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推荐阅读: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锦衣杀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不见上仙三百年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老王不想凉[重生]听见没皇贵妃魔道祖师我只喜欢你的人设高危职业二师姐这题超纲了股掌之上职业替身,时薪十万提灯映桃花小尾巴很甜八卦误我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

第69章

二月,八家商号派了主事人结伴来到了比阳城,拜见了叶碎金。

叶碎金道:“我许你们入市,做什么行当,瑞云号先挑,其他的你们自己商量。所赚利润四六分,我四你们六。铺面都是我的,只赁不卖。我有两点,你们听进耳朵里,记在心里。”

众人道:“大人请讲。”

叶碎金一根一根手指竖起来。

“第一,我要良市不要恶市。不管什么情况,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操纵民生、裹挟民意的,洗干净脖子人头祭市。”

“第二,不得排挤本地小商家。事不能做绝,钱不能赚尽,给别人留活路。”

这些人来之前一路打听,到这里的时候,对叶碎金的行事风格已经略知一二了。

并不意外。

反而,当政者脑子清明,还很有几分懂得行商之事,手腕又硬,那么她维持本地长久安稳的可能性就更高。

更给了这些人信心。

而且,叶碎金是在正堂里接见了他们这些商人。要知道商人便是再富,去贵人府上,能进偏厅就不错了。

“具体的事情,你们与蒋引蚨商量,再来报我。”她起身道。

待她离去,自是这些人自己的主场。

各家来之前其实便已经有协议了,今日不过是当面敲定。

议定之后,蒋引蚨准备去报给叶碎金,瑞云号的主事人却叫住了他,与他说:“南阳分号以后就交给小丁,你不用再管。东家的意思,比阳这边的生意交给你。或者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蒋引蚨一怔。

别的想法……

怎么算是别的想法呢?

主事人笑着摆手:“不急,我要在这边待一阵子,你想好了再回我。”

蒋引蚨谢了他,回去了自己的公房——是的,蒋引蚨在刺史府已经有了一间独属于他自己的公房了。

他把刚才敲定的事情,从草稿上整齐誊抄了一遍,拿去书房给叶碎金禀报。

没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叶碎金过目了一遍便颔首:“行,就这样。”

她道:“这事你来主持。”

前期包含商业部分,比阳城庞大的账目都是蒋引蚨主持核对、清算的。有他在,杨先生轻松了好多。

杨先生不仅年纪大了,而且他是叶碎金的谋主,不该被细务困住。杨先生之下,有蒋引蚨这样能干的人,实在是让人舒心。

前世,就是杨先生把蒋引蚨招揽进来的。

只他们二人都不怎么声张,便给人印象不深。

前世杨先生到京城访友,后来段锦告诉她,杨先生除了自己的旧友,并不与从前叶家军的旧人见面。

但他却去了蒋引蚨的府上吃酒。

他走的时候,段锦和蒋引蚨送的他。

“还有一个事,”叶碎金道,“把之前抄出来各家之物处理了。”

十几个大户都被抄了家。房宅田产铺面这些不动产自然归了叶碎金,空白出来的商业权给了瑞云号引荐来的各商号。但还有很多浮财,衣裳首饰器物香药等等,除此之外还有本来就有的奴婢、家丁和被罚没为奴的各家女眷。

“给我变成真金白银。”叶碎金要求,“但是别贱卖,我不能吃这个亏。”

你这么大的节度使,怎么这么会算计呢。

才腹诽这么一句,就听见叶碎金道:“别嫌我抠搜,我养兵呢,穷。”

蒋引蚨吓一跳,差点以为自己刚才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忙保证:“决不贱卖,大人放心。”

但这些事就把他给拖住了,而且刺史府里也还有好多事,他分不出精力去接手瑞云号在比阳的铺子了。

才现愁容,又听见叶碎金道:“事太多了,你也不能白干。我给你开份俸禄好了。”

蒋引蚨:“……”

先有公房,再有俸禄。

感觉,自己好像被套住了。

但他就是一个给人做工的,在瑞云号是,在叶碎金这里也是。

给哪个东家做工不是做工呢。

蒋引蚨去跟瑞云号的主事人说了:“我实脱不开身。比阳这块,我不接手了。”

既都是做工,当然选更大的东家。

瑞云号的东家也算是大贾,可叶碎金是一地之主。

不一样,不一样的。

蒋引蚨想好了,比阳城这么大一摊事务。眼前的事哪怕都忙完了,他也能给自己找到事做。

杨先生也跟他十分投契。

他就赖上叶碎金了,怎么着也能在刺史府里混个位子。

毕竟都是有独立公房的人了。

主事没想到他去见了叶碎金一面就做了决定了,摆摆手:“无事,我再安排人就是了。”

