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9 章

推荐阅读: 英灵变身系统3娇妾不见上仙三百年哭大点声非人类医院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三伏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我还能苟[星际]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嫁反派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犯罪心理锦衣杀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小纯风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老王不想凉[重生]某某

第159章

在场的三方人——裴定西、裴莲赵景文和高地上的商州斥候们,一起目睹了中原王的到来。

叶字大旗招展,脚步声在旷野里有回声,沉闷肃杀。

一支队伍怎么才能成为精兵?

百战之后,自然就成了精兵。

叶碎金带了十郎和赫连离开京城,五百铁骑轻装简行,三百里加急直奔西线,与三郎汇合。

裴定西的信本来就是先送到三郎这里,再由三郎派人护送至京城的。

三郎已经整军在等她了。

叶碎金一到,立刻带着西线军跨界商州。

如约而至。

“中原王!”

“是中原王!”

高地上的商州斥候看着下面几支军队头皮发麻。

个个都是精兵。

在商州的地盘上横着来竖着走,如入无人之地。

“嘿,中原王这是要趁火打劫吗?”

斥候们胡乱猜测。

三方队伍成“品”字形在旷野中对峙。

队列分开,一个女子夹马上前:“定西!”

她容色艳丽,气势凛冽,正是中原王叶碎金。

裴定西喊道:“姑姑!”

叶碎金冲他遥遥点头,转而看向了赵景文夫妻。

赵景文夫妻俩都怔怔地看她。

听过她无数的消息了,从小小邓州、唐州,到和裴泽瓜分均州,到襄州、荆州,到控制襄阳,到下场搅动晋国风云,到在中原称王……无数的消息之后,赵景文终于见到了称王的叶碎金。

她是王。

她身上不怒自威的气势,便是王者之气。

世上怎有这样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竟然曾经是他的妻子。

他是怎么丢了她的?

裴莲也看得呆了。

她只见过叶碎金两次,俱都是在自己的家里,身周都是自家的奴婢仆妇围绕着自己。

叶碎金穿着常服,带着笑与父亲说话。

对裴莲来说,叶碎金,叶氏,是——另一个女人。

虽也听到了许多她的消息,包括她称王,可一直无法想象。

一个女人称王,这超出了裴莲的脑子能想象的范围,所以一直无法在脑子里构出画面。

直到此刻,亲看见。

千军万马是她的背景,刀枪林立间她睥睨而视。

叶氏,叶碎金,中原王。

中原王,她是王。

裴莲呆住了。

“赵景文!”叶碎金喝道,“我兄长呢?”

赵景文一个激灵回神,道:“岳父在京兆府停灵。”

停灵就是还未下葬。

叶碎金闻言怒不可遏:“我兄长尸骨未寒,你们在做什么!”

赵景文的马都向后踏了一下蹄。

裴莲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体。

赵景文控住缰,定定神,朗声道:“中原王曾与我岳父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妹,然今日,裴家家事,中原王便是贵为尊长,也不宜插手。”

他盯着叶碎金:“还是说,中原王,于我岳父尸骨未寒之际,便已经按捺不住?意欲染指裴家的基业?”

打是肯定打不过。

叶碎金都称王了,她在北方已经成势,北方几没有势力是她的对手,连裴泽都要回避她。

所以,只能靠语言之利,靠情义之重。

因眼前的叶碎金虽然令人感到陌生,但她终究还是叶碎金。

叶碎金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她和裴泽都一样有这种弱点。

叶碎金冷笑:“我若是趁人之危,便该直指京兆府,而不是来商州。”

商州本就是叶碎金和裴泽心照不宣给彼此之间留下的一个缓冲地带。

“只我当日与兄长立誓,不同生,不同死,但吉凶相救,患难相扶。”

“同心协力,不离不弃。”

“天地作证,山河为盟。”

叶碎金吐字清晰,气息绵长。

这些誓词由她说出来,充满了力量感。

严笑的眼睛都模糊了。

因当日,他就在场。

他见证了这一场盟约,也见证了这些年这两人的互相不辜负。

一转眼,大人撒手人寰。

“我既立下了这样的誓言,自不会看着定西被人以亲情裹挟。否则,要我这长辈是做什么的。”

叶碎金说着,挥了一下手。

叶家军动起来了,脚步声和金属摩擦声在旷野里让人毛骨悚然。

阵型列开,长长的战矛斜向指着前方。矛尖闪着森然的寒光。

赵景文脸色大变,厉声喝道:“中原王,此是何意?”

叶碎金没理他,而是对裴定西道:“定西,过来。”

裴定西看了一眼赵景文和裴莲。

裴莲大声道:“定西,你别听外人蛊惑,我是你亲姐姐!我岂会害你!”

