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九章

推荐阅读: 穿越进化快穿:驯养反派手册快穿女主真大佬无限恐怖修真四万年在人间崛起创造游戏世界某美漫的传奇人生鬼吹灯2七根凶简时空旅人传奇我有一座恐怖屋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黑暗降临东北山野秘闻末世启示录魔道祖师[重生]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天书进化OVERLORD

蒙拉差翁。炳自从收服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婴儿,简直是心花怒放,尽管已感觉到了他俩的来历颇为蹊跷,但是一种强烈的父爱与母爱的复杂混合心情已经彻底征服了他。

他派出去几条蟒蛇前去刺探寒生等人的行踪,自己则同婴儿在蟒蛇洞中嬉戏。玩了一会儿,小女婴的嘴巴在他的怀中拱来拱去,并咿咿呀呀的喊着34;妈妈",蒙拉差翁。炳体内的母爱被挑逗了起来,他感觉到左右胸一阵酥麻,于是解开了布袍,露出胸肌,将小小的紫黑色的**放在了女婴的嘴边。

"喔哦……"蒙拉差翁。炳愉悦的轻呼了一声,**处一种从未有过强烈的麻酥感放射性的充斥了他的整个上半身,令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战栗起来,太不可思议了,"啊……啊……"他接连呻吟了起来。

"啊……"这小家伙的吸力更强,蒙拉差翁。炳面色涨红,顿感体内来自腹部气海的两股一凉一热的涓涓细流通过前胸后背慢慢升起涌向了**,最后破堤而出,自**射进了两个婴儿的口中……

蒙拉差翁。炳来自丹田气海之内的先天阴阳精气分别源源不断的流入了两个婴儿的体内,可是他本人却不知道,盖因其所学与中原经络理论大相径庭之故。

这一切,蒙拉差翁。炳浑然不觉,只是感觉自己十分的疲倦,但是体内又充满着愉悦的快感,尤其是两只**又胀又麻如放电般,他朦朦胧胧的想着:自己一定是来奶了******

那些蟒蛇们各自盘成一团,都在眯缝着眼睛打瞌睡,金花蟒蛇夫妇相偎在一起,也是迷迷糊糊的,望见两个婴儿出来,雌蟒的半睁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依依的神情。

一条褐斑大蟒蛇匆匆游动了进来,爬至蒙拉差翁。炳的耳旁,火红色的蛇信子急促的抖动着,发出34;嘶嘶"声响。

"噫呜……"蒙拉差翁。炳吹响了血笛,匆匆走出了石洞,众蟒蛇们已经被血笛唤醒,个个昂起了头,精神抖擞的等待出发的命令。

报信的褐斑蟒蛇在前面带着路,翻山越涧,穿过一片片茂密的丛林,最后来到了山猿居住的那条长满望天树的山谷。

鬼冢点点头,大家隐蔽起来。

明月扭脸瞧着猿木憨厚愚钝的模样,摇摇头:"木头,你可能还不明白,人猿并不是同类……"说罢仰脸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语气悲怆的幽幽说道,"我已经答应了格玛上师,回到塔巴林寺长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猿木拉住明月的手,已是眼泪汪汪,听得它委屈的说道:"秃头婆婆醒来,木头跟你一起走。"

鬼蛐蛐们一拥而上,顿时无数暗红色的大板牙在蟒蛇的硬皮上疯狂切割了起来,鲜血顺着道道伤口淌下,那只硕大的蟒头上也爬满了鬼蛐蛐,双目瞬间便被割破了,冒出两股黑褐色的液体,那巨蟒疼得满地打滚,身躯扭做一团,张开嘴巴发出了34;嘶嘶"的哀鸣。两只机灵的鬼蛐蛐趁机跳入它的口中,伸出大板牙,将那根火红色的蟒蛇信子匆匆锯断了。

