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推荐阅读: 娇妾老王不想凉[重生]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魔道祖师营业悖论[娱乐圈]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非人类医院我还能苟[星际]职业替身东宫有福赠我予白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针锋对决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高危职业二师姐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职业替身,时薪十万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英灵变身系统3

第3章

第3章

皇帝在她死后的模样叶碎金并没有看到。她在这一世的生气耗尽,最终闭上了眼。

临终前这一生走马灯似的回放,最后居然定格在了裴莲的身上。

裴莲,裴贵妃,皇长子生母。

这个女人和她斗了半辈子,直到终于认清了赵景文这个男人,直到彻底心冷。

她也曾自恃美貌,可死的时候形容枯槁。

“娘娘……”她临终前,干枯的眼窝里都是悔恨的泪水。

“不值。”

“我和娘娘,都不值。”

那时候叶碎金并不完全认同她的话。

觉得不过是因为她最终没做成皇后。她要是做皇后,或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可如今,叶碎金觉得是真不值。

这一生,都不值。

如果,如果能重来一次。

如果,能重来一次……

……

……

六月里烈阳如火,暑气正盛。

一匹枣红健马疾驰在乡间路上,带起一串烟尘。

忙着收割夏粮的农人也抬头看去,惴惴不安。

“那个不是段小郎?”

“出什么事了这样急?”

时值夏粮收割,因流民太多,时有哄抢粮食的事发生。叶家堡往各个庄子都放出了人手,维持治安,防流民变暴民,聚众抢粮。

人要是饿极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黄县那边,听说把县官吊起来烧死了,县库都抢空了。

便有人担心了起来:“别是堡里出事了吧?”

他们都受叶家堡庇护,方能在此乱世得一方安宁。每每听到流民们讲外边的事,都觉得庆幸。

地方上若有一豪强,天塌下来便有豪强顶着。他们在下边喘气儿就行。

就怕豪强也顶不住。有些乱兵比匪徒还凶狠,所到之地如蝗虫过境,遍地狼藉。

就怕那样。

皮肤黝黑的庄头裤腿挽着,热得满脸汗过来吆喝:“杀才!莫呆着不动!赶紧干活!粮食打下来,早一日入库,早一日大家伙都踏实!”

农人问:“二爷,段小郎怎走了?他这是回堡去?可是出事了?”

叶家堡自崛起,便在邓州的地头上护得这一方平安。

因有他家在,邓州三个县都还有主官,打理着民生政务,看着与太平时没什么两样。

不像北边,当官的怕死,流水官都跑光了。朝廷这些年换了两个皇帝,国号换了两回啦,也没有新的官员委派下来。

许多县衙都没有县太爷了,都是本乡本土的县丞、县尉在顶着。

遇事虽不敢出战,但好歹能组织民壮守个城门,事有不对,赶紧关门自保。

庄头道:“能出什么事!大小姐派了兵丁四方巡视,敢有不开眼在叶家地界上动手的,一律打出去!”

有庄头这话,大家伙稍稍安心了些。

但还是有人咕哝:“要是老堡主还在就好了。”

听说搁在南边,有几千兵丁在手就可以立地称王了,要没胆,也可以先称将军。

整个南边,大大小小的王、将军林林总总几十个,都是地盘大、手里兵多的。

叶家堡有部曲过千。按照南边的情况,至不济也可以自封个将军了。

可现任的堡主是个年轻女子,大家不期然地就对她没有这种期待。

“咕哝啥呢!再胡说八道看不撕烂你的嘴!可显着你会说话了是吧!”庄头怒骂,“大小姐十七岁掌家,三年了,可有饿着咱?可让外乡人欺负过咱?”

“你可是不服气?不服气去找大小姐打一架!瞧大小姐不一枪挑了你!”

瞎咕哝的农人忙缩脖。

庄头叉腰:“别耽误农时!没看见那些外乡人,眼睛都冒绿光了。快点,今年的粮食赶紧打下来,送去叶家堡,咱才能踏实!”

看农人们慌张收割,庄头才咕哝着回到小路上。

望了望刚才那匹马远去的方向,正是叶家堡,他的心里也不踏实。

因那段小郎虽是随着兵丁队伍来巡视的,却不是普通的兵丁。乃是大小姐身边亲近得用的小厮。

他奉命出来做事,这样急慌慌地往回赶,也不怪旁人多想。

叶家堡这是出了什么事?

段锦才顾不得别人怎么想,他臀不沾鞍,跑出了八百里加急的速度。

马蹄声好像敲打着心脏一样让人焦虑。

三日前,他随着兵丁巡视夏收,防流民暴动。忽然不知道怎地一阵心悸,当时他下意识地就望向叶家堡的方向,总觉得那里好像发生了什么。

想跟别人说,又觉得听起来不大吉利的样子,便忍住了没说。

谁知今日便有人从堡里赶过来叫他回去,道是大小姐三日前忽然魇住了,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说些谁也不懂的胡话。

昨夜她终于清醒了,却抓着身边人的衣襟问:“阿锦呢?阿锦是不是还活着?”

