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章

推荐阅读: 犯罪心理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听见没营业悖论[娱乐圈]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某某私房医生八卦误我这题超纲了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英灵变身系统3不见上仙三百年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哭大点声小崽崽找上来了股掌之上台风眼小尾巴很甜

第156章

裴泽那道伤其实也不深,当时都以为没事。但伤口不小心污了,便感染了。

一直高烧。

他这趟出征,还带了裴定西。

裴定西一直守在他身边。

如今裴泽的地盘也大了,东西南北都得有人。

他这趟在外,家里留了赵景文。

如今赵景文已经和裴莲生了两个孩子,这血脉的结合,使他也彻底成为了裴家的一员。

若他与裴泽都在外,就定西看家,若定西跟着,就赵景文看家。

裴定西一直守着高昏迷的裴泽。

昨日里军医便惶恐磕头,表示真的无能为力,全看命了。

裴定西不眠不休好几日了,这日实在太困了,不知不觉趴在床头睡着了。

忽然被人掐醒。

裴定西一惊睁开了眼睛。

裴泽正掐着他的手臂,一双眼睛幽幽地看着他。

“父亲!”裴定西又惊又喜,“你醒了!”

裴泽狠狠地掐着他的手臂。

他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嘶哑虚弱。

裴定西把耳朵贴过去:“你说什么?”

贴在他唇边,这回听清楚了。

“信……严笑。”

“不可信……赵景文。”

“信……叶碎金。”

裴泽停下换气。

“若……有变,向……碎金……求援。”

“向碎金……称……”

这片刻的回光返照结束,裴泽的眼睛渐渐失去光彩。

最后,他看着空气,呢喃。

“父亲……我,我无能……”

我丢了裴家的基业。

回不去剑南了。

“父亲……”

裴泽的手垂落。

壮志未酬,含恨而终。

这一生,他都是那个奔波在逃亡路上的十九岁青年。

从未停下过。

裴定西握着裴泽的手,呆了许久。

终于他站起来,唤人:“来人。”

亲兵应声进来,看到裴泽闭着眼,尚不知他已经过身。

裴定西道:“父亲去了。把大家都叫来吧。”

亲兵大惊,脚步踉跄地去了。

不一刻,将领们都来了,军帐里挤满了人,却鸦雀无声。

裴泽,裴家军的主人,裴家军的军魂。

他没了,裴家军怎么办?

有人哭了,顿时传染开来,哭声一片。

军帐内,军帐外,都是哭声,哀恸十里。

裴定西却没哭,少年的脸上始终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静。

“退兵吧。”裴定西道,“就先到这里,先送父亲回去安葬。”

主帅身故了,自然不可能再打下去了,只能退兵。

当下众人商议,谁在这里驻守,路上怎么安排等等。

最后,裴定西道:“给姐夫和令之兄送信。”

自有人应了。

众将散去,各揣心思,俱都不安。

少主虽沉稳,可他,终究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裴家以后会怎样?

赵景文在京兆府守家。

因地盘的扩张,裴泽如今把治所迁至京兆府。

收到了裴泽谢世的消息,有短短几息的时间,他凝固若雕像。

因人生重大时刻,总得有点时间去消化、理解、思索、决定,对许多人,这个时间可能是数日甚至数月。

对赵景文,就是这几息。

短短几息的凝固之后,他沉声道:“知道了,我这就去告诉大娘。”

他转身朝后宅去。

每一步都走得非常沉稳,内心,愈是惊涛骇浪,愈是宁静。

他果然,是有气运加身的,赵景文想。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裴莲乍闻噩耗,直接昏了过去。

被掐着人中掐醒,人已经惶乱惊惧得没了主心骨:“父亲、父亲……那我们怎么办?”

赵景文遣退了屋中婢女仆妇,握着裴莲的手:“莲娘,别怕。你还有我,还有睿儿、琼儿。”

“裴家,还有四万精兵。”

“四万精兵”听进耳朵里,才让慌乱无措的裴莲定住了神。

是,裴家有四万精兵。

只裴莲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空洞感,好像心脏被掏了去似的,还是慌。

“莲娘。”赵景文握着裴莲的手。

他原是坐在床边的,此刻滑下去,单膝点地,几乎是半跪在裴莲身前。

他紧紧地握住裴莲的手:“你听我说,我们……”

“我和你……”

“接手裴家军吧。”

裴莲愣住。

她好似反应不过来,没明白赵景文什么意思。

赵景文深情地看着她。

“我和你接手裴家军。”

“以后,裴家军就是睿儿和琼儿……”

他话没说完,便感觉到握着的裴莲的手像被扎了似的想往外抽。

幸而他握得紧,裴莲没抽出去。

但裴莲眼中都是惊惧。

“这、这怎么行,裴家军是,是定西的……”她慌乱地说。

裴莲眼中的惊惧是真的。

她在怕什么?

