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

推荐阅读: 天书进化在人间崛起诸天万界之大拯救丧尸母体在末世中崛起全球迈入领主时代魔道祖师[重生]无限装殖创造游戏世界电影世界十连抽七根凶简穿越进化时空旅人传奇会穿越的外交官异常生物见闻录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东北山野秘闻史上最强店主狂魂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黑泽同良子摸黑进了南山村。更新最快

“婺源太郎说过,朱寒生的家是在这个小村庄的最东面,以前是三间茅草房,后来被火烧掉了,zheng府替他父子又重起了瓦房,我们去找找看。”黑泽说着望了望夜空,辨明了方向,与良子径直奔村东而去。

月光下,他俩站在了三间新茅草房的前面,向院子里看去,三间屋子都是黑灯瞎火的,没有一点声音。

“村东这一片未见有瓦房呀?”良子狐疑的说道。

黑泽心下也是兀自疑惑,他们包括黄建国都并不知道那徽式庄院已经被刘今墨纵火焚毁了,也更不晓得吴楚山人新近盖了这三间草房,刚刚才竣工没几天。

“不管了,我们进去看看,注意,千万要小心,据婺源太郎介绍,朱寒生的老岳丈吴楚山人武功奇高。”黑泽谨慎的提醒道。

“明白了,教主。”良子应声道。

院子以及堂屋的大门都是虚掩着的,于是,两人蹑手蹑脚潜进了院子里,悄悄地蹲在了窗户下,注意倾听着屋内的动静。

“教主,屋子里面没有人。”良子听不见有任何人的呼吸之声,遂轻声的说道。

“嗯,进屋里面去搜搜看。”黑泽说着率先跨进门去。

东西屋内都没人,黑泽伸手探了探堂间灶台,尚有余温,沉吟着道:“这个房子肯定是有人在住的。”

良子在西屋紧靠墙壁的衣橱前停了下来,鼻子快速的翕动着,“教主,这个锁住的衣橱内有古怪。”她说。

黑泽闻言走了过来。

“我闻到了一股尸气。”良子压低声音悄悄说。

“打开它。”黑泽吩咐道。

良子伸手扭住锁扣稍一用力,将其拉断,打开了橱门。

黑泽的手电筒光射出,照见了蹲在衣橱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一个白色毛人……

黑泽默默地盯着,此人身材不高,浑身灰白色长毛覆体,奇特的是那些毛并非长于皮肉之上,而是直接自骨头中生出,骷髅头上有眼眶但无眼球,鼻窝内伸出些灰白色的茸毛,透过嘴巴上白毛的缝隙,可以看见那两排整齐的白牙,当然是没有嘴唇的。

“你是谁?为什么会被锁在这里?”黑泽用中文问道。

那白毛人晃了晃脑袋,发出了几下“唧唧唧”的鸣叫声。

“你是哑巴?”黑泽惊奇的再次问道。

“唧唧唧唧……”白毛人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教主,它不是人,是尸。”良子说道。

“嗯,中原民间尸变种类繁多,这家伙也不知是那一种。”黑泽点头说道。

“教主,让我把它吸了吧?”良子搓了搓手掌,霍霍欲试。

“不,能够在屋子的衣橱内藏有尸变的人家,必是朱寒生的家,既然他将这个白毛尸锁在这里,必是有什么用途,良子,我们抓走它做为人质,或许是与寒生谈判时的一个重要筹码呢。”黑泽嘿嘿阴笑道。

“可现在我们到哪儿落脚呢?”良子问道。

“这我已经考虑好了,太极阴晕旁边不是有一个灵古洞么?及隐蔽又方便,走,带上白毛尸,去那个山洞,寒生回来后发现它不见了,嘿嘿……”黑泽摆了摆手,跨出门去。

“开路的!”良子拽起了仍在浑身瑟瑟发抖的白毛尸,硬是拖出了屋子。

“站住!”院子里传来一声低喝声。

月光下,一个瘦高清癯的人负手而立……

月色迷离,耶老兴致勃勃的带着兰儿伏在花生地里,循着“唧唧唧”的鸣叫声四下里搜捕着蟋蟀,笼子里已经捉了有数十只之多。

吴楚山人方才心思微悸,感觉哪里有些不妥,于是吩咐他俩继续捕捉,自己先行回去家中瞧上一瞧。

“耶老,已经捉了不少了,我们也回家去吧。”兰儿举起笼子说道。

“嘘……”耶老止住了兰儿话音,悄声道,“你听,那边大树下有一只叫声异样的响亮。”说罢,蹑手蹑脚的轻轻拨开了花生秧,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鸣声方向摸去。

“唧唧唧……”树后面的草丛中,蟋蟀的鸣叫声响过原先捉到的那些好几倍,耶老心中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拨开了半人高的蓬蒿,朝那发声之处望去……

斑驳的月光下,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正四肢伏地,头部昂起,嘴唇撮成一线发出“唧唧唧”的鸣叫声……

耶老惊愕的闭不拢嘴,呆怔在了那儿。

“你,你是在干什么?”半晌,耶老缓过神儿来支吾着问道。

“嘿嘿……”那人身体一弹,站直了身体,犀利的目光盯住了耶老,口中冷冷道,“你这尸,竟然在月夜捉蛐蛐吃,老夫还是顺道剿灭了的好。”

耶老愣愣的说道:“你是谁?干嘛在这里装神弄鬼,哄骗老衲?”

