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1 章

推荐阅读: 我跟他不熟风月狩嫁给铁哥们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大爆洄天东家有喜守寡后我重生了重生在夫君登基前蝴蝶轶事穿成残疾反派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大唐]武皇第一女官广府爱情故事月出皎兮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

第171章

而武将这一边,叶家郎君们升级为宗室,都卸了军中职务。

唐明杰是皇帝义子,封伯。

但军功高于裙带关系。

裴定西不仅是皇帝义兄之子,还向皇帝献上了四州之地并八千精锐房州军,封了侯。

赫连响云叔侄、段锦、周俊华、武丰收等人以军功封侯。

这一批共十一人封侯,并称开国十一侯。

人事调动随即便下来了,东西南北,诸人各有去处。

段锦被调往荆州,镇守荆南。

以叶碎金的势头之猛,未来大概率会南征。众人都觉得段锦现在镇守荆南,自然为南征做准备。

赫连飞羽与赫连响云说:“怎是他呢?我以为会是我们。”

皇帝不仅将军权控制得严密,她用人还十分懂得平衡。

赫连打了山东,段锦便去打河东。

总之军功不能集中在一人身上。

从前三郎叶长钧带着郎君们与段锦代表的嫡系、赫连响云聚拢的外姓三方相抗,十分均衡。

如今皇帝手里良将如云,宗室王爷们退出了军伍,便是赫连响云与段锦两相平衡。

也看得出来皇帝又在扶持以裴定西为首以严笑为主力的房州派系,来实现一个新的平衡。但房州系到底投来的时间短,还未成势。

如今,还是赫连响云和段锦。

便按着一人轮一回来说,南下也该赫连了。

如何却是段锦?

赫连响云其实也诧异。但他与叶碎金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信任。他道:“陛下定是有她的用意。不必急,再看看。”

只有段锦才明白这个调动的用意。

她又要把他远远支开,又要他完成她要他一路做到骠骑大将军的执念。

皇帝的命令自然是不可违抗的。

段锦去陛辞。

叶碎金看他的目光无喜无悲。

她将那个夜晚抹去了。

她逼着他按照她规定好的路往前走。

段锦拜下去:“陛下保重。臣去了。”

从前,这是会勾起叶碎金前世回忆的场景。

两个人的身影会重叠。

但如今,叶碎金以看双生子的目光去看,头脑清明。

“去吧。”她说,“好好盯着楚国。”

段锦抬起头看她的眼睛。

断裂了,有什么原本只属于他和她的亲密的关系,断裂了。

从那个晚上之后。

因是出镇,在那边也会有府邸,也有服侍的人。

管家问他要带什么人过去。

心腹亲兵自然是要带的。至于丫鬟,段锦觉得那边的丫鬟与府里的丫鬟也没差,都一一样。

他只带了小梅。

小梅虽然年纪小,可如今是他房中的大丫鬟了。

旁的丫鬟得听她的。

小梅有种神奇的能力,她能将他服侍得非常舒适。

譬如她让厨房做了他没吃过的菜色。明明是第一次吃,可一入口就觉得十分对口味。

又或者她打点他身边的事物,与从前的丫鬟习惯不一样,可段锦一用上就觉得十分顺手,比从前更有种顺其自然的舒畅感。

但段锦最喜欢小梅的一点还是,她安静又老实。

认真地服侍人,没有歪心思。

十郎来为段锦送行,瞧见了小梅,诧异:“你带个小孩干嘛?”

段锦说:“伺候的。”

十郎大为震惊,看他的眼神一言难尽。

段锦莫名其妙,与他对视片刻,忽地醒悟,大怒。

一脚踹出去:“滚!”

十郎灵敏侧翻,果然在地上滚了一下,避开了这一脚。

“我可都是王爷了。”他不满地拍打袍子上的尘土,“段侯你放尊重些!”

段锦揉额角:“是打点我衣食琐事的。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马尿。”

十王爷尴尬了,恼羞成怒:“你这素和尚忽然带个丫头,怪我想歪?”

段锦给他个大白眼。

十郎道:“你堂堂侯爷不至于寒酸成这样吧。要缺像样的丫头跟我说,我送你几个得用的。”

段锦道:“受不起,王爷自己留着用吧。”

又捶了这王爷几拳,南下而去。

十郎揉着被捶疼的地方,跑去找叶碎金告小状。

“素日里那样,忽然这样,咋,怪我想岔了?这谁不得想岔啊。”

十郎如今军职卸了,无所事事,天天招猫逗狗惹人嫌。

又有了几分往日的跳脱。

富贵闲人,原就是可以这样。

反正操心大事的权利已经被剥夺了。

叶碎金抬起眼睛:“什么样的丫鬟?”

十郎道:“就一小孩,叫什么小桃?小梅?我本是想劝他的,太小了,过于禽兽,不大好。他反以为我心脏。呸呸!”

叶碎金点点头。

十郎从叶碎金那里出来,在宫城里碰见了十一娘,他伸手拦住:“干嘛去?”

