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章

推荐阅读: 权倾裙下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我跟他不熟蝴蝶轶事嫁给铁哥们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小皇子再少年[大唐]武皇第一女官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香江神探[九零]大爆带着嫁妆穿六零继妹非要和我换亲月出皎兮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广府爱情故事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

第120章

江南西道。

瑞云号卢家。

大厅里,立在堂前的五个年轻人每个都利落能干。若非如此,也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叶碎金跟蒋引蚨说话时提到的“你东家”、“你前东家”,就是坐在堂上的老者,卢家现任家主。

卢老爷子是这些年轻人的祖父。

他老了,现在很多具体的事务是他的儿子们在做,他只管把着方向。比这更重要的,儿子们该成才的早就成才了,成不了早就乖乖地一边去了。他的心血更多是用在了再下一代,孙辈的培养上。

“具体的,你们都知道了。”老人说,“谁去?”

卢家在常人眼里当然是大贾,但在更大的巨贾面前又算不得什么。

江南商业繁华,繁华同时意味着成熟,该分配的都已经分配好了。各行各业,巨贾镇压之下,卢家几代人都无法突破现有的局面。

直到世道乱了。

乱世,对许多普通人来说,只一个“苦”字。

在另一些人眼里,则充满了机会。

卢老爷子给这几个孙子选择的,是来自北边的邓州叶氏的邀约。

叶氏要求一个有分量的人去谈合作。

谁去。

五个年轻人中,有一个完全不为所动,有两人沉思,一人犹豫。

因为卢家投资的并不只有邓州叶氏一家,若选了叶家,会不会错过别的机会。

因机会是有限的,按照家里的规矩,若被别人拿走了,就很难转手。除非证明那个人不能胜任。

就在这时候,四人之外的另一人没有犹豫地站了出来:“祖父,我去。”

卢老爷子点点头,抬手挥挥。

既人选已经定下,这事便与旁的人无关了。其他四个人行礼退下。

单只这个年轻人留下,与卢老爷子说话。

“十四,说说看。”卢老爷子捋须道,“让我听听你的想法。”

这年轻人是卢家六房的儿子。他虽是庶出,但卢家不看重嫡庶,只看重能力。同刚才其他几个兄弟一样,他也是这一代中的佼佼者。

卢十四道:“邓州叶氏,比起其他人尚弱小。但她崛起的速度却惊人,叶碎金其人所展示的决断力和手腕无一不在告诉别人,她是一个绝对合格的当家人。”

“这次,邓州震荡处理的干净利落实令我惊艳。”

“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她从均州回来立刻就动了手,简直好像早就在蓄力,就等着割腐肉的这一天。”

“我甚至怀疑,她之前是不是故意纵容,在养蛊。”

卢老爷子微微一哂,道:“倒不至于。只你们年轻人争来斗去,才会有这么多的猜疑心思。你若是做到家主这个位子才会明白,纵我选优择贤,亦希望其他的儿孙都能安安稳稳,也老老实实。”

“只不过没人能有那个精力个个都盯着,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你是想累死我们这些做家主的不成?”

“当然,也不是每个当家人都能有这份割腐肉的魄力。”

卢十四躬身受教:“是孙儿狭隘了。”

卢老爷子微微颔首。

卢十四接着道:“我知九兄看不上叶氏,是因为叶氏的当家人是女子。”

他所说的九兄便是刚才五人中完全不为这次机会所动的那一个,卢家九郎。

卢十四道:“但我觉得,比起其他人,叶碎金这女子更讲信义。比起旁的,我更看重这一点。”

“实力更强者当然有,雄武男子多的是,但若是贪婪无度、言而无信之辈,我家的投入全都打了水漂,有何意义。”

“但比起讲信义这一点,我又恰看中了他家‘尚不如旁家’这一点。”

“于势大者,我们便投过去,顶多也就是锦上添花,甚至可能是送上门待宰的肥羊。”

“但叶氏当家人为什么喊我家派有分量的人去?因为她……需要我们。”

