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5 章

推荐阅读: 私房医生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这题超纲了台风眼锦衣杀英灵变身系统3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皇贵妃我还能苟[星际]股掌之上哭大点声职业替身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娇妾听见没嫁反派小纯风老王不想凉[重生]

第135章

叶碎金的新年是在归州过的。

至此,荆州、峡州、归州,荆楚产粮腹地,都收在了叶碎金手里。

叶四叔在唐州收到荆州的书信,慨叹许久。问杨先生:“她头一回说想要荆楚粮仓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杨先生还记得很清楚呢:“两年半之前。是大前年六月的时候。”

因当时,大家都笑了,以为叶碎金是开玩笑。

当时只有杨先生,心跳了两下,觉得年轻的少堡主变得不一样了。

叶四叔更恍惚了。

他道:“拿舆图来我看看。”

舆图展开了,他趴在上面,找到了邓州,用拇指食指圈住,举起手来看了看。

又用两只手比了比均州、邓州、唐州加起来的大小,比完了,再去比了比荆州、峡州、归州加起来的大小。

然后半天没说话。

杨先生只微笑。

半晌,叶四叔问:“她下一步要打哪啊?”

不知不觉,就默认了叶碎金即便现在地盘扩张到这种程度,也不会停下来。

她肯定是要继续打下去的。

可她要打到什么时候,要打到地盘有多大才会收手?

总不能、总不能想跟皇帝的地盘一样大吧。

可心里隐隐觉得未必不能。

皇帝,不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溺爱女儿的老头子嘛。

再说了,现在天底下的皇帝又不止一个。

杨先生摇头:“还不知道。”

他走到舆图边,指着舆图道:“她现在往哪个方向走都有可能。”

两年前,他还能预测叶碎金的方向。两年多时间过去,叶碎金已经无法被预测。

但,杨先生说:“和别方势力比,还是太小。”

南方十数势力割据,旁的不说,荆州南的楚国,便坐拥二十七州。和叶碎金的势力一比,又是庞然大物。

顿时把叶碎金比得小了。

四叔的心潮澎湃被浇了冷水。

“也是。”他搓着脖子道。

这才哪到哪。

月里春光明媚。

荆州,少女们腰挎竹篓,已经开始采摘明前茶。

叶碎金踏出书房,惊了庭院里的蝴蝶,闪动翅膀,急急飞走了。

叶碎金仰头享受了一下阳光,一转头看到十郎站在廊下拿着几张纸叹气。

十郎素来少年心性。段锦和他同岁,如今一天天地在朝青年转变,独十郎还很天真烂漫,想来是哥哥姐姐多的缘故。

“十郎。”叶碎金唤他,“大好的天,做什么唉声叹气。”

十郎拿着纸走过来:“定西给我写了信。”

他又叹口气:“乔老将军过身了。”

叶碎金怔住。

乔槐是她的老熟人。她记得很清楚,他在西征路上马革裹尸。他怎地死了?

叶碎金的脸瞬时沉了下来:“他怎么死的?”

十郎唏嘘:“就是去年年底,他去河口接粮,赶上了大雪,受寒了。就没好起来。年初人没了。”

这封信是裴定西年初就写的,使人送到河口去。唐州与叶碎金定期通信。但刚好那时候走了一批信件,裴定西的信没赶上,跟着一下批信件过来,现在才到十郎的手上。

乔槐于裴定西是犹如祖父一般的存在。

裴定西小的时候,裴泽常出战,他又不愿裴定西长于妾室之手,他不在的时候,都是乔槐陪伴裴定西。

乔槐去世,裴定西内心里十分难过。

他其实几乎可以说没有朋友。

义兄是义兄,义兄们虽好,却不是朋友。

裴定西难过之中,提笔给叶家的十郎写信倾诉。

他们年纪其实差得颇多,但在裴定西心里,却将十郎视为了同龄的朋友。

叶碎金问:“那时候赵景文在哪?”

十郎愣住。

“啊,”他呆呆地回答,“他没提姐……没提赵景文。”

叶碎金想了想,道:“你给他写封信,问问当时的情况。主要就是,赵景文当时在哪,在干什么。”

十郎眨了眨眼。

别的事,叶碎金吩咐,他就会去做,很多时候甚至不会去问为什么。

“为什么?”他问,“为什么要问赵景文?”

长大啊,必须是一件由内而外的事。他若自己内心不想,便多大的个子,也不算长大。

叶碎金看着这个跳脱不成熟的弟弟。

“赵景文生了儿子。这孩子虽然不姓裴,但也有一半裴家的血脉。”她说,“兄长子嗣单薄,就定西一个儿子。定西若没了,你觉得会是谁来继承他的家业?”