“哼,老夫茅一噬,遇尸杀尸,遇鬼杀鬼,江湖不化骨难道没听说过么?”茅一噬冷笑道。

“不化骨?那是个什么玩意,老衲怎么不知呢?”耶老想了想,确认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没听说……”茅一噬不满意的说道,“听你口音好像是关外的满人吧,难怪不知道中原不化骨的名头,废话少说,老夫正好要试试新长出来的家伙好不好使呢。”说罢,茅一噬开始脱衣服了。

“耶老,你在跟谁说话?”兰儿从花生地那头走过来了。

“你叫耶老?”茅一噬惊讶道,同时将脱了一半的裤子又提了起来,“黄龙府辽塔里面的千年老皮尸……”

“老衲就是耶老,怎么了?吓到你了么?”耶老见此人居然听说过自己的名头,禁不住的有些自得。

“婺源南山名医朱寒生你知道么?”茅一噬问道。

“寒生?他怎么啦?”兰儿近前急切的问道。

“你是……兰儿?”茅一噬打量着这个乡村模样的女孩,恍然大悟道。

兰儿惊奇的望着他,点头道:“我就是兰儿,你是谁?你见过寒生?”

茅一噬不好意思的重新穿戴整齐,说道:“是寒生让老夫来南山村的……”随即,他将来意叙述了一遍。

“这里就是南山村了。”兰儿告诉他道。

“那具毛尸还埋在太极阴晕之内么?”茅一噬问道。

“不,在家中的壁橱里锁着呢,是老衲把她给抠出来的。”耶老得意洋洋的插话道。

“带老夫去看看。”茅一噬点头说道。

“我们走吧,我爹爹已经先回家了。”兰儿领着茅一噬,后面跟着耶老,三人踏着月光匆匆朝村东而去。

黑泽打量着这个冷峻的瘦高之人,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凛冽之气,这是个武学高手,他心中想着,口中说道:“来人可是吴楚山人?”

吴楚山人微微一怔,冷冷道:“你是谁?”

黑泽嘿嘿一笑,微微一鞠躬,道:“我是朱寒生的朋友,日本国驻中国副总领事黑泽。”

吴楚山人听了不由得心下暗暗吃惊,寒生曾经说到缅甸丛林之行与黑泽鬼冢截尸教之间的过节,而且黄建国也投靠了他们,前不久在婺源县城时,他已经领教了黄建国那怪异的身法,如今黑泽现身南山村,肯定是他给带来的,目标当然是冲着寒生。

黄建国在哪儿呢?吴楚山人环顾左右,没有发现周围隐匿有人。

“黑泽先生深夜潜入我家有何见教?”吴楚山人依江湖规矩问道。

“嘿嘿,我们与您的女婿朱寒生在日本和台湾碰面后相聚甚欢,还有些未了之事,所以特意赶来再次与他聚首,可否请他出来一见?”黑泽说道,语气彬彬有礼。

吴楚山人闻言兀自一凛,寒生到过日本和台湾?他不是到香港找卢太官,然后去东南亚寻找老祖的女儿祖墨去了么?这里面果然蹊跷之极……

“寒生没有在家。”吴楚山人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哦,既然如此,夜深了,我们不便打扰,先行告辞,请转告寒生,我们择日再来拜访。”黑泽说道。

吴楚山人心中疑问重重,但又不便明言,口中只是淡淡的说道:“留下毛尸,你们请自便。”

“不,不,这个白毛尸是我们的人质,必须先跟我们走,只有见到了寒生,我才可以放它。”黑泽仍旧是极有礼貌的说道。

“那山人倒要见识一下你们的手段,看有没有能耐带走她。”吴楚山人冷笑道。

“您说笑了,我们哪能跟寒生的岳丈动手呢?中原有句俗话,叫做‘不看僧面看佛面’,请务必转告寒生,我会再来的。”黑泽一面说着,一面掏出一支手枪对着吴楚山人。

山人略一踌躇,权衡再三,这两个日本人身怀邪术,又有枪支在手,自己难以取胜,再者,黄建国始终还未露面,不知在搞什么鬼……

“黄建国在哪儿?何不叫他出来露个脸呢……”吴楚山人平静的说道。

“你是说建国君么?他此刻正在进行着地下活动呢,哈哈……”黑泽咧开嘴阴笑了起来。

地下活动?吴楚山人心中一紧,狡猾的日本人不会是声东击西呢?这里缠住自己,而黄建国带人去偷袭兰儿,若是抓住兰儿为人质可就麻烦了……

冷汗自山人的额头上沁出,他咬牙说道:“你们落脚何处?山人自当前去拜访。”

“吴楚山人客气了,我们自己会来的,”黑泽又鞠了一躬,一摆手用日语命令道,“良子,我们走。”

吴楚山人眼睁睁的看着黑泽和良子带着毛尸走出了院子,叹息了一声,然后猛地一跺脚,身子纵起,飞跃过院墙,朝着村北那片花生地一路疾奔而去。!~!!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8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