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推荐阅读: 不见上仙三百年锦衣杀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某某皇贵妃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小崽崽找上来了股掌之上犯罪心理星际第一火葬场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非人类医院超级惊悚直播英灵变身系统3台风眼我还能苟[星际]这题超纲了溺酒魔道祖师

第63章

大家伙是眼看着比阳城的官署和衙门重新充实了起来。

连街上的裁缝都忙得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因各处新入职的人都要裁官衣。量真不小。

巡街使、武侯铺重立起来,比阳城又开始实行前魏的宵禁制度。

良民自然听从禁令。

原本就是,正经人谁夜里在街上走动。

但终究宵禁荒废太久,一些无赖游侠儿还适应不来,屡屡犯夜。承前魏律法,犯夜之人被无情杖杀,一下子城里的治安就好起来了。

和前些日子在青衫军的高压之下的那种好不一样,宵禁之后,是一种让人心安的太平之感。

有些老人颇为怀念:“从前就是这样子的。你们小,不记得了。那时候唐州有刺史,邓州有节度使,宣化军好几万人……唉,后来都没了。皇帝都换了。对了,现在皇帝是哪一家?”

主街上传来马蹄声和脚步声,虽不急,但整齐。很响,显然是很多人。

百姓都涌到街上去看。

看到了节度使大人一身戎装,虽是女子,悍利之感犹胜过一众年轻小将。

青衫军一如往常,令行禁止,整齐划一,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长长的队伍在百姓的目送下出南城门。

许多人嗡嗡议论,互相询问:“叶大人这是做什么去啊?”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去收服其他地方。”

“可知道先去哪里?我舅家在桐柏,那边可乱,要是先收那边就好了。”

“嗬,这是我说了能算的吗?”

百姓的想法当然左右不了叶碎金,她有她的计划和安排。

“咱们动作得快。”她说,“城里这些破事,耽误太多时日了。再慢,就没法回家过年了。婶婶们必要背地里骂我的。”

身边顿时一片咳嗽之声。

叶四叔提缰上前,也咳了一声,轻声责备:“别胡说,你婶婶们怎会背地骂你。”

叶碎金扑哧一笑,道:“反正得动作快。打通湖阳和新野,小年之前,咱回叶家堡过年。”

这些时日她人虽困在了比阳城,可斥候都撒出去了。唐州境内余下地方都已经摸清楚了。

第一日宿在了野外,第二日叶碎金道:“这一趟出来,就别想着安稳了,要急行军,尽量打野战。”

之前主一个练兵,仗着人多势大欺负人,稳稳地。

在叶碎金看来,都是教小孩,都不算真正的打仗。

“云飞,来,再给他们说说。”她招呼周俊华。

周俊华已经习惯了,也不再客气,直通通地告诉郎君们:“在外头,没那么多准备的时间。真遇上,从斥候回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

“这时候,阵也摆不开,纯硬拼。”

“切记一句老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七郎。”叶碎金点名。

七郎立刻绷紧了身体:“要机动应变!”

“九郎。”叶碎金点了下一个。

九郎也绷紧身体:“要当机立断,不可犹豫。”

叶碎金点点头,又看向十郎:“你呢?”

十郎的短处又和哥哥们的不大一样,他挠头嘿笑:“不能跑得太欢,让队伍跟不上我。”

段锦都忍俊不禁,捣了十郎一拳。十郎给他挤眉弄眼。

叶四叔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得承认这些小崽子都比他更有经验。

又瞅见叶碎金似是看了他一眼,他也绷紧了身体。

叶碎金讲完了前方的情况,分派人马,把周俊华分配给了叶四叔。

待大家都去整队,她唤住了周俊华,悄悄道:“我叔叔是第一次,你多看着他些。”

好嘛,教完了小的,还要带老的。老子是来给你家做老妈子的吗?

周俊华毕恭毕敬:“卑职晓得,大人放心。”

行军提了速度,不到半日,斥候来报:“前方五里。”

叶碎金道:“五郎、七郎,两翼包抄。四叔、十郎,跟我冲锋。九郎殿后。”

叶四叔握住了枪,感觉手心微汗,忙在裤子上蹭了蹭。

叶碎金也握住了枪,回头看了一眼:“叔,护住我侧翼。”

叶四叔忙握紧枪,点头。又不放心:“小十能行吗?”

十郎被气得哇哇叫:“四伯!你看不起我!”

他亲爹如今都不敢轻看他!

叶碎金轻笑出声,告诉叶四叔:“这是我未来的先锋将军,四叔,莫欺年少。”

十郎拍着马鞍道:“六姐说的对!”

