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第三百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 创造游戏世界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时空旅人传奇在人间崛起诸天万界之大拯救末世启示录地球纪元我有一座恐怖屋无限恐怖狂魂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智人末日逃亡青囊尸衣诸天谍影无限装殖魇醒末世大回炉在港综成为传说穿越进化

“我负伤后留了下来,一直做国殇墓园的看守,不久便娶了那小女孩孤苦伶仃的母亲,现在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二十多年了。更新最快”雷老板苦笑着说道。

“那你河南老家还有什么亲人么?”寒生问道。

雷老板摇了摇头,戚戚然道:“都没了,我是参加国民党军队的人,若是回到内地恐怕是活不到现在的,远征军只有在腾冲这个地方,反而会被当作抗日英雄来尊重的,沧海桑田,人事难料啊。”

“嘿嘿。”金道长蓦地笑了起来。

寒生诧异的望着金道长,疑惑道:“道长,你何故发笑?”

金道长怅然叹道:“英雄也罢,狗熊也罢,胜王败寇,古往今来,莫不如此,想你我一介草民,如砧板之肉,至于刀操谁手,又有何分别?”

“这位道长所言极是,雷某如今已更名为‘岩帅’,过去的事如同过眼云烟,今天若不是这位小哥问起,我已经多年未再提及了,多少中原远征军同乡埋骨滇西,而我苟活至今,终年长伴卧床病妻,来日看已是无多了。”雷老板面露痛苦之色,走回柜台为自己也倒上了一碗烧酒,回到了桌前自饮了起来。

“老板,你的妻子身患何病?”寒生问道。

“多年来不知何故一直昏迷不醒,有时会说胡话。”雷老板叹息道。

“那是中邪了。”金道长呷了一口酒说道。

“不错,族里的‘魔巴’也是这样说的,可是遍请过高黎贡山地区的好几个知名的‘魔巴’来驱邪,但都还是束手无策。”雷老板无奈的端起了酒碗。

“有没有请过中原正宗玄门道士?”金道长问道。

“唉,这里地处蛮荒边陲,哪里得见中原正宗道家高人呢?雷某曾向过往商旅客人打听过,都说道教全真第一丛林京城白云观乃是中原最正宗玄门,可是此去京城山高路远,病妻已是寸步难行啊。”雷老板摇头说道。

“如此,待贫道瞧上一瞧。”金道长脸色微醺,借着酒兴说道。

“啊,那敢情好了,不知道长仙府何处?”雷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道。

“京城白云观住持贾尸冥。”金道长朗声说道。

“啊!”雷老板闻言脸色大惊,瞠目结舌的说道,“您,您就是中原全真道教的住持……”

金道长微微一笑,谦虚的回答道:“不才贫道正是。”

雷掌柜双膝跪倒,眼泪巴巴的望着金道长,仰天长叹道:“中原道教高人今天终于被雷某盼来啦……”说罢老泪纵横。

“待贫道酒足饭饱之后前去为你病妻驱魔。”金道长爽快的说道。

“不知道长有什么忌口之物?我再去炒上几样小菜。”雷掌柜诚恳的说道。

“贫道只忌食五荤三厌,其余一概不忌。”金道长回答道。

“请问道长这‘五荤三厌’指的都是哪些东西?”雷掌柜小心翼翼的虔诚询问着。

“五荤,即大蒜、小葱、韭菜、兴渠以及香菜,三厌乃是天地水三物,就是大雁、鸽子、牛、狗、鳗鲡和龟蛇。”金道长说道。

“道长稍候,小菜就来。”雷掌柜一头扎进了厨房里,随着锅碗瓢盆一阵乱响,不一会儿,几个热气腾腾的小菜便端了上来。

金道长一连又喝干了几大碗烧酒,随即一抹嘴,站起身来说道:“现在就请带贫道前去驱魔吧。”

寒生对疑难杂症向来兴趣十足,今日有幸一观全真教一代宗师亲自下手驱魔,自是兴趣十足,于是悄悄对沈才华耳语道:“你和吸子筒呆在这里,我去看看就来。”

沈才华点点头,将吸子筒搂在怀里,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冲着寒生微微一乐。

雷掌柜的妻子就卧病在小饭馆的里间内室里,雷掌柜领着他俩走进来,轻轻的点亮了桌子上的菜籽油灯。

靠墙有张床,上面躺着一个面容憔悴的老年妇人,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如同死人一般。

雷掌柜满眼柔情的望着妻子,伸手轻轻的捋了捋她额头上的几丝乱发,口中喃喃说道:“俄真,你终于有救了,中原来了驱邪高人,你可要快点醒来啊。”

金道长目光炯炯,犀利的眼神盯在了俄真的脸上,然后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搭在她的眉心上,暗运一丝天罡真气,缓缓输入其印堂穴。

寒生站在道长身后,见之心中暗暗吃惊,印堂乃是经外奇穴,位于督脉之上,主治中邪惊风,但自古以来,很少有医者善用此穴,通常以人中穴更为见效,而那些江湖术士们倒是经常以印堂明暗色泽之变化来相面推断吉凶,甚为灵验,盖因眉心头骨内乃是伏矢魄之所在,亦称“天目”。

看来,这老道的道行果真不浅呢,全真教能够历经千年而不衰,必是有其过人绝技。寒生看得心中痒痒的,但是金道长不说,外人怎么好意思开口询问人家道中之秘技呢?

这时,但见金道长手指回缩,口中断喝一声:“还不速速醒来!”

雷掌柜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里了……

俄真的嘴巴轻轻的动了动,慢慢的张开,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八嘎!”

