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章

推荐阅读: 不见上仙三百年提灯映桃花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娇妾东宫有福超级惊悚直播高危职业二师姐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小尾巴很甜嫁反派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职业替身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八卦误我锦衣杀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犯罪心理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这题超纲了

第114章

叶碎金到哪里,都是人群的中心。

她回来,自然有许多人围着她。远和近,先与后,都有看不见的规则和顺序。

一时还轮不到十二娘上前。

先见的自然是袁令。

叶碎金和袁令在书房里单独说话,说了许久,袁令才出来。

踱着四方步,四平八稳地离开。

然后各种汇报,都是公事。

公事也理完了,十郎第一个开口抱怨:“你就一个人跑了。”

叶碎金一听就知道有事,撩起眼皮:“怎么了?”

七郎道:“小十差点让人给带沟里去。”

叶碎金看向三郎。

三郎道:“有人撺掇十郎去找你求情。这傻子骑着马打算去找你。叫四郎看到了,一问,给他薅下来按住,扔到我这里来了。”

十郎面红耳赤,道:“我是觉得他讲的还有几分道理,不忍心。”

叶碎金问:“什么人?”

三郎四郎看向十郎,十郎吭哧了一下,报了个名字。

无怪乎能忽悠十郎,是个叶家人。

谁呢,就是那位脸很大,凭着姓叶找人家商号提出要入股的那位。

“找你们的人不少吧?”叶碎金扫视着兄弟们。

除了三郎,大家都低下了头。四郎更是沉默。

“以后,这种事会越来越多的。禁是禁不了,赶是赶不跑的。”叶碎金道,“开始习惯吧。”

“只你们得明白,并不因为姓叶,就有了免死金牌。”

人若是远观旁人,共情总是有限。

必须得是跟自己立场一致、身份相同的人的遭遇,才能带来最大的震动。

那么多人获罪,四夫人、桐娘、兰娘更受震撼的却是佟月娘之死。只因为佟月娘与她们一样,都是叶家妇。

她们也同佟月娘一样,有娘家,有娘家亲人。

或者有一天,她们就是佟月娘。

而同样的佟月娘在三郎这些叶家子弟眼里,不过叹一句“糊涂”,并不能深刻共情。

他们震动的,是忠远堂堂主之死。

他自身斩立决,儿子们一绞一流,阖家除族。

这是一支分支的宗主啊。

族太大,便分宗,另立族谱。忠远堂、盛安堂、和光堂这些分支和叶碎金叶四叔这一支,其实是并列的关系。

只不过千百年来的嫡长继承制,嫡长子继承祖产和绝大部分的家产,使叶碎金这一支实力上强于其他分支。从而产生了其他旁支附庸于叶家堡的感觉。

但实际上,他们是相对独立,同时并列的关系。

他死了。

“姐……”十郎挠头,左看右看,见哥哥们都不问,最终还是他问了,“若是我们,若是……”

他话说不全,但也碎金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与旁的人又不同。旁的人是族人,是亲戚。你们是家人。你们与我是绑在一起的。”叶碎金道,“若是你们,我丢不起这个人,也会损害我的威望。我不会让你们过堂的。”

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却听叶碎金道:“我会悄悄地弄死你,对外,你死的体体面面,大家的脸上都好看。”

她平静看着他们。

所有人的脸都绷着。

果然,这才是他们更熟悉的六姐。

段锦嗤地笑了,打破了房中气氛。

他道:“不犯事不就行了。小错也不至于死不死的。大错,自己心里得有数。”

段锦是叶碎金贴身的人,他不会随便插嘴的。

他说的话,自然就是叶碎金的意思。

大家才真正松了口气。

十郎道:“可不是。”

三郎道:“我给舅家,你三嫂家都去了信。五郎也给弟妹家去了信。”

这三家是本身就没什么大问题的。三郎出面敲打敲打,提醒一下,尽了该尽的情分了。

他日若有事也不是他的问题。他家在比阳,亲戚们在邓州,跨着州呢,谁还能天天不做正事,去盯着亲戚家做事的。亲戚也是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几十口上百口人的,谁盯的住。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只能是抓着了贼,断手而已。

四郎平静道:“我舅家过来吊唁了。我和我爹与舅舅好好谈了谈。。”

四郎家这次卷入最深,也最惨烈。他妻子女儿都死了。

众人皆唏嘘。

七郎、九郎、十郎还没成亲,在长辈眼里还不算大人。他们也不管亲戚的事。

但自有他们的爹去管。

爹不在比阳的,也有叶四叔还在,自会与亲戚们分说。

叶四叔于私于公,也都有自己要承担起来的职责。

众人离去,叶四郎留下与叶碎金单独说话。

“娘不想给她办。”他道,“我还是给她办了。”

“她既死为叶家妇,就该有叶家妇该有的体面。”叶碎金道,“她做错了事,但非是大奸大恶之徒。她已经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了。人死为大。就这样吧。”

但四郎没有离开,他垂着眼站在斜入的光和尘埃里。

他没有了从前的少年气,变得沉默,蜕变成一个真正的成年人了。

“我这几日常想,那天如果我不是立刻就出门了,如果我不是当面告诉她要休了她,或者我多留个心,该想到妞妞没了,她也悔痛。但凡我多说一句,叫人多看着她一眼,或许……”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

