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章

推荐阅读: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嫁反派小纯风犯罪心理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皇贵妃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判官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职业替身不见上仙三百年小尾巴很甜高危职业二师姐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超级惊悚直播股掌之上营业悖论[娱乐圈]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某某

第66章

大年节的,又喝了酒,第二日不免起得晚些。

因有事,丫鬟们才将她唤醒:“阿锦来了。”

叶碎金睁开眼。

快速洗漱一番,披了袍子出来见段锦:“什么事?”

段锦道:“秋生回来了。”

秋生年前被派去了襄州河口镇给赵景文送信。按照路程计算,他回来得着实有些晚。

段锦在来见叶碎金之前,问他什么事耽搁了。

秋生嘴巴却紧,道:“待会一并禀过主人。”

段锦微讶。

因为他算是叶碎金身边最贴身的人了。贴身到叶碎金把回马枪传给他,郎君们知道,都没说什么。

他看了秋生一眼,去禀报了。

秋生竟没在年前回来,叶碎金便猜赵景文那边有事。因秋生出发前,她嘱咐过他:“可以多看看。”

她道:“走。”

丫鬟抱过来裘衣,段锦伸手捞了过来。

这也要抢,丫鬟白了他一眼。

叶碎金伸手。

段锦将裘衣抖开,伺候她穿上。

二人来到了书房,秋生正在窗户根下跟书童一起烤火盆说笑。

见到她,他忙起身垂手:“主人。”

“里面说话。”叶碎金说着,迈进书房。

秋生跟着进去。

段锦刚迈进一只脚,叶碎金却扭身道:“你去忙吧。”

段锦顿了顿。

他从来不违抗叶碎金的任何命令,微微躬身:“是。”

退出书房,带上门,段锦站在门口左右看看,僮儿在窗下烤火,听唤。

段锦从怀里摸出一包糖,冲他招手。

小孩颠颠地跑过来:“阿锦哥哥~”

声音还打着弯,糖还没吃到,已经这么甜了——到底是选在叶碎金身边的孩子,都是又机灵又有眼色的。

段锦便和他一起坐在廊下一边晒太阳烤火一边吃糖。

“秋生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段锦说。

“是啊。”小孩腮帮子鼓鼓,“过年的赏钱他都错过了,也不知道给不给补。”

“当然给补。账房要没想起来,我会说。你别操心这个。”段锦说,“我还没去过襄州呢,也不知道那里啥样,你可知道?”

小孩子从来最爱卖弄。纵然这小孩已经是挑选出来的嘴巴算是很严的,依旧入套,比划着说:“秋生说那边有山,也不高,就是挺多。不像咱们这都是平地。”

段锦很自然地问:“赵郎君还好吧?”

小孩有些崇拜地说:“赵郎君了不起,居然在外面占了地,还练兵,那不就是封疆拓土了?”

段锦笑:“嚯,你还会说‘封疆拓土’了。”

小孩梗着脖子:“我在读书呢,我们书房伺候的,哪能目不识丁。”

只遗憾,小孩知道的也不多。

秋生嘴巴严,主人很喜欢他这一点。便跟僮儿说笑,也没泄露什么。

段锦大方地把那包糖都给了僮儿。

小孩开心极了:“阿锦哥哥你忙去,这有我,你放一万个心。”

段锦笑着摸摸他的头:“我也没什么事。”

便没离开。

实在奇怪。

因为叶碎金身边的事,几乎对他没有任何秘密。

当然,知道的多,也是贴身人的特权。

秋生领差事的时候,他碰巧不在,后来问了一嘴,知道就是去给赵景文送个信,属于日常的联络。这趟差事实没什么特别的。

为什么竟要支开他呢?

