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 章

推荐阅读: 广府爱情故事二嫁帝王继妹非要和我换亲七零之改嫁死对头小皇子他穿成了帝国瑰宝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带着嫁妆穿六零我跟他不熟小皇子穿成残疾反派香江神探[九零]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第九农学基地和秦始皇一起造反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再少年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贪睡洄天

第145章

“人心这个东西,是会变的。但若细究起来,其实变化都有迹可循。”

“无非,权与利,也有些是为了名。脱不出这三样。”

“若至权力顶峰,便是至亲,哪怕父子也一样。”

叶碎金说:“我现在约束他们,正是为了他日保全他们。”

裴泽问:“你今年到底芳龄几何?”

叶碎金一愣,若说起年龄,竟不能立刻说出来,竟然得算一下。

段锦道:“大人今年一十有四。”

叶碎金心里暗暗一算,虽则她身体年轻,可她的实际年龄是四十一了。

所以看十一娘如女儿。看段锦十郎如儿子。

对裴定西这般大的,她甚至已经是祖母心态。

但裴泽当然不知道叶碎金内心甚至看他都年轻。

他叹道:“你尚如此年轻,怎清醒如斯。”

因为上辈子已经经历过权势,阅尽了人间。

叶碎金微笑:“因为经历过一些事吧。”

赵景文曾提过她当年叶家堡与族亲相争,自绝生育的事。

裴泽以为她说的是这个事,那么不论现在她与亲人们看起来如何和谐,能想到防患于未然,倒也合理。

叶碎金道:“现在动手也是时机,再拖延,以后就更不好弄了。”

裴泽有过更惨痛的经历,深以为然。

“将、谋、监。”裴泽道,“三位一体,基业永世。”

段锦给大家分肉。

四个人把将、谋、监、财、人、学都吃了。

裴定西吃得最多。

“他现在长个子。”裴泽笑道。

叶碎金道:“一转眼就长大了。”

裴定西擦了嘴,殷勤给叶碎金斟酒。

叶碎金端起酒盏,看了他一眼。

“兄长。”她对裴泽道,“有个事我多句嘴。”

裴泽道:“你说。”

叶碎金道:“这话不吉利,但咱们战阵之人,也不能忌讳就不谈。”

“兄长之兵,自然精良。但若说精兵中的精兵,还得是房州兵。”

“定西小。”

“不管兄长怎么安排,总之兄长还想想办法,不管未来怎样……”

“起码要保证房州兵能到定西的手里。”

裴泽并不生气,反而叹气:“你说的是。”

他点头:“我想想办法。”

两人举杯,饮酒。

蒋引蚨带着他的弟子们与房陵的官员掰扯了两日,最后谈妥了。

荆南在长引、短引之外,还要单独增一个西北引。持引者在裴泽的领地内可实现一税通。

叶裴两家一年交割两次,算总账,互惠互利。

第三日,叶碎金准备离开了。

裴泽和裴定西送她。

众人走在长廊下,正说话,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74906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