金道长一愣,迷惑不解的望着依旧是双目紧闭的俄真,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八嘎”就是日语“混蛋”的意思。

“她又在说胡话了,道长莫要在意。”雷掌柜赶紧解释说道。

寒生心中突然一动,莫不是……

“待贫道天罡气功配以全真教大罗秘咒灭此外魔,雷掌柜,速取清水一盆,白米数斤。”金道长乜起眼睛吩咐道,并以凝滞的余光罩向俄真,口中发出阵阵冷笑。

雷掌柜闻言迅速跑出内室,到厨房里取道长所需之物。

“道长,你这是……”寒生在一旁问道。

金道长鄙夷的说道:“此妇人身体虚弱,为恶灵所侵,竟然以日语嘲笑辱骂贫道,简直是不知死活,贫道要用重阳祖师爷灭魔重手将其诛杀。”

“可是俄真已经卧床多年,经络阻滞,血脉不畅,肌肉萎缩,臓器羸弱,不知她的身体能否经受得住?”寒生从医学角度提出异议。

“贫道下手时自会斟酌的。”金道长哼道。

雷掌柜取来了应需之物,撂在了床前。

金道长先将白米倒入桶中拌湿,然后捧出水淋淋的米粒堆盖在了俄真的脸上,只露出口鼻。随即左手结印,右手食指定住其人中,运起天罡气功,口中念念有词道:“起眼看青天,重阳师尊在面前,大罗网魔阴阳界,诛杀邪灵一指间。一收青衣野鬼,二收素衫游魂,三收三界邪怪,四收四方恶灵,右手挽冲,左手脱节,口中念咒,嘴吐鲜血,叫他邪灵三步一滚,五步一跌,左眼流泪,右眼流血,三魂丧命,七魄消散,押入万丈井中,火速受死,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说罢,一股强劲天罡真气发出嘶嘶的声响射入俄真督脉人中穴……

“道长,小心!”寒生轻呼道。

此刻,那些湿漉漉的白米之上忽然升腾起白色的雾气,水分竟然凭空在逐渐的蒸发,白米粒也在渐渐的变色,先是发黄,进而粉红,最终慢慢的变成了鲜红色。

寒生忍不住叫道:“道长不可!俄真气血将绝……”

“可是恶灵还没出来。”金道长愠怒道,手下仍在源源不断的注入真气。

寒生大急,顾不得许多,上前一把拉开道长的手臂,大声叫道:“住手!”

金道长猝不及防,手指离开了俄真的人中穴,气恼的望着寒生说道:“再有片刻,恶灵便会被诛杀了,如此,功亏一篑。”

寒生涨红了脸道:“那样,俄真的性命也会随之而去!”

雷掌柜呆呆的望着他俩,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俄真脸上堆着的那些白米鲜红的颜色渐渐的褪去了,寒生松了一口气。

金道长皱着眉头说道:“奇怪,按理说全真教的秘法擒拿诛杀一个附上人体的鬼魂应当是一击便诛,怎么这么长时间竟还未果?”

寒生想了想,说道:“也许俄真的体内并非是只有一个鬼魂……”

“嗨。”俄真深陷在白米中的嘴巴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来。

寒生和金道长冷不丁吓了一跳,雷掌柜缓过神儿来赶紧解释说道:“俄真又开始说胡话了。”

寒生凝神注视着这个附体的女人,轻声对她说道:“你想说什么?”

“帰国します。”俄真的口中又冒出来一句日语。

“对不起,我听不懂日语,也不知你是谁,你会说中国话么?否则我不知怎样才能帮你……”寒生俯下身轻轻的问道。

俄真不吭气了,寒生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许久,俄真又开口了:“哇达西达(われわれ),陸军56师团,帰国します。”

寒生仍旧是听不太明白,但是“哇达西达”这个词在电影中,鬼子军官对老百姓喊话时倒是经常说起过,是“我们”的意思。

“他是说,他们是日军第56师团的,想要回国。”金道长在一旁突然说道。

“金道长,你懂日语?”寒生惊讶道。

金道长微微一笑,解释说道:“白云观经常有来华短期修道的日本人,因此略知一二。”

“那太好了,你问问他们总共有多少人在俄真体内?都是1944年阵亡的吗?”寒生闻言高兴的说道。

接下来,金道长磕磕巴巴的讲了一通发音极不标准的日语,最终那俄真倒也是听懂了,于是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的话。

金道长面露惊奇的对寒生说道:“他们是昭和19年在腾冲战死的日本陸军第56师团6000多人的亡魂,十余年前,也就是在雷掌柜与俄真看守国殇墓园的时候,陆陆续续进入了俄真羸弱多病的体内,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通过俄真之口,向外传递出想要回国的愿望,真是太邪门了,6000多人竟能挤进一个弱女子的体内!怪不得连王重阳祖师爷的灭魔**都无以奈何呢……”

若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寒生想。

“有办法了,我可以将他们这些人的亡魂收入祝由舍利之中,俄真也就能清醒过来了。”寒生说道。

“他们可是6000多人啊。”金道长谨慎的提醒寒生。

寒生沉吟道:“秃头婆婆曾说,祝由舍利理论上讲可以收魂无数,今次便可以验证一下,若无问题,日后我还要重返野人山,将那些远征军将士们都带回来呢。”

“那你准备如何来做?”金道长问道。

“这事还要借助小才华方可。”寒生说罢走出内室。

“咦,才华呢?”寒生猛然间怔在了门口。

大堂内,原先端坐在饭桌旁边的沈才华已经不见了踪影……!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3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