佟月娘眼看着塌台了,成了府里的罪人。下人们都不肯往她跟前凑。

那个时间点,她身边是空的。

父亲获罪,女儿溺亡,公婆嫌恶,丈夫要休了她,亲哥跑了。

那一刻,她被全世界抛弃,无路可走了。

叶碎金道:“你和我,都给过她机会了。”

遗憾的是,月娘只是个普通的后宅妇人。她的世界里只有夫家、娘家、丈夫和孩子。

她不懂,宅院之外的大事不会因她丈夫对她和孩子的情而移动分毫。

叶碎金道:“过去的,就过去吧。”

四郎点点头。

这些天他一直扛着父亲的怒,母亲的怨。他给她办了出殡,面对着来吊唁的宾客,不去想他们唏嘘的面孔下都在想什么。

直到此刻,他的眼泪才落下来。

其实叶碎金知道,待这事过去,让四郎再娶、再生,此时的难过与伤痛都会淡去,最终化为云烟消散。

男人其实没有他们自己以为的那么长情。

但此时此刻若说这样的话又未免凉薄。年少者不会因为年长者看透了便能听从,这样的话此刻若说出来只会让年少者愤怒心寒。

因此刻,这落泪的一刻,所有的情都是真的。

叶碎金只拍了拍四郎的肩膀。

公事完了才能是私事,即便私事上,十二娘也得往后排。

哥哥们都见过了叶碎金,都说完话了,才轮得她来见。

“还好吗?”叶碎金上下打量她。

十二娘点点头,道:“我看到四哥眼睛是红的。我,我没敢同他说话。”

她躲在廊柱后避开了。

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显然是哭过的四郎。

叶碎金道:“给他时间,会好的。”

十二娘又点头。

“我听说十哥的事了。”她道,“那个十一叔,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撺掇十郎的人,与她们是同宗的族人。在他自家那一房排行十一。虽不到三十岁,但论起辈分和叶四叔同辈。叶碎金和十二娘还得喊一声十一叔。

“不处置。”叶碎金道,“会敲打他一下。”

十二娘的脸上露出了难受的神色。

叶碎金道:“你难受憋气也没用。就是这样的。没了他也有别人,人的心里,永远都有私心,有谋算。任何人。”

“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她撑着下巴,微微侧头,“你想要的那种干干净净、所有人一心的世界,古未有,现不存,未来也不可能出现。”

“人心就是这样。我坐在这个位子上,若是谁有点心思有点动作,我便弃之不用,你瞧着,最后我就得是个孤家寡人。”

“有自己的心思是什么天大的罪吗?不是。人只要活着,谁都会有自己的心思。端看,你怎么用人,又能不能管得住这些人。便是他们犯了错甚至犯了罪,又怎样?有错就罚错,有罪就伏罪。”

十二娘觉得太难受了。

“累。”她说,“太累了。”

她现在是能理解的,便自己家里,母亲嫂嫂们也有她们自己的心思。往大看,这座刺史府里行走的每一个人,谁不是在为着自己的利益奔走。

整个唐州邓州均州,又有谁不是呢。

她设想自己坐在叶碎金那个位子,每天要面对这么多这么多的面孔和面孔之下的各异的心思,就觉得累得不行。

叶碎金却笑了。

“你才会觉得累。”她说,“于我,这有意思极了。”

十二娘抬眼看她,她果然极有精神,一双眸子不笑时如寒潭,笑起来又璀璨。

叶碎金微笑看她。

十二娘进来到现在,都在扯别的。她去邓州走了一遭,经历了那么多,到现在一句都没提过。

叶碎金有耐心。

因她除了是节度使,是家主,同时也是姐姐。

而十二娘,是前世在京城一直伴着她伴到最后的人。

她看到这孩子垂下头,脸颊微动,知道她在咬牙。

她等着。

过了片刻,十二娘终于抬起头来。

“姐,”她问,“当年,你为什么要去争叶家堡?”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去嫁人,像五姐她们一样。”

为什么啊。

你要是肯好好嫁人,我也可以好好嫁人。

我们都安安分分的。

就不会像现在,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叶碎金的眸色变了。

她盯着十二娘。

她的嘴角勾起。

“我觉得,”她道,“你现在应该是懂的。”

十二娘流下眼泪。

“我知道你是怎么争到叶家堡的。”

“那我怎么办呢?”

“我和我娘说话,总感觉窒息。”

“可我,没有你那样的本事,我怎么办呢?”

“我就要去嫁人吗?像嫂嫂们一样?”

“晨昏定省,伺候婆母,侍奉丈夫,照顾孩子,和妯娌比个高低,争个脸面?”

“我,我……”

十二娘说不下去了。

她只流泪。

叶碎金当年为什么争,因为和她一样,看过了世界,体会过了权力,怎么还能回得去。

可她,只是个庸人,没有叶碎金的本事。

叶碎金的道路根本不可复制。

那她要如何才能突围出去?像六姐那样扭转人生的路线?

她是不是只能和母亲嫂嫂一样,困在内墙的高墙里,每天只盯着自己的鞋尖。

她感到无力。

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48725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