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推荐阅读: 听见没八卦误我东宫有福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职业替身判官非人类医院股掌之上提灯映桃花锦衣杀老王不想凉[重生]魔道祖师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高危职业二师姐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针锋对决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我还能苟[星际]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

第15章

第15章

徐瘸子,一个会养马的瘸子。

叶碎金终于想起这个名字来了。

“叫徐瘸子来见我!”

徐瘸子忐忑不安地被带到偏厅,见着叶碎金就跪下:“见过主人。”

他老而瘸,但熟知马性,自卖自身靠当马夫在叶家堡混口饭吃。

“起来说话。”叶碎金道。

徐瘸子腿脚不便,得撑一下地才能站起来,段锦过去扶了他一把。

才站稳,叶家堡的女堡主就说:“老徐,我给你二十两,买你的手里的舆图。”

徐瘸子差点又没站稳,瞪着眼睛道:“你、你怎知……”

段锦上去给他后脑一巴掌:“怎么说话呢!”

徐瘸子忙请罪,但还是好奇:“主人,怎知道我有那东西?”

叶碎金说:“我问过了,你当年带着两匹马,连马带人投到叶家堡。那马是军马,你是宣化军的老兵吧?”

宣化军早没了。徐瘸子回想起来也唏嘘。

他本就是军中负责养军马的。

那年宣化军节度使身死兵散的消息传回来,他的妻子便收拾了细软,带着护卫她的青壮兵丁投奔娘家去了。

她一个女人家,带不走全部。当时留守的兵丁已经炸营了,眼看着要出事,她跑得十分匆忙。

亏得跑得快,后面果然乱兵冲进了节度使府,能拿就拿,能抢则抢,还有扛了丫鬟回去做老婆的。

至于兵营里像徐瘸子这种老弱病残的,抢不过别人。别人吃肉,他只能喝汤,跟着蹭点。

因为对府邸不熟悉,徐瘸子一路就误入了白虎堂,箱子都被前面的人砸了,全是看不懂的文书,扔了一地。徐瘸子正泄气,忽然发现了这份舆图。

当兵的岂能不知舆图是机密。

想了想,觉得“机密”约等于“值钱”,便抱了走。

后来才发现,这东西不好变现。因寻常人根本不需要,也不敢要。再值钱也找不到下家,只能道声晦气。又舍不得扔,悄悄藏起来。

后来快没饭了吃了,牵着最后两匹私藏的军马来投奔了叶家堡,当上了马夫,总算有个能养老的地方了。

总之叶碎金舆图到手!那心情别提多好了!

简直是阳光灿烂。

段锦在书桌前头伸着脖子好奇地张望:“主人,这就是舆图?这么多线,看着眼晕。”

徐瘸子走路太慢,舆图还是他抱回来的。舆图不是一张,而是一套,装了一整个木头箱子。还挺沉的。

“以后要颁下军令,舆图都属于机密,擅观者军法处置。”叶碎金说。

段锦唰地就把脖子收回来了。

叶碎金噗嗤一笑:“过来,让你看。”

少年咧嘴笑,开心地绕到书桌后去看。

叶碎金指着那些线条教他:“这是山川,这官道,这是村庄,这是河流……这个是告诉你尺寸缩减了多少,比一比这两处之间的长短,算一下就知道大概的路程了。”

段锦翻了翻,为这舆图的精细程度惊叹咋舌。

“当然了,这舆图可是出自节度使府。”叶碎金道,“这是从前的朝廷钦制的。”

段锦赞叹:“‘朝廷’可真厉害。”

叶碎金看了他一眼,告诉他:“朝廷即是‘国’,他厉害,是因为他有最大的地盘,最多的军队,最丰裕的税收。你在一个地方掌握了这几样,你也是这个地方最厉害的。”

段锦感觉得出来,叶碎金在教导他。

他一个小厮,主人为什么要这样地教导他呢?他屏住了呼吸。

“阿锦。”叶碎金道,“我这书房以后夜间上锁,白日里得有人守门。院中不论日夜得有人值守。你去安排。”

段锦应喏:“是。”

但他好奇:“主人,你刚才说……军令?我们,怎地还有军令、军法?”

叶家堡有私兵部曲,但名义上不能叫“兵”,亦不能成军。正经对外的名称其实是家丁。

段锦就是家丁。

“我们既然要做邓州的主人,以后就不能再小家子气。”叶碎金说,“不能老是想着叶家堡如何如何,家里如何如何。”

“至少得想着,邓州如何,百姓如何。”

“那就得有一支足够的军队,来保护邓州,管理邓州。”

若以前,段锦或许乐呵呵只听听,毕竟这些都遥远。

可跟着叶碎金出去一趟,杀过乱民,怼过县官,就好像忽然打开一扇窗给他,让他的视野和心都不会再被叶家堡的高墙围住了。

他稍想象一下,就忍不住胸口起伏。

叶碎金喜欢看少年眼睛明亮、未来无限的模样。

她笑了,又正色说:“阿锦,你以后在我身边,会听到看到很多。”

“头一样,你要用心学。我教你的东西,都要往心里去,光记住不行,还要会活学活用。”

“再一个,要管住自己的嘴。我没有让你往外说的东西,一个字都不许往外说。对谁都不行,包括……”

“赵景文。”

段锦本来正猛点头,听到最后的名字微微怔住。

叶碎金却已经低下头去:“记住就行。”

她翻了翻,找出了河南道、山南道、淮南道的舆图全铺开,边界连接起来看。

“我记得这边……”她的手指缓缓划过舆图,忽然“哈”一声,在某处狠狠地戳了戳,“我就记得!”