十郎的脸,从来没有这么紧绷过。

他的嘴角紧抿。

半晌,他问:“还有其他什么要写进信里的?”

长大,可以是十二娘那样摸索、提问、试探;也可以是十郎这样,一瞬间。

就像前世,九郎死于心软,十郎一瞬就长大了。

今生,九郎安然无恙,十郎反而成长得晚了。

但终究还是成长了。

十郎匆匆去写信了。

叶碎金站在庭院里,抬眼,看到空中翻飞的蝴蝶。

尚不能确定乔槐之死是不是真的病死,但可以确定的是,今生,太多事都改变了。

已经不仅仅是那些她主动去推动去拦截去谋算的事。而是相应地,以她为中心,像涟漪一样一圈圈地向外辐射了去。

赫连来与她汇报公事的时候,发现她有点心不在焉。

“大人?”他挑眉。

因为赫连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人,说实话,很少见到有人在他面前心不在焉。

叶碎金却看着他。

这个前世的倒霉蛋,今生却是她麾下第一猛将。她本来奔着赫连飞羽而去,不想赫连飞羽还没长成,老天爷却赠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赫连。”她道,“与我去趟楚国。”

赫连响云诧异,问:“去做什么?”

“你不是想看大江南北,天下豪杰吗?”叶碎金道,“走,我们去看个第一流的豪杰。”

天下豪杰人物,叶碎金上辈子见了很多,但有一位未能有幸得见。

叶碎金想去见见。

重生回来,她弥补了许多遗憾,但大多是为着别人。

她也想为自己弥补一点遗憾。

此时郎换防出去,四郎在江陵。自月娘之事后,四郎也益发成熟稳重,几能与郎比肩了。

叶碎金留了四郎镇守江陵,带着赫连响云南下而去。

段锦换防回来,正与她错过。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段锦问。

四郎道:“她说半个月左右。”

段锦追问:“她只带了赫连吗?”

四郎说:“大小都带了。”

赫连飞羽是赫连响云的小尾巴,到哪他都是跟着的。

段锦不解:“他们去楚国做什么?”

四郎却说:“你若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

论血缘,当然是四郎和叶碎金近。

但论亲近,大概除了郎,没人敢说亲近过段锦。

贴身人实在是一个很特别的身份。这个人不仅要和上位者亲近,很多时候,还要在上位者和其他人之间起到传递、沟通的作用,要替上位者去说不方便说的话。

每个上位者身边都至少得有一个这样的人。

四郎的话没什么问题。因为一直以来,段锦就是叶碎金身边那个贴身的人。

虽然也不是没有别人,但是谁都越不过段锦去。

段锦道:“我都出去个月了。”

他过完年就换防出去了,这才刚回来了。

而他上一次换防回来的时候,叶碎金在归州。

他实际上从去年五月被派出去之后,中间只见过一次叶碎金,这一晃又半年过去了。

“啊,这么久了吗?”四郎吃惊。

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才发现竟然是真的。

四郎茫然:“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段锦感叹:“太忙,忙得都感觉不到时间。”

“可不是吗。”四郎呢喃。

陡然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月娘和妞妞了。

再想起的时候,似乎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一切都在飞快地淡去。和如今在做的事没法比。

段锦愀然不乐。

他知道,叶碎金并非有意疏远自己。恰好相反,她在栽培他。

在秋生他们还在努力地往叶碎金跟前凑,找露脸的机会的时候,叶碎金已经在给他铺造一条通往将军的路。

她很早之前就说过,终有一天,要让他成为骠骑大将军。

当时他就觉得她是认真的。

如今来看,她果真是认真的。

这要是讲出来,不知道多少人得羡慕死。

其实不用讲出来,明眼人早看出来了。

但段锦不在乎这些羡慕。

他也有羡慕的人,他羡慕赫连响云。

叶碎金一步步走来,气势越来越盛。

如今,叶家军承得住她的气势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郎,他是叶碎金的兄长,另一个便是赫连响云。

段锦不羡慕郎,因为赫连响云才是他的方向。

他知道自己必须得成为那样的男人。

然而叶碎金如今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现成的赫连响云。

段锦回到住处唤了水洗澡。

他浸在水里,弯腰把脸也浸了进去。

在外面的时候,安定下来后,会轮番给各营放假。

男人们会成群结队的去青楼。这是军中十分常见的情况。男人们若不纾解,往往更易成为不安定的因素。

但段锦一次都没去过。

不行的。

别的女人不行的。

心里有了她,光芒万丈,怎还看的入眼旁的女子。

段锦从水中抬起头来,搓了搓脸,闭上眼睛仰靠在木盆边沿,深深地叹了口气。!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62004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