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7 章

推荐阅读: 任务又失败了贪睡月出皎兮东家有喜再少年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竹马难猜大爆天才维修师千山青黛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洄天继妹非要和我换亲重生在夫君登基前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穿成残疾反派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带着嫁妆穿六零

第177章

端王走进了侧妃的正房。

侧妃没想到他这时候过来,她眼睛哭得红红的,迎上来:“你怎来了?王妃可好?”

她说着,眼泪掉下来,哭那个死去的小童:“二郎、二郎怎地这样就没了……”

她生得很美。

当时城破,她的父亲怕死将她献上来。

他不吃这一套的,摘了头盔,本想开口拒绝。一抬眼,看到了她。

十四五,眼中含着泪,忍着辱,站在许多军汉打量的目光中,俏生生如雪中莲。

那年他二十五岁,生平头一回,脑子里有一瞬竟是一片空白。

满世界的血污里只看见了她。

侧妃哭得梨花带雨,十分美丽。

端王凝视着她。

“那日我从宫中回来,酒醉微醺,是不是说了什么?”他问。

侧妃单薄的肩膀微微一颤。

“王爷说的是哪日?”她一脸困惑地问。

端王上前一步道:“便是去年年尾,我奉旨诛了崔家,进宫后又回来的那一日。”

端王,叶三郎,这从血火里杀出来的男人。他的气势压过来,侧妃无法抗拒地后退了一步。

“奴、奴记不得了……”她慌乱地说。

三郎凝视着她。

她不敢和他对视。

三郎又上前了一步。

“那我来提醒你。”他说,“那日,我在宫中和陛下饮酒回来,是不是醉中告诉了你……”

“储君,将出自我家。”

第二日他醒来,隐有所觉,但不能确定。

若追问,更露痕迹。他没有问,只希望自己没有说。

过去了半年了,快忘记了。

桐娘一口咬定是她,他觉得她没有动机。

然后,这段回忆跳出来,狠狠给了他一击。

侧妃的脸白得没有血色。

三郎便明白了一切。

醉中一句失密,点燃了她的野心。

可她根本不知道,叶碎金要求到那个时候,备选人年龄在十岁以内。

她的儿子已经出局了。

就一句前无头,后无尾的话语,她害死了他的一个嫡子。

桐娘是对的。

真是她。

苦涩和腥气充塞了嘴巴里。

三郎咬牙咬出了血。

遇到她的时候太晚,他已有妻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九郎混蛋,为着心爱逼死了原配。

他不能。

怎能这样做。

只能让她做妾。

虽是妾,可除了正妻之位,能给她的,他都给了。

她却害死了他的孩子。

她是想害死两个的,只阿龟幸运,没死。

但她的本意,是想他两个嫡子都死。

“你以为,我们能决定储君?”他逼视着她。

“你以为,大郎二郎没了,三郎就能上位?”

他一步步地向前,她一步步地后退。直到被脚踏绊倒,跌坐在床上。

堂前教子,枕边教妻。

叶家一路走高,身在权力中心,妻子不能头脑不清醒。

他一直都有好好地教桐娘。

桐娘性子好,他教她肯听,渐渐明白事理和大局,让他放心。

可眼前的她,她不过是妾,妾并不担着这些责任。

纵她做了侧妃,其实也没有任何对外的社交。侧妃不过是名声好一些的妾罢了。

妾哪能像正妻那样外出交际,与人来往。

所以对她,只要怜惜和疼爱就行了。

想到死去的次子,桐娘的疯狂,阿龟的呆滞,三郎咬牙。

“愚蠢。”

他发怒。

手扼上了她细细的脖颈。

侧妃仰着脸。

“我若为正妻……”她看着他,“何需如此。”

泪水滚落雪白脸颊。

县令家小姐。

不是暴发户,是真正的江南士族,书香门第。

她父亲是魏朝的末代进士,祖上出过大学士。

在叶家堡时代,是他这样的乡绅之子根本高攀不上的。

但兵败城破,她被献了出来,慰劳那破城的将军。

这时代,多少人的命运变幻转折,身不由己。

三郎的手顿住。

端王家的次子夭了。

亲戚们都过去吊唁、安慰。

又听说端王府那个侧妃因重病挪到外面休养去了。亲戚们不由觉得,怎么什么事都赶在了一起。

也有人嗅觉灵敏,察觉到些什么,自然不能去问端王妃——端王妃那样子,明显就是受了刺激。

她是个爱孩子的女人。几位婶婶想起来了,从前在叶家堡的时候,她也夭过一个孩子,便好久才缓过来。

不能去问端王妃,妯娌们便去问康王妃。

因端王和康王是亲兄弟,便是三郎和五郎。

康王妃便是兰娘,她对桐娘说:“我只说我不知道。哪有弟妹打听大伯哥房里人的事的。”

她握着桐娘的手,低声安慰:“总之她不在了,以后你和大伯好好过日子。”

桐娘道:“我有阿龟就够了。”

兰娘心惊。

她这位嫂嫂,温柔贤良,宽容大度,从来最敬爱丈夫的。怎地竟说这样的话。

“他儿子被人害死了,他号称阎罗金刚,杀人无数,”桐娘木然道,“却不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兰娘道:“毕竟她也有儿子,又是上了玉牒的人。”

到了她们这个层次,便是庶子未来也至少是个郡公。妾纵然是妾,也是郡公的亲娘。不好再随意打杀了。

兰娘道:“反正已经送到庵堂里去了。”

桐娘面容麻木。

兰娘察觉不对:“怎么?”

