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第三百九十二章

推荐阅读: 捡到一个末世世界末世大回炉在末世中崛起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末世启示录丧尸母体漫威里的德鲁伊魔道祖师[重生]OVERLORD无限恐怖智人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创造游戏世界某美漫的传奇人生敛财人生[综].无限英灵神座无限装殖快穿女主真大佬电影世界十连抽异常生物见闻录

卢太官寒生等人赶紧匆匆的走进玉佛大殿。更新最快

此刻,旭日东升,宝殿金墙闪亮生辉,但观玉佛,通体苍翠,隐约泛出神秘的绿光。飞僵吴老爷子正站在人群中间,身着一品大员官服,手指着玉佛,唾沫星子满天飞:“化外番邦暹罗国王胆敢私下藏起如此宝贝,竟然不向当今皇上纳贡,简直是气煞本提督也……”

周围几名身着黄色僧袍的和尚拉扯着老爷子,好说歹说的请他出殿,无奈语言不同,老爷子硬是纹丝不动。几名老年华人在一旁抿嘴偷乐,悄悄地议论着:“哪儿来的这么个活宝,你瞧他身上的那袭前朝官服,戴军帽穿球鞋,讲国语,一定是中原跑过来的文革受害者。”

冯生也在劝说着老爷子,但他根本不听,反而振振有词道:“哼,你知道这暹罗国的来历么?”

冯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吴老爷子趾高气昂的说道:“就是隋唐时期的‘赤土国’,前朝洪武八年,朱元璋赍诏及印赐之曰‘暹罗国王之印’,始称暹罗。永乐元年,明成祖诏谕其国,赐《烈女传》百册,彰显我中华淑女风范。”

冯生越听越迷糊,诧异的问道:“烈女传?”

卢太官匆匆挤进人群,焦急的说道:“老祖宗,你这又是怎么啦?”

“本提督要求面见暹罗国王。”老爷子挺起了胸膛傲然说道。

“干嘛?”卢太官惊讶不解道。

“要他将这尊玉佛纳贡给皇上。”老爷子理直气壮的答道。

旁边的一些华人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了。

这时,一名老僧走近前来对着卢太官合掌施礼,卢太官见状急忙还礼。

“远方的施主,这尊两千多年前的玉佛,是1434年间在暹罗清莱府的一座佛塔中发现的,当时玉佛全身涂了一层石灰,人们以为是一尊泥塑佛像,后来佛像鼻尖上的石灰剥落,这才发现是一尊世所罕见的玉佛。此后它便成为了印度、斯里兰卡、老挝、缅甸和我们泰国之间的争夺对象,几经战乱迁徙,在老挝境内就曾供奉了226年之久。1778年暹罗军北伐,征服万象,才又将玉佛迎回。拉玛一世王朝在曼谷建立新都后,玉佛于1784年被请至玉佛寺供奉至今。1949年5月11日,暹罗更名‘泰国’,这尊玉佛饱含着一部暹罗悲壮的历史,是泰国人的民族图腾与骄傲。”老僧以汉语平和的向卢太官说道。

卢太官微微躬身行礼,恭敬道:“大师,请原谅,卢某受教了,请原谅我们的鲁莽与不敬,这位老爷子的精神有些问题。”

老僧微微一笑,道:“听说你们要见崇笛.虎大师,请他领你们去吧。”遂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小沙弥。

卢太官道谢后,拽着恋恋不舍的吴老爷子出了玉佛大殿,众人跟上那个小沙弥,驾车一路直奔湄南河,去见崇笛.虎大师。

湄南河,又称昭披耶河,泰文意为“河流之母”,源于泰国西北部的掸邦高原,上游由两条自北向南的河流——宾河、难河在那空沙旺汇合后,始称湄南河,于曼谷附近流进了曼谷湾,注入太平洋。

湄南河穿过曼谷市区,河面上可见摇着船桨来回穿梭的小贩,有的船卖水果蔬菜,有的卖手工艺品鲜花串,也有卖泰国菜的船上餐馆。载着观光客的小船和这些水上摊贩局促地挤在水面上,虽然水似乎就要漫到船缘上来,但船主与买家还是可以隔著船身就交易起来,船家揽客的吆喝声、观光客或附近居民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落,热闹非凡。

河畔是连绵不绝的伸向水面而建的小木屋,幢幢大小样式不同,颜色风格各异,有的刚刚刷上鲜亮的油漆,而有的已看出年久失修。每座小木屋前的平台都用木栅栏围了起来,留下一条通往水面的木板路,屋门前开满了鲜花,长长的花枝越过木栅栏上垂向水面,就像一面面花墙。木栅栏上晾着许多洗净的衣服,宛如万国旗随河风飘扬,有妇人在洗衣捞鱼,也有人懒散的躺在竹椅上晒着阳光,十分恬适。