裴定西眼睛模糊了。

裴家血脉凋零,统共就这几个人。父亲去了,姐姐和外甥是他仅存的血亲了。

裴定西道:“姐姐,你也是父亲的孩子,关中给你了。但洋州是通往梁州的路,不能给你。洋州、金州、房州、均州我拿走。房州军跟着我,其他的,都给你。”

他道:“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我会一直好好的。”

裴莲气得顿足:“你在胡说什么,离了姐姐姐夫,你怎能好。快回来,到这边来。”

裴定西无奈一笑。

她不懂。

只有他一直好好的,掌着房州军,才有她好好地,安稳在关中。

她不懂。

裴定西最后看了一眼赵睿,看到那小孩在哭。

没关系,小孩子最后都会长大的。

男子汉,得扛起责任。

裴定西一夹马,冲着叶碎金而去。

邓重诲压阵,严笑紧随其后,房州军动了起来,冲着叶家军而去。

叶家军的长矛向前指着,寒光凛冽。

旷野成了战场,眼看着,两军就要冲撞!

裴莲发出了惊呼。

下一瞬,裴定西和严笑纵马闯进了叶家军的队列间!

房州军冲进了叶家军的队列间!

高地上的商州斥候们目瞪口呆,看着一支军队,从另一支军队的队列间穿行。

叶家军刀枪立着,巍然不动。裴家军脚步整齐,毫不畏惧。

从高处看,青色的战袄与白色的麻衣如流水交错,让人目眩神迷。

斥候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是两支不同姓的队伍!

这得是何等的信任,才能让一支异姓队伍从自己的队伍里穿行?

这得是何等的信任,才敢从一支异姓队伍里穿行而过?

要知道在阵前,哪怕是被裹挟的百姓、慌乱逃命的民伕,敢冲撞军阵,都会被刀斧手立斩。

商州斥候们当然不知道,叶碎金从西线调动的,恰都是老牌的叶家军。

裴定西和严笑带领的,也都是老牌的裴家军。

早在叶碎金和裴泽共谋均州、房州的时候,两军就已经联过兵,交换过将领,士卒们彼此生死相托过。

信任,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建立了。

房州军穿叶家军而过,赵景文才终于感觉能呼吸得上气来。

精兵与精兵,竟能如此。

令人颤栗。

十郎在阵后相迎,他从马上跳下来,冲着裴定西而去。

裴定西也下马,看了一眼,确定是他,喊道:“十兄!”

十郎过去一把将他抱进怀里,什么也不说,钵大的拳头只狠狠地捶他的后肩!

是大人了,是男人了!振作起来!

多年未见了。

当年他们是少年和孩童,如今他们都是男人了。

裴定西从裴泽去世之时便一直撑着,撑到现在,终于泪如雨下。

他抹了把脸,回头看去。

看到的是叶家军的后背。此时此刻,只有叶家军在面对赵景文。

至此,叶碎金完成了裴定西所求之事——

【父亲泉下有知,必不愿见到我们姐弟手足相残,更不愿裴家军袍泽相戮。】

【望借姑姑之力,止战。】

房州军就这么没了。

赵景文脸色铁青。

他还要面对眼前的叶家军。

叶碎金会不会趁机吞并他?如今北方已经没有人可以抵抗她。

叶碎金此刻并没有那个想法。

她只是看着赵景文身后的裴家军。

多么熟悉的画面啊。

她知道,这里面很多将领其实都是自愿跟随赵景文的。

这非是什么阴谋诡计巧言令色,而是在有限的选择里,赵景文的确是比别人更好的选择。

比如此时,比起年少的裴定西。

比如前世,比起叶碎金。

可今生不同了。

叶碎金扯扯嘴角,冷笑。

“我给你十天时间。”

“我驻军在此。十日之内,把我兄长的灵柩送过来。”

“否则,我直取关中。”

“勿谓言之不预。”

叶碎金说完,一带马缰,转身进入了军阵中。

赵睿缩进裴莲的怀里,低声道:“娘,她好可怕。”

裴莲将赵睿紧紧搂住。

是,她好可怕。

赵景文很少后悔。后悔是一种无用的消耗性的情绪。哪怕做错了选择,想办法纠正,想办法扭转就行了。

不要后悔,徒劳无益。

但此时,他望着叶碎金消失的背影,真的被这种陌生的情绪攫住。

他品了片刻,才品出,这是后悔。

赵景文把牙咬了又咬,退兵而去。

裴莲坐在车里,一直撩着帘子回望。

傻弟弟,竟信外姓人。

太傻了。

她叹息。

赵景文果然在十日之内将裴泽的灵柩送了过来。

叶碎金陪着裴定西扶灵回乡,将裴泽在房陵下葬,入土为安。

接下来,她得跟裴定西谈一谈了。

“姑姑不必说了。”裴定西却道。

他走到叶碎金面前,单膝点地。

严笑、邓重诲跟着单膝跪下。

“房州裴定西,并将领严令之、邓重诲、孙广通,”裴定西道,“愿在中原王麾下效力。”

“房州、均州、金州、洋州,一并归附。”

“供中原王驱使。”

幽幽帐中,少年紧紧握着父亲的手。

裴泽在回光返照中给儿子留下遗言。

【向……碎金……称……臣。】

天下大势,中原王已不可挡。

定西,向她称臣。!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101220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