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恐怖灵异 > 唐朝好驸马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悲催的李恪

第两百三十一章 悲催的李恪

推荐阅读: 驱魔师龙血圣帝海贼之祸害时空穿梭大军阀末世黑暗纪降头师虫族民调局异闻录谨言地狱公寓鬼喊抓鬼都市逍遥王异常恐慌Black便利店花都坏少最强兵王鬼眼新娘百鬼全书精灵之短裤小子附身人

既然要做戏,那就做足,李恪专门跑到城里面,买了一个白玉簪子,做欢喜状送给小蝶。小蝶正在花园里的秋千上坐着呢,迷蒙的双眼没有焦距,好像是在想念什么人似的,惹人怜惜。

如果这小蝶不是奸细,李恪觉得会有几分真心待她,最起码一辈子衣食无忧,可小蝶是倭人,注定没有这个福分了。现在他还要悲催地和小蝶相处,心里面别提有多别扭了。

“小蝶,你在这里呢!刚才想什么呢,像是很难过的样子。”李恪面带温柔的笑容,信步走过来,身体抽条了,长得很高,大约有一米七这样的了,翩翩公子做派,自然引来小蝶的娇羞侧目。

“三公子,您来了。小蝶不难过,只是想到了故去的爹爹,心里十分想念,所以一个人躲在这里,清净一会儿。”小蝶温柔小意说道,站起来,动作优美地给李恪行礼,恰如其分。

李恪伸手扶起来,怜惜说道:“小蝶,莫伤心,等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来,来,今天我去外面办差,经过一家玉器行,给你买了一个白玉簪子,你带上一定很合适。”

小蝶看到李恪手里的簪子,面露欣喜,这公子现在更加喜欢她了,那她暂时还是安全的,没有人会欺负她,笑着说道:“既然这样,少爷就给小蝶带上吧。”

李恪亲手把白玉簪子插进小蝶的发间,好像是情不自禁被迷住了,紧紧抱着小蝶,呼吸急促。小蝶的脸,也因为李恪孟浪举动,娇弱无骨。躺在李恪的怀里。男人不过如此,没人能够抵挡她的魅力。

既然做戏,那就做全套,李恪情不自禁,用手去撕小蝶的衣服,只能刺啦一声,袖子撕坏了,露出一节白生生的胳膊,引人垂涎。

这时候,长孙冲进来。一把推开守在外面的李恪侍卫,说道:“你们走开,我找你们家少爷有事。”说完,便硬闯进来,正好看到衣衫不整的两人。

李恪紧张不已。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至于小蝶那被撕坏的衣服。暂时管不到了。正处于意乱情迷的时候。小蝶还有点晕乎,她的衣服被撕坏了,只好躲在李恪的身后。

长孙冲冷眼看着李恪和小蝶,一声不吭,氛围很紧张,好像非常气愤这两人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此等羞耻淫荡的行为。

“大表哥。你......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李恪结结巴巴说道,演得很投入,像是真的一样,内心却在苦笑。他以后是想成为风流人士,但绝不是下流种子。

长孙冲在心里不得不佩服这李恪的演技,堪称影帝级别的,皇家小孩各个都不简单啊,继续黑着脸说道:“之前我听到你和下面的丫鬟厮混,我还不相信。没有想到你真的是这样,临来之时,姑丈可是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哎,也是我的失职,你......你真是气死人了!”一副非常失望的样子。

“大表哥,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李恪连忙求饶,一脸担心的样子。

“你才多大,就沉迷于女色,你爹知道了,以后会怎么想你。你这个女人也是可恶,风流成性,居然勾引少爷做出苟且之事,来人啊,把这女人给我关进柴房,三天不准给她吃饭,等忙完了,再做处罚。”长孙冲开始处罚小蝶,现在就是把小蝶稳住。

“大表哥,我真的不敢了,你就放过我和小蝶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情不自禁。”李恪上前,躬身给长孙冲行礼,请求放过小蝶,眼神经常和小蝶在空中交汇,情意拳拳。

小蝶也顾不得袖子被撕掉了,跪在地上说道:“求长孙少爷饶了我吧,小蝶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大表哥,小蝶三天不吃饭会饿死的,要罚就罚我吧。”李恪硬气说道,他是皇子,长孙冲不会把他怎么样!

“我待会再教训你,把小蝶给我拉走。”长孙冲厉声说道,身后冲出两个侍卫,把小蝶拖走了。

“公子救我,公子救我......”小蝶的声音非常凄厉,听的人心疼不已。

李恪着急,拉着长孙冲的袖子,大声说道:“大表哥,你就放过小蝶吧,我再也不敢了......”

