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推荐阅读: 英灵变身系统3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哭大点声星际第一火葬场嫁反派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赠我予白小纯风股掌之上高危职业二师姐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职业替身,时薪十万小崽崽找上来了这题超纲了娇妾听见没

第99章

段锦有一会儿没说话。

叶碎金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

她还摸了下脸,以为沾到什么脏东西。

段锦有些困惑,道:“主人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生过气了。”

叶碎金顿住,凝视段锦。

他道:“好像,好像……得是去年夏天之前的事了。”

段锦愈整理记忆,愈感到困惑。

是的,没错。他一直在叶碎金身边,他太熟知她的事了。记忆中上一次她真的生气,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那之后的这一年多里,她也会做出冷目之色,凌厉之色,暴烈之色,但那都是有需要。她本人其实没有动过真的怒气。

旁人或许没有察觉,段锦不会察觉不到。

叶碎金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人老成精。

虽然前世她还没老到那种程度,但她人生跌宕,所见所遇都是普通人一生不能见的。所以离成精也不远了。

既已成精,怎会轻易动喜怒。

早说过,老去的心没法再年轻回来。

叶碎金微笑:“你再长大些,便会知道,人间事,逃不过四个字——不过如此。”

段锦正色道:“长大这个词,以后只能说明杰了,我用不上。”

叶碎金道:“今年十六了是不是?”

段锦:“可不是。”

叶碎金笑了。

笑中似有叹息。

段锦看不懂,也不知道到底叶碎金是承认他已经长大了,还是没承认。

总之现在他和十郎在一起,对比太鲜明,任谁都不会把他在当作“孩子”。

又因他是叶碎金贴身人,地位特殊,叶家长辈、郎、四郎、五郎,与他说话也俱都认真严肃,与对十郎不同。

这日他喊了段和到他住处吃酒。

人的位置越高,越能感到对力量的需求。

同是叶碎金的贴身亲卫,大家的竞争亦十分厉害。作为一骑绝尘遥遥领先的那个,段锦如今也有属于自己的“嫡系”。

他在刺史府里有自己单独的院子,非是给下人住的那种杂居院落,而是正经的院子。

且刺史府中因只有叶碎金,她是能士兵同吃同行的人,府里没有别的女眷,更无子嗣血脉混乱之忧虑,也不分内外院。

如段锦、秋生、二宝这些贴身的人,住行都在身边。

只段锦的待遇是最好的。

唐明杰是叶碎金义子,到了比阳之后,原也有他自己的院子。

但他愿意与段锦一起住,他的院子便空着,人日常里都是在段锦院子里生活起居。

只段锦不在比阳的时候,他才回自己的院子。

他虽是义子,与段锦却有师徒名分,对段锦执弟子礼。

段锦和段和吃酒,虽有小厮,他亦跑里跑外的。

但到底是叶碎金义子,段锦敢使唤他,段和可不敢。每次他进来,段和就得起屁股。

段锦笑道:“你去练功。”

唐明杰便一声不吭出去了。

段和这才坐踏实,又道:“唐小郎君这可长高了。”

出征几个月回来,小孩子便蹭蹭地窜个子。段锦道:“比十二娘都高了。”

女孩子先长,男孩子后长。唐明杰正是长个子的时候。

段和道:“就是不爱说话,浑不似你,倒似郎君。”

段锦可是说话十分伶俐,也十分爱说爱笑的人。

段锦道:“似郎才好。”

如今,他才最想像郎。

郎的模样,年轻人中最接近裴泽。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气质上都很像,宛若父子。

裴泽爱郎,叶碎金重郎,都是大家眼睛能看得出来的。

段锦也想变成那样子。

正吃酒说话,听得院外有人声。

过一会儿,唐明杰进来了:“叔。”

一声“叔”,便表示“叔,外面有人/有事找你”,只后面的,唐明杰的嘴巴是不会去说的。

他虽已经能说,但不说。

十二娘为这个,都愁死了。

幸而段锦院中还有服侍他的小厮,也跟进来,禀报:“李管事来了,送了个姐姐过来。”

段锦诧异:“什么姐姐?”

小厮便唤了那“姐姐”进来。

因小厮年纪小,所以他口中的“姐姐”,其实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年纪。

明眸灵动,肤白唇红,脸颊下颌小巧动人。是个青春正盛,明媚貌美的丫头。

她手里挽个包袱,见了段锦,行礼道:“见过大人。”

段锦更诧异:“你是谁,来做什么?”

少女道:“奴名玉梦,主人叫奴婢来服侍大人。”

屋中,段锦和段和面色都微有异。

因丫鬟是一种特殊的财产。

譬如女子嫁人,所带来的陪嫁丫鬟,以及后面院里、房中伺候的,理论上都是她夫婿的女人。夫婿不收,才会放出去配人。

旁的男子若看上了,也不能随意收用,得去找夫婿索要或者购买。也能交换,以婢换婢,以物换婢的都有。

郎君长大了,到了一定年纪,主母也会放人到男孩子身边,教他知人事。

府中门客,视情况而定,通常是派给小厮、书童来服侍。若给了丫鬟,则除了照顾衣食起居,同时还要担负着暖床的职责。

即便她的所有权不归这男子,但当她派给他的时候,她的劳力和身体的使用权,便都给了他。

段锦虽然自己也还是奴身,但他身上有官职,地位也特殊,正适用于最后一种情况。

因他本来院子里就有小厮。在叶碎金身边也有使唤的人,在战阵上,更有段和等一众与他亲近的兄弟,渐成嫡系。

这样一个明媚娇美的花龄婢女送到他这样血气正旺的年轻男子身边,意思太明白了。

饶是段锦聪慧伶俐,一向以反应机敏著称,都愣了。

到段和别过脸去偷笑,他才醒过神来,问:“谁令你来的?”