“所以,要派有分量的人去,不仅因为有分量的人能做大决策,更因为有分量的人才能跟她讨价还价。做生意,岂能是一头压价。两方若能力不匹配,怎能称为合作,强取豪夺就是了。”

“叶碎金,她虽是军伍起家,可我观察着,始终觉得,她身上有我们熟悉的感觉。她真的懂怎么跟生意人打交道。”

年轻男人的眸子越说越亮。

老人眼中的笑意也越来越深。

“十四,”老人抬起手臂,手缩在袖子里,“上前来。”

这叫袖里吞金。商人出价时,为防别人听到,便在袖中靠手势完成讨价还价。到底价格如何,只有交易的双方自己知道。

卢老爷子道:“这是给你的上限。这个数以内,你全权做主。”

卢十四上前,把手伸进了祖父的袖中。

随即,他瞳孔微缩,心中震惊。

这个额度远超了他预估的。

祖父,原来竟然这么看好邓州叶氏吗?

卢十四压住猛烈的心跳,收回了手,肃然垂手:“知道了。”

卢老爷子看了他一眼。

庶出的孩子大多都生得格外好看。十四的生母是个婉约的江南美人,卢十四也生得十分美貌。

卖相很好。

正好,邓州那个女子,如今没有夫君。

商人,就得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条件。

“去吧。”老人含着期许道。

“是。”卢十四躬身,“祖父注意身体,孙儿去了。”

卢十四转身北上,往比阳去了。

襄州,河口军堡。

房间里很安静。

叶碎金将自己的计划讲给了裴泽,在等裴泽的回应。

裴泽沉默,负着手踱步。

停住,转身,再踱回来。

大家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都在等着他。

裴泽停在了桌案前,盯着舆图。

“你太着急了。”他说,“以你现在的扩张速度,再等两年,稳一稳,我便答应你。”

叶碎金却道:“有些事,不等人。我有我着急的理由。”

裴泽等了几息,没有等到下句,便知道,她的理由或是不能说,或是不能告诉他。

裴泽还是盯着舆图。

叶碎金道:“我还是那句话,裴公今日助我南下,他日,我助裴公西征。”

裴泽撩起眼皮。

征,是一个多么大的词。

没有个几万兵马,都不好意思用“征”这个字眼。

叶碎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她随口道出的话语,总是隐隐勾勒出壮丽画面。

举重若轻地,便击中人心底的某处。

裴泽垂下眼,目光凝在舆图上:“现在打,代价太大了。”

裴泽如今掌了整个房州,又和叶碎金瓜分了半个均州,他增兵到四千。

他练兵向来是贵精不贵多。

年少时逃亡路上,最后护着他活下来的,都是精兵中的精兵。

庸手都死了。

人后来做出的每一个选择,总是带着过去经历的影子。

叶碎金道:“我不会亏待裴公。”

她开出了她能给的报酬,自然是以粮食结算。

是个能让裴泽心动的出价。

叶碎金俯身用手掌覆盖她想要的地方:“我若拿下这里,裴公,以后我是你的粮仓。”

裴泽的心,再次狠狠地动了动。

但,还是差点意思。

因为打襄阳和樊城,真的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这一次,他是助攻。他是不能直接从这一战里获得收益的。只能从叶碎金那里接收报酬。

裴泽飞快地计算起来。

精兵是肯定得保住,不能为这样的一战消耗。则他就得加大募兵,快速训练。以人数来平衡消耗。

这其中的成本又是多少,加上战争的消耗,和叶碎金承诺的报酬比一比,值不值得。

看着裴泽垂目沉思。

叶碎金决定再加筹码。

因这个事,没有裴泽,她终究独自是做不成的。

“裴公。”叶碎金道,“说这话是不吉利,但咱们行伍之人也不该忌讳。”

她道:“我比公年轻,定西还小。他日,若裴公有事,我叶碎金必尽全力,护定西平安长大。”