但他紧跟着说:“东家原就考虑过这情况了,你别担心,你就踏实跟着叶大人做事。你的工钱,按照上铺大掌柜的份例给你照开,咱们依然是一家人。”

南阳分号才是中铺而已,这是把他的工钱还提了一档。

瑞云号东家是明白人。商人最懂投资。

蒋引蚨笑纳了。

更加明白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秋生第二次来到河口,便感觉到了变化。

乌合之众的面貌比从前好很多了,很有些样子了。

赵郎君还是有些本事的。

这次他又带了叶碎金的手书过来。

为了安赵景文的心,这次叶碎金忍着肉麻,颇用了些煽情的字眼。鼓励他在外打拼创业。

“女子常易困于后宅,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一生所见,止于院墙之远。幸君生为男子,天地广阔,无有不可去之处,无有不可为之事。”

她写完,不由叹了一声。

前世,她虽然不必生儿育女,但后来管理后宫,也可以说是“操持家务”了,且她的人生,最终困于四墙之内。

写着写着,竟写出了真心话。这原本就是前世她羡慕赵景文的。

当年裴莲的事,忘记是谁说了一句。

【可惜碎金是女儿身,要不然就可以自己娶了。】

倘若她是男的,就可以自己娶裴莲,与裴泽联姻。

就不会被赵景文从中得利了。

那样的话,后来将是全然不同的走向。

赵景文被信里的文字感动坏了——

娘子懂我。

娘子终究是爱重我的。

她身份高于我,平时对我高傲些,也是做给别人看的。

毕竟叶家那么多人盯着她。

赵景文心里热乎乎的,又问邓州情况,秋生还是那一套:“邓州没什么事,主人让赵郎君放心。家里人问,她替郎君挡着。”

后一句很妙。

赵景文问:“家里人问什么了?是摧着我回去吗?”

“小人不知道。”秋生一脸憨厚,“主人就是这么交待的。”

越是含糊不清的信息,越是会让人有无数猜想。赵景文瞬息脑子里就有了许多猜想。

他以己度人,自然就觉得,叶家的男人们觊觎他手里的兵了!

于是叶碎金的那句话,似乎就很好解读了。

她在保护他!

击人内心软肋,原是赵景文的天赋。叶碎金后天修炼,也终有小成了。

赵景文心里益发热腾腾——

果然她和他才是夫妻一体。

叶家的旁人,终究与她是隔着的。

这世上,谁能有他和她这样亲密呢?这是父亲兄弟都做不到的,只有丈夫。

所以女子一旦成婚,肯定是得和夫婿一条心的。

“你叫她放心。我就在这里,好好守着河口,等她来。”赵景文道,“你在这边待几天,好好看看,回去仔细给她说。”

他近日练兵,渐有心得。从前叶碎金纸上教的,叶家堡观摩操练的,开始落到了实际中。

待他练好这支兵,把一百叶家军还给叶家堡,他的人就能和叶家堡的人切割清楚。叫叶家堡的男人没法拿走他的力量。

秋生便留下,给大家分了家信之后,自然又和二宝接上了头。

二宝说:“没什么情况。郎君一直在练兵,如今好多了。”

他道:“郎君有些本事的。”

秋生看了二宝一眼。二宝犹自未觉。

一个任务如果分成了几段,则每一段的人所了解的信息有限,认知就不完整。

二宝接受的任务就是充当眼睛。若有特异之事,可放下一切,直禀叶碎金。

到底特异之事是什么,二宝一直都不知道,因为特异之事根本未曾发生。现在发生的,都是正常的事。

而若无特异之事,他就什么都不必做。

则他对叶碎金的命令,便很容易和赵景文一样,理解为一个女子关心自己的夫婿,使人悄悄照看。

但秋生得到的信息与他不一样。

秋生已经非常明白,叶碎金和赵景文之间一定有问题,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便不能擅自将任务对象“赵景文”视作叶碎金的夫婿。

因夫婿和任务对象,二者之间有个巨大的偏差。

秋生待了几日,折回了邓州,又奔唐州,在比阳见到了叶碎金,回禀了河口的情况。

叶碎金满意:“很好,他好好待在那里就好。”

明明白白,主人不想让赵郎君回来。但秋生知道,肯定和赵郎君以为的不一样。

他想了想,还是说了二宝的事。

“二宝颇多称赞郎君。”他如实地陈述了这个情况。

二宝自己可能没察觉到,但秋生察觉到了——比起他上一次去河口,这一次二宝明显地倾向了赵景文。

书房了安静了一阵。

过了片刻,叶碎金轻轻笑叹。

“不愧是他。”!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2327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