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恐怖灵异 > 唐朝好驸马 > 第八十一章 师尊,师兄,师弟

第八十一章 师尊,师兄,师弟

推荐阅读: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地狱公寓地铁2035哇!今夜哪里有鬼?谨言民调局异闻录附身人海贼之祸害换换爱注册阴阳师屌丝道士极品保姆末世黑暗纪鬼喊抓鬼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我的老公不是人碎脸女友毒宠佣兵王妃精灵之短裤小子都市逍遥王

这都什么事儿啊,长孙冲蛋疼,有话好好说,好好地玩哪一出啊!他可是看到李二和他老爹此时正那眼神刺他呢,要是处理不好,本来不是他的错,他的屁股照样会挨揍!

长孙冲赶紧躲开,伸手去扶萧瑀,让这一头发胡子发白的老者给自己下跪,长孙冲还真有点顶不住。

只听见萧瑀大声说道:“请受徒儿一拜!”

长孙冲吓得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说萧大爷,您有没有搞错啊,你都这把年纪了,居然拜我为师,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嘛!

萧瑀跪在地上不起,喋喋不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自诩满腹经纶,心志坚定,但此时才知道虚度几十年,才真正领悟其中真意。人的好坏不是外物决定的,而是人的本身。师傅,刚才所说哲学,内因和外因的辩证法,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师尊,虽年纪虽小,可早就有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只不过是闻道先后,不论年纪大小,此等见解在我之上,可以开宗立派足矣!”

长孙冲彻底傻了,他只不过把现代所做的一道政治哲学题背了出来,没想到居然有人也能感受到王八之气,虎躯一震,要拜他为师。

看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萧瑀,程咬金一向口无遮拦,小声和身边的尉迟恭说道:“莫非这萧老头疯了?”

萧瑀起身怒斥:“你才疯了,你们全家都疯了!”

我靠,这也行!长孙冲胡乱爬起来,说道:“萧大人,有话好好说,小子当不起!”

“当得起,当得起!”萧瑀赖在地上不起来,“你答应收我为徒,我就起来。”

长孙冲可不敢应下这话,这萧瑀的脾气,又臭又硬,隋炀帝是他姐夫,他顶嘴,被贬官惩罚;当了李二的臣子,又是经历五次罢相,一辈子都不是什么安分的人,要是和这样的人有了亲近的师徒关系,那他长孙冲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要知道古代的师徒关系和父子关系差不多,他不敢也不能接受啊!

长孙冲看向龙椅上的李二,又看看他爹长孙无忌,请求帮忙。

李二不知道从何劝起,只好用眼神拜托长孙无忌,管好你家儿子。

长孙无忌硬着头皮,上前去拉萧瑀,说道:“萧大人,您还是起来吧,你这把年纪跪在这里,这不是折煞小儿嘛!你是一个对学问严谨之人,那以后你们互相切磋就行,无需拜师。”

这萧瑀比长孙无忌,李二等年纪大了很多,长孙无忌边说边觉得头皮发麻,怎么就被这硬骨头给缠上了。

论理这萧瑀的身份再高贵不错了,比如他是梁朝天子儿,隋朝皇后弟,尚书左仆射,天子亲家翁,哪一个身份都令人高山仰止。还有这萧瑀一向爱惜自己的羽毛,为何今日这般狼狈?

萧瑀急了,跪在地上装死狗,不答应,就不起来。

“哎······萧爱卿!······”李二不知说什么,担心刺激到萧瑀,正好此时后面上来小太监,小声趴在周和耳边说了几句。

周和眼睛一亮,小太监过来,说李刚来了,这李刚又比萧瑀年长很多,也能说几句重话,更何况萧瑀平日里非常敬重李刚。

周和赶紧在李二耳边说了,李二大喜,说道:“快请李老爱卿进来!”

长孙冲一看到李刚进来,顿时激动地差点泪流满面,他都快被萧瑀这个老小子架起来烤熟了,此时此刻,李刚这个师傅,比他爹还亲。

“师尊!”长孙冲赶紧李刚行礼,那殷切的小眼神,让李刚苦笑不得,平日里也没见这长孙冲对他这么依赖。

李刚已经从周和那里知道萧瑀要拜长孙冲为师,这如何使得?至于什么原因,周和没时间说,他也不得而知,现在先把人劝起来再说。

李刚还没回神呢,萧瑀跪在地上,叫道:“师祖!”

