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6 章

推荐阅读: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哭大点声听见没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非人类医院某某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溺酒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小纯风台风眼营业悖论[娱乐圈]职业替身东宫有福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三伏魔道祖师

第186章

叶碎金平安返回了京城。

自五年前的皇夫事件之后,这是京城第二次的腥风血雨。

上一次,是端王、宁王、康王三位亲王执刀。

这一次,只有端王和康王了。

五王府、宁王府、平郡王府全部被围,围而不动。

风雨欲来。

谁也不知道叶碎金会怎么对待叶五这一脉。

刀终于要落到叶氏本家身上了吗?

三郎单独来见叶碎金。

他叩首,额头触地:“陛下曾经答应过我的事,请勿忘记。”

【我要你答应我,未来,不论怎样,叶氏本家哪怕真有人要赔出性命,你也能让他死得体面。只死他一个,放过家人。】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叶碎金仔细回想。

十年了。

那是她十年前答应三郎的。

那时候在唐州,她动刀清理了邓州叶氏的腐肉。一些姓叶的人死去了,但都是旁支。

叶氏嫡长男叶三郎,那时候便想到以后,来向她要了这个承诺。

他是叶碎金的兄长,更是所有人的长兄。

“好。”叶碎金道,“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

四郎叶长铭被带到了叶碎金的面前。

她给他选择:匕首、鸩酒、白绫。

“你知道你输在了哪里吗?”

“四叔和三兄的心里,永远都有叶家,永远以叶家为重。”叶碎金道,“你没有。”

以叶家为重,叶长钧可以接受自己只是王。

叶长铭想自己当皇帝。

天下至高诱惑,当然是大位。

有能力觊觎大位的男人,若没有内心里坚定的信念,谁能抵抗这份诱惑。

崔涪一辈子以魏臣自居,到死前都要丢了这气节,穿上龙袍才能瞑目。

四郎问:“我爹、十三怎么处置?我妻儿又如何?”

叶碎金道:“你要感谢三兄,他在许多年前,就从我这里要走了‘不杀’的承诺。”

四郎流下了眼泪。

他选了鸩酒。

毒发而亡。

五皇叔、平郡王及宁王三府,全部夺爵,贬为庶人。

王屋山手足阋墙,是为不吉之地,以后不再做皇家猎场。王屋山离宫,用作圈禁之地。

庶人们被送到了那里,非诏,一辈子不能下山。

上辈子叶氏本家成年男丁只有十三郎幸存。

他断了腿。

叶碎金送他回叶家堡继承祖业,生儿育女,繁衍血脉。

今生十三郎身体健全,贬为庶人,一辈子圈禁在王屋山。

七郎的身体却不健全了。

老实孩子长大了,沉稳悍勇,不再盲从父母,有自己的信念。

但三郎带兵来救驾的时候,他已经伤了手臂。

洞穿了,那伤口三郎熟悉,一看就是枪伤。

那一枪,四郎所为。

太严重了,那条手臂没法保留,军医给七郎截了肢。

七郎从此,只有一条手臂。

但七郎的亲王爵获得了提升,成了世袭。

便连三郎端王的亲王爵都不是世袭。

但大家明白,叶三郎功大如此,以叶碎金奖罚分明的作风,一定是对他有别的奖赏。

如果看起来什么奖赏都没有。

那,一定是不在眼下。

谋逆大罪,株连九族。

京城血流成河。

也不能怪谁,怨谁。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自古如此。

富贵拿命博,博输了,自然命就没了。

倒不像崔家那次,叶碎金要报仇要泄愤,更要震慑有心人。故而关上门杀,阖府上下连妇孺老弱、婢女仆人都没有放过一个。

这次按着国法来,凡涉谋逆者,诛九族男丁,女眷罚为罪奴充军,家产奴仆罚没。

长长的、戴着镣铐的队伍被用绳子连成一串,官兵牵着走,哭声响彻了京城。

一直杀到八月,才杀完。

但一直还有个人,悬而未决,没有处置。

十二郡主叶宝瑜告病在家,一直没有出现。

她死了丈夫,会病倒,大家觉得才对。

实际上,她被叶三郎关起来了。

“我知道你恨。”兄长对她说,“可你想要怎样?冲到陛下面前逼着陛下杀了他吗?”

