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推荐阅读: 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职业替身职业替身,时薪十万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英灵变身系统3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犯罪心理锦衣杀营业悖论[娱乐圈]不见上仙三百年高危职业二师姐皇贵妃小崽崽找上来了股掌之上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私房医生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第51章

年轻郎君们被叫来一起见唐氏族人。

这些人见叶碎金果然是个女子,都互相递眼色。

叶碎金才问了一句“堂下何人”,便有人领头哭了起来。众人一起哀哀戚戚地擦眼泪。

搞得叶家郎君们大眼瞪小眼地,面面相觑。

叶碎金倒是很有耐心,温和地道:“别哭,好好说话。”

领头的人含泪要给叶碎金磕头:“娘子对我们唐家大恩大德,唐家人永生永世不敢忘,必要为大娘子立起牌位,日夜为娘子祈福。”

叶碎金嘴角微抽:“我与你们素不相识,何来的大恩大德?”

那人抹着泪道:“大娘子有所不知,我等便是唐氏族人。可怜唐家堡被凶徒霸占数年,幸得大娘子助力,驱赶恶徒,帮我等夺回了唐家堡。这怎不是大恩大德,这是天大的恩!”

余人皆点头:“正是如此!”

“原来是这样。”叶碎金表示惊讶,“原来这个坞堡是你们家的?”

一群人立刻点头如鸡啄米:“对对对!是我们的!”

叶碎金问:“那你们这趟来是想……?”

一群人又不说话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胳膊肘拐拐我,我胳膊肘拐拐你。

最后,还是那个领头的人开了口:“咳,大娘子慈悲,若将坞堡还给我们,我等感激不尽。”

叶碎金诧异道:“全都要拿回去吗?我们搜出了地契,唐家还有好多良田呢,那怎么办,也都一并要拿回去吗?”

唐家族人都激动了!

“对对对!我们都……啊哟!”

领头那人一脚踩在这人脚背上,硬是截断了他的话头。

众人发热的头脑这才稍稍清醒点,四下一看,那些腰间佩刀的青年郎君们已经蹙起了眉头。

这些郎君可不是好说话的妇人,看着一个个都挺有彪悍之气的,唐家人不由又缩起了脖子。

还好,主事的是个妇人。妇人就好说话多了。

“大娘子,怎好这样。”那人显然脑子比旁的人要强一丢丢,“大娘子和郎君们出兵出力,我们怎好意思全拿回来。不如……”

他伸出手,想张开五个手指头。

十郎脾气最急,已经快气死了。

他们叶家出兵出力自己抢来的,凭什么还给这帮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家伙!

看那人要张开手掌,分明是想“五五分”的意思。

他气得眉毛倒竖,声音很大地“哼”了一声!

那人被这一声惊吓,犹豫了一下,五个手指收起了拇指。

待要伸出四个手指,觉得那些个郎君看他的眼神都有点恶狠狠,又畏缩了一下,四根手指变成了三根。

犹豫着,最后,颤颤伸了两根手指:“不如我们与诸位,二八分。我们二,诸位八。娘子觉得如何?”

他身后的人们不满这个“二八”分法,又不敢说话,一个劲捅他。

这人不得不用胳膊肘使劲往后捣了几下,后面才消停。

叶碎金吩咐:“去,让人清点一下,两成是多少,回来报我。”

亲兵立刻便去了。

俨然一副要与唐家人二八分产的模样。

这事竟成了!

唐家诸人又惊又喜。

他们听说了唐家堡易主,都悄悄看着。发现这伙人做事十分规矩,不搜刮不骚扰。这些人便动起了心思,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此,原是想看看哭诉卖惨,能不能让青衫军的首领手指缝里漏点给他们。

哪知道见到主事人,竟是个女子,这些人心思就更活络了。

胃口说大就大起来。

竟成了!

果然是人有多大的胆,便能端多大的碗!

唐家堡土地早就厘清了,很快就有文书账房来报了个数字。

唐家诸人听得眼睛都直了。

两成竟然这么多!

也是因为唐家田产其实与他们根本无关。他们其实不过一些远房旁支的亲戚,唐家堡到底有多少良田,他们并不真的清楚。

乍闻这数字,真是又喜又怨。

喜的是发财了发财了!

怨的是刚才怎么才提个二八分,若是三七、四六、五五,那不是加倍发财!

扼腕!

叶碎金问:“这些可够你们分吗?”

领头人激动得连连点头:“够够够!”

九郎气得直翻白眼。

十郎更是握住了刀柄,就想向前。四郎却抬起手,拦住了他。

今日三郎带着七郎出去扫荡去了,留在堡里的四郎最长。

九郎、十郎年纪小,前几年他们二伯过世,叶家堡内部争权的事没让他们小孩参与。但四郎五郎都是看过当时的场面的。

他们六姐,可不是任人欺负的。

更不要说这是一群又怂又贪心的蠢货。

果然,唐家人正为这笔天降横财激动,叶碎金却笑了,对段锦说:“好大一笔呢,我原想着唐家人死绝了,咱们一刀一枪地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自然就归了咱们了。哪想到他们竟没死绝,这可怎么办?”