这架势,活脱脱像要调戏良家的纨绔。

真是闲得他。

十一娘道:“我有事,忙呢。”

十一娘进了御史台。

叶碎金告诉她:“你随心所欲。”

十一娘明白她的意思。

因女人出仕,讨好男人是没有用的,哪怕你方方面面都努力向他们靠近,也是没用的。在很多男人眼里,女人就是女人,就是与他们不同的。

十一娘和蒋娘子很早之前就明白这件事了。

叶碎金说:“我要御史台,在我的掌控里。”

纠察百官只是御史台的日常职责,实际上,许多政争都是由御史台发声,打第一拳。

譬如,参皇后不安其位,牝鸡司晨。

同别的御史比,十一娘又有宗室金身护体,天不怕地不怕。

正好在御史台大干一场。

给叶碎金一个能发出声音的御史台。

十郎偏不放,左挡右堵不让十一娘过去。

十一娘大怒,抬腿踹过去。

十郎机敏地闪开。

十一娘趁机过去了,一边走一边扭身指他骂:“你有本事就在这等我!等我正事办完来收拾你!”

十郎:“行。我等你。”

哪知道十一娘一走,十郎就转身也走了。

侍从:“……”

十郎道:“谁等她,不知道要多久呢。我又不傻。”

他停下,袖起手,看了看透蓝透蓝的天,叹了口气:“我要是女的就好了。”

是女的,像十一那样嫁出去,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事了。

“真无聊。找谁玩去呢?”十郎自言自语,“要不找飞羽去吧。”

可他走了两步,放弃了:“算了。不让他为难了。”

他和赫连飞羽从前玩得好。

可如今大家都长大了,他是宗室亲王,他是军功大将。

之前找过他两次,避嫌的态度很明显了。

十郎袖子一甩:“走走,找我侄女婿去。”

武将中,只有两个人可以没有顾忌地与十郎来往,一个是段锦,从小一起长大,太熟了,避无可避。

另一个就是裴定西了。

房州系有其特殊性,与旁的派系都不同。

裴定西是宗室女婿,且他和十郎有一份特殊的交情在,是在叶碎金这里过了明路的。

去了裴定西那里,严笑正在给裴定西讲行军布阵。

十郎高兴死了:“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执了小旗、兵子,加入了厮杀中,好不快活。

晋国三王,齐王身死,吴王和赵王降了。

他们两个一个被封为逍遥侯,一个被封为安逸侯。

两位侯爷一起给北线的杜老将军写信劝降。

老将军看了信,痛哭了一场。把信给晋帝烧了。

烧完,使人送了贺表并降表送来京城。

贺女帝登基,向女帝称臣。

终究,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人家一直供着军粮。

今冬,还供给了新的军袄。

那军袄蓬松柔软。有将领担心会是填的芦花,拆开来看,发现填充之物雪白如云,似木棉但绵长有丝。

比填麻絮要暖和得多了。

原来是早些年,叶碎金就交待蒋引蚨为她去云南寻长绒木绵。

蒋引蚨一直记得这个事,寻了几年,寻到了。

只这东西从前没种过,实验了几茬才在荆州种活。又两年,才养出大朵的白丝絮。

直到去年,才大面积丰收。

暂时没用来织布,全做了军袄,先给了北线边军——北线边军实在惨,可以说是贫困交加了。

乞丐一样的军队,硬是扛着胡人。

这批新军袄做出来,先供给了北线。让他将士们读过了一个暖和的冬天。

人都是有良心的。

北线将士们摸着身上的袄,心已经从晋国偏向了叶家了。

待过完年,女帝登基的消息送过来,一王劝降的信跟着过来。

杜老将军哭一场,祭了晋帝,带着北线边军,悉数归附了大穆。

叶碎金给老将军回信:“先南后北,燕云十六州必得还故土。在我北上之前,将军请替我守国门。”

叶碎金登基后,更专注于内政。

因无论未来是南下,还是北上,都首先得保证国内的安稳。百姓也需要休养生息。

在政事堂和枢密院军、政分立的架构稳定下来之后,叶碎金开始动手剥离政事堂手里的财权。

叶碎金使户部掌户口及赋税。

使盐铁司掌全国茶、盐、矿冶、工商税收、河渠及军器之事。

使度支司掌统筹财政收支及粮食漕运。

此三处,合称三司,最高长官为三司使。

叶碎金看来看去,把八王叔抬了出来。

“我是中意蒋引蚨的。”她说,“只三司水太深,他一时扛不起来。”

“八叔受累,先扛一扛,给我时间理顺。”

至于蒋引蚨,叶碎金只暂让他担任度支司长官。

三司便从政事堂剥离了出来。

全国财政,悉在三司,从此脱离了宰相的掌握。

军事、财政,都独立了出来,比起魏朝,大穆宰相的权力大大地被削弱了。

与之相对的,却是军事、行政、财权前所未有地都向皇帝倾斜,集中。

权力永远不会消失,只会从一些人的手里,流向另一些人的手中。

流到叶碎金手里的权力不是凭空出现的,是从别人手里剥夺过来的。

这别人,主要是指旧势力。

大穆女帝难搞的程度,超出了旧势力诸人的预期。

没有人喜欢权力从手心里流失,但新帝的改革无可阻挡。

既然失去一些,就要想办法用另一些来补偿。

于是,一个空着的位子被盯上了。

奏疏摆到了女帝书案上。

天地人伦,以夫妻为基。

帝者万民之敬仰,当为百姓做出表率。

男当娶,女当嫁。

陛下宜立皇夫。

给牛上鼻环。

给马上笼头。

给女帝娶皇夫。!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06259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