“方城。原来是方城。”她摁住那地方,抬起眼问,“家里谁是宣化军出身的?”。

段锦想了想:“项将军?”

“将军”实际是个花名。此人姓项名达,以前在宣化军中不过是个九品的仁勇校尉而已。

后来宣化军留守部炸营哗变了,他不愿落草,自己混了一阵子没什么出路,投靠了叶家堡。

因有一次酒后吹牛皮说“宣化军要还在,我好歹也得混个将军”,大家便给他取了个花名,叫他“项将军”。

叶碎金却忽然顿了顿。

段锦抬眼,不明白她怎么了。

叶碎金松开手,盯着方城两个字看了一会儿,问段锦:“若以后,叶家堡里出个能耐人,比我强,有人便不想听我的话,转去听那人的话了。你说,我该生气吗?”

段锦光是听着都生气了!

“那怎地不该生气?”他恼道,“当然该生气啊。”

叶碎金却沉吟了一下:“其实也不一定,得看他是什么人。”

“若是咱自家的人,我会生气。”

自家人,既包括叶四叔叶三郎这样的亲人,也包括如段锦这样的仆人。

若是族亲,有血脉相连,原该同脉连枝,上下一心才能壮大家族。

若是仆人,便有忠于主人的义务。

“但若是杨先生、项达他们,我该羞愧。”叶碎金道,“良禽择木而栖。他们若另寻东主,那是因为我不如人,是不是?”

她带着笑说的,但段锦依然很生气。

“主人怎么会不如人。邓州谁不知道主人。我倒不知道邓州还有什么人本事大过主人了?”他眉毛竖起来,“这人是谁,拉出来让我看看。”

少年生起气来,好像炸了毛似的,特别可爱。

叶碎金眼睛都笑弯了。

“没关系。”她欣慰地说,“哪怕世上的人都离我而去,阿锦还跟着我,我就不怕。”

段锦把胸膛一挺:“我不管别人,反正我一辈子跟着主人。

叶碎金说:“好,那你去叫项达,让他来见我。”

段锦正要去跑腿,叶碎金又唤住他:“做我弟弟那件事,好好再想想。”

段锦眉毛一挑:“不用想。我这辈子都是主人的小厮,我就爱给主人做小厮。”

说完,不待叶碎金再说,他就一溜烟跑了。

天晚了,叶碎金还没回正房。赵景文问了问,说她在书房,便过去想看看。

去那里,碰上了项达。

赵景文停下唤了声“项兄”。

项达功夫很好,且他以前是校尉,于兵事细务上经验颇丰,现在在叶家堡也是管理着家丁。

开玩笑,就唤一声“项将军”,熟稔的也有唤“项老七”的,赵景文从来都规规矩矩唤一声“项兄”。

他是赘婿,堡中颇有些人看不上他。但项达对他印象一直还好。

两人停下说了两句。赵景文问他怎地这么晚,与叶碎金谈什么。

项达回答:“也没什么,就是问问我从前宣化军的一些旧人。说的时间长了些。”

赵景文心中微动。

叶碎金如今的野心根本不隐瞒。堡中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还持保守态度,但年轻些的都被她鼓动得血都有点热。

赵景文是举双手双脚支持叶碎金的。

她莫非是想收服那些宣化军旧部。

他走到书房那里,阶下却有两个兵丁。什么时候书房有兵丁守卫了?

抬脚要上台阶,兵丁竟然拦他:“郎君稍待,容我等通禀。”

赵景文诧异。

兵丁告诉他:“今日下午新立的规矩。”

既然是叶碎金的规矩,赵景文毫无异议,立刻配合。

很快兵丁来请他进去。

进去书房,许多蜡烛火焰明亮。他的娘子执着笔,伏案在写写画画些什么。

烛光里,她的眉眼鼻梁看起来都那么美。

她的容貌张扬又大气,天然有种然他仰望的气场。赵景文爱煞了这一点。

但,书房里不止她一个人。

一个男子站在桌边,背对着门口,正在为她研墨。

那人背影颀长挺拔,肩宽腰细。一望即知是个年轻男人。

书房中两个人都没说话,却隐隐有一种难言的亲密感。

那是谁?

有一瞬,赵景文感到了不仅是困惑,还有油然而生的危机感。!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38532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