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章

推荐阅读: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职业替身老王不想凉[重生]小纯风职业替身,时薪十万魔道祖师小崽崽找上来了非人类医院提灯映桃花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锦衣杀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针锋对决私房医生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我还能苟[星际]股掌之上英灵变身系统3娇妾某某

第168章

卢青檐送进宫十个健奴,半年过去,只剩下八个。

最先被宠幸的两个得了赏赐便恃宠而骄,于是从宫闱里消失了。

余下的八个才想起入宫前卢郎君警告他们的。只靠近了贵人,靠近了权力的核心之后,他们便忘记了。

现在都冷静了,也看明白了。

女帝可以给他们金银财帛,但从始至终没有打算给他们任何权力。

再一想,女帝要什么样的贵公子得不到,为何要身份卑贱的他们?

这么一想,彻底冷静下来了。

心底那点效法前魏女帝面首的小小念头就掐灭了。

老老实实,服侍女帝。待年纪大了,新欢替旧人,旧人自可带着金银赏赐出宫,过个富足的生活。

被这男人一喝,健奴愣住。

的确这男人衣饰十分华丽,蹀躞带上的钉、扣都是金而非铜的,可知是有身份的贵人。

他犹疑了一下。

这时候里面传来了叶碎金的声音:“人呢?”

内宠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年轻男人径直走进去了。

内宠没敢拦。

侍从探头进来看。

侍从放了段锦进来就后悔了。

因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从前房中有丫鬟,段锦进去,自会有丫鬟去通禀。

可现在陛下有了内宠。

内宠在的时候,宫人们都退下了。屋里只有内宠在伺候。

一念之差放了段锦进去,立刻就后悔了。

探头进来,想拦住段锦。

侍从问:“将军呢?”

内宠心想,果然是个贵人,是个将军呢。

那将军又年轻又英俊,刚才看他的目光……说不得是不是女帝的情郎?

幸好没得罪。

内宠道:“进去了。”

侍从以为内宠通禀了,遂放下心来。

内宠问:“我怎么办?”

侍从想了想:“你回去吧。”

内宠无法,只得取了裘衣裹上,离开了。

段锦走进去,看到巨大的榻。这榻与地台一体,上面垂下帐幔,富贵奢华。

这都是晋帝当年挪了军费营造的。

地台下面有翻倒的水晶杯,酒水洒在了地上。

段锦走过去,看到叶碎金赤着脚,闭着眼睛趴卧在榻上。

段锦盯着她雪白的脚,身体里有风暴狂窜乱撞。

眼睛亮得吓人。

他走路沉稳,说话清晰,看着仿佛很正常。

实际他喝了一整日的大酒了,酒意已经侵入了脾肺里。

旁人以为他醒着,不知道此时的他正醉得深。

这醉的状态非是哭闹呕吐打人,而是又清醒,又疯狂。

他甚至能条理清晰地和秋秋寒暄对话。

所以连秋秋都没有意识到他此刻处在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中。

敢为寻常所不敢为。

譬如,来见叶碎金。

段锦眼睛泛红,弯下腰去,握住了叶碎金的脚踝。

指腹与每一处贴合,拇指扣在了凹进去的窝处。

他不要命了。

在西线战场上的时候也想过,要不然就马革裹尸吧。

那样她就能永远记住他了。

可又怕自己死了之后,她就忘了他。

他活这一场就没有意义。

叶碎金睁开了眼睛。

段锦跪下,单膝点地。

叶碎金缓慢地眨了眨眼。

“阿锦?”

她撑起身体。

段锦握着她的脚踝,没有松开手,等着她裁决。

打他也好,骂他也好,砍了他也好。

都行。

叶碎金却笑了。

“你回来了。”

“我就知道你能回来。”

“你每次都打胜仗。”

所有预期的都没发生,段锦怔住。

因叶碎金流下了眼泪。

在这决定登基称帝的日子,女帝流下了眼泪。

女帝叶碎金,从来都是钢一样硬,冰一样冷,火一样热。

在别人眼里,她从来没有软弱过。

然而这不是段锦第一次看到她哭了。

好些年前,她便在他面前哭泣过。

有多久呢?快有十年了吧?

她哭完,说要给他裁很多新衣,要比赵景文的新衣还多。

那时,他还是给牵马擎旗的小厮。

后来,时间如白驹过隙。

如今,她即将称帝。

他是为她开疆拓土的云麾将军。

段锦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他只能说:“我打胜了。”

“我回来了。”

叶碎金哭着笑了。

她抱住了他,呢喃:“他们骗我,他们说你死了。”

段锦感觉心脏停跳了。

他闭上了眼睛。

每次梦醒的时候,那些触感都瞬息消散了去。

他闭着眼睛,一只手抱住了她。

一只手,从脚踝,顺着小腿,滑了上去。

“我没死。”他说,“我活着。”

“你摸摸我,我是热的。”

“你听听我的心脏,在跳。”