桐娘笑了,惨然。

“什么庵堂。”她说,“他派了人派了船,送她回荆南了。”

妾犯了这样的大错,本就该死。

因着现在身份不同,不好打杀,便该关进庵堂里,让她一辈子暗无天日。

结果,男人把她巴巴地送回荆南去了。

兰娘默然不语。

到这时候,谁也没法自欺欺人。

叶三郎的确把正妻的地位和体面都给了桐娘,但他的心,给了那个荆南女子。

桐娘闭上眼,眼泪掉下来。

曾以为自己和丈夫也是恩爱夫妻。

直到那个荆南女子出现,才知道,原来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相敬如宾。

叶碎金微服来到了端王府。

她是作为亲戚来的。也只有三郎还能让她摆出亲戚的身份。

看过了桐娘,又看过了阿龟。

很糟,母子的状态都很糟。

她去问三郎:“谋害宗室的凶手呢?”

三郎便是怕她。

因这事,四皇叔和四王妃都知道真相,必然会与她说。

而她,必然又是不能容忍谋害叶家子嗣的。

且某种程度来说,这几可以算是谋害皇裔了。她必然要动怒的。

她的怒,她承受不起。

“送她回荆南了。”三郎说,“从此夫妻、母子永不相见。”

叶碎金冷淡地道:“你和谁是夫妻?我只有一个嫂嫂。”

三郎垂眸。

叶碎金道:“我知你宠她,我没想到她会是你这么大的弱点。三兄,这不像你。”

三郎一直以理性稳重著称。前世,也没有这个荆南女子。

前世,他和桐娘一直恩爱。

“是人,就都会有弱点。我怎会没弱点呢。”三郎抬起眸子,凝视她,“倒是你,六娘,你竟没有弱点。”

这分明是一个一直都存在的事实,可似乎竟无人在意。

直到此时,三郎才感到深深地困惑。

因活的人,怎可能没有弱点呢?

三郎凝视她:“六娘你……可有爱过什么人?”

叶碎金的眼前,晃过一个人影。

她回视回去:“我就算有,也不会让这种事成为我的弱点。”

有就好。

刚才一瞬的可怖散了去。

三郎道:“那是因为你是皇帝。”

“我又没打算做皇帝。”

“我就是个普通的男人。”

“所以,六娘,就允许我有弱点吧。”

叶碎金接受了这个说法。

毕竟没人能像她一样,重活一世,把所有弱点都攻克了。

她的心思也不能总被这些事纠缠。

实际上,从过完年,三司彻底独立后,叶碎金就一直在调动军队。

所有人都知道,她又要动兵了。

这一次,是哪里呢?

南线的常规军报,十日一次。

但四月里叶碎金就给南线下了命令,要职方司密切关注,军报改为五日一次。

五月上旬,她又收到了军报,这份军报的时间,乃是端午节的两日后。

但为了确认,她决定再等五日。

五日后,又一份军报发来。

皇帝拆开军报反复看了数遍,突然站起来,走出殿门,一直走到外面的的白玉石栏处,望着阔大的庭院,仰天大笑:“好!好!好!”

惊了许多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便有些有资格的人看了军报,也不知道皇帝到底为何大笑。

那军报的内容十分平常。记录了楚国皇帝一如往常,坐镇军中,指挥着楚魏战争。

他还活着,健健康康的。

但叶碎金记得很清楚,前世这个时候,他死了。

之所以能记得一个人的死期,是因为这个人在当时可以说是最大的大人物了。而且他死在端午这个特殊的日子——

端午素来有骑射的习俗,楚帝那一年一时兴起下了场。

那匹马崴了脚将他摔了下来,很不巧,头磕到了石头上,他死了。

但这个死法其实是一个极其小概率的事件。

和晋帝的老病而死,无法抗拒完全不一样。这种极其小概率的事件,稍稍有一点细微改变就可能不再发生了。

叶碎金很早之前就有过这种猜想。

果然成真了。

天下大势,再不与前世相同了。

捡漏是不可能了。如今,北边的穆,南边的楚,还有东边夹在中间的魏。

只能硬碰硬。

再无弊可作。!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16864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