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推荐阅读: 这题超纲了犯罪心理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私房医生听见没某某老王不想凉[重生]非人类医院台风眼星际第一火葬场英灵变身系统3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锦衣杀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针锋对决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小纯风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33章

“这里面做了一个烟道,冬日里可以烧火取暖,整个屋里都暖,跟地龙、火炕一个意思。”叶四叔马鞭指着地窝子说。

叶郎在马上极目望去,有点不敢信:“去方城前,才刚开始挖……”

如今竟然这样大的规模了。

叶四叔嘿嘿一笑:“有人力,自然就快。原是先来的给后来的盖,后面人越来越多,盖得快,再后面的人到的时候,已经盖齐了。如今都没住满。”

父子俩下了马,走在军营间。

各处营房前都飘了饭香。

青壮汉子们刚下了操,有些套了无袖的两裆,有些直接打赤膊,地窝子旁边找地方一蹲,呼噜噜地吃得香!

黝黑的脊背上有汗水晒干的痕迹。

“瞅瞅,刚来的时候一个个可瘦!一脸菜色。”叶四叔感慨,“再瞅瞅现在。”

许多人肉眼可见地壮实了起来。

能吃饱,高强度训练,自然人就壮实。

叶郎穿过军营,看到已经有人吃完了饭食,去打水。

邓州有四条河,水源充足,水渠引水、打井都不难。叶碎金从一开始就是先使人打井,找到了水源才划定了兵营的最终位置。

男人们一桶一桶的水提起来往身上浇,洗去汗臭味。一天的训练之后,因为能吃饱,甚至还有余力笑闹。

这么多精壮的男人聚集在一起,饭香混着汗臭弥漫在空气里。

又有水汽洗刷。

叶郎行走在其间,能感受到力量。

叶家堡的力量。

“爹。”他站住,对叶四叔道,“六娘比旁的人都更适合掌家,咱们好好地跟着六娘吧。”

叶四叔把手一抄,哼哼:“用你说。”

叶郎在夕阳里笑了。

段锦用了晚饭,从缸里舀了盆水,就在院子里擦洗起来。

少年曾经瘦削的身体,也一天天地变得更加结实起来。

同院的伙伴刚吃完饭回来看到他,意外:“阿锦,今天怎地这样早?”

这段时日以来,段锦每天都回来得很晚,今天却竟然比他们很早。

段锦嗯了一声:“今天没什么事。”

有人注意到他情绪不高,怪道:“怎么了?谁惹你了?”

段锦说:“没人。”

别人又道:“我们可都知道了,你都是校尉了!怎地不高兴,还拉着个马脸?”

段锦啐他:“你才马脸!你是驴脸!”

伙伴们哈哈大笑。

段锦擦干身体,套上衣衫。

伙伴们过去把他围在中间,跟他拉关系:“……听说要选亲兵,吃穿用度皆不一样。咱们这样的关系,你可不能忘了,定要把我们弄进去。”

段锦气他:“那你得好好练功,功夫太孬可不行。”

那人梗着脖子:“我功夫要孬,这院子里没人敢说功夫好!”

大家又笑,动手动脚,互相贱招。

闹够了,还是有人羡慕:“阿锦,你以后可和我们不一样了。”

他们依然是部曲家丁,住正房的人也有担任小头目的,但终究还是家仆的身份。而段锦,他已经是陪戎校尉。

他是官身了!

段锦道:“校尉又怎么了?我便是做到将军,也照样是主人的小厮!”

众人轰笑:“嚯!已经想当将军了!”

