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恐怖灵异 > 唐朝好驸马 > 第九十章 兄弟有难(二)

第九十章 兄弟有难(二)

推荐阅读: 碎脸女友唐朝好驸马毒宠佣兵王妃13路末班车末世黑暗纪花都坏少圣天使物语鬼葬海贼之祸害虫族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盗墓手记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地铁2035异常恐慌精灵之短裤小子极品保姆魔兽世界之星辰使者吞噬星空屌丝道士

段瓒还以为就他自己肤浅呢,没想到兄弟们都一样,讪讪笑道:“我爹看我笑,直接给了我一脚!原来是我傻啊!”

长孙冲和李业诩,段瓒有着同样的心情,老狐狸总归是老狐狸,吃的盐比他们吃的米还多,过的桥比他们走的路还多,这句话并没有被夸大。他们这些年轻人,很容易被表象迷惑,看不到事情的本质;而那些老人,经历的事情多了,独具慧眼,稍微琢磨,就能看到事情的本质。

“所以说,父母说我们的时候,不能只觉得厌烦,其实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情,都必有深意。就像段兄家里,还不是因为还没有第三代的后人闹出来的,要知道没有后人,你们段家抛头颅,洒热血,以后都给谁啊!荣耀地位什么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长孙冲趁机给李业诩和段瓘上上政治课,把两人身上的叛逆思想连根拔除。

李业诩深有感慨,说道:“兄弟,要是别人跟我说这话,我根本不听,现在跟你这么一谈,我现在终于知道祖父的苦衷了。你们都知道的,我爹只知道吃斋念佛,准备成仙呢。祖父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和业嗣身上,我又是长兄,更加严厉。不过我也挺感谢祖父的,教会了我很多,上了战场,我也不怕。”

“是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所以大家都不要抱怨,淡然面对。”段瓘像是想通了似的,笑笑说道,又干了一杯。

酒足饭饱之后,段瓘准备回家,多问了一句:“冲贤弟,这药有没有需要忌口的?”

长孙冲一个激灵,差点把这件事情忘了,连忙补充说道:“吃了药丸之后,男女只能吃白粥,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吃,更是不能吃荤,吃油,记住,只能吃白粥,连吃一个月。”

“哦!”段瓒庆幸,幸亏他多问了一句,要不然不是要白费了药丸,“对了,那个······那个吃完之后,什么······什么时候同房啊?”

从段瓘面红耳赤,在边上乐呵呵的李业诩像吃了兴奋剂似的,笑着说道:“段二哥,难道还是个雏儿?”

段瓘被李业诩这么说,脸更红了,说道:“你才是雏儿呢,我身边可以有两个同房丫鬟呢!”

李业诩笑喷了,段家的家教很严,伺候他们的哪是什么丫鬟,而是老婆子,从今天段瓘的脸红和强词夺理,一定是一个新鲜童子鸡。

“笑什么笑,我的第一次可是要留到洞房花烛夜的,哪像你们整日做混蛋的事情。”段瓘恼羞成怒说道,不管是在长孙家了,伸手要打李业诩。

长孙冲赶紧揽着,说道:“业诩,你别笑了,段兄这是洁身自好。刚才你问的,我就告诉你,可以同房,而且还要经常同房,这样受孕的机会大一点。”

段瓘想到还是这个事情比较紧急,先回家把药给了兄长再说。至于李业诩这小子,以后有机会削他。

段瓘带着药丸,火速赶回家,正好在院子里看到正在陪着大嫂看赏梅花的大哥段璎。

离老远就闻到段瓘身上的一股酒味,段璎皱皱眉头要发火,段璎的妻子范氏知道小叔子最近心情不好,还和老爷子顶嘴,已经猜到这个小叔子心里面在想什么。

“夫君,二叔心情不好,你就不要火上浇油啊,要怪就怪我没用,不能给段家留后!”范氏一想到这件事,如鲠在喉,刺得她心疼不已。

段璎见妻子难受,心疼说道:“柔儿,你别这样,我这子定不负你!”两人从小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感情很深。插不进第三个人。

段瓘老远就到大哥,大嫂亲亲我我,说实话,心里面还是挺羡慕这两人的,不由加快步子,说道:“大哥,大嫂,我有好东西给你们。”

段璎纳闷,这个弟弟整日只知道练武,没心没肺的,今日怎么会有东西给他,问道:“二弟,什么东西啊?”