书房里,叶碎金听着秋生一一道来。

“所以,他行了军法,斩了那几个犯事之人?”她问。

按军法,无故害百姓性命者斩,奸/淫良家者斩。

四贵几个人是二罪皆犯。若叶碎金在场,都不用使人捆起来再斩杀,不过是拔刀、收刀的事。

“是,郎君十分果决,当场便斩了。”秋生道。

“总算没有白教他一场。”叶碎金颔首。

但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叶碎金已经对赵景文感到失望了。

因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行为的目的和动机,其中的逻辑,她稍一思索便能想得明白。

果然很多时候人其实是被形势推着走的。

手里有三百人的时候是一种形势,手里只有一百人的时候又是另一种形势了。当手里的底牌足够多的时候,便没那么急于求成,便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秋生接着道:“郎君又说自己治军不严,解了衣裳,要自领军法。被镇上长者们劝住。又厚恤了苦主,这事就算过去了。镇上的人还称赞郎君……”

叶碎金的嘴角扯了扯。

秋生忙垂下眼。

叶碎金本生得大气张扬,衣袍的领子滚着毛边,衬得一张面孔有种说不出来的华艳贵气。

似秋生这般青年男子,都不太敢直视她。

在这一点上,他们都很佩服段锦。

也羡慕段锦,间门或可能也有些嫉妒。

都是人之常情。

叶碎金问:“你怎地拖到现在才回来?”

秋生道:“当日,我便跟二宝接上了头。二宝受主人之命,一直看着。只赵郎君这边的确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我便想着反正不急,不如亲自留下多看几日。”

出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叶碎金身边亲兵,尤其是叶家堡的家生子出身的,能被挑选出来,又能在她身边留住的,俱都是头脑聪明、武艺娴熟的。

段锦年纪小,却是其中佼佼者。

想在这么多人里出头,太难了。

好容易领一次差事。

看着是普通差事,可主人却在段锦不在场的情况下,单独地给了他一些命令。

秋生便明白这差事不寻常。

可去了之后,没从二宝那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赵郎君离开叶家堡之后的事,看起来都是很正常的。或许有些急功近利,导致出现了那样的情况。

但他和二宝一起嘀咕,觉得都能理解赵郎君的心态。

其实就和他们一样,迫切地渴望出头。

秋生怎甘心这样就离开。

他一个小兵,身在一群兵中间门也不显眼,硬是待了好几日。

赵景文偶然才发现他,惊讶:“你还没回返?”

他还以为传令兵早回去了呢。

一是太忙,一是秋生有意地避开了不让他看到他。

秋生十分恭敬地笑着回答:“来之前主人嘱咐叫我多看看,回去跟她好好说说。”

赵景文还感动了,跟他说:“那你就好好看。”

又说:“回去捡好的说,别让她担心我。”

还厚赏了他。

“所以,除了这些人,他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人?”叶碎金问。

秋生十分肯定地说:“没有。”

“河口镇有筑水与汉水交汇,又有山岭对出,形成峡道。若有旁的地方来人,二宝不会错过。”他道,“二宝做事十分仔细的,他说没有,应该就是没有。”

叶碎金也夸了一句:“是,二宝向来稳妥。”

都是她身边的亲兵。当时有意给了赵景文一些,原是为了监视赵景文。

赵景文显然会错了意,出发的时候频频回头,情意绵绵的。

可能以为她心疼他。

嘶!

“接着说。”她道。

秋生道:“然后郎君便开始整顿军纪。狠狠治了一些人。”

叶碎金道:“乌合之众,必有人受不了要跑的。”

“是,果然便跑了几个。”秋生道,“郎君使人捉了回来,也斩了。”

逃兵其实分战时和非战时。战时逃匿才立斩。

河口那边的情况模糊不清,赵景文按着战时来论,给斩了。

显然是吃了教训,下了决心,才用了狠手。

反应和进步还是一如既往的快。

“于是眼瞅着就好多了。”秋生道,“咱们的人,也没那么大怨气了。”

“大家原先怨气很大吗?”叶碎金问。

尤其有趣的是,叶碎金注意到,秋生很清晰且自然地用了“咱们的人”这样一种说法。

“二宝说,大家伙和新来的常冲突,大大小小的。互相看不顺眼。”

“项达和满仓都不管吗?”

