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推荐阅读: 天才维修师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再少年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东家有喜守寡后我重生了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小皇子穿成残疾反派小皇子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大唐]武皇第一女官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贪睡重生在夫君登基前他穿成了帝国瑰宝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广府爱情故事

第54章

叶三郎理解了一下“前面”和“后面”的意思:“后宫吗?”

他眯眼望去。

作为一个“家”来说,的确皇城的墙太高了。

其实这些年对女子的束缚要比从前大魏时期宽松多了。战乱年代,从来都是这样。

赵景文的大穆朝也是稳定了之后,才开始有文臣哔哔歪歪的,一副誓死捍卫礼法的模样,定要把叶碎金逼回后宫去。

当年她领兵打仗,风餐露宿,夜浸冰河的时候,没见谁跳出来说女子不该领兵。

男人们一旦安稳了,就开始找女人的事。

其实赵景文都没这么介意和她同殿议政。甚至后来她退回后宫,赵景文大事不决的时候,依然会来找她商量,听取她的意见。

因为他们夫妻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模式。

赵景文是个聪明的人不错,但最初的最初,都是叶碎金手把手地教他的。

他的内心深处,在最犹豫不决的时候,总还是更愿意听听叶碎金的想法。

面对他,叶碎金肯定会为叶家、为段锦和他的人争取利益。但当面对文官这个群体的时候,叶碎金和赵景文夫妻一体,有着共同的利益。

叶三郎的少年时代是长在这样一个对女子相对宽松的时期的。

从小,他从妹叶碎金就能打遍叶家堡。

长大,他的亲妹妹十二娘也是想骑马就骑马,想出堡就出堡。

但他也知道,在眼前朱红高墙里,住在皇宫里面的“后面”区域的女人们,大概是没有这种自由的。

他看了一眼叶碎金,见她蹙眉凝视着那高墙,不由失笑:“在你看来当然没意思了。住在那里面的女子,可不是你和十二娘这般的。你们都习惯了自由自在。十二娘三天不出门,就要上房揭瓦了。”

叶碎金长长吐出一口气,眉眼舒展开来。

“三兄,我这辈子,绝不会让自己被关进这样的高墙里。”她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叶三郎笑道:“谁敢把你关起来?谁能把你关起来?”

寒风起。

叶碎金的心却很热。

对,不存在这样的人。

很想对雄伟宫城大神喊——

是的!这辈子没人能把我叶碎金再关起来!

我不会再做劳什子皇后!

我不会再被困在后宫里!

在旁人看来,京城之行就是叶碎金的一次心血来潮。

她带着叶三郎去尝了许多京城的特产,让他见识了京城风物。虽然现在的京城在她眼里,颇有些破败模样,但也比邓州繁华得多了。

而且运气很好,他们还见到了皇帝出行。

皇帝亲卫军身上都是锃亮的铁甲。

叶三郎的眼睛都看直了。

上一次晋帝赐了邓州二十副铁甲,他们都直呼皇帝豪阔,一出手就是二十副铁甲。哪知道今日亲见了才晓得什么是真正的天家气派——长长四列亲卫军,俱都是高头健马,锃亮铠甲。

整整齐齐!

叶三郎长这么大,头一回一次看到这么多铁甲,根本移不开眼睛。

一直到回程路上,他都还对那些铠甲念念不忘,一提起来,满眼都是羡慕神色。

叶碎金笑道:“别急,我们迟早会有的。”

邓州已经招募了一些工匠,有了军匠营。之前更是为了赶制兵器,几乎把整个邓州的铁匠都临时征调了。各县县库库存的武器和铁也被她全部收缴。

这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所有新兵都配备属于自己的武器。

但甲胄,只能是下一步了。

所有这些,都得一步步解决。叶碎金即便是重生的,也没法一口就吃成个胖子。

他们回到了慈丘,已经是十月下旬。

四郎打包票道:“附近但凡还有一个小毛贼,取我项上人头给你们当球踢!”

因唐北堡改造,需要很多劳力。四郎吃过俘虏劳力的甜头,便带着弟弟们将慈丘、上马都扫荡得干干净净。

管你什么小贼,但凡撞在了叶家军手里,就别想跑了。

也不杀,也不打,就是捆起来带回去做苦力去。

另受了唐家族人那事的影响,叶四郎如今开窍了,这些人若有家人的,也允许赎买。毕竟修整那么大一个坞堡呢,一砖一石都需要花钱。

叶四郎和他亲爹叶五叔父子俩忽然就理解叶四叔了。也天天扒拉算盘算账,一文钱恨不得掰开成两半花。

还常兴叹:养兵,真花钱啊!

二人问起此次去见关将军的事如何了。

杨先生捋须微笑:“准备准备,收了比阳吧。”

顿时所有人都摩拳擦掌。

十郎更是嘿嘿嘿:“我和九哥都过去溜达好几趟了,只没有六姐的命令,不敢妄动。”

要先打哪伙人,后打哪伙人,他们都已经看好了。

如今北边的边界和关将军已经划好了,就可以放心的吞下唐州。

叶碎金既回来了,便把唐北堡交给杨先生和叶五叔,她带着兄弟们整兵南下,往比阳挺进。

只是杨先生送这些昂扬少年们离开了坞堡,望着长长队伍远去,却驻望良久。

叶五叔:“先生?”