裴泽撩起眼皮,锋利的目光箭一样射过去。

他盯着叶碎金的时间太长了。

“你能做到?”他问。

裴定西,既是裴泽的希望,也是裴泽的心病。

大概正如郎中所说,思虑过重,妨碍子嗣。这几年,姬妾们没有受孕的。可裴泽日日夜夜都在想着杀回剑南道。他背负着血海深仇,怎放得下。

他如今也死心认命,承认裴定西可能老天给他的唯一的儿子了。

因唯一,更令人忧思焦虑。

连承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若能给裴定西一个,他都想抓住。

何况做出这个承诺的人是叶碎金。

叶碎金知道,裴泽心动了。

她撸起了左臂的袖子,露出一截雪白手臂。

右手在腰间一摸,蹀躞带上匕首抽出,反手一抹,雪白左臂上便多了一道嫣红。

“裴公若信我,何妨与我歃血,结为异姓兄妹。”她把匕首调转刀头,递向裴泽,“以后,定西是我侄儿。我在一日,定西便平安一天。有我叶碎金一口饭,便有他裴定西一口汤。”

因涉及军机,参与这个会议的都是有资格旁听的人。

与会者,唐州只有三郎叶长钧,赫连响云,段锦,房州也只有严笑严令之、老将乔槐。

没有条案,没有香炉,没有海碗。

没有歃血为盟该有的仪式。

只有滴滴答答,发出声响,落在地板上的鲜血。

屋中气氛,凝重到让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裴泽盯着叶碎金的眼睛。

从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有一双过于明亮、过于热烈的眼睛。

她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热烈的。

她似乎对他有一种信念。

那种滚烫灼热的感觉令裴泽感到异样。

其实裴泽自己都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或许一辈子都再没有机会踏上剑南道的土地,或许明天就有更强的势力来夺占了房州,让他再次流亡。

他这种悲观掩藏在震慑人的威压之下,很少有人能发现。但却无处不在地影响着他的每一个决策。

这其中,最敏锐的就是商人。

没有商人像瑞云号投诚叶碎金那样投诚他。因为裴泽虽厉害,但商人从他的身上嗅不到未来的气息。

明明裴泽才是有儿子有继承人的那个,但商人却相信唐州更有未来。

又一滴血滴落在地板,发出极轻微的声音。

叶碎金举着的手臂、递出去的匕首都没有动。她的视线也不曾移开,直直地看着裴泽。

裴泽看着她的眼睛。

他也相信她有未来。

裴泽拉起左臂的袖子,踏上一步,接过了匕首,也是反手一抹。

一道殷红的血渗出皮肤。

众人像从被定身的状态中解了咒一样,动了起来。

七手八脚,麻利地收了舆图,又抬桌案。

一只茶盅,斟了半盏,叶碎金和裴泽,将血滴进去,混合了。

取了线香燃上,三柱青烟。

众人退后,分列了两侧。

二人撩起衣摆,北向而跪。

“剑南裴泽。”

“邓州叶碎金。”

“皇天后土在上,今我二人结为异姓兄妹。不同生,不同死。”裴泽道,“只愿吉凶相救,患难相扶。”

叶碎金横了他一眼。

“虽不同生死,但同心协力,不离不弃。”她道,“天地作证,山河为盟。”

裴泽也看了她一眼。

前世,因种种原因,他们二人没法吃到一个锅里去。

但即便再怎么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曾在战阵上使过阴招,不曾暗算过,不曾故意拖过后腿。

甚至有许多次及时的互相救援。

军人自有军魂。

那些阴仄手段,下作招数,都是对军魂的侮辱,二人皆不屑为之。

虽二人彼此看不顺眼,可底下的兵卒们却不这样。

有时候,是叶家军:“太好了,裴家军到了。”

有时候,是裴家军:“叶家军来了,稳了。”

拜了天,拜了地,兄妹对揖。

饮了血,摔了杯。

她道:“兄长。”

他唤:“碎金。”

此心拳拳,誓不相违。!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53248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