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章

推荐阅读: 风月狩穿成残疾反派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守寡后我重生了千山青黛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天才维修师蝴蝶轶事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竹马难猜再少年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继妹非要和我换亲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大爆二嫁帝王嫁给铁哥们七零之改嫁死对头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东家有喜

第138章

叶碎金回到江陵城,已经是四月初。

高盼已经和蒋引蚨把茶税改革的方案做好了。

“这没意义。”高盼说,“我们这么小一块地盘,这没意义。多割商人一刀,会让数量很多的小商人退却。”

叶碎金道:“头一个,我没说现在就要做起来。再来,别假设我的地盘只能有这么大。”

高盼闭上了嘴。

四郎汇报了她不在的期间的事。

其实没什么事。所谓坐镇,就是在叶碎金不在的时候掌着军队调动,不使乱生。

民政之事,能处理的高盼蒋引蚨叶艮之等人就先处理。不能处理的积压着等叶碎金回来再说。

四郎问:“楚地怎么样?”

叶碎金笑:“人美物丰。”

四郎笑道:“我看飞羽挺高兴的。十郎很羡慕。”

少年人,四处游历,当然高兴。又有跟小伙伴吹嘘的资本了。

叶碎金道:“别提了,他一路就知道吃了。”

荆楚产粮之地,自然于食物上追求高一些。好吃的东西很多。

赫连飞羽一路都吃得很开心,嘴就没停过。

但他也有心,晓得打包买回来带给大家。倒是叶碎金没想着这些。

因内心里早过了贪图口腹之欲的年纪,也不觉得楚地食物稀奇,前世早吃过了。

四郎走了,十郎来了:“我给定西的信送出去了,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到回信。”

“别怕。”叶碎金道,“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也可能只是多心。”

十郎叹气:“希望是。”

他却不走,站在那。

叶碎金问:“还有事?”

十郎垂着眼,半晌,才抬眼:“这种事……以后我们家会有吗?”

叶碎金道:“若做大,迟早有。”

赵景文也曾经发自内心地为赵睿的出生激动。

赵睿小时候也可爱过。

后来呢,赵睿缢吊而亡,死在了幽禁之地。

若做大,尤其是做大到家里有什么位子要传下去,如楚国那样,发生这样的事太可能了。

因为这就是人。

欲望,是人活着的动力之源。

地位愈高,欲望便愈大、愈强。

到了有皇位要传承的时候,“天家无父子”便不只是说说了。

无父子无兄弟,何况亲族。

“姐,我好像听说……”十郎道,“你……”

他又说不下去。偷眼去看叶碎金。

叶碎金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我不能生。”她不避讳这件事,“便能生,也不会生。”

十郎道:“若能,还是自己有一个最好,名最正,言最顺。或者……”

或者旁的人就可以熄了心思。

叶碎金道:“创业未半难产而亡,和,业已立,打算翘脚享福,难产而亡,你看哪个更好笑一些?”

十郎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九郎的母亲,是继母。九郎的生母就是难产而亡。

类似的例子身边很多。

“子嗣当然好。对男人好。”叶碎金道,“对我,未必。”

十郎又耷拉脑袋。

长大了真的很烦。就要面对这些事。

“你别操心。”叶碎金道,“你比我没小几岁,轮不到你操心。”

“我们活好自己就行了。下一代怎样,我眼下没那个精力去操心。”

“我得先活好我自己。”

“你,好好打仗,追起来别疯就行了。”

十郎走了。

叶碎金低头处理公务。

眼角余光忽然觉得有人,她抬起头来,果然有人。

那人迈过门槛,站在门口。

阳光打在他背上,肩膀看起来很宽,逆着光,看不清脸。

叶碎金知道是谁。

可他体型的剪影给了她一种陌生感。

她唤了一声:“阿锦?”

那人迈上一步,脸曝在了光里,果然是段锦。

叶碎金有半年没见到他了,说不想,是骗人的。

她站起来走过去,捏了捏他的肩膀,高兴道:“变壮了。”

段锦开始摆脱少年那种精瘦的体型,向青年的体型发展。

这是今生的少年阿锦,和前世的大将军段锦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怪不得刚才叶碎金看着他的剪影,有种陌生感。

段锦松了口气。

时间和距离会拉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他刚才站在门口看着她,真切地感受到和她之间不似从前了。

如今,叶碎金身边最贴身的人可以说就是秋生。

段锦倒没有被取代的感觉。因他现在做的事,肯定比秋生做的事,对叶碎金的意义更大,也更有用。

但他着实惶恐那种疏远感。

他喊了一声“大人”,笑道:“我回来了。”

叶碎金笑道:“是我回来了才对。”

段锦抿唇而笑。

他变得安静了,话少了,或者说,是变得沉稳了。

有了几分前世的模样。

叶碎金的目光便在他脸上停住。

段锦心中才一动,这短暂的奇异片刻便已经过去,叶碎金道:“来,跟我说说外边的事。”