不可能是裴定西。

赵景文目不转睛地盯着裴莲,不放过她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裴莲根本不敢和赵景文对视。

她又失了主心骨,呢喃:“那怎么行?那怎么行?”

“父亲……”她很慌,“父亲不会原谅我……”

赵景文恍然大悟。

原来裴莲,惧的竟然是裴泽。

当裴泽活着的时候,她敢和裴泽闹天闹地闹死闹活。

可裴泽已经死了,她竟惧怕裴泽在地下不会原谅她。

只要弄明白她怕的是什么就好了。

赵景文温声道:“你在瞎说什么。”

他说:“以后裴家军就是睿儿和琼儿的根。”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定西又没有兄弟,当然要靠侄子来帮扶。”

“定西年纪太小,严令之、孙广通、邓重诲这些人他哪一个能压得住?”

“我们做姐姐姐夫的,必须得帮着定西,先平安接收了军队,再说别的。”

“否则,我们裴家可能就要动荡不安了。”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裴莲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她想,的确裴定西太小了,怎压得住那些粗糙军汉。还是得自己的夫婿来才行。

这都是为了定西好。便以后,她下去了,父亲也得夸她。

这时候,赵景文给她加了最后一码。

“我们帮着定西掌军,对定西是有大恩的。”他轻飘飘地说,“这样,你以后也可以在李小姐面前挺直腰杆,不必看她的脸色讨生活。”

裴定西的未婚妻子姓李,她家是京兆府的世家。往上追溯,是陇西李氏。

不是比阳城李家那种吹出来的陇西李氏,她家是真正的陇西李氏的后裔。

虽说这些古世家早没有几百年前的风光了。可族谱拿出来,还是能压剑南裴家一头的。

李家手上有几千兵,把女儿许配给了裴泽的儿子,向裴泽投诚。

裴莲凝固住。

赵景文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莲娘,我是外姓人。”他眸子幽幽,“要接手裴家军,你得帮我。”

“你,才是真正的裴家血脉。”

“比定西还正的裴家血脉。”

裴定西看着平静,其实有些浑浑噩噩。

他终究才只有十五岁。

他带着队伍一路扶灵回来,没走到京兆府,半路就遇到了赵景文。

赵景文来的真快,他还带着裴莲、赵睿和赵琼。

裴莲一路赶路,被颠得肠子快吐出来了。好容易停下,她掀开车帘便看到了自家长长的队伍。

士卒们头上都系着孝带。

一眼望过去,空气里都弥漫着悲怆。

裴定西也头系孝带,身上穿着粗麻孝衣。

见着裴莲,他唤了声“姐姐”,道:“我带父亲回来了。”

他身后便是裴泽的棺木。

裴莲丢下孩子,喊了声“父亲”,便扑上去痛哭。

这么多人看着,她有心想哭得好看一点,可手碰触到漆黑棺木,便浑身打战,根本控制不住,直哭得撕心裂肺,眼前发黑。

哭声飘荡在道路上,闻者莫不垂泪。

赵景文抱着赵琼,牵着赵睿,走到裴定西跟前。

他把赵琼放到地上,一把抱住了裴定西,拍他后心,当着众人的面安慰他:“别怕,还有姐姐姐夫在呢,别怕。”

裴定西其实快有赵景文高了。但他是少年清瘦体型。

赵景文和三郎同岁,今年正是三十而立,体型挺拔结实。把少年比衬得,益发显得细弱。

他的安慰听起来,更像是哄着年少的弟弟。

将领中老成的,便有皱起眉头的。

直到裴莲哭昏过去,赵景文才匆忙过去将她又抱进车里安置,交给婢女们。

然后他去把住裴定西的手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赶路,到前面扎营在说话。”

裴定西觉得被把住手臂的姿态很不舒服。

仿佛自己是小孩。

只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怎样,只能不动声色地拨开赵景文的手:“姐夫,我没事。”

赵景文欣慰地拍拍他的背,甚至在他上马的时候扶了他一下。

像个父亲似的。

待赶了一阵路扎营,裴莲非要见裴定西。

裴定西过去,她便抱着裴定西哭。

他们姐弟长这么大都没这么亲密过。裴定西有些不适,但她哭得如此悲伤,他只能安慰她。

父亲不在了,自己就是家主,有保护和安抚姐姐的责任与义务。

安慰了裴莲许久。

隐隐地,帐子外面远处好似有动静。

裴定西站起来:“什么声音?”

裴莲抽噎:“什么?”

裴定西道:“我好像听见兵刃碰撞的声音……”

裴莲道:“我没有听到。”

她又哭,扯着裴定西的衣服袖子不放他走。

裴定西没办法,

拖到很晚,赵景文进来了。

他提着刀。衣服上有血。

裴定西凝住。!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91002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