小蝶已经被拉走了,李恪还没从戏里面出来,一脸紧张。

“小子,表现不错。”长孙冲拍拍李恪的肩膀,“相信小蝶已经相信了。”

李恪擦擦脑门上的冷汗:“哎,争取这次能成功,以后也和这小蝶拉开距离。”

“不过现在还不行,每天晚上夜里,你得给小蝶送饭,这样她一定会认为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疼惜她的,她的身份没有暴漏。你好好和她说说,解释一下,以后不能让她就近伺候的原因。等以后到长安,一定好好补偿她。”长孙冲交代说道,“相信经过这次,小蝶也不会在你面前经常露面。每次见到,只要给个眼神,眉目传情,意思意思。”

李恪明白了,说道:“大表哥,我还得去啊?”

“那当然,你想啊,我们把她关起来,过几天又把倭人的据点端了,小蝶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想明白我们已经知道了。可是你对她念念不忘,她就会心存侥幸我们还不知道,她就会继续潜伏,并且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长孙冲解释说道,“再说了,只是从柴房外面送点吃的东西,说点暖心的话,就可以解决后顾之忧了。”

李恪想想,也是,点点头说道:“好,晚上我去。”

到了晚上,月黑风高的时候,李恪带了两个馒头和一个鸡腿,偷偷摸摸跑到关着小蝶的柴门,轻轻敲了几下:“小蝶,你在吗?”

小蝶一听有了来了,便急忙哭着说道:“公子,你是不是放我出去的的?”

李恪身上有钥匙,但他是不会进去的,只是压低声音:“小蝶,你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关在这里,没有找到钥匙。不过我给你带来点吃的,我会尽快想办法,救你出去的。”说完李恪把东西从门缝里面送进去。

小蝶一听,心里气愤,这长孙少爷管的也太宽了吧,哭着说道:“公子,这长孙公子是您亲表哥吗?我怎么觉得他对大公子比你好呢!”

李恪一听,苦涩说道:“我和大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大表哥的确是大哥的亲表哥。”语气里的苦涩,半真半假,不过想到长孙冲从来没有为难他,有什么东西,都没有落下他,已经非常高兴了。

“怪不得呢,我说这大表哥一点不给少爷情面呢。”小蝶趁机给长孙冲上眼药,挑拨李恪和长孙冲的关系。

“这些话,你在外面可不能乱说。你也饿了吧,赶紧吃点东西吧。”要不是之前和长孙冲通好气,估计现在还真能被挑拨心里起了风波。

小蝶白天只吃了早饭,就被关进了,饿了两顿,拿着馒头和鸡腿,便开始吃起来。

“公子,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公子这么疼我,我是不会离开公子的。”小蝶吃完,轻声说道。

李恪接着说道:“我也不会让他们把你送走的,安心在这里,顶多关你三天,到时候你低调些,等到了长安,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小蝶一听,内心火热,之前虽然李恪对她有点怜惜,但从来没有给她承诺,现在说了,让她安心不少。

“公子为小蝶着想,小蝶就算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小蝶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自来水一样,哗啦哗啦往下流。

李恪不由感慨,这女人可真会演戏,安慰说道:“别说死啊,不吉利,好好保重,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被表哥知道我来看你,一定会更加生气的,弄巧成拙。”

小蝶柔肠百结,哽咽说道:“小蝶记住了,绝不给公子添麻烦。”

李恪走了之后,小蝶赶紧擦擦脸上的眼泪,把刚才没有吃完的东西收好,留着明天吃。从小受到的训练,小蝶可以把各种情绪收放自如,这便宜吴王算是落在她手里了,就是长孙冲这个人太讨厌,把她关在柴房,等以后她翻了身,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这个人。师祖,那天说了杀掉长孙冲,可是后来又改口,不知道为什么。

这小蝶一连被关起来三天,下巴更尖了,惹人怜爱。李恪没有过来接小蝶,而是让身边伺候的丫鬟来接小蝶。小蝶以为李恪是为了不让长孙冲抓到把柄,没有怀疑,也不怨李恪。

李恪虽然和小蝶保持了距离,但每过三五天,总是会偷偷过来看小蝶,不是送点胭脂水粉,就是首饰之类的东西,倒是把小蝶哄得服服帖帖。

一切准备就绪,李业诩调派两百人,围住了如意家具和美人居。

柳源清上自从小蝶那里出来之后,就一直住在如意家具,再也没有出门,不过手底下的人,从大唐百姓的手里收了很多稻种。现在只要等到那个叫棉花的东西收上来之后,收集好种子,他们就可以回东瀛了。(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tangchaohaofuma.quwenyi.com/1270019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