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第三百八十六章

推荐阅读: 无限装殖快穿女主真大佬天书进化诸天万界之大拯救青囊尸衣电影世界十连抽快穿100式修真四万年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在人间崛起诸天谍影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最后一个道士末世启示录会穿越的外交官无限英灵神座狂魂在末世中崛起快穿:驯养反派手册末世重生之桃花债

耶老怔在了那儿脸上陪着傻笑。更新最快

毛尸“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皮尸,你三魂虽在,但七魄早已散去,那个老太婆若是离开了,你以为你还能够自由活动的么?”

耶老一惊,支支吾吾道:“老夫的关节是不够灵活,任凭谁盘腿坐在那儿上千年,总会有些麻木的嘛,况且,自从入关以来,天气渐暖,老夫感觉灵活的多了,不信你瞧……”耶老卖弄的举起了双臂,奇怪的是仍旧是直挺挺的,肘关节回不了弯。

“皮尸,你喜欢听戏么?”毛尸胸腔之内发出了一阵轻笑。

“喜欢,当然喜欢,尤其是黄龙府的二人台。”耶老忙道。

“你现在想听么?”毛尸问。

“当然想听。”耶老伸长了脖子,急切的说道。

毛尸身上的白毛“簌簌”的抖动了起来,骷髅头下面茸毛分开两边,露出好看的白牙,随着两排白牙的一张一合,胸腔内先是“唧唧唧唧”的鸣叫了几声,然后竟然唱起了东北小调:“

哎……

叫声皮尸听我言,

细数耶老大不惭,

自从离开农安县,

一路千险又万难。

早知你耶老是个负心汉,

张飞骗马你是哪一件啊,哎咳哎咳哟呀……

耶老唉……

既然来了别着慌,

老牛拉车你要稳当。

前朝有个陈世美,

今世又出皮尸狼,

耶律本是胡人家,

南下插葱装大象。

你这又是耍的哪一桩啊,哎咳哎咳哟呀……

劝耶老,想一想,

黄龙府,辽塔边,

有个伙计王永昌,

擀得白面赛雪片,

搁刀一切一条线,

下到锅里团团转,

挑到碗里莲花瓣,

回头拿过紫皮蒜儿,

一扒扒了七八瓣儿,

一捣捣了个稀巴烂。

面拌蒜,蒜拌面,

一吃就是一身汗。

再来一支叶子烟,

凡人抽了不犯困,

又赶风来又赶寒,

脚趾盖子都舒坦,

迷迷糊糊赛神仙。

耶老唉……

人心长在人身上,

马魂扣在马跟前。

人得真心吃饱饭,

马得真魂能撒欢那,哎咳哎咳哟呀……”

听到此刻,耶老早已是热泪盈框了……

“老翠花……”他望着毛尸喃喃的说道。

“嗖”的一声,老翠花又跳回到了耶老的身上。

“耶老,还是回东北老家去吧,江南并不适合我们。”老翠花扒在耶老的后背上说道。

耶老点了点头,含着热泪道:“我好怀念关外那北风怒号,大雪纷飞的时节,耶律家在松花江边围猎,对着火炉饮酒吃肉的日子……”

老翠花柔声道:“耶老,天快亮了,这具毛尸可能受不住阳光的照射,我们还是将其埋到土里去吧?”

耶老想了想,说道:“老翠花,咱俩自从入关以后,始终也没能帮上什么忙,若是能查清这具毛尸的来历,也算是为寒生做了好事一桩……我们还是先问问她究竟是谁?从何而来?”

耶老盯着毛尸,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毛尸毛尸,你是谁?”

毛尸浑身的白毛抖了抖,胸腔内传出:“唧唧唧唧……”的鸣叫来。

“你不能够说话吗?”耶老接着又问道。

“唧唧……”毛尸发出的仍旧是蛐蛐的叫声。

老翠花摇摇头:“耶老,不行的,看来真是要如寒生所说,多抓一些蛐蛐来给她吞下后方可人语。”

“天还未亮,那我们先送她回村,等捉到足够的蟋蟀,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以及黄老爷子的下落了。”耶老和老翠花商量妥后,带着毛尸回到了村东新盖的那三间茅草房里。

大黄狗笨笨和黑妹带着那群狗宝宝们躲在狗窝里,探出脑袋偷偷的瞅着倒退着走进来的毛尸,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她就是‘毛尸’?”兰儿战战兢兢的探出手指轻轻的触了触白毛说道。

