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章

推荐阅读: 大爆风月狩[大唐]武皇第一女官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无人渡我天才维修师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小皇子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继妹非要和我换亲带着嫁妆穿六零东家有喜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第九农学基地嫁寒门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七零之改嫁死对头

第141章

叶碎金把弟弟们都带回了比阳,主要是因为,弟弟们都该成亲了。

四郎早就出了妻孝,叶五叔已经为他物色好了继室人选,只等他回来就可以成亲。

七郎前年就该成亲了,却跟五郎一样,耽误了。

他跟着叶碎金一走就是两年多,今年翻过年已经二十一岁了。

九郎二十了,连十郎和段锦都十九了。

四郎的亲事十分顺利。

新娘刚及笄,秀丽端庄,娇美可人。她的出身也比佟月娘好,她父兄一在比阳为官,一在慈丘赴任。

四郎的第二次婚姻,是上升的婚姻,也是门当户对的婚姻。

七郎和九郎的婚事,闹出了波折。

七郎是成亲当日,遮面的扇子却了去,满心期待和欢喜的七郎才发现,新娘换人了。

七郎呆住了,回神之后,当即就不干了。

因婚事要先定下来,然后经过一定周期的准备才完成。

七郎的婚事是还在邓州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他和未婚妻不仅认识,也有些来往。虽未逾规,但既然是订了婚的未婚夫妻,少年少女自然是抱着美好的期待去看对方的。

通些书信,送些礼物,经过大人的手转过去,便算过了明路,不是私相授受。

感情便在这期盼中萌生,渐浓渐深。

如今,却竟不是那个他盼了许久的人。

原来形势比人强,叶家如今已不是从前。

叶七叔夫妇对七郎的婚事表现得并不热络,未婚妻家意识到了齐大非偶,主动提出了解除婚事。

叶七叔夫妻欣然同意了。

转头就给七郎订下了更好的更门当户对的婚事。新娘也如四郎的继室一般,出身要好得多了。

都觉得七郎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七郎从小就是听话的孩子。

哪知道七郎炸了。

听话的孩子也有逆鳞,听话的孩子早就在战场上长大了。再不是当年听从父母的话,没有去帮姐姐撑腰的傻孩子了。

七郎掀翻了婚礼,单人匹马就跑去了邓州。

去找她。

可,她已经嫁作了人妇。

夫婿是门当户对的富绅之子,且还是七郎认识的,少年时,大家相互都认识的。

她见到七郎也是大吃一惊,吃惊过后便沉默地垂下头,许久,她道:“他不嫌弃我是退过婚的。他对我很好。”

七郎也垂头,盯着地板。

少年时,那个他也喜欢她,七郎是知道的。后来她订给了七郎,七郎也是得意过的。

不想兜兜转转,她还是跟了他。

她道:“都过去了,就过去吧。”

“你家势大,前程不可限量,原也不是我家配得上的。”

“听闻新娘家是书香门第,家世很好,我愿你与她,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瞧我,没读过几本书,也说不上来更好听的话了。”

七郎仰头半晌,才没让眼眶里的眼泪流出来。

他抹了把眼睛,说:“他若待你不好,你告诉我,我帮你捶他。”

她点头:“嗯。”

他又道:“若遇难事,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

她点头:“嗯。”

再没什么话好说了,她屈身行礼,转身回去了。

她的夫婿送他。

这是七郎少时就认识的人。

两个青年一起沉默走了很久,到分别处,七郎道:“我莽撞了,我不该来。”

怕他介意,想和她撇清。

夫婿便知道,七郎如今是人上人了,可还是少时那个七郎,值得她喜欢一场。

他看了他很久,没对他的鲁莽前来置评,却告诉他:“你须得知道一件事。”

“她家,不是自愿退亲的。”

这和家里告诉七郎的不一样。

家里说她家自知齐大非偶,主动退亲。

如果是被退亲,女孩子的处境就更艰难。许多人家是介意的。

七郎的手握成了拳。

回到比阳,七郎一句话也不肯跟父亲说。

叶七叔说话,他也只听着,不回答。

叶七叔气得捶他:“还不是为了你好!”

