抱着美好的少年,闭上眼,眼泪划过脸颊,落在了少年的鬓边。

过了些日子,叶碎金问叶福桃:“可难过了?”

叶福桃道:“我以为不会难过。”

因从一开始,就清楚一切的安排,清楚时间的期限,清楚她与他的责任和收场。

谁会去爱上必死的人,一直以为自己是抽离的状态。

“可还是……”她说,“有那么一刻,心口抽疼,喘不上气。”

眼泪,不受控制地为少年而落。

叶福桃以为自己很强,初初时,对这个安排还不以为然。

她叹息:“原来情爱之事,根本不由人自控。”

叶碎金问:“他可有进到你的心里?”

叶福桃回想起少年明亮如星辰的眸子,笑起来的青春模样,她的唇边漾出淡淡的笑。

要是那时候告诉他就好了,他会走得更安心吧。

他这一生,献给了未来的女帝,终究是有意义的。

她仰起头,不让眼中的泪流出来。

叶碎金摸摸她的头:“没关系,就去爱他好了。”

爱一个死去的男人,远比爱一个活着的男人更好。

让下一任女帝爱他,就是少年存在的意义。

叶福桃点点头,她出神片刻,却道:“可我有时候也会想,他爱我吗?真的爱我吗?”

“或者,他只是爱太女?”

“他的奉献,并不是为了我,而只是为了太女。”

“倘若我不是太女,这一切还存在吗?”

叶碎金道:“你若不是太女,也根本不会有此困惑。”

“不要庸人自扰。”

叶福桃点点头。

但年轻的人总是有很多问题。

她看了一眼叶碎金。

叶碎金好笑:“想问什么你就问。”

叶福桃道:“我在想,当我们有这样的身份,这世上还有人能真的爱我们吗?不是爱这身份,而是爱这个人。”

她瞳眸黢黑:“陛下,有人爱过你吗?只爱你这个人,不管你是何身份。”

女帝缓缓抬起眼。

仿佛看见了鞋尖颤巍巍的珍珠。

男人的额头轻轻碰触。

像吻。

“有。”女帝的眼睛仿佛看着极远的远方,“有那么一个人。”

叶福桃好奇地问:“他是谁?”

女帝喟叹。

“就是那个,未曾得到过你的人。”

皇帝常与她说人心。

叶福桃道:“如果得到过,就不会再满足了是吧。”

叶碎金道:“你慢慢就会看到。人心是多么地贪婪,得陇望蜀。”

叶碎金感觉身体不舒服。

叶福桃扶着她倚靠在引枕上。

叶碎金闭目休憩片刻,缓缓睁开眼:“若没有我,你可应付得了你父亲?”

太女的年纪太小了。她哪怕再大几l岁,叶碎金都能绕过她父亲,直接传位给她。

“父亲一直想杀我。”叶福桃问,“我可以杀他吗?”

叶碎金想了想:“子杀父逆人伦。到底是你亲爹,能不杀就不杀。写在史书上,不好看。”

叶福桃道:“好吧。”

她叹道:“陛下要是能一直在就好了。”

叶碎金笑起来。

“傻孩子。”她说,“我捡了天漏,已经活得太久了。”

叶福桃当然不能理解这话里隐藏的含义,她只把头靠过去,贴在叶碎金的臂上。

叶碎金轻轻抚着她鸦青的发丝,叹息。

“女子为帝,天生就比男人多一些麻烦。”

“男人们诡计多端,总是想把你从大位上拉扯下来。”

“若拉不下来,又想会想别的办法,偷天换日。”

“身为女帝,这一辈子都得警醒着,不能放松。”

“记住,一时一刻都不能放松。”

“不能……放松……”女帝仿佛呓语,“不能……”

“不会的,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叶福桃虽为少年难过过,但也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她实在不懂为什么会有女人为情昏头。

但叶碎金渐渐没了声音,叶福桃抬起脸来,叶碎金原来已经睡着了。

她如今困倦歇息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叶福桃轻轻给她拉上了锦被。

叶碎金做了个梦。

她踏破雾气,天蓝云如雪,大路旁,有人牵马在等她。

他银盔亮甲,单膝跪地。

这身形熟悉,是哪一个呢?

叶碎金这一生,遇到过太多太多的人了。

叶碎金走到他面前。

男人抬起头来:“主人。等你好久了。”

是他呀。

“是我。”他笑,“当然是我。”

“只能是我。”

“怎会是别人。”

“主人不要把别人错当成我。”

他牵了缰绳,托她上马。

叶碎金感到老迈的身体变得轻盈起来。

她低头,看到鞋尖上坠的珍珠正晃,在阳光下闪动光泽。

下一刻,那珍珠没了,脚上穿的,是少女时喜欢的青色马靴。

身体益发地轻盈,她知道自己变成了少女。

再看,牵马的男人也没了盔甲。

他回头对她笑,分明是个少年。

少女与少年,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只叹短暂,留不住。

少年问:“主人这一世,可痛快了吗?”

叶碎金笑了,点头:“痛快。”

少年便笑道:“那上路吧。”

两个人,一匹马,踏着远去的道路,渐渐模糊在光里。

只隐隐传来他的声音:“我还是,更喜欢给主人牵马……”

这一年,大穆开国太/祖武皇帝在梦中殡天。

无病无痛,脸上带着微笑,寿终正寝。

新帝登基。

初,遵太/祖皇帝遗旨以叶福桃为皇太女。

一年后,却冒出来二个养在外面的“皇子”。

又数年,皇子年纪渐长,皇帝欲改立太子,掀起了储位之争。

然太女有自己的势力集团,利益绑定。更有宰相叶宝瑜一力支撑。

皇帝遂罢手。

再一年,宰相叶宝瑜病逝。

她下葬后半个月,宫闱政变,

这场宫变是皇帝发起的,意欲诛杀太女。

但太女已经长大了,她是太/祖武皇帝一手教导出来的。

宫变以皇帝的失败告终。

二个“皇子”从此消失不见,皇帝禅位,尊为上皇。

“太子派”血流成河,“太女派”大获全胜。

大穆第二位女帝登基。

忽悠悠便又十几l年过去了。

天下太平,百姓安居。

说起这位女帝,实是励精图治。若非要挑她什么毛病,就是绝情弃爱,从来没沾过男人。

她仿佛就是为着治理国家而生,从来对任何男子没有看到过眼睛里去。

这一年女帝二十六岁了,北疆大将林朗带着他的儿子林焕入京陛见。

一为林朗述职,一为送林焕入中央武学。

林焕人生第一次面圣,二叩九拜,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像夏夜的星辰明亮。

叶福桃对上这双眼睛,有一瞬顿了顿。

青年将军跟在父亲的身后,中规中矩,毕恭毕敬,走过了流程,随着父亲一同退下。

叶福桃召见封疆大吏也是耗费精神,叫宫人打开窗子透气。

她起身步到窗边,走进斜射的光束里向外望去。

阳光正好,明媚照人。

年轻将军跟在父亲的身后,身形挺拔。

远远的,那英姿勃勃的青年忽然回头,遥遥看见皇帝,在阳光里灿然一笑。

天下熙和,江山稳固。

春光照得人暖洋洋。

年轻男人的身形面孔赏心悦目。

叶福桃在阳光中,不知不觉,放松地笑了笑。

【正文完】

癸卯年·近夏至

袖侧!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16867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