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章

推荐阅读: 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小皇子二嫁帝王我跟他不熟任务又失败了千山青黛带着嫁妆穿六零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嫁寒门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洄天小皇子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小皇子竹马难猜七零之改嫁死对头贪睡继妹非要和我换亲权倾裙下

第129章

四月正是春暖花开,然而并不是谁都能撑过这个春天。

春风把消息吹到了荆州。

“崔涪死了?”前魏任命的荆南节度使高盼乍得消息,生出的情绪竟然不是高兴,而是悲哀。

江南西道的崔涪与高盼都自认大魏遗臣,不过二人也并不和睦就是了。

高盼当年被大魏末帝任命,来到荆州的时候,荆南受邻道侵犯,只有一个州了。高盼勤勤恳恳在这里耕耘了快二十年,才有了如今襄州、荆州、归州、峡州这四州之地。

当年侵犯荆南的势力中,当然有崔涪。高盼与崔涪之间,一直是磕磕碰碰的。

只如今,虽一直讨厌但到底也对峙了这么多年的人忽然死了。高盼倍觉空虚。

只想起崔涪这家伙,临死前竟做了皇帝,高盼一边恨得牙痒痒,唾弃他晚节不保,一边又心动,既崔涪做得,我呢?

我能不能?

只他实力不及崔涪,若以四州之地就称帝,又怕沐猴而冠,惹人嗤笑。暗暗地思量着,要不先称王?

大魏,终究已经过去了。

再遗臣,也该向前看了。

从前惧怕晋帝收拾了伪梁余孽之后,会挥兵南下。但晋帝大修皇城的消息传来后,高盼就仰头大笑三声,知道自己安稳了。

晋帝不会南下。

老人才懂老人的心态。

正如高盼懂崔涪为什么会称帝。从崔涪称帝的那时候起,他就知道崔涪的身体是真的不好了,果然,他没撑住几个月。三月下旬就没了。

同样,南方未平,晋帝却大肆修皇城,高盼就猜到,晋帝的身体大概是不好了。

幽云十六州割给了北疆胡人,晋帝的身体又不好,晋国是不大可能南下了。

江北可以说目前暂时不存在威胁。

若趁此时称王也不是不成。

便在此时有军情来报:“乐乡失陷!”

高盼吃惊:“是隋州州还是郢州?”

因乐乡在襄州西南端,与郢州、隋州接壤,高盼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两处地方。

答道:”都不是,是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一股人马,旗号是岳。”

岳?高盼想破了头,也没想出这是哪一家。

“有多少人?”他问。

答:“看上去肯定不下于万人。”

高盼惊了。

一万人已经是很大一支兵马了,难怪能攻克一县。

只是一万人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他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他想了想,下令:“让石梁堡迎战,夺回乐乡。”

然而这道军令却没有传达得过去。因为攻占了乐乡之后,贼匪们便将贯通南北的水路、陆路都把持住,隔断了南北通讯。

高盼此时意识到不对。

便通讯阻断,乐乡与石梁堡离得这样近,石梁堡也不该全无动静才对。

高盼有了不好的预感,石梁堡……应该也是出事了。

一如他所想,叶碎金离开襄阳的防控范围,第一个就扑向了石梁堡。

石梁堡是高盼在襄州除了襄阳城之外,第二大的驻军之地,驻了一万兵。

石梁堡探查到一股不明身份的兵马,当即派人迎战。

因是试探,只派出了一千兵马。不想对手是个喜欢碾压的。

尤其在此地,与当时打均州完全不同。打均州的时候背靠邓州,随时有辎重补给,甚至在打的过程中还有人员调动,新兵营老兵营替换。

但在此处,众人乃是无根漂萍。对地方不熟悉,对对方兵力亦一无所知。

家乡更被襄阳城隔绝在了江北。

若不找一地落脚,人心都飘,若死了,魂也是飘的。

真就不能退后半步,必须死战!

此时,方真正体会到了裴家军的心态。

石梁堡迎战的将领原是来摸敌情试探的。万想不到对方全军压阵,滚滚而来。

先是迎头两个小将!好似两柄锋利竹刀,切豆腐一样将石梁堡军切成了三块。

他二人一切割完,当即便调头包抄。

此时中军已经压阵,正面碾过来,打头的竟是个女子。这女子一杆长枪骁悍。

再骁悍,这也是一人敌、十人敌,至多几十人敌。

但她率领的队伍却是万人敌。

倒霉这边只有一千人。

二话不说想跑,一调头发现前面是人家前锋,身后是人家的中军,左翼军右翼军已经完成包抄。

这一战几实现了最完美战况,是兵书行军的完美复刻。

恰似中原人最爱吃的扁食。

厚皮小馅。

他就是那个倒霉的小肉馅。

一千人降了。

好在贼军们,不是,好在大人们心胸宽广,也并不无故杀戮。

来提讯他的将领姓周。

周将领把他拎到了女首领的面前问话,询问军堡情况。

当兵不过是一份赚口粮的职业,还是命重要。降将都招了。

最后,大着胆子问:“敢问女将军从何来。”

