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章

推荐阅读: 小尾巴很甜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星际第一火葬场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犯罪心理我还能苟[星际]某某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股掌之上东宫有福赠我予白针锋对决这题超纲了不见上仙三百年锦衣杀老王不想凉[重生]判官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

第147章

“这次回去,我要动手,你觉得阻力会大吗?”叶碎金问。

段锦沉思片刻,道:”会有,但不大。郎君们都听大人的话。老爷们……“

他忽然顿了顿。

此时忽然发现,叶四叔、五叔、七叔、八叔,虽然都有职位安排,但实际上,他们在军中没有实权。

只过去,叶碎金总是让长辈留守、镇守、后备,看着非常的合情合理,甚至让人觉得她十分倚重长辈。

而各房年轻郎君,又在她手里大放光彩,各房都分配到了利益,便忽视了长辈们的安排。

可这么几年下来,能从身份上掣肘她的人,在军中已经没有说话的分量。

在军中有分量的,除了郎,都是弟弟。

段锦问:“大人,是从几年前就开始……了吗?”

叶碎金道:“也不是,也是一步步来的。没法一口吃成个胖子。”

就如裴泽岂不知道有些事做了会好,他只是做不动。

叶碎金重生之初,要扭转整个叶家命运的走势,那时候的目标都与现在不一样。

要拉拔,要培养,要放权。

但一步步走过来,这个过程中,她也在不断地做出调整。

因有些事当外部条件不具备的时候,是没法一步到位的。

整治邓州是一次,上一次军改是一次。这次,叶碎金要做大动作了。

让然还是不能急,得一件件办。

首先回到唐州,过一个安安稳稳的年。

待年过完,叶碎金开始动手。

她将十二娘唤到跟前,将几张纸交给她:“这个事你去办。”

十二娘快速看完,瞳孔微缩。

“他怎能……”十二娘惊怒交加。

因涉及的也是同宗的亲戚,虽不是本家,血缘上却也不算远。可以说,是很熟识的亲戚,关系也很好。

此人在军中后勤任职。

十二娘问:“他怎能贪下如此大一笔?”

他贪的金额,在军中已经可以问斩了。

十二娘一直觉得叶碎金治军很严,怎么会出这么大的蛀虫,到现在才被发现?

叶碎金道:“自然是因为,我一直纵着他。”

十二娘凝固住。

叶碎金道:“我需要一颗人头。”

她问:“你能不能给我拿来?”

纵是大家长,也有远近亲疏。

当四郎拎不清,要犯错时,叶碎金勒住他,让他清醒,让他在犯错前止步。

但但她需要一颗姓叶的人头时,她查出了这个人,却没有伸手。非但没有惩治,还安抚住了别人的揭发。冷眼看着他自以为没有被发现,自以为姓叶,以为和叶碎金同宗就可以避免忠远堂主叶广文的下场。冷眼看着他胃口越来越大,越来越敢。

现在,到了拿他献祭的时候了。

“十二娘,你姓叶,你是我妹妹。”叶碎金道,“所以你在这里,不能像别的人那样只知道埋头做事。”

十二娘看着自己的姐姐。

这是姐姐给她的考验。

因她这胎投得,不能当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官吏,她身为叶碎金的妹妹,身在权力的中心,不能只知道做事。

必须知道,什么是政治。

她叶宝瑜,能不能做到,把一个熟悉的、甚至亲近的亲戚,送去死?

十二娘做到了。

十二娘做下的这件事,把叶四叔都惊了。

他把女儿叫到跟前,问她:“怎么回事?”

