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第三百六十二章

推荐阅读: 末世启示录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末日蟑螂我有一座恐怖屋东北山野秘闻快穿100式最后一个道士某美漫的传奇人生丧尸母体地球纪元末世大回炉穿越进化天书进化异常生物见闻录会穿越的外交官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智人狂魂诸天谍影

寒生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现在我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太极覆太极,青田未有期,天蚕重现日,尸衣伴君行’,此首偈语出自我师父刘伯温之口,‘人毫’乃是由天蚕内自然生成,后经我妻兰儿之手将其织成了背心,来历便是如此。更新最快”

“如此说来,江西婺源倒是人杰地灵,藏珍聚宝之地呢。”茅一噬感叹道。

“该我提问了,你为什么非要诛杀飞僵吴老爷子,甚至连个小小的婴儿也不放过呢?”寒生问道。

茅一噬嘿嘿一笑,解释说道:“你听说过‘尸解’么?《云笈七签》曰,‘夫尸解者,尸形之化也。本真之炼蜕也,躯质遁变也,五属之隐括也。’尸解不是真死,而是托死化去,且尸体下葬后经太阴炼形,仍可白骨再生,不仅可以复活,容貌、体质也可胜于昔日。茅山道谓使死者炼形于地下,爪发潜长,尸体如生,久之成‘不化骨’,不死、不坏、不化,遂长生矣。”

“原来也是一种尸变。”寒生说道。

“你话虽不错,但自南朝齐梁道士陶弘景祖师创茅山派以来,凡练成‘不化骨’者寥寥可数,而且太阴成形以后,体内便有了一种以剿灭天下尸变为己任的宏伟志向,踏遍九州,不辞劳苦,欲杀之而后快,为民除害,高风亮节,就如法海和尚死打乱缠蛇仙白娘子一般。所以,老夫从报纸上认出了这个飞僵旱魃之后,便义不容辞的来了,那个小鬼娃虽不是尸变,但其身上鬼气森森,日后也必是祸害。而这位大名鼎鼎的太平绅士卢太官呢,老夫一早便看出他是个血尸,是飞僵的同党,因此都要一并除之。”茅一噬语气坚决的说道。

寒生苦笑了一下,好言劝慰道:“世间尸与人一样,孰好孰坏,不能一概而论,若是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加以诛杀,则有悖于为民除害的本意。除害,应该是除去害人的尸,像吴老爷子,尽管是飞僵旱魃,但他从不去害人,而且还想方设法的从缅甸野人山寻回那些葬身异国的家乡子弟亡魂,有情有义,比起那些‘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国家首脑们来说,倒是善良了许多。”

茅一噬长叹了一声道:“‘不化骨’职责所在,老夫也是无奈,除非……”

“除非什么?”寒生追问道。

“除非老夫真的死掉了。”茅一噬回答道。

“那好,现在该由我先来提问了,我要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的告诉我。”寒生说道。

“说吧。”茅一噬大方的答道。

“如何才能杀死你。”寒生平静的问道。

“惟有‘中阴吸尸**’才能吸去‘不化骨’的太阴之形,置老夫于死地,可惜早已经失传了。”茅一噬桀桀一笑道。

寒生点了点头,不错,刘伯温在《尸衣经》中曾提到过,“中阴吸尸**”业已失传千年,自南宋始,金人南下,江湖中的阴人大都纷纷逃亡,东渡扶桑去了。

“老夫也有一个最后的问题。”茅一噬说道。

“请说。”寒生道。

“你是老夫成形以来所遇到过惟一能够克制‘不化骨’的人,可否诚实的告诉老夫,你本人的姓氏、籍贯、亲人以及家居何处,日后老夫当去拜访。”茅一噬说道。

“当然可以,我叫朱寒生,江西婺源人,是一名乡下郎中,家住南山村,父母双亡,家中有一未过门的妻子,名唤兰儿。”寒生实事求是的说道。

茅一噬点点头,对寒生道:“好,朱寒生,够义气,能够结识你这位江湖性情中人,老夫甚感心慰。老夫答应你从今往后不与飞僵、鬼娃和血尸太平绅士为难,今日暂且别过,日后必定前往登门拜访,告辞了。”说罢,茅一噬头也不回的朝着山下走去了。

望着“不化骨”远去的背影,卢太官忧心忡忡的悄声问道:“寒生兄弟,今日若不设法除掉他,恐怕是纵虎归山,他日必有后患啊。”

寒生思忖着说道:“我看这个茅一噬亦正亦邪,并非是不守信用之人,况且目前对决咱们也无胜算,天道循环,还是顺其自然吧。”

卢太官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寒生走过到两名受伤的保镖面前,仔细查看了一下他们腕上的伤口,与吸子筒的情形相同,均为液体灼伤。

“你俩是童子么?”寒生突然问道。

“什么童子?”保镖们一愣。

“就是处男,你二人可是处男?”寒生解释说道。

“处男?”两人忍着疼痛笑起来了,“别开玩笑了,香港现在哪儿还有处男?”

