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1 章

推荐阅读: 提灯映桃花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不见上仙三百年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小纯风职业替身,时薪十万锦衣杀赠我予白股掌之上魔道祖师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老王不想凉[重生]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东宫有福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犯罪心理溺酒营业悖论[娱乐圈]哭大点声

第111章

“昂什么昂!”叶四叔恼火,“我就知道!”

到底是亲爹,他一听到邓州的事,第一个就想到了十二娘。

立刻知道不对了。

袁令去做这样的大事,叶碎金怎可能让十二娘“顺路”搭他的队伍过去。

必有猫腻!

果然!

打小就带着三郎五郎上房揭瓦,下塘捞鱉。

如今,竟还拐带他小女儿去做乱七八糟的事。

“你就不怕吓着她!十二是个妮儿!”叶四叔气死了,“让她知道这些事做什么。”

叶碎金搓搓额角:“她要是吓着了,早跑回来了。她不回来就是没事。”

叶四叔看着桌上厚厚一沓子纸:“这是袁令的信吧?有没有提到十二……”

他伸出手去。

叶碎金眼疾手快,抢先按住了,不动声色地搂进抽屉里:“没有。她是跟去看热闹而已。袁令怎会让她有事。再说了,二宝跟着呢。二宝叔你是知道的,靠得住的。”

肯定是有什么瞒着他。从小就是这样。

叶四叔哼哼,留给叶碎金一个警告的眼神儿,悻悻而去。

叶碎金吁了口气,重又把袁令的信件都拿出来。

哗啦啦又翻了一遍。

小十二……你还好吗?

又过了一个时辰,四郎又来了。

他的面色有些白,但很冷静。比上一次过来的时候冷静多了。

“给我吧。”他说。

声音微哑。

叶碎金看了他一会,拉开抽屉,把那张休书拿了出来。

四郎签字画押,休了佟月娘。

叶碎金问:“她干了什么?”

四郎沉默很久,才说话。

“为逼我救她爹,她抱着妞妞跳了池塘。”他道,”想吓唬我。”

叶碎金的心口紧了起来,有不祥的预感。

四郎道:“她救起来了。”

叶碎金看着他。

他道:“妞妞没救过来。”

妞妞上辈子长大了的。

那时候几个孩子一起染了时疫,三郎的孩子都没挺过来,但妞妞挺过来了。

四郎后来也战亡了,叶碎金给妞妞置办了厚厚的嫁妆,把她好好发嫁了。

月娘也依然是四郎的遗孀。

那张休书,其实是叶碎金用来吓唬四郎和月娘的。

但今生……

叶碎金握着下巴。

今生许多事变了。

她告诫自己,前世只能做参考,不能做依赖。

而四郎回到家里,家里比他刚才离开的时候更混乱了。

月娘自缢了。

五夫人在哭,先失了孙女,又失了儿媳。

叶五叔沉默不说话,直到看到四郎回来才站起来。

“你去看她一眼吧。”他说,“已经叫人上街去找乞丐去了。”

自缢而亡的人不吉,自家人不能去动。一般都是花钱找街上的乞丐去给抱下来。

四郎进了房中,看到月娘悬在梁上,身体随风微晃。

“不用,我来吧。”四郎说。

叶五叔嘴唇动动。

五夫人停了哭泣,想阻止:“你别,你别……”

但她阻止不了,四郎已经将月娘抱下来,安置在床上。

他看了她很久,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撕掉,扔在了地上。

叶五叔知道那是什么。

四郎是决定休妻,才去找叶碎金的。

“就这样吧。”四郎说,“不休了。若休了她,魂都没个归处。妞妞上哪里去找她。”

若休了,月娘既进不了佟家的祖坟,也进不了叶家的祖坟。

以时人的眼光来看,便是孤魂野鬼了,十分可怜。

“我知道她悔了。”

“她一定后悔不该听她哥的话。”

月娘最爱妞妞了,如何想得出抱着妞妞跳池塘的法子?

自然是他那舅兄撺掇的。

大概以为家里仆人多,动静大,很快会被救上来。风险可控。

可妞妞呛水没呛好。

她一口水呛下去,口鼻之中就出了血。

这种的,没法救。

一口水便呛死了。

四郎握住了腰后的刀柄。

“她哥呢?”他问。

“跑了!”叶五叔怒道,“鳖孙!我一眼没看着,他跑了。”

四郎一直没放开刀柄。

“杀吧。”他垂着眼,“佟家该杀。”

这几日,邓州的消息陆续过来。比阳很多人坐不住,必是要来叶碎金面前来烦她的。

叶碎金不见这些人,直接带着赫连叔侄去了唐北堡。

赫连响云看舆图上唐北堡的位置,就问她:“你在这里屯兵?你想做什么?”

唐北堡和比阳,成犄角之势,指着京城。

“以防万一呀。”叶碎金说,“万一皇帝想对我动手呢。前魏之亡,可跟节度使们脱不了干系。万一这位陛下想大刀阔斧地革除这种弊端呢?”