叶宝瑜恨得眼睛发红:“为什么不杀他!他有什么特别!为什么偏爱他至此!”

说到“偏爱”,叶长钧的眼前闪过一个纤细的身影。

“只要是人,总得有自己的感情。是人,就会有厌,有爱,有偏爱。”

他平静地说:“你质疑她的偏爱,可若无她的偏爱,你也只不过是一个相夫教子的郡主而已。”

叶宝瑜颓然,恨意不能纾解,悲愤大哭。

兄长轻轻地拍她的背,像小时候那样哄她。

那个人悬了好久,但终究不能一直悬下去。

侍从来报:“他要见您。”

御案后,叶碎金放下笔,抬起眼。

叶碎金来到了诏狱。

最深处的牢室,光线昏暗,打扫得倒还干净。

一床,一几,二蒲团。

别无他物。

段锦叩首行礼,抬起头,神情平静:“陛下。”

叶碎金问:“叶长铭许给你了什么?”

段锦看了她一眼:“陛下一定能猜到的。”

“我与他约定,”他道,“他得大位,我得你。”

他道:“我非是为了权势与富贵,这些我都不在意,我想要的,一直就只有你。”

他直直地看着她,直言心中所欲,并不觉得羞耻和愧疚。

爱她,想得到她,有何可耻。

叶碎金觉得可笑至极。

“不是为了权势富贵是为了我,”她问,“是觉得这样,我就该高兴欢喜吗?”

段锦垂眸:“我知道陛下不欢喜,因陛下不爱我,只爱权力。”

“杀了我吧。”他说,“给明杰偿命。”

提到唐明杰,叶碎金大恨。

她问:“为什么杀了明杰?”

段锦抬眸:“他对陛下太忠诚了,宁死也要向陛下示警。”

“时间紧迫,不能让他坏了大事。”

“所以,我杀了他。

“为了陛下,我可以做任何事,杀任何人。”

井下的孩子长大了,永远忠诚于那个把他从暗无天日的井底拯救出来的女人。

她是他敬爱的义母。

她是他效忠的陛下。

殿前司指挥使唐明杰以命相拼,要杀出去为陛下示警。

段锦的刀穿透了他的身体,他兵器掉落,扑倒在他的肩头。

段锦听到他死前唤了一声“姐姐”。

他抽了刀,唐明杰的身体倒下。

不能回头,当他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不能回头。

“他是任何人吗?他是你教大的人。”叶碎金问,“你怎么下得去手?”

段锦笑了。

“我其实……”他说,“从未在乎过任何人。”

“除了你。”

“我可以为你做一切。”

“只要你心里也有我。”

“我知道你爱权力胜于一切,我可以为你南征北战,可以。我可以为你马革裹尸,可以。”

“为着你想要的‘好’,我这一辈子都可以献给你,你旌旗所指,我效之以命。我心甘情愿!”

“可,你的‘好’里,不能没有我。”

“你不能,把我远远驱逐。”

“若这样,当年又何必捡我回来,还不如就让我冻毙于路边,此生不曾遇到过你。”

段锦眼睛发红。

他甘愿为叶碎金献出一切,只要在她心里,他是特殊的。

可现实多么无情,无论叶碎金如何偏爱他,让他抢先别人一步,成了大穆勋贵的第一位国公,他对她其实都没有那么特殊。

北有赫连。

西有严笑。

京中有叶三郎。

无论公、私,军、政还是感情,他们都可以从方方面取代他。

段锦从来不是唯一且特殊的那一个。

若一直遥望,或许就一辈子默默遥望了。

偏有那一夜。

如魔。

魔在心里,日夜呼啸,噬心蚀骨。

他终于与叶长铭走到了一起。

叶长铭需要他。

他们约定好了,使她假死。她只要死了,之后的事便是叶家内部的事了。

文臣武将,总得认一个姓叶的皇帝。

叶长铭需要军中大将支持他。段锦眼下军功暂压过了赫连,是军中第一人。有他支持,才能对抗赫连和严笑,才能坐稳龙座。

都是为了自己心中真实的欲望。

拿命博一回。

博输了。

也可能一开始,就没觉得会赢。

见到叶三郎挟大军而来,他反而发自内心地觉得放心了。

扔了兵刃,毫不反抗,束手就擒。

叶碎金活了两世才知道,段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碎金这些年端坐金座之上,遥不可及,冷酷无情,面目模糊。