小沙弥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幢很大的木屋前,高高的栅栏,院内种满了一些不知名的植物,有的枝头上开着艳丽奇异的花朵,都是中原难以见到的,寒生知道,这些都是一些罕见的珍贵药材。

一位清瘦戴着眼镜的敦厚老者正蹲在地上为花草剪枝,见有人至,缓缓立起身来。

“崇笛.虎大师,有远方客人到访。”小沙弥恭敬的施礼道。

大师柔和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微微一笑用泰语说道:“请入内。”

乃颂差翻译过后,带着卢太官等人随着老者走进了木屋里。

一只斑斓猛虎蹲伏在木板地面上,目光炯炯的盯着来人。

“大师,这……”卢太官吃惊的望着崇笛.虎大师,身后的冯生轻轻的按住了腰间的手qiang。

“她的名字叫做‘友’,虎友……”大师微微一笑道,“久远以前,有国王太子名摩诃萨埵,在山野竹林见一母虎,饥饿耗弱,奄奄一息。太子生起大慈悲心,以尖锐荆棘刺腕淌血,供母虎舔噬,五只幼虎围绕母虎,如稚嫩小儿,嗷嗷待哺,一时间感动得大地震动,天雨众华,这是释迦牟尼佛前身修行菩萨道的本生故事。”

“如此说来,大师伏虎在侧,乃是不忘佛祖舍生成仁之意。”卢太官虔诚的说道。

“然,佛祖舍身饲虎,生命的真谛在于,人身难得,此生已得,当行利他以自利,这才是舍身的意义之所在。人之于死,悲痛难舍,是人不了解法,故为情所困,以为有我与我所拥有是真实,因而生出贪爱执着烦恼痛苦。凡夫眼里惊天动地的舍身,菩萨所思所行,却只是滴水入海,而为一味……”崇笛.虎大师循循解释说道。

“我要‘虎友’……”鬼婴沈才华光着小屁股,蹒跚的朝着那只硕大的孟加拉虎走了过去。

孟加拉虎昂起硕大的脑袋,虎视眈眈的盯着走上前来的婴儿,但随即目光渐渐的变得柔和了,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沈才华一下,引得鬼婴“咯咯”的笑个不停。

寒生明知道小才华不会有事,但心中还是难免有些紧张和忐忑不安。

“才华,才华,千万不要过去!它是害虫……”嘟嘟在一旁拍打着翅膀尖叫了起来。

飞僵吴老爷子低着脑袋,眼睛从黄军帽上的两个窟窿眼儿里不住的打量着崇笛.虎大师。

大师微微一笑,说道:“今天老衲有幸见到来自中原的僵尸,实属有缘。”

卢太官闻言一惊,知道瞒不过这位得道高僧,于是承认道:“这老爷子是在下的先祖,清朝同治年间的人。”

“大清水师提督,官居当朝一品,羞山吴家榜是也。”吴老爷子见卢太官说不清楚,索性自我介绍了起来。

崇笛.虎大师双眼微睨,不动声色的问道:“今日诸位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乃颂差将大师的话翻译给卢太官。

“蒙拉差翁.炳。”卢太官说道。

大师的眉毛一动,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口中说道:“蒙拉差翁.炳?东南亚最邪恶的降头师,你们问他做什么?”

“降头师蒙拉差翁.炳劫持了一名不满周岁的中国女婴。”卢太官实事求是的回答道。

“哦,有这等事?”崇笛.虎大师望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此人原本皇室远亲,隐居雨林数十年,自创一种极厉害的‘血降头’,堪称东南亚第一降,无人可解,行踪飘忽不定,亦无人可知。”

寒生上前一步施礼道:“大师,方才听您说起释迦牟尼佛舍身饲虎的本生故事,深受感动,我们受那被劫持的女婴母亲临终所托,一定要找到孩子带回中原,您是一位正直的高僧,请您无论如何给予指点。”

崇笛.虎大师看了看寒生,沉吟着说道:“那蒙拉差翁.炳的血降邪恶异常,泰国的降头师们无人敢去招惹他,你们强行与其对敌,老的老,小的小,恐怕反遭血光之灾啊。”

吴老爷子闻言勃然大怒,猛地一跺脚,朗声说道:“本提督久经沙场,斩长毛无数,有万夫不当之勇,老夫就不信,一个暹罗巫师,怕他作甚?”

崇笛.虎大师微微颌首,对卢太官缓缓说道:“这位僵尸祖宗可有能够克制‘血降头’的奇特法术么?”

乃颂差将原话翻译过来。

卢太官想了想,遂问老爷子:“老祖宗,您身怀最厉害的是那种功夫?”

“相女学。”吴老爷子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9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