七叔也是魁梧武人,七郎被捶得向后踉跄了一步,依然不说话。

七叔虽气,也没办法。

七郎原宿在别处,七叔使人锁了所有的空院子,逼他回自己的院子。

七郎便睡在东次间的炕上。

夜里忽然警醒,黑暗中有人,一把捉住。

那人惊呼一声,声音娇柔。

推开窗,星光照进来,原来是他的新婚妻子。

她抱着薄衾,想偷偷给他盖上。

小姑娘也是才及笄的,眉眼看着娇美也青涩,有些惶然。

如今叶家上升的速度惊人,订给叶家郎君的女孩子,谁个家里还会多留,能赶紧上轿子就赶紧上轿子。

嫁过去了才踏实。

及笄就赶上七郎回来,立刻就操办了婚事,把她嫁了过来。

七郎放开了手,默然片刻,问:“你叫什么名字?”

“曼娘。”她微垂着雪白脖颈,有些羞涩,“我叫曼娘。”

从此,七郎的妻子,叫作曼娘。

九郎的婚姻也有了波折,却又和七郎背道而驰了去。

八叔为人颇重信义,并未曾退了九郎前头的婚事,还是想守信成亲的。

不想,九郎与峡州刺史的女儿私定了终身,答应娶她为妻。

一回来,九郎就要退婚。

八叔很生气,两人吵了一架。

如今年轻郎君们个个长成了,在外头独立领兵,对父权没那么敬畏了。

九郎自来是个最心软的人,不想情字一动,心竟比石头都硬。

他自己跑去退了婚事。

他还给了对方丰厚的补偿,对方也接受了。

原以为这样就能娶到自己喜欢的人。哪知道,未婚妻早就绣好了嫁衣,日日夜夜在别人的艳羡中期盼着完婚。乍闻婚变,许多人的幸灾乐祸和嘲笑,女孩子承受不了,悬梁了。

死讯传来,九郎呆住了。

也是订了婚好几年的,也是见过好几面的,也是传递过礼物表达过关心的。

只比不上另一个人,一眼就心动,魂牵梦萦,非她不娶。

可没想到,心动的代价是人命。

这人命与战场上断肢残臂的人命又不一样。

女子的命轻如鸿毛,男人的一动念,便决定了她的凄凉收场。

却又沉重,压在了九郎的心头,成了他背负的罪孽。

未婚而死的女子,谁家的祖坟都进不了,会成为孤魂野鬼。

最后,九郎还是娶了她。

仪式很简单,但正式。她的牌位抬进了叶家,她以九郎妻子的身份葬进了叶家祖坟。

没有让她魂无归处,娘家人一边掉眼泪,一边表示感激不尽。

九郎还是能娶自己心爱的人,以继室的身份。

十郎十八了,他的婚事是过襄阳之前才订的。

从订的时候开始就是门当户对了。所以没什么波折。当然跟未婚妻也没来得及培养什么感情。

扇子却下,两个人完全就是陌生人。

世间夫妻大多是这样的,却扇这一刻,从陌生人开始做夫妻。陌生人在这一晚行过亲密事,以后就是一体。

十郎成了亲,从此跻身于大人的行列了。

三郎五郎是早就有妻子的。

三郎从荆州带了个妾回来。

桐娘没说什么。因公公的妾也在变多,婆婆也没说什么。

大家妇,原是该这样的。况她家如今早与叶家不匹配了,娘家人谆谆叮嘱。他们早就跟她提过让她给三郎安排妾室,她一直没动。

不想,三郎自己有了。

小别胜新婚,何况一别两年。

三郎回来,头一晚自然宿在她这里,第二晚也是。

第三晚,他没有来。

桐娘是个温柔的清秀佳人。

可江南女子更温柔更美丽,嘤咛时声如黄鹂,叫男人沉迷。

确定丈夫不来了,桐娘便抱了阿龟过来一起睡。

她将阿龟抱在怀里温柔哄着。

我怕什么呢,我有儿子,她对自己说。

可是抱着儿子,桐娘望着烛火,怔怔地掉下泪来。

忙又抹了去。

明天,还要做个得体的大妇。

她是叶氏本家嫡长嫂,得与弟妹们做榜样。

只前世,这时候她第二个孩子该出生了,今生也没有了。