杨先生回神,才转身和他一起往回走。

叶五叔问:“怎了?”

杨先生摆手:“没事。”

杨先生回来太好了。叶五叔可真是被修坞堡的事整得头大,有杨先生在,他可以大大地松一口气,全心放在防务上。

事情实在太多了,叶五叔忍不住掰着手指头跟杨先生一件件叨叨起来。

杨先生耐心听着,只偶抬起眼看了叶五叔一眼。

似乎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从他到唐北堡,陪着叶碎金去了关将军驻地,又到京城,这往返多日,直到叶碎金再次整兵出发……

她一句都没有问过赵景文。

的确现在大家都太忙,尤其郎君们都沉浸在打地盘的兴奋中。

但旁的人想不起来赵景文也就罢了,叶碎金和赵景文可是夫妻。

这不是“别人”。

杨先生捻捻胡须,摇摇头,把这个事先放下了。

到底对他来说,赵景文也不过是“别人”。姓叶的人才是他的主公。

比阳是个大城,从前邓、唐二州刺史的治所在这里。城高墙厚,大户多,自兵乱之后,大户们出钱出力,互助自保,又发动百姓,把城防掌起来了。

和上马一样,虽打不了仗,但若有事,也能关门自保。

且和周边各股势力都多多少少有些联系甚至供奉。

随着周围势力一股一股地消失不见,比阳城的人开始不安起来。

十几家大户聚集在一起商议这个事。

领头的那家姓李,自称祖上乃是陇西李氏,在比阳家大业大,各家都要看他家脸色。

如今他家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正向各家通报。

“是邓州的叶家。”李家家主告诉诸人,“他家仿佛向新朝廷投诚了。”

北边晋国新立,但是晋帝忙着清理伪梁余孽,手还没有伸到唐州。众家都在观望。

若是新朝廷的大军来了,他们自然也得俯首帖耳。可如今,不是新朝廷的大军还没来呢嘛,邓州的邻居先来了。

那要怎么办呢?众人都看向李老爷。

“不要慌。”李老爷道,“邓州的叶家也不是才冒出来的,这几年我也听说过他家,没什么稀奇。听说三年前换了个新家主,大约是年轻人终于坐稳了,这是想向外扩张了。”

他捋着胡须笑道:“年轻人啊,真是有锐气。”

“但他邓州叶家,终究也不是山匪流寇,也是要脸的人家。既然要脸,就能说话。不怕。”他道。

李老爷不慌,大家就不慌,都点头称是。

李老爷掸掸袖子:“一动不如一静,等他家上门再说吧。”

差不多的时间,叶碎金正在和俘虏谈话:“所以,现在比阳主事的是这位李家老爷?”

俘虏身上还扎着绷带,被教训得低眉顺眼地回答:“正是。我们的钱粮都是他给的。也是他叫我们一直在比阳周边行动。”

待俘虏押下去,三郎几个都蹙眉。

三郎问:“这李家听起来也是比阳有头脸的人物,为何要与这些宵小勾结?”

“养寇自然是为了自重。”叶碎金见得多,玩味一笑,“你猜,比阳这些年有没有人在收税?”

众人顿时被点醒。

三郎颔首:“原来如此。”

盘问过几股人的头目了,都或多或少地与这个李家接触过。

四郎道:“这李老爷,狡猾得紧。”

李家资助这些人,又挑拨这些人,使这些年比阳一带一直呈现出多股势力并存的形势。哪一方也做不到势力大到吞并比阳。

叶碎金嗤笑:“平衡玩得挺好。”

且还心狠手辣,做过一些骇人听闻的事,也叫叶碎金给刑讯逼供出来了。

三郎握住了腰后刀柄,虽什么都没说,一双虎目却凛凛含威,隐隐有了杀意。

自南阳之后,他对“地头蛇”三个字理解得太深刻了。

叶碎金两指伸出压住了他的手腕,微笑:“三兄别急,有你动刀的时候。”

三郎握刀的手松了松,又紧了紧,点了点头。

比阳诸家再一次齐聚一堂。

这一次是因为比阳李家,收到了邓州叶氏下给比阳的文书。

落款是——

【邓、唐二州刺史,使持节,都督二州,叶碎金。】

这是叶碎金自己亲自执笔写的。

她写的时候三郎就在旁边看着,他看到叶碎金写的,眼神有点一言难尽。

她连唐州刺史印都做好了。晋帝可只给了她邓州的金印,她什么时候把唐州的(伪)印也做出来了?

叶碎金吹干字迹,瞧了他一眼。

“三兄,做人别太老实。”她说。

“是,皇帝只让我都督邓州。那又怎么了?”

“我现在把唐州写进去。比阳诸人,还能拿着这个去质问皇帝到底有没有把唐州也给我不成?邓州、唐州都不大,给我一个还是给我两个对皇帝也没什么区别。”

“真的,三兄。”叶碎金真诚地说,“脸皮厚点不吃亏。”!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5008804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