段锦回屋拿了钱出来:“去去去,拿去沽酒,我请客。别来烦我。”

大家嬉笑着去了。

段锦踏进自己房中,反手带上了门,向后一靠,靠在了门板上。

的确是不一样了。

他其实是能够清晰感受到的。

同个院子里一起住了那么久,如今大家想的还只是想进亲兵营,想要更好些的待遇,想当管事。

而他现在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是练兵,是统筹,是赋税,是邓州的布防计划,是粮、铁、兵、甲。

叶碎金时时刻刻把他带在身边。

无人的时候便教他,有人的时候便让他自己听自己看。

她什么都教他,文也教武也教。

她甚至将叶家回马枪最后的两式都教了他。除了他,再没有旁人学了。

可若让他自己说,他其实只想做时刻在她身边听唤的小厮,做为她牵马的仆从,做护卫她安全的兵士。

真的,这样就够了。

就想一辈子都做她的人。

可她似乎不许他满足于做一个跑腿办事的小厮或者牵马杀人的兵士,她对他似乎有着很高的期望。那她究竟想让他成为什么样子呢?

段锦不懂。

他抓了抓头发,感到无端的烦躁。

也并非无端,他心里其实很明白——是赵景文回来了这件事,让他感到烦躁。

他知道这是不对的。

他只是叶碎金的小厮,赵景文才是叶碎金的夫婿。他有什么立场去嫉妒赵景文?

可他就是嫉妒。

这嫉妒以前还能深藏,甚至可以欺骗自己不存在。

可一天天地,他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叶碎金和他之间那无法言传只能意会的亲昵,就越来越妒恨赵景文。

刚才,伙伴们笑他想做将军。

想做将军算是什么野心吗?他的主人都已经是邓州之主了,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自己终会成为将军。

只是一个按部就班的事罢了。

若说野心……

他每日每夜,强烈到身体要爆炸的那些对她的肖想,才真正叫作野心。

叶碎金洗漱出来,看到桌上摆着许多东西,都是叶四叔带回来的,皇帝赏赐的。

都是好东西。四叔说的没错,这一趟非但没亏,还赚了。

丫鬟们笑嘻嘻拥着她过去:“主人快来看。”

身边的丫鬟都不是眼皮子浅的人,依然会赞叹。毕竟是来自京城,皇帝所赐,都非凡品。

“主人你看这个。”丫头拿着一块貂皮吹了口气,皮毛上吹出了一个漩涡,“真好。”

这等品级的貂皮中原少见。叶碎金接过来摸了摸便知道:“这是北疆胡域过来的。”

手感真的是好,这个皇帝她未曾与之照面过,看着是个出手大方的人。

毕竟是连燕云十六州都能送出去的人。

叶碎金道:“正好,给阿锦做一件貂皮披风。”

她说完,原本热闹的房中忽然一静。

叶碎金诧异抬眼,却见丫鬟们都面色怪异地看着她。

她陡然察觉到自己的失言。

从前在宫里有什么好东西,她都是先想着把最好的给段锦。

一时竟忘记了那是上辈子的事,如今段锦的身份还摆在那儿呢,也不怪丫鬟们愕然。

“算了,他还小。”叶碎金笑着把貂皮递还给丫鬟,“去,给四叔送去。”

丫鬟笑着接过,抱着去了,房中的气氛又恢复了轻松。

叶碎金扒拉了扒拉。

她做了许多年皇后,见过的好东西太多了,能入她眼的东西不多。

直到扒拉出一柄刀。

看着普通,普通的鱼皮鞘,也没有镶金嵌玉。但真正的武人其实都不喜欢在兵器上搞太多花哨。

叶碎金仓啷抽出来,便觉得寒意扑面。

“好刀。”她细看,赞道。

取了根头发吹过去,发丝遇到刀刃便断了,真真的吹毛可断。

“去,给阿锦送过去。”

身边的大丫鬟接过去,笑嘻嘻:“我去。”

她和阿锦年岁差不多,一起长大的,非常熟稔。

如今身边的这些丫鬟,到后来早就嫁人了。叶碎金记不清她嫁得是谁了,只记得嫁得好像还不错。

大约今年就该嫁了吧。

同岁的段锦,却一直不娶,至死未娶。

大丫鬟抱着刀去了段锦住的院子。

院中的小伙子见着她,个个殷勤得不得了。大丫鬟笑吟吟点头,径直去拍了段锦的门:“作什么这么早就关门睡觉?快起来,主人有赏赐给你。”

“主人”二字果真灵验,话音才落,段锦就开了门:“谁睡了,读书呢!”

