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3 章

推荐阅读: 提灯映桃花溺酒老王不想凉[重生]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不见上仙三百年嫁反派高危职业二师姐哭大点声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锦衣杀私房医生股掌之上某某娇妾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英灵变身系统3听见没小崽崽找上来了东宫有福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

第153章

乍闻身后有人,叶碎金的身体瞬间便从放松到蓄力。

那人显然明白她身体一瞬的紧绷和接下来将要爆发的攻击,他出手如电,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另只手还握住了她的肩头。

“是我。”他说。

那手心火热。

叶碎金已经听出来是谁了。

她没有攻击他,而是扒开了他捂住她嘴巴的手,转身。

那人放开了握着她肩头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黑暗中,依稀能看见面庞硬朗的线条,和一双精亮的眸子。

赫连响云。

他胸腹以下浸在水里,肩膀肌肉轮廓被星光勾勒了成银边,很显然没有穿衣服。和她一样,在洗澡或者消暑。

叶碎金沉声:“你刚才怎不出声。”

大石的影子里从外面看是漆黑的。

但是叶碎金此刻也在这影子里,她从这里往自己刚才脱衣服的河滩上看,那里却有星光。

虽然微弱,但是眼力好的人还是大差不差地能看到一些。

这是逆光和向光造成的视觉差。

从这里一看,岂不是,她脱衣、进水、搓洗都被他看到了?

这人躲在这里一声不吭,叶碎金怎能不恼。

赫连响云真是太冤枉了。

他来泡个凉,发现这边石头背面有了个斜伸出来的斜面,正好人可以躺上去,身体还可以浸在水里,别提多舒服了。

赫连响云就在这里泡着,数星星。

忽然听见声音,转头一看,微弱星光下,叶碎金站在水边。

碎碎星光将她的身体勾勒了银边。虽然强悍,但到底和男人不一样。身体曲线带着一种与静谧夜色相融的美感。

赫连响云在水里赤着身体,这时候要是跟顶头女上司打招呼,不免太尴尬了。

他便没吭声。

原想着她可能取点水,或者洗点什么,很快就离开。

万不想,无声无息地,星光下,她解了衣裳。

赫连响云呆住了。

那一刻再聪明的脑子也反应不过来了。

是真的没想到应该闭上眼睛,非礼勿视。

直到她下水,解开了头发,漂浮在水面上。

他才陡然反应过来,闭上了眼睛。

到底还是君子。

不能再看了。

而且绝对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绝不能让她发现他在这里。

安安静静地,等她洗完离开,这事就等于没发生过。

赫连响云想得挺好,谁知道下了值的巡兵也来洗。

她为了躲巡兵,毫不意外地选择了大石下面漆黑的影子。

赫连响云就躲在这影子里。

赫连响云从漆黑里看星光里的叶碎金,能看得见。可叶碎金在有水光星光的地方看影子,只一片漆黑。

赫连响云听见声音睁开眼,便看到叶碎金过来了,她转过身,一步步向后退。

再不出声,她就要退进他怀里。赫连响云无法,只好出声,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赫连响云想解释。

叶碎金问完,也反应过来赫连响云的处境,的确是没法出声的。

换作她,也肯定不声不响地躲到自己离开为止。

实在怪不得他。

两个人都正想开口说话化解这尴尬,那边有人道:“是不是有声音?”

跟着哗啦哗啦的水声往这边来。

赫连响云和叶碎金同时往大石根部的影子缩去。

赫连响云后背贴上了石壁,叶碎金转身往后贴,便贴上了赫连响云。

小衣湿了,自然是凉的。隔着湿透的布料,贴上的那个胸膛却是火热的。

更糟的是,他戳到了她。

男人身体的有些反应,是意志也很难控制的。

何况此情此境旖旎难言,又不是战场上要生要死,赫连响云甚至生不出要去强行控制的念头。

叶碎金活了两世了,有什么不懂。暗骂一声,便想往前挪一挪。

哪知水底岩石太滑,她一脚打滑,人就向后仰,人在水里失了重心。

赫连响云手疾眼快抄起她的腰,把她揽进了自己怀里,又一次捂住了她的嘴。

叶碎金也不反抗。

因石头那边有人说话:“好像是有声音。”

又有人道:“没有啊,是鱼吧?”

