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章

推荐阅读: 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星际第一火葬场老王不想凉[重生]提灯映桃花台风眼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不见上仙三百年私房医生判官皇贵妃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赠我予白哭大点声高危职业二师姐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小崽崽找上来了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职业替身

第78章

五郎看过去。

叶碎金的手指从河口划到谷城,两地连成一条直线。

她的指尖再横着划,直到抵到穰县边界。

如此,这块三角形的地区,便和邓州融合了。

不不不,等一下。

五郎没法把赵景文从自己脑子里赶出去。他太气了。

可怎么他六姐完全没事?

五郎跑出去找了五叔和七郎。

这趟,叶碎金带了他和七郎,还有阿锦和周俊华。

五叔是硬挤进来的。这当然肯定是他爹的意思。

六姐离开比阳,他爹就得坐镇。他动不了,就把五叔塞进来。

长辈们肯定是怕六姐自己处理不好赵景文这个事。

果然,叶五叔听了之后也挠头。

“你爹叫我来给看着点。”他道,“主要怕六娘失态。怕她轻了,也怕她重了。”

怕轻了,是怕她优柔寡断,被赵景文甜言蜜语蛊惑,轻轻放过。

怕她重了,是怕她杀性起,闹出人命来。到底夫妻一场,不至于。

长辈们的思想,还是倾向于劝和。

自古都这样,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都是老话了。

但是也不能轻饶了找赵景文,小舅子们的一顿暴揍是免不了。

这些,都是寻常人家的女婿瞎折腾,娘家人应该做的。

只如今五叔挠头:“六娘,就不是寻常人。”

“先别管赵景文了。”最后,五叔说,“先听六娘的,拿下谷城。咱不能、咱不能几个大男人,跟不上六娘的脚步。”

五郎郁郁。

他六姐这步子迈得太大,五郎追着,总觉得好像扯了蛋。

谷城是个不大的小城,看上去破败。

拿下谷城没费什么力气。因之前有个杂牌将军在此驻守,他后来死了,如今这里空虚。

原先有一些散兵游勇,后来也都被赵景文收编了。如今小城空虚,叶家军直接入主。

百姓颇惶然。

年轻闺女媳妇都藏起来,根本不敢露脸。

叶碎金巡视一圈后,对这个小城很不满意:“人太少了。”

城本来就小,而且感觉特别空。

找了本地人来问,说是这几年跑了很多人。这边不安稳,自然都是往襄阳跑。

有能耐的,往江陵府跑,那边据说更好。

叶碎金跟五叔念叨:“这里如果能修个大城,再驻兵河口,为邓州南端,则邓州唐州的南线,便安全多了。”

叶五叔:“嗯嗯。”

叶五郎耷拉着脑袋。

叶七郎左右四顾,一会儿晃晃身体,一会儿又晃晃身体。

段锦比起平时,格外地沉默。既不嬉笑,也不说话。

周俊华尽量缩起来,想假装不存在。

他就不想来。

是副使大人硬把他塞进来的。

本来十郎君闹着非要跟着来的。副使大人怕来的都是叶家女婿的小舅子,到时候一句话不和容易炸窝。硬是把十郎君按在了比阳,把他给塞进来了。

居然还要掺和这种狗屁倒灶的破事,倒霉。

叶碎金撩起眼皮:“一个个都怎么回事?”

叶五叔:“嗐。”

叶五郎忍不了了:“姐,明天就是二十二了!”

明天就是吉日,就是赵景文和裴家女儿成亲完礼的日子了!

他六姐怎么跟老僧入定似的,一点反应没有。

“姐你说吧。”七郎十分相信叶碎金一定有安排,“是不是今天晚上咱们夜行军,直杀入房陵?”

上次打唐家堡不就是嘛,好好的,突然她来一句“今日夜袭”,然后就打了唐家堡。

七郎摩拳擦掌,只等着叶碎金一声令下,他们兄弟就带人奔袭!

叶碎金却笑道:“还早。”

五郎气得直翻白眼。

叶五叔也看不下去了,道:“六娘,现在去还来得及。再晚,那边礼就成了。”

叶碎金也知道到这时候了,没法再糊弄敷衍他们了。

她看了一眼周俊华。

周俊华非常识相:“末将去巡查城防。”

脚底抹油就溜之大吉了。

“五叔。”没有外人在了,叶碎金问在场唯一的长辈,“这个事,你怎么想。”

五叔道:“不能轻放过了他。怎么也得让你兄弟们狠狠揍他一顿。把他拎回邓州去,冷他一阵子。叫他认错。”

此言一出,五郎七郎都呆住了。

他俩同时跳起来叫道:“五叔/五伯,你在说啥?”

不该是狠狠揍一顿,然后义绝吗?

