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恐怖灵异 > 唐朝好驸马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内奸(三)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内奸(三)

推荐阅读: 末世黑暗纪毒宠佣兵王妃百鬼全书地狱公寓三国之占山为王与鬼为妻Black便利店圣天使物语龙血圣帝换换爱海贼之祸害异常恐慌我的老公不是人凌天战尊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降头师虫族劫天运时空穿梭大军阀花都坏少

(无语凝噎,三江票啊,大白不想垫底啊!)

李业诩虽然被捂住嘴巴,但一个劲儿的眨巴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一定不会坏事儿。

长孙冲放开捂着李业诩的嘴巴,轻声说道:“我只是初步怀疑,昨日那钱静忠跟在几个倒夜香的人后面,而且我从东边树林子看到有鸟类扑腾飞行的踪迹。”

“这钱静忠一定有鬼。”李业诩机灵多了,一下就认定钱静忠有鬼。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长孙冲疑问道。

“那几个倒夜香的是几个人,他们不可能都是内奸,而且按照规定,他们是一起行动的,没有单独行动的权力,而钱静忠据说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和倒夜香的人汇合之前干什么的。”李业诩振振有词,说得合情合理。

“那你还有什么法子可以证明,这钱静忠有问题吗?”长孙冲问道。

李业诩得意一笑,说道:“那还不简单,前几天我不是发现他箱子里面有鸟扑棱棱翅膀的声音嘛?我们就偷偷进去看看钱静忠房间箱子里有没有鸟的羽毛,这样不就印证了我们的猜想。最为重要的是,如果是信鸽的毛,小弟认识,这样就可以确定这钱静忠到底是不是内奸了。”

“是个好法子!毕竟那是个箱子,钱静忠想处理掉也不可能那么容易。”长孙冲说道,“那我们就想个法子,到他营帐里面看看。”

“这钱静忠还要一个时辰巡逻能回来,要不我们现在就到他的营帐搜搜?”李业诩摩拳擦掌,非常兴奋,要是能亲自确定钱静忠是内奸,那他就有一大功。

长孙冲赶紧拉住要冲出去的李业诩,急忙说道:“刚才还夸你聪明呢,你现在就过去,一定慌慌张张的,而且会引起钱静忠的怀疑。如果只是钱静忠一个内奸,也还好说;如果不是,我们这样不是把那些暗处的内奸惊倒了,那以后怎么办怎么办?”

“我明白了,长孙兄,要是我们能确定钱静忠是内奸,我爷爷一定不会只把钱静忠抓了,反而面上不显,但背地里动作不断,进而将计就计。”李业诩心有成竹,跟在爷爷身边这么长时间,对爷爷行事有了一定了解。

“你爷爷是老狐狸,你就是小狐狸!就这么干!”长孙冲赞同说道,“不过我们直接进去,总会有人看到的,这样不好,不如我拿火折子,从后面烧了钱静忠的营帐,你呢,离钱静忠最近,你就可以立即跑进去,找出那个箱子!”

李业诩满脸敬仰地看着长孙冲,这个法子好,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说道:“那长孙兄就是一个胖狐狸,以钱静忠的警觉,烧一个营帐,好像有点不妥,不不如把旁边的营帐也烧了吧?”

“烧你的?”长孙冲斜着眼睛问道,“军营里纵火,可是大罪!”

李业诩连连摆手,笑话,他带的东西很多,怎么可以让长孙冲烧他的营帐,干巴巴讨好说道:“另一边的。”

“那好吧!不过你动作迅速点,要不然我可要倒大霉的。”长孙冲提醒说道,现在还是晚上,要是真的着火,他不死也得被打成半死。

长孙冲拿着火折子,旁边的也给点起来了,然后才把钱静忠的营帐点着。

长孙冲不敢让火烧得很大,只烧了半平方米,就是端盆水浇灭了一个大窟窿的营帐。

李业诩赶紧去端着盆子赶紧救火,泼了水,冲入钱静忠的房间,到了房间里找到那天那个不起眼的木箱子,上面有几个换气的小孔,赶紧打开,里面果真有几根羽毛,李业诩赶紧放在贴身的小袋子里面,把箱子放在原处,继续救火。

李业诩的动作很快,等周围的人端着水过来,李业诩已经弄好一切了,正在救火呢!

李业诩的营帐也被烧了三分之一,这下做戏做得可足了,惊动了很多人。幸亏有的人还没睡着,灯亮着,才没有被吓到。

钱静忠虽然疑惑,但他的营帐虽然被烧了一些,但一共烧了三个营帐,加上房间并没有少什么,便也没放在心上,只不过巡逻的时候更加谨慎了。

只不过李业诩直接去了长孙冲的营帐,从怀里掏出几个小小的羽毛,说道:“长孙兄,你猜的没错,那个箱子已经空了,但里面有几根羽毛,被我给拿来了。”

长孙冲虽然不能肯定就是信鸽的羽毛,但可以肯定,绝不是鸡鸭的羽毛,说道:“这下可被我找到证据了吧!”

李靖听说营帐着火,第一反应就是内奸下手了,但听到下面的奏报,觉得并不像!

长孙冲和李业诩正谈得起劲,大柱说道:“少爷,李大将军和尉迟将军有请!”

长孙冲带着李业诩赶紧去了李靖的营帐,倒是霍强,看到长孙冲上蹿下跳,貌似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当李靖和尉迟敬德看到李业诩手里的羽毛,问道:“你从哪里找来的?”

“回大将军,在钱静忠的箱子里!”李业诩恭敬说道。

“那火是你们放的?”李靖黑着脸,并没有因为找到内奸而高兴,反而因为长孙冲和李业诩犯下的大错气愤。

长孙冲和李业诩点点头,李靖气得差点吐血,营帐很密集,最忌讳火,这要是着起来,控制不住,而且很多人现在都在休息睡觉,很容易发生营啸。

“十七条五十四斩”不是瞎摆设,到时候就算长孙冲是长孙无忌的儿子,李业诩是他的亲孙子都保不住性命。

李靖伸手重重在李业诩的脸上来回打了两巴掌,还要打,但被长孙冲拉在身后,李靖那清瘦有力的大手,重重打在了长孙冲的脸上。

长孙冲和李业诩脸上被打出红肿的手指印,嘴角有血。

“业诩?”李靖阴沉说道,手一挥,把长孙冲推到一边。

李业诩赶紧跪下,吓得不敢哭,说道:“孙儿错了,孙儿错了,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了。”

长孙冲第一次看到李靖教训李业诩,就这气场,连他都想下跪了。长孙冲看向一边的尉迟敬德,希望这位长辈给求情,但尉迟敬德了解李靖,如果今天不出气,李业诩和长孙冲以后会受到更多的惩罚,而且今天长孙冲和李业诩做的事情,错大发了。

“错在哪里?”李靖从牙缝里挤出这四个字。

李业诩挺直腰板,留着眼泪回答说道:“长孙兄不懂军纪,可是孙儿知道,却没有告诉长孙兄,而且还和长孙兄一起放火,犯了十七条五十四斩的规定,当斩之。”!

本文网址:http://tangchaohaofuma.quwenyi.com/1270008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