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第三百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 某美漫的传奇人生智人末世大回炉修真四万年诸天万界之大拯救青囊尸衣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OVERLORD在人间崛起地球纪元最后一个道士七根凶简天书进化在末世中崛起创造游戏世界时空旅人传奇从无限世界中归来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末日蟑螂无限英灵神座

“嘘……”河野站起身来,握着手qiang

示意母亲和寒生不要说话,然后自己悄至客厅的窗户边上向外观察着。更新最快

门铃固执的继续在响着,河野来到了门后,从窥视孔中望出去,看到了一个手里端着快餐食盒的年轻人,帽子上印有“出前でまえ”字样。

“谁?”河野低声问道。

“原町出前でまえ。”门外的年轻人大声说道。

“哦,一郎,是妈妈方才叫来的寿司外卖。”林美云走过来对儿子解释道。

河野点点头,将手枪背到身后,轻轻的开了门。

“这是河野家么?刚才有位太太定了四份金枪鱼寿司、稻荷寿司、什锦饭团和油炸豆腐饭卷是么?”年轻的送货员问道。

“是的,辛苦你了。”林美云收下了食盒,付了钱,河野重新将门关上了。

“妈妈,您什么时候订的外卖?”河野疑惑的问道。

“哦,原町的稻荷寿司味道很好呢,想让香港的朱先生尝一尝,我原以为中村课长会一起留下来吃,所以就打电话订了四份,结果他还走了。”林美云一面打开食盒,一面招呼寒生前来用餐,已经是午后了,大家都饿了。

“请不必客气,”林美云殷勤的招呼着一郎和寒生坐在桌前,并问道,“小孩子也可以吃么?”

“不,他现在不吃。”寒生说罢望着仍在榻榻米上玩耍的沈才华摇头说道,心想,也不知道这鬼婴喝了那个女赤军的多少血,看上去他的小肚子已经不瘪了。

大家心中各自有事,于是默默无言的吃完了寿司和饭团,然后回到了沙发上准备饮清茶。

“一郎,妈妈有点不舒服,先回房去休息一下,朱先生,招待不周,实在是不好意思。”林美云歉意的打着招呼,晃晃悠悠的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刚刚行了没几步路,便身子一歪,“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板上。

“妈妈……”河野惊叫一声站起身来,不料脑袋一晕,口中刚刚来的及说了声,“寿司有毒……”便一头扎在沙发上昏迷了过去。

寒生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日本生鱼片寿司和绿芥末,感觉味道甚是鲜美,且辛香无比,此刻正在回味之中,忽然看见河野母子先后倒下,顿时大惊。

“寿司有毒?”他重复着河野的话,伸手搭上河野的手腕三关。

“寒生爸爸,有人来了,很多人。”沈才华坐在榻榻米上突然小声发出了警告。

寒生竖起耳朵倾听,须臾,果然院子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咣当”一声响,大厅房门被撞开,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壮汉抬着担架闯了进来,为首之人正是八尾诊所的女护士良子。

冲入屋内的良子见到寒生好端端的坐在沙发上,不由得楞住了,身后的那几个人也都面面相觑。

良子回过头去,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日语,随后走上前来一个中年男人,开口对寒生说道:“朱寒生,你的是?”发音生硬。

寒生平静的回答道:“我是朱寒生,你们是谁?”

“我们的,来接你。”那人说道。

“是你们在送来的寿司里面下的毒?”寒生问道。

“普通ma醉药的,两小时,自己醒来的,你的,寿司吃的没有?”中年人疑惑的问道。

“没有。”寒生回答道,江湖险恶,自己应该随时保持警惕,看来对这些人还是不要说实话的好。

“哦,是这样……”那人转过头向良子解释说,朱先生没有吃寿司,因而没有昏迷。

“抓走他和那个小孩儿。”良子挥了挥手命令道。

“朱先生的,老实的,跟我们走,你的明白?”中年人对寒生说道。

“到哪儿去?”寒生问道。

“有人的,要见你。”那人嘿嘿一笑回答道。

“是黑泽先生还是婺源太郎?”寒生淡淡的说道。

中年人一愣,脸色微变,随即摆了下手,身后的几名壮汉一哄而上,有奔着寒生来的,也有冲着小才华去的。

“慢,我跟你们走。”寒生喝止住那些人,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榻榻米旁,伸手抱起了沈才华。