“唉,七个童子,要到哪儿寻找呢?看来只有去幼儿园里想办法了。”寒生禁不住叹息道。

“寒生,别着急,戴秉guo少尉他们几个人身处丛林三十四年,其中不知道还有没有处男了。”卢太官突然提醒道。

“好,我们赶紧回去问问,鸡叫三遍就要开始救治吸子筒和你的保镖了。”寒生对卢太官说道。

“对了,而且必须还得是宿尿。”卢太官说着加快脚步往山下走去。

回到了卢宅,走进门厅,卢太官匆匆直奔一楼拐角的会客室,戴秉guo少尉等人就睡在那儿的几只大沙发上。

“吱嘎”一声,一名远征军士兵睡眼惺忪的从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边走边打着哈欠。

“你是处男么?”卢太官抢上一步拽住了他。

“要干什么?”士兵猛然间一愣,遂抓紧了内裤警惕的问道。

“长官,我当兵前在家乡时生过一个儿子。”那士兵认清了面前的卢太官,忙不迭的立正回答道。

卢太官摆摆手,走进了会客厅内,揿亮了电灯,大声问道:“你们都谁还是处男之身?”

“我们都是,长官。”沙发上的人忽的都坐起来高声回答。

“都是?”卢太官怀疑的扫视着他们说道,“是这样,现在紧急需要处男的尿液来治病……”

“报告长官,那个……**算不算?”一名军士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支吾道。

“**不要紧,只要没有男女阴阳结合破了身的就行。”寒生迈步进门解释说道。

戴秉guo站到地上,朗声道:“报告长官,我们四个当兵前都是未婚,在热带丛林里也都从来没有遇见过女人,因此都是处男,请长官放心。”

“太好了,我和沈才华,加上你们四个,就已经有六名童子了,现在还需要再找到一个就可以了。”寒生说道。

此刻,冯生听到动静,穿着裤衩从房间走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寒生。”他问道。

“我们在这里统计一共有几名处男,用他们的童子尿来疗伤,”寒生解释着,然后又试探着问道,“冯生,你是么?”

“我……唉,早个几天还是呢。”冯生沮丧着回答说。

这时,卢太官面红耳赤的轻声说道:“其实……我也是。”

“你?”寒生惊讶的望着卢太官。

“血尸是没法那个的……”卢太官嗫嚅道。

寒生明白了,遂高兴地说道:“好了,七个人都齐了,请大家注意,每天需要一个童子的宿尿,具体的做法是……”

寒生向大家详细的说明了治疗的流程以及注意事项。

“轮到谁,这一晚上就不许撒尿,给我憋着,明白了吗?”卢太官命令道。

“明白了,长官!”军士们齐声吼道。

鸡叫三遍的时候,治疗开始了,第一日的处男是寒生本人,他先解开裤裆纽扣,捉住自己的阝月茎将尿液轻轻的滴在了两名保镖手腕上的伤口处,然后再把其余的全部撒在了吸子筒的身上,临了,抖净最后几滴,方才小心的塞回了裤子里。

“以后六天里的黎明时分,就这样照做吧。”寒生对身后的诸人吩咐说道。

出来房间,寒生拉住卢太官。

“在东南亚的原始密林里,想要寻找老祖的遗孤祖墨十分困难,我想还是组织一只专业的搜索队。”寒生踌躇着说道。

卢太官请寒生坐到了沙发上,自己思索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我现在开始筹备,十日后便可组建一只十余人的雇佣军,从美国和泰国退役的陆战队士兵中招募,要求具备热带丛林作战经验,配备一架直升机和最先进的电子通讯与侦查设备,武器么,我马上从军火黑市订购一批以色列的乌齐式折叠冲锋枪,火力绝对无人能及。”

“我和才华随着一同去。”寒生说道。

“嗯,这样吧,数日后,中国方面将要派人来接走戴秉guo少尉他们几位远征军人,返回各自的家乡,此事一了,十天之后,我和老祖宗与你一道随雇佣军出征。”卢太官肯定的说道。

寒生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小声的问道:“卢先生,你有没有办法在这几天里,能够让我偷偷去趟日本?”!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6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