叶宝瑜很冷静:“他是必得死的。”

叶碎金把这蛀虫养大,就是为了他死的这一日。

“我不去办,也会有别人去办。六姐手里又不是没有人用。”她道,“但我不去,以后,我就不是她会用的人了。”

从前活泼跳脱的女儿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叶四叔甚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冷酷,真的就像她的姐姐一样。

原来不是只有叶碎金一个女子与旁的女子不同。原来旁的女子也可以。

叶四叔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天道守恒。人想要得到一些,总得失去另一些。

借着这件事,叶碎金开始了对节度使府和军队的第二次改革。

第一步当然从剥离财权开始。因这是最容易的一步。

节度使府设置了度支房,专管兵马钱粮,军队后勤,统一调度。度支房与民政财权分开独立,只对节度使奏事。

果然,刚刚砍了个姓叶的,军中无人对这件事有异议,甚至觉得大快人心。

节度使府统一调度,看起来似乎也更有效率,更好分配。

第二步,叶碎金趁势一并开始将人事权从将领手里剥离。

节度使府设置了吏房。军中官员下至校尉,磨勘功过、升迁改任皆由节度使府。

果然这一步,让将领们感受到了阵痛。

郎单独来见叶碎金。

郎是叶家诸郎君的长兄,若有大事,自然他出面。

“这样大家都很难受。”他道,“都觉得若连升迁任命的权力都没有了,手下的人,怎么还会听他们的。”

叶碎金却反问:“不听他们的,会听谁的?”

自然是听有权力升迁任命的人。吏房和度支房一样,只向节度使奏事。

自然听节度使的。

叶碎金就是那个节度使。

郎哑然。

“兄,”叶碎金看着沉默的郎,“我们不能讳谈这个事。”

“毕竟这个事,当年在叶家堡,我们已经经历过一回了。”

这个事,便是权力的争夺与分配。

郎是经历过当年叶家堡的家主之争的。

如今叶家堡在他们眼里又算什么。

“兄,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一直都知道。”叶碎金道。

郎叶长钧,才是叶家本家嫡长男。

因这身份和天生的责任感,他看事情的视角和思维,其实都和弟弟们不一样。

他和叶碎金才是更接近的。

叶碎金道:“今日,的确大家是感受了一些小小的不痛快,权力受限。但这不影响他们建功立业,也不影响他们富贵绵延。”

“我这样做,恰是为了未来。”

“现在单拎出来一个个的叶家人,都被约束住,未来,叶氏整族才能尽可能地保持完整,不四崩五裂,不血亲相戮。”

“兄,别人看不到,你一定能看得到。”

兄妹二人四目相视。

许久,叶长钧道:“当年叶家堡,我支持你,因为如果我爹赢了做了家主,则下一任家主就是我。”

“我不觉得我能比你强。”

“我始终认为,六娘你能把叶家堡经营得比我更好。”

他道:“我要你答应我,未来,不论怎样,叶氏本家哪怕真有人要赔出性命,你也能让他死得体面。只死他一个,放过家人。”

他没有要求叶碎金答应他不杀任何任何本家,因为叶碎金早就说过——

“我会悄悄地弄死你,对外,你死的体体面面,大家的脸上都好看。”

郎知道,叶碎金说的每一句话,哪怕是笑着说的,也不能当成玩笑看。

因为她只要说了,就能做到。

叶碎金很欣慰。

因命线受她重生的影响已经改变了很多。变的不止是事,还有人。

可郎没变。

因郎的许多人生重大决策,更多是出于他的自我,由他作为叶氏嫡长男的内在责任来驱动。

叶碎金答应了郎。

郎道:“好,家里人交给我。”

郎回去,先跟父亲叶四叔通气。

道理讲明白,叶四叔也肯站叶碎金。

“原该这样的。”他道,“当家主的,就得这样。”

叶四叔也是差点就能做成家主的人。

且他怕什么,他有两个儿子在军中掌实权,他女儿在刺史府,他未来女婿好好培养,又是半个儿,也在权力中心。

四房的底气足足的。

且叶碎金真的对四房是另眼相看的。叶四叔虽然在军中没有掌握实权,他却像一块砖,哪需要,叶碎金就把他往哪里搁。

从官职上来讲,他是叶碎金的副手。

副手常有几种,一种辅助,一种监督,还有一种就是后备。

叶四叔是最后一种。

太平无事时,他可以背着手闲溜达。当叶碎金有事,他就顶上去。

哪怕只是暂时的顶上去,也能作为核心使得队伍不散,安全度过飘摇的阶段。

叶四叔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白。

比起其他诸房,四房也和叶碎金的利益绑定最深。他们不能站别的亲族而不站叶碎金。

郎去了五房。

五房也有两个儿子,四郎已在军中,但十郎还小,今年才十一岁。

五叔和四郎与郎关起门来说话。说了许久,郎离去。

五叔叹气。

四郎安慰父亲:“我们比起从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虽的确是这样的,但人总是贪心的。尤其还会和别人比。