段瓘掏出装药丸的瓷瓶,说道:“哥哥,这是我给你和大嫂找的药,是远古的一个方子,来源可靠。你们拿去试试,说不定今年我就能抱上大侄子了。”

段璎看着好看的琉璃瓶里面,有几颗药丸,拿在手里半信半疑,问道:“这东西有用吗?我们已经试了那么多次,已经不打算再试了。”

段瓘急了,这可是长孙冲精心研制的,能是差得东西嘛,斥退左右下人,轻声说道:“大哥,大嫂,这东西可不是从那些不知底细的游方郎中得来的,而是小弟从长孙冲那里得来的。”

“长孙冲?”段璎讶然,长孙冲什么时候学医,不是最近又搞出一个哲学,辩证法吗?

“那个超级金疮药就是长孙冲根据古方上面试做的,我那屁股打成那样,涂了那药,第二天照样起来耍石锁。这个促孕的药,应该也不会差。”段瓘解释说道,尽快说服大哥,大嫂。

“新制的金疮药,虽然没有你用的好,但也差不到哪儿去。可是长孙冲怎么会给你这药啊?”段璎虽然有点相信,但他不觉得段家和长孙家有这么好的交情,让长孙家拿出来送给他们。

段瓘挺挺胸脯,得意一笑说道:“我和长孙冲那可是好兄弟,就差斩鸡头烧黄纸了,我就在他面前说了几句,他就上心了,给了我这药。”

段璎看看长得和他差不多高,甚至还比他壮实的二弟,才意识到二弟长大了,不是那个只知道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孩子了。段璎用力拍拍段瓘的肩膀,说道:“谢谢你,二弟!”

“我们是亲兄弟,说这些外道了,对了,吃了这个药之后,只能吃白粥,不能吃其他的任何东西。大哥,你喜欢喝酒吃肉的,要想要孩子,一定得忌口;大嫂,你喜欢吃一些甜食糕点,以后也不能吃。要是犯了忌讳,吃的药就不管用了。”段瓘强调忌口,九十九拜都磕头了,不能差最后一跪。

范氏凝眉,问道:“二叔,真的要忌口?”

段瓘沉声说道:“当然要,你们能否有孩子,就看这一次了,大嫂,就算再馋,也得忍住,说不定不久之后,你们就有自己的儿子了。”

“好,我忌口,我们夫妻二人只吃白粥。”范氏一想到自己的肚子能大起来,那颗沉寂的心,火热跳动起来,不就是一个月不能吃零食嘛,小事一桩。

段瓘见两人下了决心,转身离开,突然想到长孙冲交代的话,说道:“吃了药之后,要多同房,受孕机会大一些!”

“二叔······”范氏一听面红耳赤,被小叔子当着丈夫的面,说这些事情,就算已经成亲好几年,范氏还是有点不习惯。

段璎呵呵笑道:“哈哈,多谢二弟了,为兄我知道怎么做了。”

范氏见丈夫如此爽朗的笑声,羞涩地提起裙边,转身离开。

“大哥,赶紧去追大嫂,至于爹那里我会和他说,让他最近少给你安排差事!尽量不要去值夜。”段瓘笑嘻嘻说道,段璎武功高强,是宫里面的带刀侍卫,在宫里当值自然也分到白班和夜班。

“混小子!”段璎笑着骂道,两人年纪相差六岁,也算是他看着弟弟长大的,现在弟弟知道体恤他这个做哥哥的。

段瓘去段志玄书房里,汇报了此事。

段志玄点点头,言简意赅说了一句话:“要是你大嫂有孕,今年我就让你上战场。”

“谢谢爹!”段瓘喜出望外,恨不得他大嫂肚子明天就能大起来。

且说段璎和范氏回到房间,倒了热水吃了药丸,短时觉得浑身一轻,身体逐渐发热,迫不及待关上门,大行周公之礼。

随身伺候的丫鬟,都不敢靠近放慢太近,实在是里面的声音太邪恶,太让人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了。

段瓘听到随身小厮的回报,偷偷乐了半天,难得他大哥段璎有如此放浪形骸之事,大哥和父亲段志玄非常像,整日黑着脸,像别人欠他钱似的,以前没少挨父亲和大哥的黑脚。

段志玄找上段璎的上司打招呼,这一个月,他儿子身体不适,请假休养。段志玄亲自向李二说明真实原因,李二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爽快答应,批了假期,并且还赏赐了很多珍贵药材,并且派御医过去看看,以示恩宠。

段瓘这次作为,让段志玄心情非常好,不管成不成功,他儿子知道动脑子了,凭着一身武艺,不愁没有出息。!

本文网址:http://tangchaohaofuma.quwenyi.com/1270005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