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章

推荐阅读: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娇妾营业悖论[娱乐圈]星际第一火葬场三伏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溺酒八卦误我哭大点声赠我予白这题超纲了不见上仙三百年小崽崽找上来了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我还能苟[星际]针锋对决东宫有福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

第126章

裴泽要达成的三个目标是:

第一,让樊城袖手旁观不参战。不使他腹背受敌。

第一,让叶碎金平安南下,不被断后,不被包抄。

第三,实现第一的同时控制自家的损耗。

裴家军不正面冲阵,而是像刮刀一样从外围掠过。

每过一趟,便将襄阳军的队伍刮薄一层。先是皮,再是血,然后就是肉了。

襄阳军吃了轻敌的亏,首战就让人打了个头破血流。

是字面意义上的。因为领军的将领败退回城的时候,头盔没了,鲜血长流。一张脸被血染得好像登台唱戏一样。

“是硬茬子!”他下马大骂,“缺德!”

明明攻城的看着是软脚虾,结果迎战的像把钢刀。

这亏吃大了。

但可以看出来,房州的家伙短板是人少。

樊城有六千驻军,襄阳城有一万驻军。所以叶碎金为什么馋呢,人家那地界,稻米一年三熟,就是能养得起这么多的兵!

襄阳军吃个大亏,守将大怒,另点了精兵三千杀出去。

裴家才打了一场,体力、马力和人的士气都消耗了。他新派出这三千却是摩拳擦掌精力充沛的。

房州不大,也贫瘠,想来养不多少兵。守将仗着人多,想的是车轮战欺负裴家。

孰料裴家军一战之兵,完全不是襄阳期望的疲惫状态。

实际上因为身为辅助的一方而非主战的一方,裴家军有心要控制损耗,先前那一场裴泽和众人便都收敛着,不正面冲撞。

导致杀意就没能好好地发散。

不痛快。

裴泽决定还是不收敛了。

因为这种收敛其实与裴家军“每战皆死战”的精神是相违背的。

“果然是不能自缚手脚。”裴泽道,“是我蠢了。”

这半年地盘扩大了,手里有粮了,竟然在迎战时想着“保存实力”了。

裴家军若无死战的精神,就失了军魂。

听斥候来报,襄阳又出城来战,裴泽提刀上马:“儿郎们,走,去杀个痛快。”

严笑按住颈侧左右扭扭脖子,跟着上马:“走!”

裴家军再次滚滚而去。

这一次,刚才憋得难受没发散够的,终于可以发散出来了。叫襄阳兵知道了什么叫越战越勇,越杀越猛。

襄阳再一次鸣金收兵。

“晦气!”襄阳守将骂道。

但所谓一鼓作气一而竭三而衰。他第一轮要胜了也就罢了,偏又败了。士气掉得厉害。

车轮战的想法破灭,今日只能作罢。

他现在忧虑的是城外这支这么厉害,不知道南下那支又是如何。

不管怎么样,得通知荆州。

襄阳有多年训练的水军,往荆州报信也是派快船。

孰料,裴泽的人守江边。竟支起了床弩。快船出了水门,行了一阵,才离开了襄阳的视线,便叫/床弩给射翻了。

船工和信使才从水里冒个头,便被流星似的箭矢射成了刺猬。人沉底,江水殷红了一片,又很快融进了水色里。

裴泽收弓。

他如今仍在男人巅峰时期,开的是三石的强弓。射程较军中弓手所用之弓,远了一倍。

严笑道:“不知道叶大人他们走了多远了。”

他们攻城了三日,叶碎金出发也三日了。

裴泽转头望了望山与峡。山有层峦,峡有转折。自然是看不到的。

严笑道:“她口粮该收紧了。”

裴泽颔首:“该收了。”

叶碎金叫段锦带人拔了前面的军寨。

军寨沿路布防,主要是警戒的作用,驻军不多。段锦带人去趟平了军寨。

叶家军搜了军寨库房,把寨里的存粮都收了去。

可惜小小军寨人少,也没有多少粮。

待扎营埋锅,叶碎金传下号令:“明日起,口粮减三分之一。”