段锦轻轻吁了口气,跟上叶碎金过去坐下,给她讲他在外面发生的、遇到的种种。

这是他独有的待遇,每次他都会给她复盘,她则会指出其中的不足,指点他更好的处理方式。

旁的人都觉出来,段锦这两年的成长是飞速的。这是因为他的背后有她在推着。

要让他做大将军——她真的在为此努力着。

而,仍然享有特殊待遇这件事,让段锦的心里又安定了。

他从叶碎金的书房里出来,问了问秋生。当值的人告诉他,秋生因为才出了外差回来,所以要休沐两日。

叶碎金全年百六十五天无休。

他倒休息起来了。

段锦虽然腹诽着,还是叫人打了酒买了几样肉菜,拎着去看秋生去了。

到了秋生的住处,秋生:“哟,将军大人来了。”

段锦:“滚。”

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他和秋生以前有竞争关系。

但自从过了襄阳,到了这边,他彻底剥离了叶碎金的身边事,这种竞争关系也随之消失了。

大家如今做事的领域不一样了,秋生就是纯打趣。

从前的少年,如今都长到喝酒的年纪了。

喝酒吃肉,真香。

段锦便问:“楚地之行怎样?”

秋生道:“有很多没吃过的东西。我们都买了很多带回来,待会分给你。”

段锦问:“到底做什么去了?”

秋生:“嘻嘻。”

“好吧。不问。”段锦没办法。因他既不知道,就说明叶碎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他,或者,必不该告诉他,那么秋生就不会说。

换作是他理叶碎金的身边事,也是这样的。

贴身人,首先一个嘴巴必须有把门的。

“为什么带赫连去?”他问,“这个能说吧?”

赫连是去负责了什么,或者起到什么特别的作用了吗?段锦想知道。

因当时明明还有别的人在江陵,她却只带了赫连响云。

“这个还真不知道。”秋生道,“不是我拿乔,是真的……好像就没什么。”

感觉赫连响云什么作用也没有,纯纯就是陪着去的,还没他有用呢。起码他跑前跑后地干活。

秋生当然不知道,这是叶碎金的一点小心思。

一个是上辈子她未曾谋面的人,一个是上辈子不该活下来的人。

叶碎金特意带赫连响云去,让他也见了见楚国的肃王。

这种命运的错位感给叶碎金一种极为特殊的感觉——

未知。

比起已知的,可预谋的,未知更让叶碎金感到指尖酥酥痒痒地发麻。

未知,才是生命的意义。

因未知就需要去探索,就不能再作弊。

才有全新的生命体验。

像新生,而不是重生。

五月,先是十郎收到了裴定西的回信。

从回信里可以看出来,裴定西的情绪已经稳定了。

“他说,赵景文在那时候根本不在房陵。房陵只有乔老将军坐镇,旁的人都跟着去打金州去了当时。”

“老将军过身的时候,赵景文都还没回来。”

十郎大大地松了口气。

又道:“你瞅瞅他,这信后半截写得这是啥呀,跟公文似的。”

叶碎金把信接过来看了看。后面都是感谢的话,谢十郎关心他。但措辞十分公事化,的确像公文了。

叶碎金微微一笑:“说明他懂了。”

有些事不能拿到台面上说。

裴定西看懂了十郎的信,很感激。但他不能表露出来。越是感激,越是得以平淡的口吻来述说。

十郎叹口气:“他懂就行了。我就怕他年纪小,太天真。”

叶碎金道:“他又没有哥哥姐姐护着,怎会天真。”

十郎先说“正是”,然后又想起来裴定西明明有姐姐的。

但姐姐生了孩子,女生外向,她肯定对自己的孩子比对弟弟亲。

但又觉得,也可能是叶碎金在嘲讽他。

可恶,到底是哪一种意思。

大人说话含枪夹棍的,气人。

没几日,又有消息从南边传来。

第二任楚帝依然不放心,想进一步削肃王的兵权。肃王终于反了。

楚国开始了内乱。

所有人看叶碎金的眼神都很诡异——

人家楚国,本来爹死了,兄弟好好的没什么事。

叶碎金莫名其妙跑过去一趟。

等她回来,兄弟开始阋墙。

大家的眼神和心情,都……非常非常地微妙。

有敬佩,有兴奋,又有点觉得吓人。

反正挺复杂的。

偏这次,还真是纯纯地冤枉叶碎金了。

她明明什么都i没干。

她就过去见个面聊个天而已。

崔家兄弟之间的事,根本就不用她这个外力去煽动。纯纯内因在牵动。

平庸的嫡长兄坐着凶猛庶弟帮父亲打下来的江山,没有父亲压着了,弟弟怎能甘心。偏哥哥还要先撩者贱,一而再再而地削人家的权。

这不就打起来了嘛。

世界不过是按照原来的时间线,缓慢而正常地推进而已。

不过……

“既然楚国打都打起来了。”叶碎金道。

所有人的眉心都是一跳。!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67220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