胸膛和掌心的触感都是真实的,没有因为睁开眼睛消散。

叶碎金紧紧抱着他,趴在他的颈窝里,呓语:“你活着。”

“我当然活着。”段锦声音喑哑,“要不然,你试试。”

他打横抱起了叶碎金,走进了寝殿。

珠帘晃动,寝殿里传来叶碎金的声音。

“阿锦,燕云十六州收复了。”

“阿锦,我们重建安西大都护府。”

段锦的气息却乱,许久,才嘶哑应道:“好……”

叶碎金做了个梦。

大将军凯旋。

大将军抱着她走进帐子里。

大将军解了她的衣裳。

大将军的身体有力,横冲直撞,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叶碎金喜欢这个梦。

她有很多年没有做过关于大将军的梦了。

那些不能与人启齿,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梦。

但她又清醒地知道这是梦。

她内心里清醒地知道大将军已经马革裹尸,再不会回来了。

她迷离地眨眨眼,唤了声“阿锦……”

大将军凑过来吻她,看着她的眼。

没关系,反正是梦。

她咬上了他的颈子,像无数次她在梦里做过的那样。

浪涛又汹涌,疾风暴雨,似要掀翻了天地。

……

……

月在树梢,高高的。

几个侍从越来越心惊。

因为云麾将军进去后,一直没出来。

他在里面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长到让他们害怕。

几个人面面相觑,平时沉稳的人脸上也流露出不安。

最后,他们都看向其中一个,就是先前探头的那个。

“是陛下叫将军进去的?”他们质问,“你确定?”

那人张口想说确定,可他突然意识到,他其实不能确定!

因当时,内宠只说“进去了”,其实并没有说别的。

是他先入为主地以为内宠通禀了,陛下召唤了将军进去。

他回答不出来,便已经是答案了。

几个人更害怕了。

“陛下,”有人咽了口吐沫,“没喝多吧……”

那谁知道呢。陛下从庆功宴上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喝过酒了。

又召了内宠饮酒作乐,在段锦进去之前,他们谁也没进去看过,并不知道叶碎金到底喝到了什么程度。

又有人迟疑道:“将军,是醒着的吧。”

可将军是今天庆功宴的主角,他喝的怎会少。

有一种喝多的情况,人看着是醒着的,也不闹。

但是疯。

不声不响地疯。

几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在同伴的逼视之下,犯了错的那个硬着头皮进去了。

但他很快就出来了,脚步有些慌乱,脸很白。

几个人便知道,他们最怕的情况发生了。

领头的那个用力搓了搓脸。

“守好门,把茶房中的宫人们都看住,谁也不许乱跑。”

内宠在里面的时候,宫人们在茶水间里听唤。有铃,宫室里拉动绳子,茶房里的铃便会响。

只能这样了。

这一晚对这几个人来说真是煎熬。跟着陛下上战场都没这么煎熬。

朝堂比战场煎熬,宫闱又比朝堂更煎熬。

想马革裹尸!

到深夜,寝殿里忽然传出来很大的一声响动。

该来的还是要来。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一个人窜了进去。

“陛下?”

宫室高而深,一间一间,帷帐层层。

最后一层寝殿与外间之间不是帷帐,是珠帘,一颗颗浑圆的珍珠散发着幽幽的光泽。

珠帘里,能隐约看到床前的几案翻了。

地上有个人,像是将军。

叶碎金的身形透过珠帘,隐隐约约。

侍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她踩在地板上的赤着的脚,雪白。

侍从不敢再看,单膝跪在地上,垂下头。

叶碎金的声音透过珠帘:“谁在外面值守?”

侍从道:“冯稀元、桂四、宋豫,和属下。”

叶碎金问:“换过岗吗?”

侍从背心都是冷汗:“没有。”

叶碎金问:“宫人呢?”

侍从道:“都在茶房里,严加看管。”

叶碎金问:“还有谁知道他在这里。”

侍从道:“內侍孔楠。”

叶碎金问:“孔楠知道他是谁吗?”

侍从道:“属下不知。但孔楠只看到将军进来就离开了。”

那就是说,如果段锦悄悄离开,其实没人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多久,发生了什么。

除了四个侍从。

殿中安静了片刻。

侍从根本不敢发声。

“叫他们进来。”叶碎金道。

侍从转身去喊人。

四个人很快都跪在了珠帘外。

都是她身边贴身的人,可以信任。

叶碎金道:“今天的事,闭紧嘴巴。”

几个人如蒙大赦,叩头:“是。”

退了出去。

睡到半夜昏沉沉醒来,背后贴在男人的怀里,腰间搭着一只手。

她还以为是哪个内宠,又闭上了眼睛。

忽地想到那个梦,遽然睁开眼,起身去看,身畔刚被她惊醒的男人,果然是段锦。

叶碎金把他掀了下去。

侍从退下,叶碎金转身,过去一脚就把已经跪起来的段锦踢翻!

段锦不及起身,被叶碎金一脚踏在肩膀上。

他仰头看着她。

她眸子里有怒意冰冷。!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05028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