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推荐阅读: 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香江神探[九零]带着嫁妆穿六零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大唐]武皇第一女官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重生在夫君登基前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千山青黛他穿成了帝国瑰宝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七零之改嫁死对头东家有喜穿成残疾反派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竹马难猜小皇子贪睡天才维修师风月狩

第36章

“段小郎。”段和叫住了段锦,跟上来。

段和是宣化军出身。

段锦自然不知道前生后世的事,只知道之前启程攻打方城,段和曾出列说话,入了叶碎金的眼。特特叫他把段和提到了身边。

段锦跟在叶碎金身边,会关注每个叶碎金关注的人。

他关注了段和一段时间,发现与他颇投契。果然,主人喜欢的人他也会喜欢。

除了赵景文。

段和跟上,赞道:“真看不出来,小郎年纪轻轻,却很会说话。”

段锦笑道:“我本就是给主人跑腿传话的,不会说话可还行?”

段和提醒他:“小郎已经是校尉了,称‘大人’即可。”

段和不是第一个对他这么说的人了。

段锦于风中横了他一眼。

“便这校尉的出身,也是主人给的。”他说,“没了主人,我什么都不是,活不活得下来还得另说。”

“便一辈子喊‘主人’又怎样?”

段和摸摸鼻子,化解尴尬,笑道:“小郎忠心,大人定是看得到的。”

这一句倒深得段锦的心。

他拉段和:“走,去我屋里喝酒去。”

从前段锦不需要考虑人际关系这种事。

他自小在叶碎金身边长大,受她偏爱。自己又生得俊俏,口舌伶俐。在整个叶家堡都吃得开。

叶家长辈看他是个伶俐可喜的小厮,叶家小辈和他一起长大,当他是玩伴。

管事们都给他面子。

他这样吃得开的人从来不需要特别地去和谁拉拢关系。

说起来,还是赵景文给他上了一课。

段锦会特别关注叶碎金关注的任何人,怎么可能不关注赵景文。他一直都在观察赵景文,揣摩赵景文。

赵景文在门客、家将中拉拢人心的行为自然落入了他的眼里。

因私心而观察,因用心而细品,待品出些为人处世的道理来,也不耻于向自己讨厌的人学习。

人都是有长处的,赵景文若是没点长处,又怎么配站在主人身畔。

但叶府里他真心欣赏的人大多身份高,轮不到他拉拢。身份普通的人又大多看不入他的眼睛。

反倒是这个入了叶碎金眼里的段和,他瞅着颇不错,有意亲近。

段和与他所想相仿,也很想与这个节度使大人身边贴身的人亲近。

且这人还不是谄媚事人的无用之辈,他虽年轻,却头脑聪明清醒,身手谈吐都属上佳,不输给叶家的年轻郎君们。便上次方城之战,他的军功也是实打实的。

节度使大人在哪里,段锦就在哪里。不光议事堂他进得,听说节度使大人的书房,能够不通禀直入的,整个叶家堡便只有段锦一个人。

或者干脆说,整个邓州就只他一个。

如今,想与段锦亲近的可不是只有他。

段锦显然乐意和他亲近,段和岂有不从。

两人相携到了段锦的住处,正碰上叶碎金房里一个丫鬟抱着个包袱来找段锦:“主人叫我们给你缝的衣裳。快接着,好沉呢,累死我了。”

包袱不小,段锦忙接过来。

府里的秋装前阵子才刚配发下来的。段和虽然是亲兵,不算是府里的人,因看到很多仆从穿了新衣,也知道。

这送来的,显然是额外的待遇。

他打眼瞅着,段锦显然很习惯于这种超规格的待遇。他根本就没问“怎么又有衣服之类的”,反而是问:“怎是你来?秋秋呢?”

这丫鬟年纪小些,秋秋比段锦大几个月,当年和段锦一拨学的规矩,一起长大,十分熟稔。

秋秋虽已经是叶碎金身边的大丫鬟,但往日里给段锦送东西,都是她亲自过来。

小丫鬟笑嘻嘻:“秋秋姐订亲了,这几日都在躲羞呢。”

段锦吁了口气:“她定下来啦?订的谁家?”

“就是小亮哥,秦管事儿子。”

“那很好啊,阿亮办事很稳妥,以后定也能做个管事。你且等我一下。”

段锦给段和道个罪,匆匆先进屋去,拿了个荷包装了些碎银:“我随个喜,给她买糖吃。对了,她什么时候发嫁?”

“说是明年这时候。她再带我们一年。”

“那你告诉她,到时候我给她打个大银镯子,粗粗的,给她添妆。”

小丫鬟捏着荷包脚步轻快地走了,段锦才请了段和进到房里,炕上坐。取了小食与酒招待他。

段和打量这屋子,收拾的十分齐整,柜子箱子还包着铜角。

便是管事的房里,也就这样了。

且他四下看看,更是看出来:“你一个人住啊?”