"有人来了。"猿木说道,随即一声唿哨,鬼蛐蛐们蜂拥而出,在石洞外溪水的己方一侧列成数排,虎视眈眈的盯着对岸的入侵者。

"是,长官。"戴秉国迅即带领着四名士兵抄起美式卡宾枪冲出了石厅。

洞外,隔着溪水上的枯树独木桥,对岸爬着数十条粗大的蟒蛇个个昂头挺胸,火红色的信子耀武扬威的向空中吞吐着,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皮色黝黑的赤脚缠头怪人,口中含着一只血红色的竖笛,左右肩膀上各自端坐着一名白白胖胖的婴儿……

老祖歪着脑袋反复盯着那个光洁如玉的小女孩看,体内那股母女连心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呀,可是这女婴的皮肤并没有一丝皱褶,究竟是不是祖墨?她恍惚起来,口中轻声呼唤着自己的女儿……

寒生心中也在纳闷,沈才华那是断然不会认错的,而且他与皱皮女婴向来也是形影不离的,可是这个女孩子的身上白白净净的,没有丝毫的皱皮,难道她不是皱皮女婴?或是有了什么奇遇,这个怪人治好了她?无论怎样,看两个婴儿目前的神态,很像是被什么协术给控制住了。

"老祖,他俩中了巫术。"寒生小声对老祖说道。

"哪个是寒生,赶紧站出来。"那怪人高声叫道。

寒生上前一步朗声道:"在下便是寒生。"

蒙拉差翁。炳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心下颇为疑惑,坤威差乃是得到了自己一些真传的,一个普通的中原小郎中竟能轻易杀了自己的徒弟,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喂,你为什么杀了我的徒弟?"蒙拉差翁。炳愠怒的说道。

寒生一愣,遂不解的问道:"杀死你的徒弟?请问你是谁?你的徒弟又是何人?"

蒙拉差翁。炳哼了一声,道:"我的徒弟坤威差,你认得吧?"

"坤威差?你说的是那个泰国领事馆的降头师么?"寒生问道。

"当然,果真是你杀了他?"蒙拉差翁。炳眼睛紧紧地盯着寒生。

"我与他素未谋面,如何能杀他呢?"寒生坦然道。

"未曾谋面?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他的?"蒙拉差翁。炳狐疑的说道。

"我在京城雍和宫丹巴老喇嘛那儿听说此人的,后来据闻坤威差被筱艳芳所杀。"寒生实事求是的回答道。

"筱艳芳是谁?"蒙拉差翁。炳追问道。

"京城名旦,是唱京戏的,不男不女像个人妖。"寒生鄙夷的说道。

蒙拉差翁。炳听出寒生言语之中对人妖颇有诋毁之意,心中顿时感觉不快,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你告诉我此人为何要杀坤威差?说不出来,你定难逃干系。"

"坤威差给丹巴老喇嘛下了-阴阳草-降头,害死了他,就在其罪行即将暴露的时候,筱艳芳为了杀人灭口,割断了他的脖子。"寒生把从王婆婆那儿听到的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蒙拉差翁。炳随即问道:"筱艳芳在哪儿?"

寒生摇摇头,告诉他道:"筱艳芳已经死了,在滇西北梅里雪山下开枪自杀了。"

"哈哈,来个死无对证,哪个会相信你的信口雌黄?"蒙拉差翁。炳冷笑道。

"我可以作证。"明月走上前来说道。

"你又是谁?"蒙拉差翁。炳奇怪道。

"我是明月,当时我和师父王婆婆都在现场亲眼目睹的,寒生所言一点都不假。"明月理直气壮的说道。

蒙拉差翁。炳摇了摇头:"你们是一伙的,不足为凭。"

望天树后,黑泽等人听得真切,他点头自得的低声说道:"很好,这两方斗起来,我们从中才好渔翁得利啊。"

"嗯,要设法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黄建国狡诈的说道,显示出其内心的机敏才智。

黑泽站起身来,从望天树后转出,朗声说道:"我也可以作证,坤威差就是被他们所杀害的。"!~!!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1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