倒不是假话。

前魏之亡,自然有中央糜败的缘故,但节度使们的割据,直接加速了它的灭亡。

叶碎金做皇后的时候,便一直和赵景文琢磨怎么将权利集中在中央而非地方。

这肯定是每个皇帝都想做的。

赫连响云道:“皇帝老了,忙着修皇城和皇陵呢。”

“有点早。”叶碎金道,“不过修就修吧,用不用得上的,他修了,后面的人就省力气了。”

确实,因为晋帝时期大修过,所以后来她和赵景文便不用大兴土木了,稍稍修缮就挺好用的。

什么叫“用得上用不上”,什么叫“后面的”。赫连响云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待到了唐北堡,看见了那五百匹战马,赫连飞羽就疯了。

他一鞭子抽在自己的马臀上,离弦的箭一般就窜进了马群里,跟着群马飞驰。

众人眼看着他站起来,直接从自己的马上跳到了没有马鞍的凉州马上。拽着马鬃想控制烈马。

烈马长嘶,人立,却叫他紧紧夹住,甩不下来。

叶碎金唤了马奴们到跟前。

马奴们的汉话比一个月前流利了,认真地汇报有多少母马已经受孕,隔离出来单独照料,又什么时候生产,以及多少马正在准备配种。

赫连响云听完汇报,忽然与他们讲起胡语。

种族驳杂,语言也驳杂。十个奴隶中有三个是可以与他流利沟通的。

他们交谈了一番,赫连响云对叶碎金说:“这几个不错。”

“正是。”叶碎金也很满意。

关将军做生意很有几分信义。

“如何?”她问他,“能不能给我带出一支骑兵营?”

叶碎金对“骑兵”的要求是很高的。现在叶家军中骑兵,其实在她眼里只是“骑马的步兵”罢了。

真正的骑兵不是骑个马就算是骑兵的。

奈何许多条件受限。

但如今,最最基本的条件——马,已经初步解决。只待给她几年时间,好好繁育、训练。

赫连响云的眼睛很亮。

“给我人,给我马,给我粮草。”他承诺,“能。”

但他顿了顿,问:“我们有铁吗?”

他已知叶碎金有粮,有人,也有了马。

但他观察到叶家军的甲以皮甲为主。并且甲的数量还受限着。

她可能没有铁。

叶碎金道:“总比老裴那儿破衣拉撒的强吧?”

赫连响云道:“所以他地盘始终扩张不了。”

裴泽那里的条件就更有限了,有限到严笑他们看叶家军什么都觉得奢侈,过分。

叶碎金恨恨道:“我会想办法的。”

赫连响云点头。

地盘是叶碎金的地盘,军队是叶碎金的军队。所以怎么想办法,想什么办法,是叶碎金的事。

赫连响云不操心。

一个结构中最稳定的,就是大家各司其职。

赫连飞羽骑着没有鞍的凉州战马飞驰过来,急勒,战马人立嘶鸣,停住。

“是凉州马!”赫连飞羽太快活了,“叔,是凉州马!”

他兴奋死了,一直道:“十郎怎不来!十郎要是一起来就好了!”

他又跑了。

赫连响云看了叶碎金一眼。

叶碎金道:“你不是明杰,别用眼睛说话。”

赫连响云搓搓鼻梁,道:“你把叶家人都留在比阳了?”

这趟过来唐北堡,叶碎金一个姓叶的都没带。

叶碎金问:“你知道为什么?”

赫连响云道:“我只管练兵和打仗。旁的不管。”

叶碎金道:“你这脑子光打仗,浪费了。”

赫连响云道:“有就行,用不用是我的事。”

他顿了顿,道:“其实把郎君都带过来,能让他们避开那些污糟事。”

“那不行。”叶碎金道,“你是我麾下将领,你可以专心只管练兵打仗就行。”

“他们是我弟弟,他们得长大。”

“这样长得快些。”

赫连响云又看她一眼。

叶碎金叹气:“人长嘴巴是做什么用的?”

赫连响云道:“你十分像裴公。”

叶碎金道:“同病相怜吧。”

都是要带娃的人。

叶碎金看了一眼赫连响云。

赫连响云:“?”

叶碎金道:“你若愿意,我也可以收你作义子。”

段锦和秋生同时呛到,咳嗽起来。

赫连响云嘴角抽抽:“那倒不必。”

叶碎金抬头看看天。

“现在邓州,在杀人了吧?”

众人都不再说话。

邓州。

叶敬仪狠狠地搓搓脸,走出去坐在了主官位上。

袁令坐在了侧位上。

这是刑场。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围观。

袁令久等不到他出声,唤了一声:“叶令?”

叶敬仪深吸口气,自案上签桶里抽出了令签,紧紧握在手里。

台上压着跪在那里的是忠远堂前任堂主,他的亲堂伯父,他父亲的亲堂兄。

他忙于自己的事,不知道家里这位堂伯父竟打着叶家的名号大量侵占良田。

逼死了好几条人命。

比逼死人命更可恨的是,他是用叶家之名逼死人的。

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叶家人,无可洗脱。

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了。

袁令和叶碎金三日一通讯息。

叶碎金给的指示是,立斩。

都知道她的刀的锋利,没想到对自家人也这么锋利。

袁令再次提醒他:“叶令,时辰到了。”

叶敬仪手心都是汗。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猛地把那支令签抛了出去。

“斩——”

年轻的县令在这次邓州的动荡中,清晰地感受到家族内部的利益分割和分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立场和私心。

他的利益到底是和谁绑在一起的呢?

忠远堂吗?

不……,是叶碎金。

刽子手手起刀落。

一个有头有脸的叶家人人头落地。

百姓轰然喝彩。

袁令回头看了看。

屏风后面,十二娘露出了半张脸。

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太小了。

还是个小妮儿。

袁令有些为自己带上十二娘而歉疚后悔。!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44014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