旁的屋子敞着窗,都能看出是几个人合住的。

段锦眉飞色舞:“是,我可不一样。我可是在主人膝前长大的。”

刚才在军营,明明冷面冷口,气势凌厉,年纪轻轻便能镇住许多成年汉子。现在偏作少年清扬天真模样。

段和都看得明白。

因叶碎金也不过二十岁年纪。

十七八岁的少女和十二三岁的男童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但二十岁的女子和十五岁的少年郎差距就没那么明显了。

尤其段锦身量高,显然衣食用度都好,那身板结实矫健,从背后看着宽肩窄腰的,完全是成年男人的体格了。

这许多超格的待遇必会引人羡慕甚至嫉妒,难免有不好的话出来。

但单看段锦这份维护叶碎金的用心良苦,段和就觉得叶碎金偏疼这少年,值得。

段和也不说破,只和段锦斟上小酒,在窗边对酌。

聪明人和聪明人相处,就是轻松。

“我年纪小,哥哥不必与我客气,唤我阿锦即可。”段锦道,“一直想问哥哥,在方城之前,可曾上过战阵?”

“剿过匪。”

段锦眼睛亮起来:“我就说,看着就能看出来哥哥不是生手。”

段和也必须骄傲一下:“好歹我们是宣化军出身的。”

可不是什么杂牌军,是前朝的正规军。

段锦便与他复盘方城之战,分析当日情况。

说到方城之战,段和拍案道:“我须得说一句,咱们大人当真不愧是将门之后。这是她头一次领兵实战吧?我与咱们几个宣化老兵早就叽咕过,每一步的安排,几没有错处。若有,那是下边人没经过战阵,初战心慌,绝不是大人的问题。”

段锦比听到自己被夸还高兴,俊脸生辉:“那当然。”

两人用小食、餐碟、酒杯摆出地形,细细复盘起来。足足聊了半个时辰还多,十分畅快。

待离开时,段和已经和段锦勾肩搭背:“改日去我家里,让你嫂子炖只鸡,我招呼几个兄弟,咱们一起喝一个痛快。”

因是在叶府里,便连段锦也只敢小酌,并不敢喝醉的。

段锦眉眼带笑地答应,还包了点心让他带回去给孩子。段和也不推辞,笑着道谢接了。

段锦送他到叶府后门,段和感叹道:“邓州眼看着越来越安稳红火了,大人若是能再生个儿子,就更稳了。赵郎君早点回来吧。”

天色昏了。

段锦借着门檐的影子藏住情绪,只笑捶了段和肩头一拳:“不劳你操心。”

段和哈哈:“也是。”

拿着亲兵的饷,操着节度使的心。

段锦独自回房里收拾杯子碟子。

方城之战其实叶碎金早给他复盘过。兵书上的许多东西就是要这样才能落到实处。

但叶碎金的视角完全是指挥者的视角,所以段锦才找段和再复盘,从底层兵士的视角再反复推演分析得失,果然还是很有帮助的。

那些文字的东西,理解得更深刻了。

打仗,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但段锦的好心情都被段和临走前的多嘴给破坏了。

叶碎金自绝生育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除了本家血亲之外,就只有几个贴身的人知道。段锦和秋秋就都是贴身的人。

想起段和的话,段锦的心情矛盾极了。

难过叶碎金不能拥有自己的子嗣——女人都是想要孩子的,是吧?

但叶碎金不会给赵景文生孩子,他的内心深处又有种隐秘的庆幸。

要不然,主人和赵景文生下了小主人,他到底是喜爱小主人,还是厌恶小主人呢?

光是这么想,都觉得好生令人苦恼。

幸好,这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赵景文现在在哪呢?

段锦甚至有点希望,这个人最好就不要回来了吧。

不是有那种赘婿私自跑掉的吗?小时候就听说过。赵景文怎么不跑呢。

啧。

叶家军新兵第一次大考场面相当相当壮观。

一千多条汉子都打着赤膊,排队轮流考核。青衫的老兵负责考试、巡逻,文书们登记。

人虽多,却也井然有序。有吆喝声、训斥声维持秩序,又常有喝彩声或是起哄声响起,场面热火朝天。

身上有军职的叶家人几乎都到了。

年轻郎君们尤其兴奋,因叶碎金许了他们可以先挑人,看顺眼的就可挑走做亲兵。当然,要等三次考核都通过录正之后,不过现在可以先甄选。

除了叶三郎一如既往地沉稳,其他如四郎五郎诸人,各个瞪大眼睛,摩拳擦掌,定要挑些好苗子,先登记下来,不能让旁人抢了去。

叶碎金一身戎装行走在队列之间,腰肢收束,配着长刀,衣摆在风中猎猎翻动。

她走到哪里,哪里的军汉们就赶紧挺直了腰背。

诸人跟在她身后,也四处扫视。

这热火朝天的场面,令叶四叔心中翻涌许多说不出的感慨。

他看看走在前面的叶碎金,虽是女子,却身姿矫健,腰背挺拔。

这是邓州叶家的掌家人。

邓州节度使。

她还这么年轻!有无限未来!

叶四叔不由又骄傲又心酸,又有股子豪气充塞着胸间。!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79788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