叶碎金微笑。

果然这就是,男人和男孩的区别。

这一趟,她连四郎都不带。便是因为四郎已经成亲,已经是男人。不像五郎七郎他们,都还可称一声少年。

唉,说起来,还是少年们可爱啊。

男人们,他们是真的打从心底不觉得一个男人拥有多个女人是“错误”的事。

所以上辈子,裴莲甘愿为小,长辈们便都觉得这事可以接受。

那时候五郎七郎九郎十郎也都气得跳脚,但都被长辈们按住,教导他们“百年修得共枕眠”、“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的道理。

不,其实长辈们左右不了她。

上辈子真正做决定的还是叶碎金自己。真正不肯放弃赵景文的还是她自己。

叶碎金早就能够做到直面曾经犯下的过错。

不将责任推给旁人。

七郎腾地站起来:“五伯!”

“你坐下!”叶五叔道,“这是大家的意思。”

大家,自然值得的是全部的长辈们。这种事情,大人眼里,容不得小孩子插嘴。

已经成婚的三郎四郎还可以,其他的都是小孩。

但七郎不肯听。

他道:“婚姻之事,如人饮水。实不该旁人觉得如何,而是该问六姐想如何!”

他对叶碎金道:“六姐!你说吧,不管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五郎附和:“还有我!”

段锦只负手站在叶碎金身侧,不发声。

反正不管叶碎金怎么选,只要她一声令下,他都会为她拔刀。

叶五叔生气:“小孩家家的懂什么,你得知道十年修……”

“我不知道!”七郎大声打断叶五叔。

他平时是个规矩守礼的孩子,被叶七叔和七夫人教导得有点过于规矩了,不知机变。

现在却竟敢打断长辈。

“我只知道,当年,我要是照死里闹,闹到孙家的王八蛋和我姐和离了,我姐也就不会那么早死了!”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是吧!当年我爹我娘也是这么说的,我信了!”

“结果呢!”

七郎和三娘、十郎都是叶七叔的孩子。

当年他小,对三娘的事没有任何话语权,懵懵懂懂听了父母的。后来三娘没了。

七郎从那时候才懂,原来父母长辈说的,不一定就是对的。

他也恨自己太听父母的话。

当然叶七叔和七夫人后来也都后悔了。于是全家对十郎的教育,便都跟对三娘、七郎不太一样了。

所以虽然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七郎规矩拘束,十郎却十分地跳脱。

提起三娘,叶五叔也顿了一下。

但他又道:“六娘和三娘可不一样。”

“一样不一样,”七郎从来没这样反驳、顶撞过长辈,出人意料的强硬,“让六姐自己选。旁的人,不要和稀泥!”

叶五叔从来没见过七郎这么强硬过,吃惊地看着他。

他深深地感受到了侄子的变化。

什么时候这孩子变成这样了?

叶碎金亦喟叹,在一次又一次的杀阵,浴血,冲锋中,七郎……也终于长大了啊。

不再是那个在胞姐死后悔得在她肩膀上哭得全是鼻涕的小弟弟了。

叶五叔叹一声。

孩子们主意都大,六娘更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他道:“六娘,你到底想怎样?”

段锦凝目望去。

叶碎金的嘴角微微扯动:“我想,咱们不能去得太早。”

去太早,礼未成,坏了赵景文的好事。

更重要的是,礼未成,裴泽若是下了决心不要赵景文了,可怎么办。

那不行,时机得拿捏好,必须得尘埃落定。

三月二十二,房陵裴府办喜事。

房州有头脸的人家都来了,不能来的也派人送来了贺礼。

裴泽也很高兴。

他虽然嫁女,但并不想将女儿嫁“出去”。他早就和女儿有默契,寻一个女婿就放在身边,这样女儿也可以一直跟在身边。

她少时流离颠沛,很是受了苦。

裴泽决定照顾她一辈子。等他百年,就让裴定西照顾她一辈子。

因此婚礼就在裴府办,洞房也安置在裴府,以后,裴莲还是继续在这里生活。

至于女婿赵景文,裴泽是想让他脱离邓州,到房州来。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个女婿半个儿。

新郎一表人才,宾客们赞不绝口。

婚礼办得喜庆顺利,待礼成,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裴泽眼眶竟然湿润了。

裴定西不放心,要去洞房看看,让他的几个义子一把薅住:“走走走,定西跟我们吃酒去。”

裴定西用力挣扎:“我不吃,太辣……”

然而义兄们拎着他,像拎小鸡仔,脚不着地的就被拎跑了。

洞房里,红烛火焰跳动。

裴莲羞怯放下扇子,露出一张芙蓉面。

喜娘端上瓢杯,赵景文接过来,递到裴莲面前:“娘子……”

裴莲抬眼,烛光里,是她为自己选中的如意郎君,容颜俊美,眉目含情。

那眼睛里,都是她。说话的声音,这么温柔。

裴莲接过瓢杯,二人交臂,共饮下这合卺酒。

摔杯于床下,一俯一仰。

喜娘笑道:“大吉!”

婢女们遂放下喜帐,悄悄退出,带上洞房的门。

退出去之前,隐隐听到帐子里,赵郎君似说:“娘子,你我,自此相亲不相离……”

赵郎君多么温柔多情,把他的娘子捧在了手心里,心尖上。

试问,谁不想嫁给这样的郎君。!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23276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