萧瑀这一称呼不要紧,李二差点从龙椅上栽下来,不小心胡子拽下好几根;众大臣,差点没站稳,摔跟头。不过也纷纷在心里感慨,这萧瑀皮脸也太厚了吧,顺杆往上爬的功夫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程咬金自诩脸皮厚,但在萧瑀面前,自认为甘拜下风,认第二。

李刚一个趔趄,长孙冲赶紧扶着李刚,说道:“师尊小心!”

李刚审时度势,现在李二不好开口说话,长孙无忌说的,萧瑀不听,他既然来了,事关他的弟子,他不能不出头啊。

师门传承很重要,李刚还准备让长孙冲传承他的学问呢,可是这萧瑀已经定型,并不适合做长孙冲的徒弟,而且萧瑀年纪摆在这里了。

“萧大人,冲儿是我的弟子,但他毕竟年纪小,基础不稳,老夫觉得此时收徒不妥,会影响他以后的进步。既然萧大人执意要入冲儿门下,要是萧大人不嫌弃的话,可以拜老夫为师,这样你们就是师兄弟,同门师兄弟,自当有互相切磋学习的机会,不知如此可否?”李刚临时只能想到这个折中的方法,把这件事情圆过去了。

萧瑀一听,眼珠子一转,说道:“拜见师尊!”站起来之后,“师兄好!”

长孙冲赶紧回礼,说道:“萧大人年长我许多,还是我称您为师兄吧!”

萧瑀一听,喜不自禁,说道:“师弟好!”

长孙冲有种上当的感觉,好像这萧瑀已经算好会有这样的结果似的,不一会儿,长孙冲已经由师尊,变为师兄,又变成师弟。仔细想想,这样的结果还是他长孙冲哭着喊着求来的,早知道他就算不做师尊,做师兄也好啊,谁让他嘴贱,甘愿做人家师弟。

看到萧瑀那双漂亮的老男人丹凤眼中闪现出神采奕奕的精光,他可以百分之一万的肯定,他上当了。不光长孙冲看出来,李二等群臣也看出来了。

“今日师兄多有得罪,还请师尊,师弟莫怪,待会下朝,我一定在家里设宴款待,好好给师尊,师弟赔礼。”萧瑀笑眯眯说道,和刚才那个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人,简直就是两个人。

李刚见萧瑀已经叫他师尊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得点头说道:“甚好,以后可得改改你那强人所难的性子。”

萧瑀连连说道:“师尊教训的是,徒儿谨记!”

长孙冲现在不得不佩服萧瑀此人,也太性情了,怪不得会被五次罢相,这脸皮够厚,翻脸跟翻书一样快;能屈能伸啊,怪不得不管是在隋朝,还是大唐都能做高官,封国公,这等本事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能比得上的。萧瑀要是承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魏征很诧异,他虽然性情耿直,但脸皮还没有萧瑀那么厚,只觉得长孙冲有理,也就是感慨一声青年才俊,机敏过人罢了,哪里会想到拜师。

两者一比较,萧瑀的算计把魏征早就甩出去八条街了,他早就明白,他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他以及他的后人走学问这条路是最安全的。普通的文人,已经可以保证安全了,但如果一个家族长盛不衰,那必须得有值得留名青史的本事。

他自认为自小聪慧,熟读百家之书,但那都是读别人的,没有自己的。他刚才从长孙冲的一系列辩解中看到了希望,现在有儒学,怎么就不能有哲学呢?而且这个哲学听上去,就很高深,一定可以大有所为。

李二虽然猜得不是很透彻,但也觉得不是什么坏事,今天可是见识了这老匹夫的厚脸皮,原来以前和他争执,还是这老匹夫藏拙了。要是这老匹夫每次这样无赖装死狗,李二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萧爱卿,你可是今日所为,可以定位藐视朝堂,该当何罪?”快要下朝了,李二要是再不出声,估计大家以为这朝堂是饭堂了,太不把他当回事儿了,这里是朝堂,上朝的地方,不是狗屁拜师典礼。

萧瑀拜师,拜师弟成功,对于李二的一点刁难,根本不在意,说道:“微臣孟浪了,于理不合,但也没有大嘴,自甘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李二见萧瑀难得这么听话,给他台阶下,就放过萧瑀这这一回。

长孙冲跟在长孙无忌身后,都不知道该生气,还是高兴。不过被萧瑀这老小子摆了一道,让长孙无忌心里不爽,居然算计到他儿子身上了。

不过他现在更加关注的是儿子所说的辩证法,貌似听起来大有可为,儿子能拜李刚为师,他已经高呼祖宗冒青烟了;这要是自成一家,成为一代宗师,那看真的是光耀门楣了。!

本文网址:http://tangchaohaofuma.quwenyi.com/1270004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