黑泽要见自己,无非是为了格达预言,包括自己与黄建国之间的恩怨,这些最好都别连累到河野一家人,自己身怀癔症神功,随时都可以带着小才华逃之夭夭的。

“走吧。”他率先朝着门口走去,壮汉们扛着担架默默地跟在了后面。

良子歪着脑袋看了看斜卧在沙发上昏迷着的河野一郎,口中嘿嘿淫笑了两声,然后伸出手来,隔着裤子在他的胯间摸了两把,嘴里嘀咕道:“可以肯定没问题嘛。”

院子外面停着一辆中型灰色的日产面包车,车门打开,中年人客气的请寒生抱着孩子上车。

街角突然传来警笛声,数辆警车呼啸着疾驶而来,转眼已至跟前。中村课长跳下车来,一眼望见寒生抱着婴儿正要登上那辆面包车,而且河野并不在身旁,立刻敏锐的感觉到出事了,于是赶紧挥了下手,命令道:“赶紧拦住那辆车!”

坐在驾驶室内的良子一看形势不对,忙不迭的连连叫道:“开车!快开车!”

穿白大褂的壮汉们来不及带走寒生,自顾自的纷纷钻进了车里,沿着另一条巷子落荒疾驶而去。

中村课长命令两辆警车追踪那辆面包车,自己匆匆的走到寒生面前,连说带比划着询问出了什么情况。

寒生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自己不会说日语,只能转身率先匆匆走回院子里,引中村课长来到了客厅,见到了昏迷之中的河野一郎。

“河野君!”中村惊讶不已,迅即抓起电话急呼救护车赶来。

急救车很快的赶到了,医护人员将河野一郎母子抬上了车,一路鸣笛拉去了东大医学部附属医院。

警视厅公安部的外事第二课紧急派来了一名中文译员。

河野的寓所内,寒生讲述了自中村离开后所发生的事情。

“对方下手真快啊。”中村揩了揩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我们的到来给河野先生一家人添麻烦了。”寒生过意不去的说道。

“朱先生,请跟我们转移到一个秘密的地方住,好么?”中村课长诚信的劝慰道。

“好吧。”寒生同意了。

寒生和沈才华乘上了一辆没有警方标识的黑色小卧车,出原町沿着新宿大久保路西行,然后左转上了明治路南下,绕过涩谷,钻进了小巷子里兜了几个***,确认无人跟踪以后,又拐上了青山路,最后驶入了乃木神社附近一栋公寓的地下停车场,乘坐电梯直接来到了三楼的一套隐密的公寓内。

这是东京警视厅专门用于保护证人的一处秘密房屋,即使在警视厅内部,也均是以代号称谓,此间的代号为“鬼屋”,因其西面数百米之外便是东京市最大的公园墓地——青山灵园。

“觉得条件还满意么?”中村课长问寒生道。

寒生自幼生长于江西乡下,从来没见过如此现代化的奢华房间,一点也不亚于香港吴道明和卢太官的别墅内设施。

“很好,请问河野先生怎么样了?”寒生急切的问道。

中村抓起电话打给了附属医院,对方告知说河野警官和他的母亲都已经醒转,再观察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我会请河野警官过来陪你们的,另外要通知朱先生,大岛茂议员今天晚上要请你和孩子以及河野警官赴宴,表达对你们的感激之情,春田总监和我本人也会去的。”中村通过译员告诉寒声道。

“请问,您知道东京青山灵园在哪儿么?”寒生询问道。

“为什么要找青山灵园,朱先生可是有什么事儿么?”中村听了译员的翻译惊讶说道。

“哦,是这样的,河野和他的母亲想要去青山灵园祭奠先人,问我是否愿意一同前往。”寒生回答道,有关祝由舍利的事情,他不愿意告诉别人,免得又节外生枝。

“青山灵园离这不远,往西不到一公里便是,但恐怕没有时间去了,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中村回答道。

半夜子时,我自己会去的,寒生心中如是想。

傍晚时分,河野一郎来到了“鬼屋”。

“是我连累了你们家。”寒生深表歉意的说道。

“不,是我太疏忽了,那寿司不应该吃的,有点奇怪的是,朱先生吃了怎么没有问题呢?”河野疑惑的问道。

“也许中国人的肠胃耐受力要强些吧。”寒生支吾道。!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6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