唐家人愣住。

段锦从小在叶碎金身边长大,近来更是被她手把手地教导,叶碎金的每一句话他都最知道该怎么接。

“那简单。”他笑着,缓缓抽刀,“就让他们死绝好了。”

段锦是叶碎金贴身第一人。亲兵们都跟着他行事。他一抽刀,大厅内便一片仓啷啷之声。

空气都好像忽然冷起来。

只有九郎、十郎乐了。

唐家诸人都僵住。

再蠢,此时也明白过来了。哪有什么天降横财,做梦。

连霸占了唐家堡的恶徒都能驱逐、杀死的人,怎可能是大善人。

“大、大娘子息怒,息怒。”领头人强行镇定,“先前只是玩笑,唐家堡是大娘子领兵夺回来的,自然都归大娘子,我等没有异议。我们只是来谢过大娘子为我唐氏族亲报仇雪恨。”

众人再次点头如鸡啄米:“是是是,没有异议。”

“那个,我等不如就……先告辞?”

有人脚下已经慢慢向门口移动。

叶碎金冷笑道:“我是大善人吗?你们来骚扰一场,就这样想走就走了?”

段锦喝道:“愣着干什么,都给我绑了!”

亲兵们一拥而上,不顾这些人哭着求饶,将人都绑了,按在地上。

领头人满头是汗,大喊:“娘子饶命!郎君饶命!我们不敢了!不敢了!”

叶碎金的眼神冷下来:“如今才知道不敢,方才怎么就敢?”

“唐家堡被霸占不是一日两日了,你们不曾来向恶徒索要过,怎地我来了,你们就敢?”

“口口声声自称是唐家人,唐小姐在堡里受辱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唐家人哭诉:“我等只是普通人家,恶贼杀人不眨眼。我等小民,怎敢相抗?大王饶命!”

大娘子已经变成了大王。

叶碎金冷笑:“我杀人就爱眨眼了?”

十郎忍不住问:“姐,要杀吗?”

这些人,真真是又可气,又可笑。可说要杀吧,似乎又不至于。十郎十分拿不准,故而询问叶碎金。

众人都看向叶碎金。

“杀这样的人只会钝了我的刀。”叶碎金转头对账房说,“清点一下人数,把那两成的田给他们均一下,按照咱们邓州的地价折算是多少?”

账房袖子里掏出小算盘,噼里啪啦一通,报了精确的数字。

“外面是他们带的人?”叶碎金问。

来的这些人是唐家远亲中有些体面的殷实人家,也都带有一二家丁,都侯在院子里。

大厅的门是轩敞着的,里面发生了什么,外面的随从都看得真亮。奈何院子里也都是带刀的青衫军,个个怒目。随从们只吓得腿软,却也不敢跑。

“派人跟着他们回去报信。”叶碎金道,“让每家按这个数字来交赎金。有金子交金子,没金子交银子铜钱,再没有,家里的绫罗绸缎,田产房铺,锅碗瓢盆,全给我端来。”

“这几个,给我吊到墙头去。谁家先交齐了,就放谁回去。”

一群人鬼哭狼嚎地被拖了出去。外面的随从小厮战战兢兢地被亲兵们押着出去了。

只恨老爷们贪心,非要来惹这群夜叉罗刹。

“姐,真叫他们给钱啊?”十郎还有点不信,总觉得像是强盗才做的事。

叶碎金无奈。

小孩子真是又天真,又单纯。

但她特意把弟弟们都一起叫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们看看,有些人可以多无耻厚颜。

她反问:“不然呢?任他们骑在我们头上拉屎,然后全须全尾地回去?”

都是富足中衣食无忧地长大的,这些少年现在已经能接受靠着与敌人的搏命厮杀夺取地盘、战利品。

但遇到这种看似手无寸铁的“良民”,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十郎挠挠头。

“十郎,还有你们,都要记住,”叶碎金严肃地告诉他们,“我们叶家自有家训,行得正坐得端,不行那等宵小之事,决不仗势欺人,尤其是良民百姓。”

家训素来如此。

九郎十郎正使劲点头,然而叶碎金话锋一转:“但是比这更重要的是,我们叶家,也绝不任人欺。”

“我们不去欺人,旁人想来欺我们的,便要狠狠地割他们的肉。让他们知道痛,以后再也不敢来。”

“今天这些人中,必有人要倾家荡产了。但那,难道怪我们吗?”

“唐家堡一直就在这里,从没挪过窝,从前他们怎么不来?无非是觉得叶家军行事规矩,欺负老实人罢了。”

“既有胆来勒索我们叶家,就要承受被狠狠割肉的惩罚。”

“这都是,咎由自取。”

果然如叶碎金所说,有几家是真的倾家荡产了。

青衫黑裤的叶家军过去,金银首饰、衣裳布匹都卷了走还不够,地契房契都搜出来,账房跟着估算,还不够。

实在是唐家堡资产真的不小,两成分摊到这十几个人头上,领头的富户尚能支付。其余跟着想去分一杯羹的普通族人根本没有这份财力。

最后,父母妻子儿女都被从自家的房宅里赶了出去。

青衫黑裤的叶家军当着乡亲邻里的面收了田地,封了宅子。

握着刀柄告诉围观的众人:“此户男人胆大包天,敲诈勒索我家大人。大人慈悲,饶他狗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如今人吊在坞堡墙头,按其勒索的金额缴纳赎金,这宅子,如今是叶家的了。”

父母妻儿大哭:“天杀的!早就跟他说别去!猪油蒙了心!”

乡亲四邻嗡嗡议论,很快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啐!

青衫黑裤的叶家军不搜刮不欺凌,行事规矩。新来的话事人甚至定下的佃租都比从前轻了。大家好生感激,都说唐家堡来了个大善人。

可这世道,若无有雷霆手段,铁硬心肠,怎配做善人。!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99423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