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四百一十章

第四百一十章

推荐阅读: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全球迈入领主时代狂魂鬼吹灯2丧尸母体无限英灵神座末世大回炉敛财人生[综].诸天谍影漫威里的德鲁伊异常生物见闻录冰之无限魔道祖师[重生]末世启示录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智人末日蟑螂史上最强店主无限装殖

大国师“嗷”的大叫了一声,纵身跃至寒生身边,然后俯下身去,小心翼翼的捻起那两张大血蚤的皮膜托在手掌中,眼眶中噙满了泪水。更新最快

寒生诧异的望着他,颇为不解。

大国师口中痛苦的喃喃说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它们是血蚤父本和母本,你们毁了本翁的希望,这母本已经有了身孕,再有几天就要排卵了,可你们竟然杀死了它们……”

白衣人都站起来了,脸上充满了愤怒的表情,渐渐的朝着寒生和沉才华围拢了过来。

“危险!快逃吧!”一直盘旋在高台上空的嘟嘟紧张的叫道。

寒生清澈的目光冷冷的望着这些白衣人,蝇眼悄悄睁开,防患于未然,口中平静的对大国师说道:“蒙拉差翁.炳,你豢养了血蚤这种害人的东西,今天也是它们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了,眼下文武比试我已经全赢,你难道是要反悔么?”

大国师茫然若失,沉吟了片刻,然后对罗圈腿吩咐道:“带他们去见那老东西。”

“什么老东西?我要见被劫持的女婴墨墨。”寒生提醒道。

“本翁知道。”大国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罗圈腿示意寒生跟着他下了石阶,穿过黑暗的树林,走上了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路,绕过花墙,最后来到了一个隐蔽在灌木丛中的小院落里。

这是一栋石块砌成的房子,看似十分的坚固,斑驳的大门上还上着一把大铜锁,门缝里面透出些许微弱的亮光。

罗圈腿从怀中取出一把长柄铜钥匙,插入挂锁孔内,“咔吧”一声将锁打开,然后拉开了厚厚的门扇,走了进去。

寒生心中“砰砰”直跳,历尽了千辛万苦,牺牲了好些人,如今终于就要见到老祖的女儿墨墨了……他抱紧了鬼婴,轻轻的说道:“才华,你嗅到墨墨的气息了么?”

鬼婴鼻子不停地在翕动着,但是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老东西,有人要见你。”罗圈腿高声叫道,顺手拉开了一扇白麻布帘子。

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石室,四周石壁上悬挂着烛台,上面点燃着白色的粗蜡烛,火苗在轻轻的跳动着。地上摆着一只黄琉璃大缸,缸内浸泡着褐红色的溶液,里面坐着一个面如死灰的老头,两只胳膊已被齐肩斩去,估计两条腿也没了,同珊妮的情况一样。

老头缓缓的抬起了眼睛,片刻看清楚了来人,然后嘴巴张了张,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寒生,你终于来了……”

寒生大吃一惊,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蒙拉差翁.炳…

“你……是蒙拉差翁.炳么?”寒生有点糊涂了。

“我是蒙拉差翁.炳,我们在缅甸丛林里见过面的,”老人目光落在了沉才华的身上,眼神儿中充满了柔情,轻声道,“孩子,你还记得炳爸爸吗?”

寒生到此刻,方才确认此人才是真正的蒙拉差翁.炳,“那么,外面的那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是谁?”他问道。

“他是大国师,说来话长,”蒙拉差翁.炳喘息了一会儿,然后接着叙述道,“大国师名字叫蒙拉差翁.坤巴,是我的表弟,他的真实身份是泰国大王宫里的国师,于十年前罹患胃癌,在弥留之际,我潜进了曼谷医院将其毒杀。”

“他是死人?”寒生惊奇道。

“是的,在他死去的当天夜里,我刨开了坤巴的墓穴,将他的尸首运到了这座海上宫殿里,然后以阿瑜陀耶王朝枋长老遗传下来的秘术将其制成了阴相人,因其相貌与我极其相似,所以就留下在宫殿里做我的替身和仆人……”蒙拉差翁.炳说道。