谁家也没法和四房比。

五叔只能捶十郎的脑袋:“赶紧长!”

十郎白挨一拳,莫名其妙。

在这场变革中,利益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叶家诸房。如果叶家诸房都能接受。其他的将领就更没什么话说。

赫连响云对赫连飞羽说:“这很好,我们能安心打仗。”

赫连响云当然也在变。

从前在外流落的时候,就想着找口饭吃养活侄子。如今安稳了,想的是建功立业。

比起名利场,他更热爱战场。

类比的话,文臣中有纯臣,那么赫连响云就是武将中的纯将。

他不在乎头上那个人是谁,但希望那个人有能力,给他以发挥自己才华的舞台。

叶碎金恰就是那个人。

这一次,叶碎金改革节度使府的架构,建立了北面房,处理北方面对大晋的事务。

建立了南面房,处理荆南面对楚国和其他南方势力的事务。

设度支房,掌军队粮草,后勤度支。

设吏房,掌军中升迁任命,人事调动。

设支差房,掌军队调发,边防及吏卒迁补,选官。

设兵籍房,掌士卒差发选补。

设支马房,掌军中马政。

设知杂房,掌军中杂务。

杨先生总领,袁荀卸任比阳令,调任节度使府,担任杨先生的副贰,同时对杨先生起到监督的作用。

都以为蒋引蚨会领度支房,不料叶碎金并没有这么做。她将蒋引蚨提为给事郎,对节度使府、刺史府军政两方涉及银钱粮草事物的,都有监察、纠弹之职。

蒋引蚨的唯一上司就是叶碎金,他直接对叶碎金奏事。

以上种种,后来被称作叶碎金这个阶段的枢密八房。

剥离了将领手中的财权和人事权之后,高级将领和低级军官和士卒之间,便产生不了依附关系。

将是叶碎金的将,兵是叶碎金的兵。

然而这还不是叶碎金全部的构思。

叶碎金在这之外,创立监军制度。

将领们对监军制度的反应甚至比剥离人事权还激烈。

“这太鸡肋了!”会上,十郎便很反对,“战场瞬息万变,有这么一个人对我束手束脚,我怎么打?”

他说出了很多在场很多将领的心声,姓叶的、不姓叶的。

只现在叶碎金威望太重,不是每个人都敢当面与她辩驳的。

尤其连郎都在蹙眉沉思,却未说话。幸好有十郎,敢说话。

但这都在叶碎金的预料之中。

“当然不能将军将捆住。”她道,“监军没有权力干涉领兵之人的兵事指挥。

十郎问:“那他到底干嘛?”

“但,”叶碎金道,“监军有最终否决权。他不能决定让你干什么,却能决定你不可以干什么。”

“当有重大决策,他觉得不行的时候,便可以使用他的否决权来制止你。”

十郎觉得脑袋不够用,挠头:“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一些底层出身的将领也有这种困惑。

赫连响云、郎和段锦却都看向了叶碎金,眼中有明悟。

杨先生和袁荀煮茶,一边洒着盐一边感叹。

“这个办法好啊。”

“以后军队里,谁也别想造她的反。”

虽然囿于眼前的条件,叶碎金的全部构思还没能完全实现,只推行了这一部分。

但这一系列的操作,已经实现了军队的去叶姓化。

叶家军当然还是叶家军,但从此不再是叶家的叶家军,而是叶碎金的叶家军。!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74906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