“兰儿,今晚帮耶老一起去捉蟋蟀好么?早点让她开口说话,解开寒生心中的疑问。”耶老劝兰儿道。

兰儿点点头,表示同意,只要是对寒生好的事,她都会去做的。

中午时分,吴楚山人从景德镇回来了,而且还给兰儿带回来一台上海产的蜜蜂牌缝纫机,可把兰儿高兴坏了。

耶老拉着山人来到了西屋,“老夫给你看一个人……”他一边说着顺手拽开了大衣橱门。

橱内,毛尸怯生生的转过身去,藏在了衣服的后面……

“毛尸?”吴楚山人大吃一惊。

“对了,就是毛尸。”耶老得意的回答道。

“哪儿来的?”山人急忙问道。

“是老夫从太极阴晕里抠出来的。”耶老笑着说道。

“啊……”吴楚山人愕然道,“你怎么把她给抠出来了呢?此物来历不明,甚是蹊跷,可别惹出祸事来了。”

耶老哈哈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一具毛尸而已嘛,你看她还害羞呢,老夫今晚就去同兰儿多捉些蟋蟀来,让她开口说话,这样我们不就可以知道她是谁了么?黄老爷子究竟到哪儿去了?”

吴楚山人无奈的皱了皱眉头。

“喂,你出来,让山人好好看看你。”耶老掀开衣服热情的说道。

毛尸战战兢兢的倚在衣橱的角落里,身上的白毛瑟瑟发抖,牙齿“咯咯”的战栗着。

吴楚山人出手如电,“唰”的一下,点中毛尸前胸的华盖穴,以防不测。

“唧唧唧唧……”毛尸的胸腔内发出了鸣叫声。

吴楚山人不由得一愣,目力如炬盯住了毛尸。

“老夫已经放进去了一只蛐蛐。”耶老在一旁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吴楚山人闻言遂放下心来,开始仔细的观察着毛尸,并不时的以手扯扯白毛,最后分开毛尸骷髅头下部的茸毛,露出了两排整齐的牙齿……

“咔嚓”一声响,那毛尸竟然张开嘴巴去咬山人伸出的手指。

“哈哈,百年毛尸还会咬人呐。”耶老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不,她绝不是百年毛尸……”吴楚山人瞧得仔细,惊讶的说道。

吴楚山人默默地将橱门关好,取出一把小挂锁,将衣橱门锁住。

“你说什么?她不是百年毛尸?你又不识得她,怎么会知道呢?”耶老不解的问道。

“牙齿……”吴楚山人解释道,“上次在太极阴晕时,由于天黑光线不清,冯生说这具骷髅的牙齿齿质全部磨损并暴露出来,所以推断年龄应该在六十岁以上,可是我刚才看清了,毛尸的牙齿完全是一套瓷制假牙。”

“假牙?”耶老惊呼道,一面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那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

吴楚山人沉思着说道:“这具毛尸是经过了现代牙科矫形的,瓷质假牙是不如真牙耐磨损的,一般假牙只消用过十年,就恐怕就已经赶上真牙六十年的磨损程度了,所以这具毛尸可能死于十年前,推断其家庭经济情况应该是不错的,一个普通乡下农民家里的老太婆是不会有人舍得去更换满嘴假牙的……”

耶老怔怔的听着山人的分析,末了,禁不住的打断了他的话:“山人,你就别卖关子了,这毛尸究竟是谁?”

吴楚山人摇了摇头,道:“我也猜不出来,看来只有问她自己了,这样吧,今晚天黑以后,我随你和兰儿一起去捉蛐蛐,以便早点让她开口说话。”

“好哇。”耶老开开心心的去准备笼子,那些雄蟋蟀可是要多多益善呢。

“蟋蟀最喜食花生了,我们干脆就去村北的花生地里捕捉。”吴楚山人吩咐道。

黄昏时分,兰儿早早的做好了饭,天黑以后,三个人带着手电筒和蛐蛐笼子直奔南山而去。

蟋蟀,又名促织,北方俗名叫蛐蛐。喜欢栖息在土壤稍为湿润的山坡、田地、乱石堆以及石壁草丛之中,跳跃能力很强,不易捕获。

“记住,两只尾巴是公的,三只尾巴是母的,公的叫声是这样的‘唧唧、唧唧……’,一旦遇见了母的,叫声则是‘唧唧吱、唧唧吱……’。”耶老不厌其烦的跟兰儿解释道。

“那母的怎么叫呢?”兰儿问。

“母的不会叫,与女人可是大不相同。”耶老回答说道。

他们走过了村北朱彪那三间空空的屋子,来到了一片花生地里,笨笨和黑妹也带着一群狗宝宝跟着来凑热闹。

细听之下,那地里果真传来了一阵阵的蟋蟀叫声,此起彼伏,宛如大合唱般。

众人立刻散开,循着鸣叫声开始捉起蟋蟀来。

与此同时,南山灵古洞口,月光下,有几个黑影悄然的站在了太极阴晕旁,惊愕的望着掘开的土坑……!~!!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8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