“他在哪?”

“叫阿锦来见我!”

夜里没法赶路,堡里今天一早就赶紧派人来寻他。

段锦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一对时辰,便是他那阵心悸之时。

他就知道必不是好事!

不叫旁人拖累他的速度,他一人单骑便往叶家堡赶。

这趟出来的有些远,便用急行军的速度,也在天黑之前才赶回了叶家堡,只他那匹大小姐今年才赏给他的好马,没进坞堡大门便脱力倒地了,害他也滚了一身土。

守门的兵丁都认识他,忙去扶了起来:“你小心啊!”

段锦捉着一个熟面孔的问:“主人怎么样了?”

那兵丁道:“堡主怎么了?我们不知道。”

是他傻了,守门的兵丁哪会知道堡主府里的事。

段锦匆匆穿过坞堡大门就去拉信兵的马:“马借我!”

坞堡名为堡,实际上可以说就是一座城。从大门到叶府,还有好大一段距离。门里备着几匹马,若堡外有情况,信兵便骑着快马去堡主府报信。

段锦一路骑着马冲回叶府。

路上的乡亲指指点点:“是段小郎。”

“段小郎也长大了呀,真俊。不知道谁家能得这样的女婿。”

段小郎是大小姐捡回来的孤儿,无父无母。但他俊俏伶俐,在大小姐身边长大,甚得大小姐喜爱,一身功夫都是大小姐亲自指点的。可以想见将来至少也得是个管事。

他如今十五岁了,还没说亲,许多有女儿的人家都心动。

立时便有人酸:“嗐,咱不嫌弃人家是天煞孤星,人家还嫌弃咱呢。那眼睛长在头顶上,谁都看不上呢。”

旁边人笑道:“马嫂子,不是我说,你家闺女跟你生得一个模子,也不怪人家段小郎看不上。”

马嫂子作势欲打,路人笑逃。

也有人叉腰在后面跳脚骂:“段小郎你跑甚!踢翻了我的菜筐,记得赔钱来!”

流民进不得坞堡,这坞堡里只有本地人。一眼望过去,街上店铺集市人来人往,汉子挑担,妇人挽篮,说说笑笑,竟还是一副太平盛世般百姓安居的模样。

段锦在叶府大门口将马丢给门房:“还给城门那里!”

他一路风风火火便往叶大小姐的正院去。

叶家如今就大小姐一个女眷,大小姐又是家主,并不分内外院。

到了院门口,叫指挥着婆子往外抬水的丫鬟一把扯住:“哎!哎!你不能进去!”

段锦一头汗:“主人叫我回来的!”

“赵郎君先回来了!在屋里呢!”丫鬟扯着他往外去,“主人不叫人,谁都不能进。”

段锦脚步顿住,看看掩着的房门,抿了抿唇。

赵郎君叫作赵景文,他是大小姐招赘的夫郎。

赘婿身份贱,常被人看不起。大小姐不许旁人看不起她的夫郎,早早地就立下规矩。她治府如治军,便是丫鬟也都令行禁止。

他们夫妻二人在房里带了门,那便是不唤人谁都不能进了。

段锦十五了。同龄人都当爹了,聚在一起难免说些荤话。他虽还没经历过,却也该懂的都懂了。

他看了一眼,便别过脸去,任丫鬟扯着他出去。

“怎一身土?”

“骑马摔了”

“骑马还能摔,看把你能的。”

“主人怎样了?”

“没事了。前两天吓人,人都不清醒。燕婆婆来跳了一场,驱了邪,喝了符水睡一觉,再醒过来就好了,完全没事了,你不用急。”

丫鬟说:“就当时不知道怎地,一直问你,问你是不是还活着。吓人呢。”

丫鬟说着拍拍心口,回想当时大小姐那个眼神,真的让人怕。

少年的眉眼却舒展开来,终于放心了,又带了笑,很得意:“主人魇着了都记挂我!”

丫鬟啐了他一口:“赶紧洗换去,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见你呢!看你这脏样,泥猴子似的!别弄脏了房里的地毯!”

跑一路快马,流一路汗,还暴晒,自己都能闻到臭味了。

可不能这样出现在主人面前。姓赵的就从来都是光光鲜鲜的。

段锦抬脚就走:“这就去洗!”

叶碎金这两日一层层地出汗,一觉惊醒便是一层汗。

才洗了个澡,便听见屋外人声,丫鬟进来说:“赵郎君回来了。”

叶碎金浸在热水里,缓缓睁开了眼。

赵景文。!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uwenyi.com/4936218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