哗啦水声靠近。

赫连响云勒着她的腰,捂住她的嘴,抱着她向后又缩了缩。

叶碎金只抓着他的手腕,并不反抗。

要不然此情此景被人看到传了出去,就解释不清了。

有人道:“没声音啊,肯定是鱼。”

近点的声音道:“是吗?是吧。”

哗啦啦水声远去,那人又离开了。

待说话声又回到远处,叶碎金拉开了赫连响云捂着她嘴巴的手。

其实多此一举,她刚才纵是滑倒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习武之人,哪能遇到意外就随便惊叫。第一反应都应该是控制身体,蓄力,平衡,防守。

赫连响云立刻放开了她的嘴巴。

她再去拉赫连响云揽着她腰的手臂。

他没放开。

叶碎金顿了顿。

湿衣是凉的,他胸膛的热力却透过了湿衣传过来。

身体紧紧地贴合着,剑拔弩张地抵着她。

那些身份、礼法和教养,在夜色漆黑处被沁凉的河水浸没,溶消。

黑夜助长了人的本能。

隔着大石,远处河段时有人声传来。

两个人都不出声。

叶碎金发力,再去掰他的手。

男人的手臂运力,将她勒得更紧,贴得更紧。

他的另一只手甚至也抱住了她。

叶碎金在他怀中扭身,一记肘击袭向他的脸。

赫连响云侧头避过,但也因为躲闪松开了手。

叶碎金获得自由,转身提膝,攻向他的小腹。

赫连响云收腹格挡。

叶碎金一记直拳又攻向他的面门。

两人一言不发,黑暗中一攻一守,转瞬已经过了十几招,击打得水面不免发出声音。

“就是有声音!”大石那边有人道,“我听见了!”

旁人道:“我没听见。”

这人大概是耳朵特别灵敏。他道:“别是奸细吧。我去看看。”

他从水底摸了块石头,拿在手里,朝着大石这边来了。

哗啦的水声靠近。

此时叶碎金和赫连响云肘撞肘,另一只手互相拿住了对方的手腕。

听见水声逼近,那巡兵吆喝:“什么人在那里?给爷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一起吸口气,把身体沉进了水里。

那巡兵小心绕过来,乌漆嘛黑的,眯着眼睛看看,确实什么都没有。

他嘟囔了一句,把石头丢进水里,回去了:“没人,可能是鱼。”

“我早说了是鱼。就你耳朵灵。”

众人已经快速洗干净,上岸抱着衣服回去了。

水里什么都看不见,漆黑。

赫连响云到底是挨了一拳,正中小腹。憋住的气都吐了出来,一串气泡升了上去。

待人从水里站起,便被叶碎金用手臂锁住喉咙,压在了石壁上。

漆黑中,甚至看不清脸,只能看到彼此幽亮的眼睛。

鼻尖对着鼻尖,呼吸可闻。

没人说话,质问,或者指责。

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和一个没穿的衣服的女人在水里相遇,抱在一起了。

本能唤醒了。

就这么简单,有什么好问的。

谁还不明白。

赫连响云看着叶碎金被星光勾勒的脸庞的轮廓。

真俊啊。

他没见过比她更俊的女子了。

浑身是胆,野心勃勃,顶天立地。

有时候俊得让他会喉咙发干。

可她前头的男人是赵景文,生成那样。

她身边贴身的人是段锦,生成那样。

后来有个得她信任的卢青檐,生成那样。

赫连响云觉得她的口味可能和裴莲是一样的,喜欢生成那样的男的。

偏他生成这样。

当然不觉得自己生得不好,但觉得可能的确不是她好的那一口。

成年人有理智。

且他是在她手里头讨生活的,得吃饭。若弄不好,离开了裴家,难道还要再一次离开叶家,另谋出路吗?

赫连响云因此从没轻举妄动过。

也不是不想娶妻。

毕竟飞羽都当爹了。

可这些人不知道怎么想的,给他说媒的女子,个顶个主打一个柔柔弱弱。

搁在媒人嘴里,叫温婉恭顺,贤淑贞良。

可他喜欢女人野心勃勃的眼睛,充满无穷的生命力。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亡,看我心情。

真俊。

俊翻了简直。

赫连响云这些心思,几年了,从来没有外露过。

连亲侄子都没察觉。

大概只有老天爷知道。

不知道老天爷是怎么想的,今夜,他就躺在这里明明什么都没做,她自己撞进了他的怀里。

赫连响云觉得,若不做点什么,对不住老天,对不住自己,对不住这个酷热难耐的夏夜。

四目对视。

喉咙被她手肘抵着。

赫连响云在水里抬起手。

伸进了叶碎金的小衣里。

叶碎金盯着他的眼睛,手臂向前压。

赫连响云呼吸变得困难。

他却抬起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叶碎金的小衣里。

水里看不到。

但就和他幻想过的一样。

她的身体,圆润,饱满,紧实。

黑暗中,赫连响云听见叶碎金的呼吸乱了。!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84296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