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修真四万年 > 铁拳之敌(五)火刑

铁拳之敌(五)火刑

推荐阅读: 天书进化快穿女主真大佬最后一个道士会穿越的外交官七根凶简在末世中崛起我有一座恐怖屋地球纪元我的一天有48小时某美漫的传奇人生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快穿白月光有毒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捡到一个末世世界在港综成为传说时空旅人传奇无限装殖青囊尸衣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史上最强店主

“乾元城!”

一石激起千层浪,镇民们再次聒噪起来。

诚如雷烈所言,乾元城是北方大城,方圆千里之内的拳法中心,拳神眷顾之地,其规模至少是赤金镇的百倍,拳神殿的级别,都要高出赤金镇许多。

连乾元城都被机械和蒸汽之力渗透,可见局势已经败坏到了什么程度,难道平静万年的拳神世界,又要再起波澜了么?

“大家稍安勿躁,我已经派出三队人马,星夜赶赴乾元城,去通知那里的拳神殿了。”

雷烈朗声道,“乾元城有九座铁拳学校,数百拳法流派,更有几十名达到‘苍穹之境’的宗师守护,岂是这么容易,就被邪道宵小破坏的?

“相信乾元城拳神殿的祭司和各大流派宗师们,知道这个消息,一定能施展雷霆手段,将机械妖和蒸汽魔的信徒都连根拔起。

“果真如此,第一个发现邪道妖迹的我们赤金镇,便是居功至伟,少不得从乾元城得到大把赏赐。

“事实上,上个月我才刚刚从乾元城的拳神殿得到消息,现在拳神殿的最高圣殿,已经注意到了妖魔作祟的问题,对于各地举报、协查和捉拿邪道徒的赏赐,都大大提高了,倘若我们这次果真协助乾元城抓住大批邪道徒,甚至捣毁了机械妖和蒸汽魔的祭坛、巢穴,赏赐绝对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丰厚。

“用来洗髓伐经、脱胎换骨的天材地宝,乾元城大宗师创造的全新招式,甚至进入乾元城著名拳法流派进修的机会……到时候,我们就在赤金镇举行一场演武大会,所有人公平竞争,争夺这些赏赐!”

一语既出,众皆哗然。

原本只是来看热闹,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好处。

财帛动人心,拳神世界以武为尊,力量便是最重要的财富,而获取力量的机会,足以让所有镇民都对拳神更加虔诚,也对拳神在人间的使者祭司雷烈更加信服。

有了大把赏赐打底,雷烈再把自己的亲外甥格斯推出来时,阻力便少了许多。

尽管不少镇民都认识格斯这个镇上有名的废物,知道他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不过,一来看在他死去的老爹,昔日镇上第一强者“格伦”的面子上,二来看在他有可能为镇子带来这么多赏赐的份上,三来碍于祭司雷烈的强势,对于格斯能得到的奖励,大家也不便多说什么谁叫这小子运气好,第一个发现了邪道徒呢?

格斯昏昏沉沉,眼里满是血肉模糊的秦义的鬼影,耳边都是秦义的惨叫。

他一阵阵想要呕吐,如傀儡般任凭舅舅摆布,隐约听到舅舅绘声绘色夸耀他的功劳,甚至将他无意间发现的线索,说成是警惕性极强,主动跟踪秦义,才揭穿了这个邪道徒的假面具。

格斯吃了一惊,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像是利刃般刺在他身上。

他想要反驳,肩膀却被舅舅的大手按得死死的,浑身酸麻,动弹不得。

格斯觉得自己如置蒸笼,度日如年。

只想快点挨到审判结束,好逃回家里,在被窝里躲上三天三夜。

正在昏沉之际,忽然听到人群里传来一阵野兽般的啸叫。

“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

群众像是饥肠辘辘的野兽,指着秦义,齐声怪叫。

审判已经结束。

接下来便是裁决和……行刑。

格斯大吃一惊,没想到私藏机械弩的裁决竟然会这样严重,天哪,他还以为秦义最多会被罚苦役,或者放逐!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他,他,他他他!

浸泡了油脂的柴火很快在行刑架下堆了起来。

秦义被雷烈以重手法卸掉下颚,嘴里又塞了一大坨烂布,再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以绝望到近乎平静的眼神,死死盯着格斯。

“愿火焰清洁你污秽的身体,而拳神能宽恕你软弱的灵魂。”

烈焰很快烧起来了。

秦义被熊熊燃烧的油脂,燎成了满身水泡的癞蛤蟆。

格斯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也在疯狂地焚烧着。

他再也看不下去。

不顾镇民们兴奋的吼叫和舅舅诧异的目光,他奋力推开人群,挤了出去。

格斯拼命奔跑,试图逃离充满焦臭味的空气。

眼泪不争气地流淌出来,不知是因为悔恨、羞耻还是恐惧。

他想就这样一直跑下去,跑到镇子外面,被全世界抛弃。

但他却一头撞在一堵结结实实的铜墙铁壁上,摔了个四脚朝天,鼻血狂涌。

格斯揉揉眼睛和鼻子,发现一堵黑墙笼罩在自己的头顶。

是一个和他年龄相仿,体型却至少比他壮硕三倍的青年。

肌肉因愤怒而高高隆起,青筋似蛟龙般张牙舞爪,这青年眼里喷涌而出的烈焰,比正在焚烧秦义的火苗更加炙热。

他叫秦勇,是秦义的大哥,亦是格斯昔日的同学。

拳神世界的惯例,孩童长到三五岁,不分男女,都要送到铁拳学校去修炼。

毕业的年纪,则没有任何限制,只要能通过“铁人巷”的试炼,年纪再小都能毕业,升到更高一级的拳法流派,进行更加艰苦卓绝的拳法修行。

秦勇和格斯同岁,曾经和格斯一起在铁拳学校待过几年。

但他是拳法天才,仅仅五年就闯过铁人巷,进入镇上最厉害的“鹰击拳馆”修炼,听说今年就能出师,以“自由拳手”的身份去闯荡世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下。

格斯却是一次次留级,每次进入铁人巷,都被鼻青脸肿地打出来。

昔日同学的差距越来越大,两人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毫无交集的关系。

却因为秦勇的弟弟,格斯现在的同学秦义,再度碰撞到了一起。

秦义正在火刑架上饱受煎熬,被烧得“吱吱”作响。

秦勇的牙齿和指骨,亦发出恐怖的爆响,看他鲜血狂涌的眼神,恨不得将格斯生吞活剥。

旁边还有几名秦勇的好兄弟,也是格斯昔日的同学,都用愤怒而鄙夷的眼神盯着他。

格斯腿软,不敢起身,也不敢直视秦勇的双眼,慌乱地辩解道:“秦勇,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不用说了,我弟弟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我们秦家还要多谢你及时把他揪出来,帮他的灵魂,摆脱妖魔的纠缠。”

秦勇一字一顿,阴森道,“格斯,你真是拳神最虔诚的信徒,希望拳神赐福与你,让你早日领悟‘铁拳之道’,而不是现在这样的废物,也希望你永远都能经受住拳神的考验,千万不要像我弟弟一样堕入邪道。

“否则,我弟弟的下场,就是你的明天了!”!

本文网址:http://xiuzhensiwannian.quwenyi.com/1518534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