行军的速度和负重是成反比的。士兵带的东西越多,就走得越慢。行军能带的辎重是有限的,军粮当然也是有限的。

通常,带三到五日的军粮。后续全靠补给。

似这次叶碎金这种调兵行军,更是放弃许多辎重,减轻负重,提高行军速度。

但人数越众,辎重便越多。纵军中只带了常规的军粮,但八千人的常规军粮,毅然是极大的负重。

军粮是掺了豆子的炒熟粟米。

若紧急,可以直接干吃。正常情况下,可以泡水吃,也可以煮成粥吃。

还有极咸的碎腌肉,一起煮,比携带盐巴方便。不怕雨淋,还能饱腹。

行军到第四日,口粮再次缩紧,每顿减到了正常的一半。

第五日,减到了正常的三分之一的量。

这时候,能明显地感受到人情绪的变化。

就如叶碎金告诉过卢青檐的那样,几千男人一起饿肚子,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六姐,”五郎低声来问,“姓卢的真的可靠吗?”

叶碎金只看着他。

五郎讪讪,知道自己这问题问得蠢了。

因答案只有“可靠”和“不可靠”。若不可靠,叶碎金怎么会信他。既可靠,又作何来问。

五郎左右看看,摸摸肚子,道:“就饿肚子真是难受。”

士卒口粮收紧,叶碎金不仅要求将领们一起,连她自己都是。

她何尝不知道饿肚子难受。但此行,后方没有辎重补给,带的粮食若吃完了,士兵们立时就要哗变了。

必须省着。

“我们的补给在前面。”叶碎金道,“只要挨过这一路。”

无论是邓州唐州,还是房州,都没有训练好的水军。叶碎金抢时间门,她要抢在那位厉害的楚帝崛起之前南下,没有时间门训练水军。

若在水上与襄阳水兵相遇,习惯了陆战的叶家军施展不开。所以叶碎金选择了走陆路。

走陆路,满眼都是山。

他们携带的军粮撑不到有人烟的地方。

必须省着,坚持到有补给。

襄阳。

若不算那些紧急征来凑人数的软脚新兵,裴泽这趟带了三千人马,给裴定西留了一千人。

他以三千人扛襄阳的一万人扛了五日了。

“大人。”严笑来问,“是不是可以退兵了。”

他们今日才有刚打了一场。

五天了,按照叶碎金和裴泽的约定,裴泽已经可以退兵了。

但裴泽向南望去。

正是春日生发时节,山色苍中带青,青中点缀着嫩色。草木密密累累,山峰层峦叠嶂。

裴泽垂头沉思。

“再坚持两日。”他毅然抬起头,做了决定,“再给她两日时间门。”

他再望了一眼南方。

今日我不负卿,望有朝一日,卿……亦不负我。

第六日,叶家军抵达了约定的地方。

此是一处河滩,比着舆图,对照河道走向,山峦形状,就是此处没错了。

叶家军已经粮尽。

可河滩空阔,水波暗绿,说好的补给不见踪影。

叶碎金握着腰后的刀柄望着宽阔水面,抿紧了唇。

大家都不说话,看着她的背影,或是彼此对视几眼。

三郎跨上一步:“六娘。”

叶碎金道:“把空出来的驮马都杀了。”

三郎道:“好。”

段锦也紧紧抿唇。

他也饿得难受。人饿极了的时候,真的会发疯。

他当然不会发疯,但他担心八千人的队伍会发疯。

队伍里已经有了怨言。有些人的眼睛已经饿得发绿。

八千个汉子八千张嘴,纵把驮马都杀了,也喂不饱这许多人。

段锦看了看叶碎金的背影。

她就站在河滩上,望着水面,一言不发。

段锦握紧了拳。

卢青檐,靠得住吗?

赫连响云站到了叶碎金身旁,和她一同望着水面。

“你很信任那个家伙。”他道。

叶家军从将领到士卒几都是北方人。卢青檐不仅是南方人,还生得貌如好女,不免有些格格不入之感。

叶碎金道:“他会来的。他能做到。”

赫连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若自天上俯瞰,沿着江流弯弯曲曲,在某处进入支流,便会看到某处泊着数只大船。

卢青檐在船头一张椅中安坐,听着汇报。

军中有斥候,他的手下自然也有这样的人,布置在山上,隐蔽起来眺望江岸。

“她到了。”卢青檐点头。

属下问:“郎君,我们现在出发吗?”