众人都笑起来。

旗帜起,军令发。

所有人动起来。

马蹄踏雷,愈来愈疾。

若自高空俯瞰,会看到队伍分成了三支,宛如三叉戟,锋利地向前方猛刺。

这股势力亦已经听说邓州叶家在扫荡唐州。但叶家据了比阳城之后便停下来了。

他们盘踞在此也好几年了,怎会轻易离开。终究还是心存侥幸,想着叶家拿下那么大的一座城,应该暂时会休养生息,消化一下。

不想来得快得出乎意料。

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

狭路相逢勇者胜!

叶四叔不仅是第一次正式出战,也是第一次和叶碎金并肩而战。

敌人愈来愈近!已经能看清身形!

侄女和侄儿猛然提速,一并提速的还有段锦。

双方的马匹如闪电交错。

叶四叔眼睁睁看着侄女的银枪扎透来将的心口,她竟不收枪!

那杆长达一丈一的九曲枪,像箭矢离弦再不能回头一样,穿透了敌人的身体,透体而过!

交错就这一瞬,下一瞬,叶碎金已经在那人背心处握住了枪柄。

她一声暴喝!一丈一的长枪穿透血肉之躯,从敌人的背后抽出,整根染成了红色,在她手中如血龙游动,直逼第二人的喉间!

叶四叔一直知道侄女厉害。

但他不知道叶碎金厉害成这样。

双方先锋交错的这一瞬,他便被叶碎金的勇武震撼。

叶家女儿!

强美如斯!

似是祖先的血脉觉醒,紧张与不安都刹那消散,心底陡然生出万丈豪气。

他也是叶家儿郎。他还是长辈。

叶四叔暴喝一声,长□□出,来人只觉身下忽然一空,战马飞窜了出去,身体腾空,竟被从马上挑起。

长枪横甩,尸体生生将一敌兵砸下了马,惨遭践踏。

叶碎金激战中瞥了一眼。

黑马银枪,暴烈如雷。

脱胎换骨。

这是叶崇叶丰堂。

邓州叶家军的叶丰堂。

她熟悉的四叔归位了。

好消息不断地送到比阳城。年前的这一个月,平氏、湖阳都被扫荡了。唐州邓州基本贯通。

杨先生十分明白,新占之城,百姓归心最重要。

每有捷报,必公开告示,让百姓同喜。

比阳城焕发出了新的生机。便是从前大户遗留下的商铺,掌柜们也都看清了形势,一扫之前盘算或颓唐,卖力地干起了本职。

叶大人说了,将来会有人来接手,那就得好好表现。等新东家来了才能保住职位。

新的市署和平准署建立了起来,都是新面孔。

市场变得规矩、有序了起来。无人敢再欺行霸市。百姓来往,都感觉舒心。

第一场雪落下来了,城里银装素裹,大地洁净一片。

连刑场都看起来那么干净。

百姓盼着叶大人能在比阳过年,可惜从衙门里打听到的消息,叶大人回邓州过年去了。

毕竟邓州叶家堡才是她的根。过年,谁不得回家啊。

“那明年是不是就该在这边过年了?”许多人打听。

毕竟比阳是治所嘛。今年也是太匆忙了,明年,叶大人的家人肯定要迁过来的是吧?

赶在小年之前回到了叶家堡,十郎问:“姐,下个年是不是就在比阳过了?”

既然以比阳为治所,自然大家以后都要迁居过去了。他们在比阳可收了那么多的大宅子呢,够住了。

叶碎金答道:“可能吧。”

“咦?”十郎纳闷,“怎么还‘可能’?”

叶碎金道:“搁在六月里,你能想到比阳成了咱家的?下一个年节是一年以后了,一年的时间,谁知道咱们在哪。”

十郎摸头:“也是啊。”

又道:“可怜我爹了,一个人在上马过年。”

叶碎金安慰他:“过完年就给他换防。”

十郎道:“换不换防没事,我就怕他人老心不老,也去做上马女婿。”

大家哈哈大笑。

周俊华得了假回上马去了。

叶四叔早从别人那里知道了周俊华的“事迹”,也笑骂了两句。

叶家堡大门敞开,三郎四郎十里相迎。

“三兄。”叶碎金提缰上前,细细打量,点了点头,“你看着精神了。”

三郎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兄妹对视片刻,三郎点了点头。

叶碎金欣慰笑笑。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年前就让家里人都过去比阳的。

但叶碎金从三郎身上开始反省自己——太急了。

她用她二十年磨炼的铁硬心肠去强压着兄弟们成长,忽视了他们年轻内心的承受能力。

三郎是长兄,他做的最多,承受的最多。

他又从来不说。

前世今生都不说。他便是这样的性子。

他做哥哥的,坚持认为自己就该替妹妹扛着。!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23274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