丫鬟啧了声,踏进房中。

段锦忙推开了窗,又敞着门,才道:“快给我看看。”

丫鬟把刀递给他:“喏。这可是四老爷从京城带过来的,皇帝赏赐的。”

皇帝算什么,重点是叶碎金把皇帝赏的东西又赏给了他。

段锦眉开眼笑地接过来。

丫鬟见他还没铺床,炕桌上果的确有书,便坐到炕上翻了翻:“真在读书啊?”

段锦抽出刀:“是兵书,别乱动。”

兵书是贵重的东西,在叶家也是典藏之物,只有叶家人才能摸得到。丫鬟晓得事,忙缩手。

看了一眼段锦,却怔怔。

她是知道段锦从小在叶家私学里伺候小郎君们,跟着上了学。她不知道,主人竟将兵书都借给他回来看。

怪不得要关门。

段锦挽个刀花,喜道:“好刀!”

丫鬟道:“皇帝赏的,能不好嘛。”

段锦收了刀,殷勤地开柜子拿了干果点心出来招待丫鬟:“姐姐吃。”

无事就喊名字,有事才叫姐姐。这般讨好,必有所求。

丫鬟:“哼。”

果然,段锦问:“别人都得什么了?”

丫鬟说:“皇帝老爷给的上好的貂皮,主人叫给四老爷送去了。”

段锦赞道:“四老爷是长辈,应该的。”

赵景文常说四老爷小坏话,瞒不过段锦。

赵景文不喜欢的人,段锦就喜欢。

何况他看得出来,不管以前怎样,叶碎金如今是真心放下芥蒂,诚心诚意地和四老爷和睦相处。

甚至在赵景文和四老爷之间,不知道别人看不看得出来,反正段锦觉得,她明显是偏着四老爷,不偏赵景文的。

丫鬟道:“别的不知道了,我拿了刀就给你送过来,不知道其他的主人怎么分派的。”

所以是先赏了四老爷,紧跟着就赏了他。

段锦问:“赵郎君呢?”

“不知道,赵郎君忙去了,还没回房。”丫鬟说,“嗐,赵郎君和主人是夫妻,赵郎君想要什么没有。”

她说着,心底却忽然想起刚才叶碎金拿起那貂皮,不想着给自己的夫婿裁个什么,却竟想给段锦做件披风。

她顿了顿,问:“我听说李管事托了秦管事给你说媒?”

段锦佩服:“你消息可真灵通。”

他忙又道:“我拒了,也没有往外乱说。他们都不知道说的是谁。”

“我晓得。”丫鬟说,“是李家女儿自己哭哭啼啼地偷偷与别人说了,别人又说与别人,一来二去,才传到我耳朵里的。”

丫鬟道:“李家你都看不上,你想寻个什么人啊?”

段锦抛了颗干果,张嘴接住:“你别管我。我们男人十岁再娶都不晚。倒是你,可比我还大半岁,怎地还没说定亲事?赶紧地,看好了就下手,别好的都叫人挑走了。大家都是熟人,要叫熟人抢跑了新郎,我也不好意思动手帮你抢回来。”

说到自己身上,女孩子扛不住,满面通红地啐了他一口,气咻咻起来:“我走了!”

段锦笑嘻嘻送了她。

到院外狭道上,段锦说:“说真的,赶紧挑,别等以后后悔。”

脸上竟有几分严肃。

他们从小就熟识,他是盼着她能嫁得好的。

丫鬟抬手:“讨打是吧!”

段锦笑着逃回院里去了。

丫鬟骂了一句,笑着放下手,自往回走。

走到甬道无人处,停下脚步。

主人连兵书都给他。

主人对他的偏爱傻子才看不出来。

第一拨任命,他榜上有名,已经是官身。

未来他会娶个什么样的女子呢?反正不会是她这样的奴婢。

少女低下头去,抹了抹眼睛。

许久,收拾好了情绪,继续往回走,又是主人身边利落能干的大丫鬟。

自有许多人求娶。!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69626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