既叶碎金做到了她承诺的,绕过襄阳,抵达约定之地,他们也该过去和她汇合了。

卢青檐却轻轻地搓着手指,看着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沉思。

“再等等。”最后,他决定,“再拖她两天。”

“可……”属下欲言又止。

八千个青壮男人聚集在那里饿着肚子。属下光是想想都后背发凉。

卢青檐轻轻一笑。

“他们这些大人物,总是看不起我们商人。”

一房去接触武安节度使崔家,便是去年立国称帝,国号为楚的那个崔家。半点没讨到好,赔了不小的一笔,还赔进去一个卢家的女儿。

贵人们,根本不曾把他们看在眼里过。只当他们是肥羊,送到嘴边就啃一口。

“就多饿两日吧,饿到深处才知道,我对她有多重要。”

“若哗变?”

“她若没本事压住,我也没必要上她这条船了。”

第七日。

裴泽坐在大石上,长柄大刀杵地。

大家都在等他的指示。

晨光打在裴泽的脸上,他睁开眼:“可以了,就今日吧。”

襄阳一万人打不下房州的三千人,实在让人恼火。

且襄阳守将实在担心南下的那一支敌军,可每每想去追击,总被房州军拦截狙击,实可恨。

“给我盯住了水路。”他道,“南下这条路中间门没有补给。他们带不了几日军粮,必是要靠后面往前面送。给盯住了,江面上但有两只以上的大船,必是辎重补给。”

“定给我拦下。”

“已经七日了,这些蠢货定然已经开始饿肚子了。便是往前冲,一时也弄不来这么多的粮食。待遇到前面我们的守军……哼哼,一群饿得脚软的蠢货,真以为襄阳这么容易绕过去吗。”

“不读史书就是吃亏啊。可知数百年,多少白骨埋在了这条路的河滩上。”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一日果然出现了可疑的船队。

襄阳守将立刻派出了水军去追!

哪知道水军追上这一批船,竟是空船。船上水手跪地求饶:“大人饶命,我等都是良民,什么事也没犯过。”

襄阳将领问:“何故空驶?”

水手道:“有人雇我们往江陵去运货。”

可要问运什么,不知道。什么人雇的,待去找,那人早不见了踪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离了船。

将领便知不好,中了空船计。

扣了几只船,急急赶回去禀报。

守将听了,脱口问:“房州军呢?”

将领道:“未曾看到。他们没有水军的,只在陆上作战。”

待派了斥候去查看,灶坑都填平了,去摸,土都是凉的了。

在襄阳水军追截“辎重”船的时候,房州军已经渡江北去,退兵了。

“坏了。”守将明白了,“坏了。”

“去追!”他气急。

“追房州军吗?”

“蠢货!追南下那支!”

这一日,叶家军还在等。

三郎和赫连走到叶碎金身边,对视一眼,三郎开口:“六娘?”

叶碎金还是站在水边,望着宽阔水面。

她知道,他们是来问她怎么办。

“他若今日不来,明日我们拔营。”她道。

“马军先行,急行军。先行突进到前方有人烟之地。”

“然后,劫掠百姓。”

军和匪是有区别的。为将之人得有底线。

向百姓征粮和劫掠百姓也是有区别的。

但眼前这么下去,只有劫掠能救急,甚至还不一定救得了。只是给队伍一个期望,即还没到绝路,还可以有办法。

且以现在队伍饥饿的程度和躁乱的情绪,若与百姓相遇,再纵容劫掠的话,会发生什么,叶碎金在前世看到过太多了。

“但卢玉庭,”叶碎金仍然道,“会来的!”

她信念坚定。

三郎和赫连忍着饥饿的难受,对视一眼,回去安抚队伍。

第八日,叶碎金的眼睛幽黑得像深渊。

赫连上前:“大人,不能再等了。拔营吧。”

三郎也上前:“六娘……”

他想说,错信别人没什么。谁都会犯错。六娘自前年夺取邓州开始,一次错都没犯过,已经是不可思议。

可他话音才落,忽然队伍中鼓噪起来。

“有船!有船来了!”

“船朝着我们来了!”!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57418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