“二宝说,他二人都向郎君进言过,但郎君说服了他们。似是为了尽快多收拢些人手——这个是二宝猜的。反正那边,还是郎君说了算的。”

在“说服”人这件事上,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叶碎金都是敬佩赵景文的。

能问的都问清楚了,大概了解了赵景文那边的情况。

他其实没有向西边继续探过去的想法,也或许是有但还未能实施,总之他现在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窝着,先招兵买马。

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想有属于自己的力量。

听到书房里唤人,僮儿慌忙抹抹嘴跑进去了。段锦也跟着进去。

叶碎金转头一看,僮儿那嘴边还沾着糖粉,犹自不知,一脸严肃地等候吩咐。

秋生憋住笑。

段锦面不改色地反手给僮儿抹去。

僮儿臊得满面通红。

叶碎金也笑,吩咐他:“带秋生去领赏。”

交待了赏格。

颇厚,可知是差事办得好,可了她的心。

段锦飞快地睃了秋生一眼。

秋生跟着僮儿离开,叶碎金道:“把舆图拿出来。”

段锦去取了来,铺开。不用她说,他便拿了总图和襄州详图。

叶碎金看了半晌,忽然没头没脑地道:“赵景文学东西真的很快。”

主人说些没头没脑的话,旁人可以听不懂发愣,段锦是不允许自己这样的。

他的视线立刻落在了舆图上,试着去理解和揣摩她为什么说这话。

过了片刻,他道:“河口,很适合驻兵。”

叶碎金叹道:“什么杂牌将军,却选了谷城。”

乱世将军多如狗。昨天还是杀猪的、喂马的,今天纠集一群人占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就立地称了将军。

从其选择驻扎的地点,就知道并不是什么有军事素养的人。

叶碎金无法改变的一件事,便是她重生过来的时间门点。

睁开眼,赵景文已经做了她三年的夫君。

那三年她对他都做了什么?

——手把手地教他读书,纠正他说话的用词和口音,训练他的仪态,使他不为人耻笑。

赵景文的出身很一般,就是普通的农户。

但家里有些田,父母有把子力气,从前在村里过着温饱的小日子。父母甚爱他,还供了他上了村里的私塾,发了蒙。

但赵景文对之乎者也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老师教的圣人道理,他总质疑。

常在课堂上提出疑问,用歪理把老师气得七窍生烟。

父母便觉得他不是读书的材料。他们本来也没什么奢望,识了字,不是睁眼瞎,以后不容易被人骗,就满足了。后面不再继续读了。

他后来在逃难路上沦落得跟乞丐差不多。被叶碎金挑选为夫婿的时候,谈吐举止仪态都不大气,被人笑过。

叶碎金这么好强的人,怎会任自己的夫君被人耻笑。

她发狠地压着他学。

学文,学武,学兵事,学说话学穿衣。

她叶碎金的夫君不能是赵狗儿,必须是赵景文。

赵景文早不是少时无忧无虑的孩童,他父母双亡,背井离乡,身无恒产。

一无所有的时候,一步踏对了,升天似的成了叶家堡大小姐的夫婿。叶碎金教什么他学什么。

一个发狠不藏私地教,一个发狠咬着牙学。

本就都是狠人,三年打磨,等叶碎金重生回来,赵狗儿已经人模狗样。

穿衣有品,谈吐有道,行止有礼。

枪法学得晚,不如叶家郎君们练得扎实。可兵事靠的是头脑,竟也不输。

真真是个聪明人。

叶碎金叹息。

再抬头,看到段锦,才稍稍高兴,吐出口气,道:“你学东西也很快。”

老怀弥慰。

“这地方不错。赵景文挺有眼光的。”叶碎金笑道,“正好解决了我一个难题。”

段锦的腰背挺拔了起来:“要去拿下这块地方吗?”

现在还是一块飞地。要彻底拿下,就得打通中间门,然后常驻军。

叶碎金道:“不着急,还不到时候。”

这几个月,她做哪件事不是雷厉风行的,怎现在还讲究起“时候“来了。

段锦看着她的手指从河口捋着筑水向西,在某处地方画了个圈。

段锦对叶碎金的每件事都能记得很清楚。

这不是叶碎金第一次关注那个地方了。

那里,到底为什么让她在意呢?!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23274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