“大嫂不说,可小嫂说她一定很难过。”十二娘告诉叶碎金,“我娘也劝大嫂,别把心放在男人身上,要放在儿子身上,儿子好了,便有她的好。”

“小嫂过得很好,只不敢在大嫂面前表露,也小心翼翼地。”

五郎的妻子兰娘或许是这些女子中最幸福的。

丈夫没有同大伯那样,从外面带回来什么女子。家里也没有同七叔那样,挑剔门第。更不像九郎,心已经给了别人。

她是最幸运的一个。

只不敢在桐娘面前表露,怕戳了嫂子的心。偷偷地,只和小姑诉说她的幸福。

十二娘也是因兰娘的幸福,才意识到了桐娘的不幸福。

因她终究是姑子,先天地站自己的哥哥,而不是站嫂子。

还是利益,她的利益是和哥哥们绑定的。进一步,和侄子们绑定。

子侄越多,家族越壮大,她才能更好。

姑子没法和嫂子站在一边,但十二娘作为女子,能看清楚这一切。

她说:“很多人换/妻了你知道不?”

十二娘在公署里当差,她如今,已经不是书吏了,她身上有个八品的职衔。虽然级别很低,但她是正式的官员了。

如何会这样呢?

自然是因为她的姐姐叶碎金,授意给杨先生,一路护航。

许多人都看明白了。

因在公署里当差,十二娘能比叶碎金接触到更多中层下层的人员,知道更多不值得出现在叶碎金案头或者耳边的事情。

譬如,叶家军归来,军将里掀起了一股子换/妻潮。

便没让糟糠下堂的,也有许多纳妾。

富易友,贵易妻。

十二娘冷冷地看着这些人间悲喜。

“我今年大概会订亲了。”她说,“我娘扛不住了。”

十二娘已经及笄了,及笄了都还没订亲。

上门给她说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因她未定,比阳好多家门当户对有适龄儿子的人家,都不给儿子订下来,导致有适龄女儿的人家,也受了影响。

十二娘一个人,波及这许多人家。

或者该说,权势,便是这样渗透所有人。

叶碎金撩起眼皮。

于兄弟们,她自然是愿意他们多纳妾多开枝散叶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子侄众多,亲族壮大,才是她的利益所在。

于十二娘,她道:“我能保证你不想嫁的人,便不嫁。”

十二娘却道:“我也不能事事都靠着六姐你。”

“我自己想办法吧。”

“别担心。”

四夫人的确扛不住了。

她恨得撕打叶四叔:“她十五了!十五了!”

“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你就为了你的权势富贵,不管她的死活了是吧!没有你这样做爹的!”

“你知道外面都怎么说我们家!”

为了权势,连女儿也不放过。宁可拖着不嫁,宁可让她抛头露面,也要让她在叶碎金的大饼里也分一块。

啧啧啧。

“放屁。”叶四叔道,“他们要真嫌,干什么一个个问得这么勤,个个都想娶十二娘。”

还不是想把十二娘得的这块饼,搂回自己家里去。

叶四叔太明白了。

四夫人见说不动丈夫,不知道女儿未来的出路在哪里,不禁悲从中来,伏在炕上大哭。

“天杀的狠心男人,一开始我就不该答应你!”

“怪我迷了心窍!”

“呜呜呜……”

十二娘后背贴在槅扇门上听着。

次间里听唤的婢女垂着头,大气不敢出。

十二娘摸出一块碎银子丢给婢女,大步出去了。!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7490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