许多人觉得她已不像个有血有肉的人。

可叶碎金现在觉得,段锦比她更不像个人。

如今跳出来回头去看,大将军可不就是这样的人。

否则,一个男人怎么做到位高权重,却能不顾香火,甚至压抑欲望,自甘一生为奴。

唯这样,他对她,才独一无二。

可,她欠着大将军的。

世间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是别人的别人。

大将军不是“别人”,也不是“任何人”。

大将军就是大将军。

不管他骨子里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他为她马革裹尸。

他死了。

所以,段锦可以活。

“陇右道已经清理干净。我给你两千人。”叶碎金告诉他,“你去关外修路。”

“从大穆,一直修到碎叶城。”

“西疆夜晚不落的太阳照耀的地方,都要成为我的领土。”

“你去给我重建安西大都护府。”

段锦眼睛泛红:“然后一辈子,留在那里是吗?”

他愤怒咬牙:“我参与谋逆,你也不杀我是吗?”

叶碎金盯着他。

她起身,转身要离开。

“我知道你为着什么。我知道的。”段锦落泪而笑,“但你休想!”

叶碎金猛回头。

段锦抬起了手,有寒光在昏暗闪过。

叶碎金伸手。

来不及。

一个人若真心想死,无人能救。

段锦将利器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他倒在了叶碎金的怀中。

抬眼看去,这个视角,宛如当年濒死时被她抱在怀里。

“阿锦!”她唤他。

他看到她唤人,叫人来救他。

是有一点点在乎他吗?

“阿锦!”叶碎金咬牙。

怀中,段锦却笑了。

笑过,又流泪。

“你,透过我,到底……在看谁?”

“他,到底是谁?”

“我,究竟是……谁的替身?”

“还有谁,也叫……阿锦?”

叶碎金用力咬牙,眼泪滴落在他的脸上。

段锦伸出手,颤颤,想擦干她的泪:“你是……为我哭吗?”

“不是。”叶碎金道,“我是在为我找不回来的人哭。”

冷酷,一如既往。

“你,不是他。”

果然是有一个“他”。

段锦抽气,断续道:“我……深恨……此人……”

生机耗尽,他的手垂到地上,再无声息。

从此世上,再无段锦。

前世今生,皆无段锦。

叶碎金抱着段锦的尸体,许久不动。

侍从、狱吏皆不敢大气出声。

许久,油灯爆了个焰,哔啵一声。

叶碎金抬起头,手摸到了段锦的胸膛,拔出了那支利器。

诏狱重犯,身上竟然有利器。

虽是用来自尽,不是用来行刺,狱吏亦惊骇欲死,趴在地上抖成了筛子。

叶碎金就着油灯和火把的光细看。

那是一根簪子,样式简单,但簪棍被人为地打磨过了,便成了利器。

首先,诏狱重犯,头上根本就不能有簪子,防刺杀,防自戕,这是诏狱的基本规则。

然后,虽然样式非常简单,但这种短簪子,是女子固定发髻用的。

叶碎金问:“什么人来见过他?”

“是、是、是景王。”狱吏怕得牙齿格格作响,辩解,“景王、景王并没有见到卫国公。”

“只是,景王说,女狱里有个婢女,叫小人领那婢女来,给、给卫国公,留个后。”

景王花了重金。

他自己身份敏感,并不能来见段锦。

但那个婢女也在狱中。也就是说,没有外边的人。

小吏贪图金银,接了这件事。把那个婢女从女狱里提出来,送过来给卫国公留后。

谋反诛九族,家产罚没,奴仆官卖。

奴仆婢女算不得重犯,在普通的牢房里,看管也没这么严格。

因是从另一间牢房直接带过来的,大意了。

谁知道婢女的头发里藏着簪子,还给了卫国公。

叶碎金转着那根簪子,抬起眼。

“带她来见我。”!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16866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