“天上。”女将军肃容道,“上天觉得高氏不行,特派了我来。”

降将:“……”

是错觉吗?总觉得周将领看他的眼神好像特别同情。

斥候来报,又有军情。

石梁堡见势不对,又发兵来救。

“多少人?”叶碎金问。

斥候:“目测该有四五千。”

赫连响云和三郎已经站起来了。

五郎七郎都站起来了。

十郎跳起来。段锦手就一直没离开枪。

刚才,只是热身。

叶碎金又点了几名家将与他们:“领五千人,去。”

赫连响云等这一战很久了。

他投到叶碎金麾下有半年多了,这半年都过的是安生日子,日常就是练兵。

但校场和战场是不一样的。赫连响云的单兵武艺已经镇服众人,他现在需要一场战斗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刚才,对旁人来说是热身,对他来说,热都没热起来。

他对赫连飞羽道:“跟上我!”

段锦也对唐明杰道:“跟着我!”

第二战打起来了。

赫连响云正面迎敌。

一柄马槊在阳光下闪烁幽幽光泽。

忽然阳光为血肉遮蔽。甲裂肉穿,尸体被横抡出去,直接撞飞了正冲战的自己的同袍。

长/枪/刺下,马蹄踏过。

赫连响云带着他的队伍,如斧头劈入硬木,硬木顺着纹理裂开,整体被分割。

赫连响云调整马头方向,队伍兜转回旋,收紧。被从整体上分割的部分仿佛卷入了漩涡,在漩涡中被无情绞杀。

那柄马槊的使命就是收割生命。

段锦回眸间,正看见那柄马槊将一名骑兵齐腰斩断!

上半身飞落地上,下半身脚还挂在蹬里,稳稳坐着。

赫连响云踏马与之交错而过的背影,雄壮得叫人屏息。

段锦有一刹凝住了身形。

这一刻段锦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没完全长大。

原来少年和男人,相去如此悬殊。

没关系,我也会成为这样的男人,或迟或早。

我会比他更强,我要比他更强。

段锦一枪将敌兵挑下了马。

赫连响云回眸看了一眼,目露赞赏。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快一个时辰的时候,石梁堡顶不住收兵撤退。

三郎也正想叫人鸣金,赫连响云却暴喝一声:“快!跟上!”

“冲城!”

三郎瞳孔骤缩。

赫连响云已经带队冲出去,紧咬其后。

三郎、段锦、周俊华第一个反应过来!十郎怪叫一声,也夹马跟上!

战场上,出现追与逃。

赫连响云疾驰中吼十郎:“保持距离!莫逼太近!”

十郎脑子发热,一时不及细想为什么,但他在校场上服赫连响云,下意识地就控缰,听从了他的指挥。

赫连响云吼道:“溃兵太多了,他们不敢将这么多的人关在堡外!”

这一下,大家都明白了。

先前审讯降将,知道石梁堡驻兵一万人。二战出来迎战的便有五千,人数太多了,溃兵也太多。

若将这么多同袍关在堡外受死,堡中余下的四千人军心立时要散了。守将不敢。

叶家军虽追击,却听从了赫连响云的指挥和溃兵保持了距离。

石梁堡守将从城头看过去,一嘴牙咬了又咬!终究不敢不救。

立刻又放出了一千人迎战,企图挡一挡追兵,让溃兵入城。

“十郎、段锦夺门!余下人,”赫连响云暴喝一声,“随我冲杀——!”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握紧马缰。

马蹄声骤然暴烈。

这加速有着一段长长的铺垫。而刚从军堡中出战了守军尚未提起速来。

马槊带着银枪击穿了救兵的防线。

毫不停留,马蹄如雷一样奔腾,直奔军堡大门。

城上守将大骇:“快关门!关门!”

“射箭!”

然而暴烈的男人们顶着箭雨踏翻了溃兵,冲进了军堡。

城上城下,沸腾如油。

十郎夺城门。

瓮城的门正在关,有溃兵阻拦,想要进去,和关门的守兵撕扯。

随即都被马蹄踏倒,内脏碎裂,口鼻喷血。

赫连响云带人冲进了内城!

段锦夺瓮城城门。

两道城门都关不上。

后面叶家军滚滚,长驱直入,杀入了石梁堡。

这一战,史称石梁堡之战。

赫连响云在这一战里,打出了叶家军第一猛将的名号。

前世,叶家军乃至大穆朝第一猛将的名号,属于段锦。!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59794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