“慢,那么清迈因他暖山的那座行宫里也有一个与你相貌相同的阴相人,你到底有几个替身啊?”寒生打断了他的话,狐疑道。

“坤巴是我的阴相人,清迈行宫里那个是坤巴的阴相人,”蒙拉差翁.炳苦笑了一下,解释说道,“所谓阴相人,是暹罗两百多年前的一种神秘的降头术,自吞武里王朝之后就失传了,枋长老是当时惟一懂此秘术之人。我年轻时为逃避族人追杀躲进了东南亚的原始雨林,偶然发现了枋长老的墓地,找到了制作‘阴相人’和血降头的方法。制作阴相人,就是找到身材相貌与自己相似之人,以一种特殊的草药将其毒杀,然后七日之内涂抹一种特殊炼制的尸油,并经过入魂、起尸等程序,唤醒复活。开始时,阴相人身子极轻,但每一年会增加原体重的十分之一,十年之后便会恢复到死亡前的样子了。坤巴对我一直是忠心耿耿的,所以我将制作阴相人的方法也告诉给了他,但保留了‘血降头’秘术。”

寒生似乎慢慢的明白了。

蒙拉差翁.炳继续说道:“去年我偏信了首长的话,前去缅甸雨林劫杀你,为徒弟坤威差报仇,不料身受重伤而归,但庆幸的是抱回来一个身赋异禀的女婴,暹罗难觅的奇才,于是下定决心准备培养她成为暹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降头师。”

“墨墨……”寒生叹息道。

“我一面养伤,一面要坤巴找了个相貌相似的女婴来制作阴相人,作为替身来修炼降头术,真身留在我的身边,要让她从小学习文化。不料宫殿之内发生了变故,坤巴趁我重伤未愈,竟然强行吸取了我体内多年修炼而成的大血蚤夫妇,并将我囚禁,海上宫殿内的仆人们悉数反叛……”蒙拉差翁.炳忿忿说道。

“为制作墨墨的阴相人,你们竟然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婴?”寒生惊愕的说道。

“为培养吞武里王朝以来最伟大的降头师,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蒙拉差翁.炳亢奋的说道,双眸之中仿佛射出了精光。

“那么,墨墨呢?”寒生冷冷的说道。

蒙拉差翁.炳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微笑,得意的说道:“女婴是我唯一的传人,自枋长老以来,东南亚乃至南洋降头界,她将是惟一懂得血降头秘术的人了,坤巴绞尽脑汁,砍去我的手脚,想得到女婴的下落,哼,简直是痴心妄想!我早已将她送出岛去了。”

“你说墨墨学会了血降头,可她还是个不足一岁的婴儿,怎么可能懂呢?”寒生诧异的问道。

蒙拉差翁.炳狡诘的一笑,道:“灌头术,这也是极高深的古暹罗秘术,当女婴成年以后,她的大脑中便会自然而然的显现出来。寒生,你应该感谢我,你的孩子一定会成为自枋大师几百年以来最伟大的暹罗降头师的。”

“她在哪儿!”寒生愤怒的喊道。

“她在民间,在中南半岛亿万普通人的中间……没有人能够找到她,没有,就连我炳爸爸也不能!”蒙拉差翁.炳桀桀的狂笑起来。

“妈的!你这个顽固的老东西……”随着怒骂声,门口走进来大国师和那些白衣人。

寒生的心凉了,若真的如蒙拉差翁.炳所说,墨墨已经被藏匿在了东南亚的民间,要想再找到可真是如同大海里捞针一般了。

“老东西,你死活不肯讲,本翁原猜想你也许会告诉这个中原人,不料你还是守口如瓶。”大国师蒙拉差翁.坤巴恼怒的说道。

“哼,不是我不说,而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女婴究竟在哪儿?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住她的性命,等若干年以后,她自然会前来找你算账,为炳爸爸报仇的……”蒙拉差翁.炳瞅着坤巴沮丧的样子,揶揄的说道,“坤巴,古暹罗最神秘的血降头,你永远也得不到,别看你抢去了大血蚤夫妇,但它们的寿命也是有限的,一旦它俩死了,你就人财两空,等着我女儿回来收拾你吧,到那时你将死的比我痛苦万倍!”

“大血蚤夫妇刚刚已经被我给杀死了。”寒生告诉他道。

蒙拉差翁.炳坐在大缸内闻言愣住了,狐疑的目光望着寒生……

“他说的不错。”大国师手一扬,那两张大跳蚤皮飘落到了水缸里。

泪水从蒙拉差翁.炳的眼睛里缓缓淌出,“我的宝贝啊…...呜呜……”他望着飘浮在水缸上的血蚤皮,伤心的抽泣了起来。

“寒生爸爸,我要墨墨……”沉才华眼中闪动着泪花,无限委屈的说道。

寒生对蒙拉差翁.炳恨恨道:“你就如此狠心拆散这两个孩子么?简直是禽兽不如!”

蒙拉差翁.炳缓缓抬起头来,恶狠狠地说道:“你今生今世是永远见不到她了。”!~!!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90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