玉梦羞涩道:“是李管事。”

李管事也不过是个办事的。段锦问:“谁安排的?”

玉梦道:“是主人。”

这府里只有一个主人,便是叶碎金。她无有父母夫婿子女,除她之外,再无别的主人了。

唐明杰勉强可以算半个。

玉梦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好事会落到她头上。

因府中并无男主人,似她这样相貌出色的婢女并无出头的路子,最终都将配人。

好在如今主人领着大家奔前程,男儿们若肯卖命,也能博个出身。运气好的话,嫁个亲兵哥哥,未来凭着他的军功,也能翻身变成军将夫人。

亲兵中最最耀眼的,毫无疑问就是段锦。前程、容貌、性情、手腕和宠信,谁能赢过他去,连二宝和秋生都不能。

然大家隐隐听说,主人偏爱段锦,要等他将来功成名就为他物色出身好的闺秀。

大家只能叹气惋惜。

不料忽然天降好运,主人要送一个人去服侍段小郎。

毕竟,小郎也十六了,身体长成,血气方刚。

只小郎也是奴仆出身,听说这次放身,他竟不放自己。那么他就还是奴身,若将他服侍得好,占了先机,有了感情或者孩儿,说不得将来,小郎自己不肯要什么闺秀,愿意厚待身边老人呢。

玉梦羞涩地垂下头去。

青春少女,多么动人。

但既给了段锦,以后就是他房中人,段和便别开眼去,不多看。

只对段锦笑道:“好福分,这下不得把大家伙羡慕死?”

不料,段锦却不接这个话。

他对玉梦说:“你去找李管事,告诉他,我这边不需要人。让他给你另行安排。”

玉梦呆住。

美梦怎能就此破裂,少女惶然道:“是、是主人安排我服侍大人的。”

“我不是什么大人,我和你一样,同奉主人。”段锦道,“姐姐将来还要配人,在我这里待了,名声不好。我不耽误姐姐,姐姐回吧。”

他唤了小厮:“送姐姐回李管事那里去。”

又恐小厮还小,说话分量不够,点了唐明杰:“明杰,你一起去。到那里说话,记得要说话。”

实际上,屋中人,唐明杰的身份最高。

他点点头,并不废话,向小厮支支下巴。

小厮年纪还小,是个童子,不必避讳什么,扯扯玉梦的衣袖:“姐姐,大人还要待客,姐姐与我走吧。”

段锦看也不看她一眼,自端起了酒杯。

玉梦泫然欲滴,难过地跟着小厮和唐明杰走了。

待回到李管事那里,李管事诧异:“怎么回来了?”

玉梦吧嗒吧嗒地掉眼泪,哽咽不说话。

小厮把手手一揣,看唐明杰:“小郎,你说。”

唐明杰在府中勉强也可算半个主人,他言简意赅:“不要。”

李管事瞠目结舌。

“你咋回事?”段和惋惜死了,说段锦,“这么俊一个大闺女,干嘛退回去?”

段锦道:“她以后不好嫁人。若嫁给熟人,大家尴尬。”

玉梦这么漂亮,未来很可能会配给叶碎金的亲兵。

因她的亲兵,大多年轻能干,又有许多未婚。且这些青年,本就是从许多人中筛选出来的优秀者,将来的前程都比旁的家仆、家丁要好的多。

也就是说,玉梦很可能未来成为段锦同僚的妻子。见面要喊一声“嫂子”的那种。

段和牙疼:“屁话。都给你了,怎还会给别人!”

其实所有人心里,都知道段锦未来前程大好。他虽无义子、义弟、徒儿的名分,但他实实在在是叶碎金一手养大一手教大的。

半师,半母,半姐。

这份情,谁能比。大家便是再羡慕嫉妒,也无可奈何。

段锦道:“我自己都是奴身,用什么丫鬟。”

段和道:“明摆着是你长大了,大人体贴你。”

成过亲的女子就是不一样。若叶碎金是个未婚的,大概想不到照顾这些事。成过亲,有过男人,就不一样。连这都能照顾到。

也足见,叶碎金是真的疼爱段锦。

段锦怔住,端住酒盏,问段和:“是因为这样吗?”

主人是觉得他长大了,该成为男人了吗?

或者,她终于不再把他当成孩子,而是当成男人来看了吗?

段和道:“当然了,你这个子比我都高。再说了,你花酒都吃过了,开过荤了,又住在府里。这血气方刚的,大人定是想到,与其让你以后和丫头们有了什么不好听,不如直接给你安排了。”

段锦却盯着他:“你怎知我吃过花酒?”

段和道:“大家都知道呀。”

“大家都是谁?”

“大家就是大家。”

段锦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才问:“主人知道吗?”!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3315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