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艺小说 > 科幻传奇 > 青囊尸衣 > 第三百零六章

第三百零六章

推荐阅读: 在人间崛起末世大回炉某美漫的传奇人生异常生物见闻录青囊尸衣漫威里的德鲁伊诸天谍影修真四万年电影世界十连抽从地球崛起到横行宇宙史上最强店主在末世中崛起敛财人生[综].黑暗降临狂魂冰之无限天书进化在港综成为传说末世启示录丧尸母体

“别开枪,山猿知道秃头老妇在哪儿!”明月急呼道。

卢太官闻言忙摆了下手,众人遂垂下了枪口。

卢太官的目光慢慢的从那惨死保镖的尸体上移到了还站在溪水里,仍在生着闷气的山猿身上,那山猿实在不明白河童为什么会欺骗牠,那黄烟喷得牠一脸的腥臭,而且后脑勺的毛发也烧去了一大块。

山猿点了点头,手掌揉着右肩上的伤口。

山猿以怪异的发音回答道:“是秃头婆婆。”

“在山洞里。”山猿说道。

山猿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要带女人一起回去的,这是秃头婆婆说的。”

“这就是女人,有了女人就会有小山猿。”山猿的眼睛温柔的望着站在岸边的明月,手一指她说道。

“我姓猿,秃头婆婆说我傻,像块木头似的,所以学名叫猿木,小名叫木头。”山猿憨乎乎的说道。

猿木见卢太官夸牠聪明,心下高兴,于是消除了敌意,忙问道:“你说,我要找的女人是谁?”

“是牠,这才是你要找的女人呢。”卢太官手指着长臂猿说道。

卢太官想了想,哄骗山猿说道:“木头,你带我们去见秃头婆婆,由她来评判那个女人适合你好不好?”

寒生蹲在了地上,抓过河童带蹼的左手掌,摸索着找到了牠手腕上的脉搏,切下三关,摸了一会儿,再换右手,令他有点诧异的是,河童的脉象竟然与人无异。人手有六脉,左手心肝肾膀胱,右手肺脾胃命门,河童的“三部九候”均为涩脉,脉来艰涩不畅,如轻刀刮竹般,看来体内脏器有气滞、瘀血之征象。

“要紧么,可好医治?”卢太官问道。

卢太官点点头,于是对山猿说道:“木头,你的右肩膀受了伤,如果子弹头还在里面,则需要拔出来,不然会化脓的,你明白么?”

寒生大吃一惊,忙道:“对,就是它,让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不错,自身的唾沫是消炎的良药,野生动物大都会自行疗伤,这个猿木还是挺聪明的。”寒生由衷的赞许道。

猿木望了明月一眼,柔声问道:“你要做我的女人么?”

“我没有同类,妈妈临死前告诉说森林里只剩下木头一个了……”猿木的声音低沉沉的,听起来似乎十分悲伤。

猿木摇了摇头,说道:“父亲……那是什么?我不知道啊,妈妈没说过。”

这时,卢太官轻轻咳嗽了一声,示意明月过来身边有话要说。

“明月,你是否可以暂时先假装应承下来,等找到秃头老妇以后再处理掉牠?”卢太官压低声音悄悄说道。

“这……”明月愣了一下,感觉到欺骗这个憨傻的山猿有点不太仁义。

“人与猿毕竟不是同类,牠的要求本身就是无理取闹嘛。”卢太官解释道。

“好吧,但是答应我以后别杀牠,留着森林里的这最后一只山猿吧。”明月幽幽叹息道。

猿木站在溪水中,目光可怜兮兮的始终盯着明月在看,一副乞求的模样。

“不要哇……你是我的女人……”河童忿怒的发出一连串的意念。

“好吧,猿木,我愿意,现在可以带我们去找秃头婆婆了吧?”明月对山猿说道。

猿木闻言从水中一跃而出,落在了明月的身边,嘴巴咧开露出两排黄龅牙在憨笑着,同时将目光瞥向了坐在地上的河童,自豪的说道:“她是我的女人。”

河童脸上现出了极痛苦之色,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被克星山猿给抢走了,牠感到了深深的悔恨与无奈。

猿木在明月面前蹲下身来,说道:“我背女人。”

明月愣了愣,索性爬到了山猿宽阔的后背上,两手揪住牠身上金色的毛发。

“出发。”卢太官发出了命令。

卢太官的三个保镖以及戴秉国少尉等人在溪水边捡了些大块卵石,垒起了个简易的墓穴,将死去的同行葬入。

卢太官默默地站在墓穴前,叹息不已,这保镖已经跟他多年了,家中尚有老母,惟有回到香港后,多给其拿些钱,以示抚恤了。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老祖正在大树后面的灌木丛中大便,蚊虫不停地落在那肥厚的屁股上叮咬,气得她双手连连拍打,等其提着裤子,袒胸露乳的从树林里走出来时,众人已经都去小溪那边了。

老祖坐在篝火旁,陷入了沉思之中,此刻最思念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俩婴儿找不见自己会急成什么样子?中国远征军的这五个男人在原始密林里呆了三十多年,肯定没接触过女人,否则不会一直盯着自己的胸脯看,考虑到他们也是抗日的英雄,所以自己索性就没有系上纽扣,挺出两只丰乳让他们一饱眼福了。尤其是那个姓戴的少尉,从他的火辣辣的眼神儿中瞧得出来,这人爱上了自己,唉,但自己的底线无论如何还是要坚持的。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戴秉国少尉带着人回来了。

“大姐,长官命令我们马上出发。”戴秉国少尉走过来说道,那目光依旧还是舍不得离开老祖的胸前。

老祖莞尔一笑,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杆,揉了揉**,歉意道:“孩子不在,这里奶水憋得发胀。”

戴秉国痴痴的盯在了那儿,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

“老祖,我们走吧。”寒生在前面招手喊道。

熄灭了篝火,带起背囊,众人启程了。

山猿背着明月趟过小溪,沿着一条丛林小道走在了前面,紧随其后的是寒生和卢太官及保镖,戴秉国少尉与老祖走在一起,队伍的最后面,四个士兵用木棍扎了一个简易的担架,上面躺着受了内伤的河童。

白眉长臂猿坐在树杈上似乎不太高兴,但最终还是跳下来一路追了上去。

淡淡的月光,茂密的雨林,黑黝黝的林间到处漂浮着绿荧荧的鬼火,那是当年阵亡士兵的尸体分解而产生的磷火,就像是他们寂寞的幽灵,心有不甘的在徘徊着,年复一年……

寒生伸手想要去捧住鬼火,那暗淡的绿光忽悠一下又飘向了远处,依旧是无声无息,若隐若现。

“唉,他们的魂儿不能回归故里,多少年来就这么在雨林中游荡着……”卢太官怅然道。

“我认识一个湘西赶尸的残儿,要是能有办法就好了。”寒生自言自语道。

“三十多年了,远征军将士的血肉早已化作了泥土,如何回得去故乡……”卢太官摇摇头,发出长长的叹息。

“呜呜……”起风了,丛林里传来阵阵如林涛般的悲吟声,如泣如诉,令人心酸。!~!!

本文网址:http://qingnangshiyi.quwenyi.com/787580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uweny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